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孤身一人,无家可归

甚至不仅如此。

尼古拉斯二世立刻将毒尘进一步的活性化:

“——【神之返魅】。”

随着他的咏唱,那些化为金色莲花的毒尘再度融化。

除了内层的保护着他的墙壁没有变化,外层的莲花全部向外炸裂!

被命中的玩家,甚至没有受伤掉血。

而是直接闪出一道绚光、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

顿时,最内层的玩家们就被全部清空了。

周围的玩家们也懵了。

他们纷纷使用内置的联系工具,与那些“被丢到异世界”的玩家们联系上,才知道他们是被踢下了线。

顿时所有人都不敢上了。

——只要被打到一下,就会被踢下线。

这他妈怎么打?

果然不愧是针对玩家的开发出来的毒尘!

掉线打击,恐怖如斯。

不仅是“杀伤异界生物”,而是直接隔断了世界。

如果说,玩家们是搭乘着天车抵达迷雾世界的“异世界的旅客”。那么这“三重伟大者赫尔墨斯之毒尘”,就是能够将玩家从这车上打落的猛毒!

而如果安南没有猜错的话……

这毒尘的意义恐怖不仅于此。

既然它能够将通过天车,抵达这个世界的玩家驱逐出去……那么它是否能够将“正在举行升华仪式”的神明,从光界打落下去?

假如它对这个世界的原住民,没有任何伤害的话……

“……你是想要,将这毒尘布满整个世界?”

安南带着三重回音,如天神般隆隆的质问出声:“你是想要阻断,在你之后所有神明飞升的可能?

“那样的话……就只有你允许的人,才能飞升了,对吧!”

“——不愧是你,安南。”

躲在金色壁障之中一动不动的黑龙满足的叹息着:“看来我对你的重视是正确的。不,甚至还不够——我依然还是轻视了你!能从这短短一瞬的异状察觉到我真正的目的,你的智慧已经追上了我。

“与那些人不同,我们的确是同一个层次的敌人。

“只是很可惜……之前我曾经以‘制造更有效的毒尘’的名义,找石父索要你的血与灵魂碎片,但却被祂拒绝了。”

黑龙发出低沉的、只有安南能够听懂的嗤笑声:“若非如此——我会将你也逐出这个世界!

“不只是你,安南!无面诗人、敲钟佬、窃夺者、红骑士、好运小姐……明明不属于这个世界,却被这些愚昧的凡人作为神明侍奉的异界魔物,也是一样的命运!

“只要我的仪式能够成功——得到了天车之名后,即使是正神、我也能把祂们全部驱逐!”

驱逐并非是杀死。

如果是杀死,在明年的圣月回归之时、就能重新复活。

但如果丢出这个世界……又无法自己找到回家的路,那甚至连复活都无处复活。

“其他人也就罢了,据我所知……好运小姐可是肉身穿越世界,抵达的这里。”

安南嘲笑着:“就算你将她驱逐出去,又能如何?

“你这是一条独善之路——你终将遭受审判!”

“谁能审判我?”

尼古拉斯二世哈哈大笑:“我与尼古拉斯不同——我可也是天车之一!

“只要你与腓力都死在这里,那么新的天车就是我!

“至于好运小姐……”

那龙脸看向安南。

安南竟是从其中看到了嘲笑与怜悯。

“你也是个愚昧之徒。你根本就察觉不到,在那不可捉摸的皮囊下,到底隐藏着何等恐怖之物。

“你甚至连她意味着什么都不知道……你也配成为天车?”

