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融合(1)

回归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层次越高,所面对的危险越大,当然,层次太低,也没有回归的可能。

目前时空回廊的研究结果表明,越是接近巅峰,回归失败的可能性就越大。

这里最核心的问题,就是自我。

确切地说,是自我认知。

时空回廊已经经过了无数次的重启。

当年皇帝陛下的残魂亲自走进了世界的尽头。

然后是卫王。

再然后还有数次自然的重启。

回归对于大部分旁观者而言都不是什么陌生的事情。

但回归对于回归者而言,却是无比的熟悉而陌生。

目前没有人能够确切的形容回归的具体性质。

不能说是前世今生,不能说是轮回,真要贴切的说,应该是某种程度上的重塑。

回归者以真实烙印重塑,一点点回到曾经自己的高度,甚至超越曾经,记忆也会一点点的回归,性格也会逐渐的转变。

曾经经历过的事情会变得越来越熟悉。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曾经的过往确实是回归者所经历过的。

可具体到回归者本人,那些他回忆起来的事情却又不是他本人经历过的。

最关键的问题是,如果回归,那回归者到底是谁?

是现在的自己?还是曾经的记忆?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每个回归者都需要一个答案,这是找回自我认知的关键。

自我认知不清晰,命运节点就会出现巨大的漏洞,意志方面也将成为最致命的破绽。

这样的例子不止发生过一次。

回归者不多,但其中却有一部分因为找不到清晰的自我认知而被秩序阵营蛊惑,成了秩序阵营的傀儡,认为这个满是漏洞的世界需要修补,又或者在意志方面出现巨大的破绽,直接被击杀,甚至被转变成暗影生物,又或者没有清晰的自我认知,才完全回归的那一瞬间彻底失败。

这样的例子不是很多,但这只是因为回归者不多,如果只是具体到回归者的群体的话,其比例一点都不低。

所有可以回归的原因都是因为真实烙印。

这是回归的基础必备条件。

其次是需要真实环境。

星空繁华而枯寂,奇迹之城并非独一无二,类似的真实环境也不止一个,而每一片真实环境中,都有一位回归者在向着曾经的巅峰冲刺,或有意识,或无意识。

真实烙印是回归的基础。

真实环境则是回归的前提。

当这些完全具备之后,回归者最需要的,便是一个关于自我的烙印。

也可以说是某种仪式。

真实时间与真实环境的特殊性是回归者最大的资本,也是他们重塑人生后最为鲜明的烙印,回归的路途上,他们在真实环境和真实时间里经历的一切,都将成为最为清晰稳定的认知灯塔。

回归者如果在真实环境中默默无闻,那自然也不会形成太鲜明的烙印。

所以这个意识最直白的说,就是要回归者在真实环境中留下一个足以让自己不至于丧失自我认知的传说。

一个无敌的传说。

所以李天澜必须要强大起来,这种强大不止是本身的实力,同样也要拥有自己的势力,当东皇宫的权力遍布全世界,当李天澜真正可以到达永恒一剑的层次的时候,他才能真正把属于自己的传说烙印在奇迹之城的真实环境中,继而在回归巅峰的道路上,用这种清晰而真实的烙印去对抗过往经历的一切,继而找到清晰的自我认知,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类似的例子并不是没有。

只拿奇迹之城举例,最明显的两个例子,便是人皇与战神。

他们某种意义上来说同样也可以算是回归者,真论辈分的话,比起时空回廊的大帝应该也差不多,但是他们最初的陨落太过彻底,人族在一次次的重启之后也都丢失了关于他们的资料,包括他们自己在内,已经没有人知道他们曾经到底是谁。

人皇与战神都在奇迹之城的环境中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传说,继而凭借这份烙印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答案,彻底改变了自己的本质,回到了巅峰。

人皇变成了人族的苍穹。

战神变成了人族的汪洋。

这就是属于他们自己的答案。

而属于李天澜的传说如今已经开始。

这正是他的时代,是他们的时代。

东皇,无情.……除了秦微白,他们都需要重新构建自己在真实环境中的烙印,以对抗回归过程中的迷乱。

而关于东皇与无情的传说里,不应该存在任何对手。

王天纵,李狂徒,江上雨,王圣宵,古行云.……

挡在李天澜面前的每一个人,要么臣服,要么死亡。

而战力不强但却又极为敏感的江上雨无疑是最不好对付的。

他身上的位置让整个中立阵营都小心

翼翼。

如果奇迹之城灰飞烟灭,这等于是整个阵营的巨大损失。

而具体到江上雨本人,无情和李天澜也都有杀了他的必要。

“我们仔细分析过如今奇迹之城的局势,特别是中洲,而且对包括李华成在内的所有高层做了一次行为评估,误差很小。”

轩辕无殇突然低声道:“中洲的高层都可以说是合格的领袖,他们或许有私心,但人非圣贤,在大是大非上,他们的立场是一致的。环境局限了他们的思想,但站在中洲的角度上,他们的思想其实并没有什么失误。大哥现在的地位已经让他们感受到了不安和威胁,东皇宫在中洲即将失去可以制衡他的力量,这是绝大多数人都不愿意看到的,尤其是李华成。”

“所以议会需要一个可以制衡东皇宫的人和势力。”

“相比于若即若离态度暧昧的王圣宵,江上雨是最合适的对象,在某些时候,古行云也是需要暂时保住的。”

“所以如果江上雨此时不死,一旦等他跟中洲有了联系,无论他有什么过失,因为东皇宫的存在,中洲都会把他留下来。”

“这样的话,到时的局面会非常复杂。”

刑天皱了皱眉。

“是的。”

轩辕无殇点了点头:“如果事情到了这一步,大哥到时就会很难办。他的战斗力可以不断变强,可问题是一旦江上雨真的进入中洲,那在大的立场上,他就已经不是敌人。大哥到时想要杀他,需要的就不止是战胜江上雨的力量,还要有对抗中洲大环境的底蕴。”

“所以最好是现在杀了他!”

“中洲目前联系不上江上雨,也找不到他。而卫王的躯体一旦与补天石融合,利用浩劫中的敌意,他就可以直接锁定江上雨的位置。”

“在中洲还没有找到江上雨也没有决定江上雨位置的时候,他和凤凰阁之间的牵扯,跟境外势力之间的牵扯,都可以定义为有罪。杀了他,即便中洲在恼怒,在明面上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如果江上雨可以在这次陨落的话,中立阵营可以松一口气,大哥在奇迹之城烙印属于自己的传说也不会在有什么意外,他已经成长到了现在这种地步,所有的变数,都已经不存在了。”

他低沉平缓的声音中,手中五彩石的光线终于蔓延到了远方。

五彩斑斓的光芒在接触到真实环境的瞬间就变成了虚无。

而虚无的能量遵循着融合的本能,终于进入了陈家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