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骂你呢你都听不出来?

事情确实没那么简单?

就如养剑葫,简直天生地长就为孕育飞剑,淬炼剑灵而生一般。

同为葫芦属的匏瓜也非凡物。

毕竟天地初开乾坤始奠之际,植物统共那么几株,除了莲花、莲子、莲藕甚至莲土都为神物的那株莲花,余下也就是一藤葫芦,一棵妙树,一片桃林和几丛竹子了。

葫芦是有四种的,长形、圆形、扁圆、亚腰。

大圣被紧箍咒勒成的那种形状,是民间默认的葫芦,也是养剑葫最常见的形状。

所有葫芦最初其实都叫匏瓜,后来葫芦特定成了亚腰形状,而匏瓜也特指形如梨状的变种,也就是剖成两半,系在腰间,可做天下第一瓢客的那种。

不过匏瓜最知名的用途还是——合卺酒。

结婚时,一个匏瓜剖成两个瓢,新郎新娘各拿一个饮酒,就叫合卺酒,又叫交杯酒……

所以送匏瓜,而且是送一个档次规格如此之高的匏瓜,意思只有一个——我要和你困觉!

好吧,修仙不叫困觉,叫双修,合籍双修。

总之,养剑葫是剑修的至宝,这匏瓜就是双修的神器了,最能让仙侣那啥那啥,那啥那啥。

有些世界是不讲这规矩的,但越是古老,越是传统的世界,就越讲究这个。

有些宾客懵然不知,有些却是知道的,一时间为难,不晓得该不该开这个口,告诉这里的主人。

这凌度明显来者不善啊!

一身装备不是仙器就是法则洞天,随手送出的礼物也是法则洞天级的,壕的让人羡慕嫉妒恨。

这明显是上面有人啊,不晓得是哪位大能的弟子。

估计是光阴战场上输了心里不爽,故意挑这时候来为难。

想想也是,这一身的宝贝,人级战场都能走一走了,结果在全是新人的光阴战场上摔了一跟头……就仿佛阴沟里劈了叉。

来历越是不凡,估计越少不了亲朋左右的嘲笑,说不得还道心受损了呢。

虽然看着只是置气,若拆穿了,怕是立刻得罪了这厮甚至得罪他身后的大能……

自己一个人不怕,就怕整个世界都跟着遭殃啊。

而且就算拆穿了,这帮新人又能如何呢?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如果不收,这厮十有八九当场翻脸:咋地,我的面子这不值钱?送礼都不收?

如果说礼物太重要不起,他拿出一个便宜点的等级没那么高的瓜,你怎么办?人财两失啊。

勉为其难收了,就是同意双修,若不同意,人家带着师父打上门,也会让你强行同意。

虽说纤维竞技场禁止直接PK团战,但对大能而言,瞒过系统做手脚很难吗?

好像怎么都是输……

一时间满场的目光汇聚,静看新人如何应对。

【……】

苏白白自然不可能知道匏瓜的意义,不过感性96、判定110也不是盖的,瞬间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向叶寒飞个眼神:“瞅瞅,瞅瞅,有人送我礼物诶。虽然送人吃瓜有点奇怪,好歹是个镇国级的瓜诶!”

“咱们地球统共就一件镇国呢,人家随手就拿出一件!”

她不确定叶寒能想出什么办法帮自己婉拒,但她确定,只要科学家想,肯定是有办法瞬间冷场的。

果不其然,叶寒鄙夷的瞅她一眼:“让你多看书学习,你还不乐意。犯傻了吧?人家指着鼻子骂你你还乐呢……”

“骂,骂我?”

(?????)

岂止苏星眸惊呆,一圈客人都蒙了。

虽说这凌度不怀好意,但是礼节到位,礼物更是重如泰山,不,比泰山还重呢!

哪里?什么地方骂人了?

叶寒不慌不忙:“加一分就长,减一分就短,擦粉就太白,擦胭脂就太红……这难道不是骂人吗?说你是平均脸啊!你觉得自己就只是平均脸吗?”

平,平,平均脸?张伟?

苏星眸瞬间傻眼,但仔细想想,似乎,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分明是说自己从身高到腿长到长相到肤色,一切都是平均值啊……自己怎么就没听出来呢?

就好像上司说“我觉得你可以先问问你们工作组的人”,你以为是真让你去问吗?人家在说“为什么就你不知道”!

说“我会试着把这些事插入工作进度”,人家是真要插吗?人家在说“为什么汇报这么晚”!

又比如表扬你“很有潜力”,你以为那真是表扬吗?是说“你现在能力还不够呀”!

自己感性96,情商100,被内涵了竟然都没听出来?

客人:(′?.?)

登徒子好色赋是这个意思咩?

凌度:(?????;)……

我骂人了吗?我骂人了吗?我真的骂人了吗?

确实在说平均脸,但问题是,平均脸大致就是美啊。

只是换个说法,感觉顿时不同了。

就仿佛小姐,又如同同志、菊花、破瓜……嗯,这里破的就是匏瓜。

总之,剧情就如苏星眸所料,科学家一开口就冻结了现场。

“不好意思,瓜我就不吃了,你爱请谁吃请谁吃吧……”就坡下驴,苏星眸大方得体的说道,然而说着说着,她忽然变了脸色。

边上走了两步,抄起了叶寒的胳膊,仿佛是大庭广众之下,要宣布她和叶寒的关系。

一圈宾客倒不觉得如何,男才女貌,出身同界,且都是种子,天作之合啊。

连凌度,虽然脸色难看,也没什么话说。

人家既知道匏瓜的礼仪,洞悉了自己的打算,且从容应付过去……他若再纠缠不清,就不是道心受损了,说不得会心魔骤起,甚至被拉入世界暗面了!

反倒是一圈干部侍者新人们,瞬间提起了精神,进入吃瓜看戏模式。

苏白白是什么人物,没来纤维竞技场之前,所有人就都知道了;

至于叶寒,同样传奇,在外面还只是偶有听闻,进了竞技场,几乎时时刻刻日日夜夜都会听到,而且是翻来覆去的听,耳朵都要起茧了。

这两个人,一个是超一线的大明星,一个是据说不解风情,钢铁,不,钛合金直男的科学家,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不晓得多少人八卦打赌,多少人为此寤寐思服。

现在这是要干嘛?是打算官宣吗?

却说叶寒,疑惑的瞥了眼忽然凑过来,在自己胳膊上摩擦的苏星眸。

虽然纳闷,还是看向人丛中那个忽然走出来,似乎有什么话想说的女子,面带笑意。

那是个银色短发,身材有点平板,但浓粗的剑眉飞扬,眼睛更是亮如点漆,别有一番野性神韵的女子。

“你果然来了!”

沈家三代,沈轻舟。

苏星眸的凶不自觉的紧了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