听到这里,赫尔薇尔哪里还不知道别西卜究竟是在表达什么意思。

而后少女看向那一众骑士团的骑士们的时候,眼睛里面都不禁带上了一丝可怜。

确实也是,这样子被别西卜坑了一番结果还不知道自己是被人家故意坑了什么的,想想着实是有些太过可怜了些。

当然,想是归这样子去想,赫尔薇尔自然是不会将这件事情当着这些家伙的面直接说出去给他们听。

接下来的情况就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了,等着众人都到席之后,作为东道主的安伦对骑士团的人介绍了别西卜,赫尔薇尔以及爱丽丝,随后,他也是对别西卜等人介绍了自己骑士团里的人。

一番简单的介绍,在晚餐过后总有骑士团的人有一没一的和别西卜搭话,他们所问的问题就算是不和别西卜的身份有关,那也是和他的来历以及目的有着一定的关系。

“这群家伙就在那里套了我一晚上的消息。”

房间里面,别西卜坐在椅子上满脸无可奈何的耸着肩。本来以为自己这样子做按理来说就不会被怀疑了才对,只不过他也是一时间没有想得起来,自己这能够被人所误解的地方着实是太多。

现在别说是构造出一个强大的结界,就算他只是做出来一件令人惊叹的事情,恐怕都会增加他被人所怀疑的可能性。

然而这又能如何呢?

这是没法避免的事情,要怪那也直接怪他们出现的时间实在是太过巧合,别西卜昨天不该将自己杀死了那个隐藏在周围的怪物的事情告诉给其他人。

“下次小心一些好了。”

赫尔薇尔坐在床上,合上手中的书,歪起头对着别西卜笑了笑安慰道。

“而且这件事情也是不可避免的不是么?这个世界上是不会有人根本就不会犯错的吧?”

“嗯,就算是别西卜也会犯错。”

一旁,躺在赫尔薇尔身旁的爱丽丝也是点头应和。

“嘛……”

别西卜叹了叹气。

“虽然你们都这么说,但是我也还是做错了事儿,可不能就这样子随随便便一笔带过了吧。”

“可是你之前有说过自己很累,很想休息这样的话。”

“这……”

别西卜愣了愣,非要说的话他好像真说过这样的话,但是那个时候也只是在发牢骚啊……

“既然累了的话就早点睡吧,我也困了晚安。”

赫尔薇尔似乎是下了决心要让他早点睡过去似的,一下子就用魔法吹灭了房间里的灯。

“别西卜,晚安。”

爱丽丝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在这漆黑一片的房间中,别西卜只能一脸懵的看着两女所处的大致方向,心中满满的都是哭笑不得。

不过这个时候还能说些什么呢?

既然人家都把灯灭了,自己总不可能跑过去一个个点上吧?

叹了口气,他最终还是只能够老老实实的走到一旁的地铺上平躺着,闭上眼睛等待着第二天到来了。

只不过,今晚对于一些人来说可就是不眠之夜了。……

“这里就是你所说的地脉涌动的源头吗?”

艾尔华德庄园之外,两个看上去略显苍老的中年人正远远地看着这座庄园,面面相觑似乎是不大愿意相信自己等人搜寻了这么久地方居然是在这里。

“按照罗盘的指示……地脉涌动的源头的确是这个地方,但是.……我好像记得艾尔华德家族历代都没有出现过什么强大的魔法结界师吧……?”

魔法师就和学士一样,都是需要一代代的学识日积月累才能够让知识库更加的充裕,如果说没有前一辈的知识累积,无论是魔法师还是学士都会面临着知识库匮乏,多方面知识缺少的情况。

所以说,通常而言一个没有诞生过魔法师的家族都是不会让后辈去学习魔法的,当然如果说能够进入到一些厉害的魔法学院那就另说了。

很显然的是,艾尔华德家族历代都是骑士亦或者说是冒险家,从建立开始到现在就没有出现过哪怕任何一个魔法师。

这也就难怪,当这俩老家伙看到地脉涌动的地方居然是源自于艾尔华德庄园的时候,一个个会露出这样子震惊的表情了。

“要不然我们进去看看?”

其中一个中年骑士这样子说着。

如果别西卜这个时候在现场的话,应该能够依稀的想起来,这个老头儿就是自己今天早上在骑士团碰到的那个试图下套把自己骗进坑里面去的家伙。

“进去看看.……?”

另一个骑士挑着眉头用着一副‘我还不了解你吗’似的表情看向他。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家伙啊,每次都是这样子说,结果哪次不是一遇到麻烦就你这个老东西跑得最快?”

“诶你这话是怎么说的?我可是副团长诶,你这家伙怎么也得尊重一下前辈你说是吧?”

那家伙这样子说着,试图为自己辩解。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呵呵.……”

对此,刚才那说话的家伙则是一脸无语的对着他发出一阵冷笑。

看他的样子,估计平时没少被这个老家伙坑。

“少说废话了。要是想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进去试试这个结界不就行了?”

“诶呦.……突然感觉肚子有点儿疼,这样吧,要不你先进去,我先去找个地方方便一下我再跟着你一起进来你看如……”

副团长说着说着,被对方那眼神儿越盯越是没有底气。

“要我说,我们还是明天来吧,大晚上的夜闯民宅多不好啊。”

“我看就是你这老家伙不敢进去对吧?”

见他这样子畏畏缩缩的样子,另一个骑士不由得发出吐槽。

“诶?这怎么能叫做不敢呢?我这是叫做小心谨慎,怎么能够和胆子小不敢这种情况搭得上边儿呢?”

副团长义正言辞的想要为自己的这种行为辩解,然而换来的却是对方的一番白眼。

“说,你这家伙到底是干还是不干?”

“干!”

大概是实在是没有了什么办法,到最后这副团长也只能够一脸无奈答应对方的想法。

没有办法,要是真的放着对方一个人进去的话,就算是他也是会感觉到放心不下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