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2章 壮士断腕

深黑的托盘,沾血的铃铛,红得触目惊心。

风沙以指尖轻触之,铃铛发出微弱的响声,并不清脆,似有似无,仿佛气绝。

“她说了什么?”

“她说永嘉公主首先是大唐的公主,其次才是风少的小姨子。”

白绫垂首道:“永嘉公主受陛下恩养,享万民供奉,理当为国牺牲一切。如果风少不希望她牺牲,至少应该替她做出相等的贡献。”

风沙沉声道:“她怎么知道我不愿为玄音扛着?为什么要瞒着我偷偷的做?”

“如果风少不愿意扛呢?她毫无办法,又暴露了意图,再无挽回的可能。她只能先斩后奏。”

白绫轻声道:“无论风少同意不同意,她都会如此做。无论风少知不知道,她都会自戕赔罪。”

风沙叹息道:“是呀!她效忠于南唐,不是效忠于我。我对她个人的恩情,大不过南唐的利益。难得她公私兼顾,的确难为她了。”

“北周虎视眈眈,大唐危在旦夕。初云应该为此牺牲一切,纪国公应该为此牺牲一切,永嘉公主应该为此牺牲一切,哪怕佳音公主尚在,也该为此牺牲一切。”

白绫缓缓地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国灭之后何以偷生?偷生而存,那叫苟活。”

风沙叹了口气,道:“明白了。请纪国公进来吧!”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李善脸色凄苦,进门后也不敢入座,唤了声“姐夫”。

风沙木然道:“我不希望玄音嫁去契丹,你可以开条件了。”

李善忙道:“希望姐夫帮忙玉成我大唐与契丹的联盟。”

风沙冷冷地道:“连契丹伐北周无异于与虎谋皮,南唐之利大不过中原之利,若要损害中原之利而保全南唐,南唐可灭也。”

李善急道:“要不是北周连番兴兵,我大唐何至于此。姐夫不怪恶人蛮强,反怪受害者弱小,这是什么道理?”

“明知道自己弱小,不思如何强大,一雪前耻,反而指望契丹相助,难道不可灭?”

“汉高祖有白登之辱,前唐太宗亦有渭水之耻,汉唐皆有和亲之举,独我不成?卧薪尝胆而后励精图治,方能一雪前耻。这都需要时间!”

“不一样。汉高祖和唐太宗那时天下大致一统,南唐则与契丹相隔北周,无论如何卧薪尝胆,最后都是中原内耗。”

风沙正色道:“在你看来,连契丹伐北周乃是卧薪尝胆。在契丹看来,叫做以华制华。在我看来,这是投靠异族,充当走狗。”

李善怒道:“你也没少和萧燕勾勾搭搭,借助契丹之力。”

“这方面我的确有亏。”

风沙耸肩道:“如果契丹公主和亲南唐,而非相反,我保证不反对。”

李善顿时语塞。

风沙淡淡地道:“如果我非要为自己强行辩解,关键在于:是掌控契丹,还是被契丹所掌控。”

李善沉默下来。

“既然还没想好找我要什么,那就回去慢慢地想。”

风沙转目白绫:“对于初云,我很惋惜。我保证此事到此为止,不会再迁怒别人。你有你们的立场,我也有我的,其实无关对错,合则聚,不合则散。”

最后一句话是指鸿烈宗,鸿烈宗显然已经彻底押宝南唐。

鸿烈宗不可能看不出南唐的形势很不妙,奈何已经无余力改旗易帜,陷入“动则死,不动等死”的艰难境地。

情况远比易门还要糟糕,易门势弱过了头,一共就那么点人和产业,易夕若可以说抛就抛,大不了由北周从头开始。

鸿烈宗则不然,尽管式微,于南唐也拥有不小的势力,比如周嘉敏已经成为太子妃,未来可期。既得利益者不可能抛弃南唐,由毫无根基的地方从头开始。

除非有壮士断腕的决心。不对,是切掉大半,仅留一腕。

这种决心,当然难下。

李善失魂落魄的告辞,白绫留了下来。

风沙有些意外,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白绫垂首道:“初云深受皇恩,死而不悔。我不一样,我与南唐的关系仅止于我爹,我爹为南唐效忠,同样至死不悔,我不会为南唐殉葬。”

风沙愣了愣,扬眉道:“你是代表自己,还是代表鸿烈宗?”

“鸿烈宗的一部分。”

风沙忽然明悟,叹气道:“壮士断腕。由初云开始切,对吗?”

白绫俏目通红,轻声道:“是。一边是南唐的利益,一边是鸿烈宗的存续,她无从选择。死亡,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风沙伸手拍了拍白绫的肩膀,柔声道:“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白绫轻轻地摇头,茫然地道:“我,我不知道。”

风沙想了想,低声道:“投名状,改旗易帜需要投名状。鸿烈宗需要在北周灭南唐的过程之中发挥不可或缺的重大作用。”

白绫幽幽地道:“我尽力。”

风沙心道白绫接替初云,明显是深思熟虑的选择。

白绫在江城出生,在江城长大,江城名义上属于东鸟治下。白绫与南唐有些关系,但是牵扯很小,下起手来没有那么多顾忌,更没有太多情感上的牵绊。

不知道这是初云的主意,还是别的什么人。当真算得上深谋远虑,早就把白绫放在初云的身边,似乎就等着断腕的这天。

白绫走后不久,绘声来报,萧思速完救回来了。

萧思速完是被抬进来的,风沙赶紧凑上来打量,伸手在她的身上捏了几下,冷着脸问道:“是不是受欺负了?”

萧思速完勉强撑着半边身子,小声道:“几天没吃饱,又一直被吊着,实在没力气了。”

风沙忙招呼道:“快,快弄点吃的过来。”

萧思速完道:“路上吃过了,流火说不能吃太多。”

风沙哦了一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是萧思。”

萧思速完恨恨地道:“他抢了我的鞭子,还抽了我几下。主人一定要帮我把鞭子抢回来。”

风沙奇道:“你都这样了,怎么只关注鞭子。”

萧思速完红着脸道:“那是公主赐我的鞭子。”

风沙想起来了,鞭上刻有契丹文,意思是“驯调小马驹萧思速完之鞭”。

萧思速完咬着牙道:“只有公主和主人才能用这根鞭子抽我,他是故意羞辱我,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