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1章 无耻之徒

萧铭四人,竟全部御剑而来,鱼贯冲入客房。

包括萧铭在内,四人的修为,均已达到灵真境二品。

仅仅是一眨眼,我就已经被团团包围。

以萧铭的性格,自然不会让到煮熟的鸭子飞了。

从那三个贵客之前的表情,就可以看出,这三人对魔剑也极为重视。

想必是打算依靠魔剑,大赚特赚一笔。

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

这三个所谓的‘贵客’,已经将我视为死敌一般。

我本打算夺回魔剑,便离开星澜城,尽快寻找羽帝下落。

但眼前的形势,显然已经超出我的预料。

既然计划已经全盘打破。

我索性不再抱任何幻想,魔剑在手,何惧之!

见我眼神冷厉,已经做好鱼死网破的准备,萧铭的表情反倒一缓。

毕竟之前我们二人已经交过手,萧铭对我身上的戾气,也算有些了解。

当即劝降起来:

“李晓,你身上魔气虽然暴戾,但咱们修为相近,以一敌四,你绝无胜算。”

“只要把魔剑留下,我们绝不为难你。”

旁边的大胡子客人,也是冷笑不止:

“小兄弟,进了嘴的东西,哪有吐出去的道理?”

“要怪就怪你自己看管不善,让人钻了空子。”

“不如这样,你将魔剑留下,我给你一千灵石,在星澜城吃香的喝辣的,岂不快活?”

“若你不识时务,不仅魔剑要留下,命也得留下。”

一千灵石?还真看得起我!

在这仙池之中,喝杯酒都要几十灵石,哪怕是花酒池的女修士,也要千颗灵石起步。

一千灵石就想让我投向,真把我当傻子了?

而且大胡子客商,既然愿意让出一千灵石,那么魔剑至少值几十万灵石。

我也懒得啰嗦,视线一一扫过现场四人。

嗓音冷如冰,寒如雪:

“这灵界之中,灵力充沛,想必各位的修为也极为高深。”

“我想开开眼界!”

话音刚落,不等对方反应,我已经挥剑而出。

同等修为,以一敌四,我已经处于绝对劣势,想要逃出生天,就必须先发制人!

在我毫无保留的全力一击之下,魔剑煞威尽显。

暴戾魔气,犹如凝结成实质,化作道道黑光,缠绕于剑身。

对方虽占尽优势,但根本没想到我会主动开战,都有些措手不及。

萧铭怒吼一声:

“这厮魔气暴戾,不可轻视!”

四人仓皇应对,可惜为时已晚。

我手中的魔剑,直接刺穿大胡子客商仓皇结成的护身屏障。

漆黑剑身,透体而过。

直接将大胡子客商刺穿。

附着于剑身的凌厉魔气,在大胡子客商体内搅扰扩散。

一声闷响,直接将大胡子客商的肉身震裂。

血肉四散飞溅,将大半个房间染成红色。

萧铭脸色瞬间苍白如纸,但手中的冷寒剑已经朝我袭来。

这家伙,本来修为就不比我低,而且经常干偷鸡摸狗的营生,肯定结仇无数。

也意味着他实战经验必然了得。

在我刺向大胡子客商的那一刻,他就做出反应。

我已经来不及收剑,只能把心一横,抬起左手,一把抓住袭来的冷寒剑。

我将魔气灌输于掌心,强行逼停冷寒剑。

但剑势太猛,冷寒剑顺着我的掌心划过,刺进左肩。

随着一抹刺痛在肩头扩散开,鲜血也瞬间喷涌而出。

萧铭的目标,本来是我的心脏,被我强行用手改变了运行轨迹。

旁边的麻子脸客商,大惊失色:

“这家伙是个疯子,居然敢用手接剑!”

另一个矮小客商,咬了咬牙:

“这厮的魔气太过霸道,换做其他人,整条右臂都会被搅碎!”

萧铭眉头紧锁,抽回冷寒剑,恶狠狠盯着我,同时冲旁边二人低喝:

“他与星澜城的魔界中人不同,是这正意义上的魔头!”

“我早就与他交过手,一招一式全是破釜沉舟之势,凶狠至极!”

说到这,萧铭瞥了一眼‘死无全尸’的大胡子客商,不由咬牙:

“李晓,咱们的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才结下?

我心里不由好笑,早在萧铭偷走魔剑的那一刻,梁子就已经结下了。

但此刻,肩膀传来的剧痛,令我有些疲乏。

萧铭的冷寒剑,不仅剑气凌厉,上面还附着着寒气。

寒气入体,若不是受到魔气压制,早已经将我的左肩冻废。

而且另外两个客商,也已经做好万全准备。

我已经失去先机,再打下去,绝不是理智之举。

我一边与萧铭三人对峙,一边寻找机会。

发现三人对我身上散发出的魔气,还是有所忌惮。

我果断将魔气尽数释放开来。

浑厚魔气,如墨色浪潮,瞬间将整个客房填满。

趁着三人抵挡之际,我飞身窜出北窗,脚尖在对面建筑上一点。

借力折返回来,另一只脚,又点在仙池的后墙上。

双脚并用,来回数下,便踩踏着两侧建筑。

沿着深邃走廊,凌空奔去。

短短一个瞬息之间,我已经冲出巷子。

但身后的气息不绝。

显然萧铭等人,已御剑追来。

由于无法转换五行之体,无论追击还是逃跑,我都占不到便宜。

好在星澜城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又有卫兵巡逻。

我转身一瞧,果然发现萧铭三人已经落地,装作若无其事的朝我走来。

看来这三人,在星澜城算不上什么权贵。

至少不敢当众大打出手,打破规矩。

也好!

我当即快步挤入人群,依靠周围吃瓜群众的掩护,来回穿梭。

几个瞬息间,我已经来到星澜城的僻静区域。

这里的人群明显稀少了很多。

而且建筑物,也不如之前那么宏大。

就连当地的修士,修为都低了一截。

我心里不由犯嘀咕:“难道这里是星澜城的平民窟?”

“这个星澜城,也并不是我想象中的伊甸园,光鲜亮丽的外表下,依旧藏有苟且。”

自从进入这片僻静区域,我就再也没有感受到萧铭的气息。

看来已经被甩掉了,我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结果,紧绷的身体刚刚松弛下来,一股刺痛便在肩膀处炸开……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