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噬界魔

它甚至已经没有多少巨龙的样子了。

那是一头以木为骨,以石为肉,以土为血的巨大实心魔物……

吞噬世界而生的魔物!

它看起来像是一头极为肥硕的蜥蜴——是的,因为尼古拉斯二世并不会飞,所以这“龙用高达”甚至连翅膀都没有。

与之相反,它的尾巴倒是极为粗壮。

可要是说蜥蜴的话……它还有着八条腿、六条胳膊,上半身人立而起、高度一直到超过三十米才停止。

他并非是不想继续增大下去,而是如果继续变大的话,可能就要被峡谷卡住了。

他们毕竟还在血蝴蝶谷之中……这已经是在保持灵巧的情况下的最大体型了。如果说马人是“马人”的话,那么它大概可以称为“蜈蚣蜥蜴人”。

“——战士之血。永不回头的战场。金之骨……”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他还在不停歇的咏唱着。

他在给自己创造巨大的、坚固的武器与盔甲。

而安南这时的霜寒吐息,也终于扫到了他的头颅。

他的上半身冻结开裂。

“没用。”

他呵呵的说着,将泥土构成的“龙头”随手掰掉。

随着他吸收着身下的土,新的龙头眨眼间便再度形成。

而见状,安南停止了攻击。

即使是龙息这种天生武器的平A,显然也是有能量损耗的。不可能像是游戏中的弓手,拿着一壶箭就像是开了无限子弹一样……

那么,与拥有贤者之石技术的尼古拉斯二世进行持久战?

安南没有傻到那种程度。

他盘旋于空,开始思考新的对策。

“随你怎么想,安南。”

但尼古拉斯二世却毫不在意:“你可能没有输,但你已经没法赢了。”

就在之前的短暂交锋中,尼古拉斯二世就已经察觉到了安南的弱点。

安南之所以会借助复杂的神术仪式来轰击自己。

是因为他缺失足够强的攻坚能力。

而这个问题,在安南化为霜鳞之龙后,也没有明显的缓解——这白翼的有冠之龙,或许能够瞬间杀死千人以上的军队,但对于如今变成移动要塞的他来说,却是完全无法解决。

安南的龙息,轻而易举的冻裂了他的身体。

他的皮肤布满裂痕,脆弱到自行崩裂、坍塌……可那又如何?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将这种程度的伤口愈合。

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可以用来吞噬。

大地。树木。砖石。

亦或是人。

在炼金术师眼前,就连无处不在的空气与光,都是材料的一部分。

触手可及之处,全部都是财富。

而对于不了解炼金术的人来说,这却是终其一生都无法利用的阻碍。

使用“三重伟大者赫尔墨斯之毒尘”,放逐那些来自异世界的战士;将自己变成巨龙之躯,来让自己不会脆弱到一碰就死;通过将自己包裹在整个大自然的内部,以此避免被安南的攻击直接命中。

这是无懈可击的战术。

安南并没有针对灵魂的攻击,更没有掌握塑形系的能力、更没有能够一瞬击穿这厚实的大地之铠,直接杀死内部的破坏系法术。

这岩层与树木并不厚,只有十几米的直径、其坚固度比起城墙更是远远不如……但它却能有效地隔温。

其中任何一个部分损坏的话,就将其分割并排除体外。并立刻吸收新的“营养”,将缺口修复。

“要恨的话……就恨最开始的时候,没有将我一击而死吧。”

尼古拉斯二世,发出嘲讽般的声音。

早在尼古拉斯二世接受“银焰轰袭”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思考、自己究竟该如何针对这种轰击类的温度系能力。

而如今,他已经将自己的这个缺点完成了弥补。

他自觉安南已经没有杀死自己的手段——只要拖过安南的变身时间,他就能够不战而胜。

于是他开始试图分散安南的注意力,拖延他的变身时间。

以白银之魂强行化为龙躯,不可能没有任何代价。

光是能量的消耗程度,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虽然他觉得安南已经赢不了了,但姑且还是再拖一会、让安南彻底失去抵抗能力比较稳妥……

“我之前问过你。你知道赫尔墨斯是谁吗?”

尼古拉斯二世缓缓说道:“你显然不会知道。

“这是只有炼金术师才会掌握的知识。现在所谓的‘转化学派’的那些愚者……他们恐怕还以为赫尔墨斯是个人吧!

“转化学派——我非常不想提这个名字。但我不得不说,这里面的人都是傻瓜!他们放弃了炼金术的伟大艺术,放弃了创世之力……只是为了打架?”

黑龙呵了一声。

这并非是演技,而是真实的不屑。

“想要杀人、想要破坏的力量,要多少有多少。但能够创造的力量却少之又少。

“他们连自己作为创造者的身份都没有意识到,自然不会懂得赫尔墨斯是什么。”

被包裹于泥、岩、木制成的蜥蜴魔物的黑色幼龙,发出沉闷的嗤笑声、说个不停:“赫尔墨斯是什么?

“赫尔墨斯谁也不是——他只是一个形象,一个代号。

“炼金术是创造的学问……但想要创造未来、首先要了解过去。可与璀璨而充满无限可能的未来相比,过去却是那样暗淡、不值一提。

“在古代,所有的炼金术师在死去之后,都会将自己的发明称为是‘赫尔墨斯派’的发明。他们不会在历史中留下属于自己的名字,因为相比较璀璨的创造本身、他们作为凡人却充满了诸多缺点。

“这些缺点,足以让他们的造物不再神圣。

“因此,赫尔墨斯必须是一个没有错误的人。一个永远也不会犯错的人,一个神圣而不可动摇的符号。它从来就不是、也不可能是什么活人。

“他是先贤智慧的化身——”

“——那么,你又为何自称赫尔墨斯二世?”

“这可不是我自称的,是那些连历史都不会去看的愚者们,叽叽喳喳的决定下来的。什么赫尔墨斯二世,尼古拉斯二世……我根本不在乎那些。”

黑龙嗤笑着:“我的发明自然也可以冠上赫尔墨斯之名,这无所谓。我无意将它们作为我完美至极、君临于世的全能者的证明……

“我就是赫尔墨斯、也是尼古拉斯。

“我从不是什么二世!我只是我自己——”

“……那可不一定。”

一个幽幽的声音,在泥土魔物的内部响起。

那是腓力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