安南突然想起来了。

雅各布曾经给他讲过,“太阳的第四曜”真正的本意。

第四曜的本意,是“以肉身跨越世界时,完全遮蔽视线、使得越界者什么都看不到的幻光。”

在去年,镜中人在罗斯堡举行升华仪式时……也就是安南第一次与腐夫战斗时,安南与玩家们曾经见到过腐夫教派召唤的“噬魂者”。

“噬魂者”就是一种能够以肉身潜行至虚界的使者。

而这就需要能够在两个世界的光学规则下,进行“跨世界级变焦”的双眼。

因此,它们生有三重眼膜。

最内侧的眼膜,是用来调整焦距来看到三十米内的敌人时用的;第二层眼膜,是在冲锋与高速移动时用于抵抗风压、以及防止细小的灰尘刮伤的。

而最外层的眼膜,就是为了抵抗跨越世界时看到的“幻光”。

从这点来说。

所谓的“第四曜”,也可以理解为“对异界生物的了解与掌握”。

天车终究要进入其他的世界。

“……我明白了。”

安南却反而变得平淡了下来:“你是觉得,作为异世界人的我,无法代表这个世界——不应该成为这个世界的天车,对吧?”

“难道不应如此吗?”

“没错,这就是我与你最大的不同。”

安南深吸一口气。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他挥挥手,示意玩家们退后、最好离开毒尘的覆盖范围。

在这么多的人中。

唯有安南不会受到“掉线打击”的影响。

因为只有他……没有能够被驱逐回去的“原位面”。

——只有他无家可回。

“因为我从未想过,我要成为这个世界的王——统治这个世界的神上之神。我成为天车,是为了让这个世界能够拥有更多的神,为了让每一个有才能的人都处于自己应在的位置、能为这个世界做出贡献。

“而不是通过天车与毒尘,封死其他人的飞升之途。”

安南缓缓转动手中的光之剑。

——已经没有人可以帮他了。

他之前总想着,还有玩家们能够救他。玩家们不死不灭,充斥着强烈的战斗欲望……哪怕是在承灵僧的战斗中,玩家们也能起到强大的干扰作用。

而尼古拉斯二世,没有承灵僧那种杂兵杀手一样的范围即死能力。

光靠这些玩家们,就足以击溃尼古拉斯二世了。

……但现在,安南却意识到。

他又只有自己一人了。

他的身后站着许多人,但他们暂时都帮不到自己。

他们最多也只能是看客……或者在很远的地方发起攻击,根本无法突入到战场中心。

可那样的话,又有可能会误伤安南。

“孤身一人的战斗吗……”

安南喃喃道。

黑龙裂开嘴角:“没错,他们帮不到你。你也没法躲在他们身后了。

“进来吧,进来这角斗场。我不会躲也不会逃,我只要一个结果——”

巨龙咆哮着:“到底,为何!你会被选为天车——”

“因为你无法让他人托付、让这个世界认可……蠢货。”

安南低语着。

他感觉到了久违的心潮澎湃。

虽然它作为镜子时,真正指代的内容、是他与安南“规避多余认知”的不可知之光。

“黑安南”与“尼古拉斯一世”,对于“安南”和“尼古拉斯二世”的意义是一样的。

他们都不是前者生命的延续,而是在“不可知之光”的映照之下,阻断了一部分记忆的新生者。

——那个时候的安南还一度以为,只要尼古拉斯二世没有“尼古拉斯”当年的部分记忆、就能成为一个好人。

但那时安南没有料到,尼古拉斯的人格之中最为有毒的,并非是他晚年时混乱而疯狂的思想。

而是根植于人格最深层的傲慢。

安南也理所当然的应该具有这种傲慢——他是这个世界唯一拥有“系统”的人,更是被选定的天车、将来的救世主。

如果说这个世界唯独有什么人是缺一不可的,恐怕就只有安南一个人而已。

但安南却恰恰没有变得傲慢。

那或许是因为——

安南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那一瞬间,他隐约感受到了,有什么东西在心中搏动。

有什么力量……在他的心底鼓荡着、觉醒着。

如同嫩芽破土而出。

有什么东西,在等待着安南、守望着安南。

在等待着安南,念出那个名字——

“因为我是……”

安南的声音,也逐渐变得低沉。

他的皮肤逐渐浮出纯白色的鳞片,面部变得狰狞、化为龙首。

“我的名字是……

“——安南·霜语!”

身姿宛如梦幻一般。

银白色的鳞片反射着朝日的光华,仿佛在发着光。

身后有两对光翼的华美之龙,喷涂着冻结整个世界的凛冬之息,自如而潇洒的昂首飞起!

闪耀于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