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这夜的珍宝

传说中,开创者大帝卡拉法尔终结了神话的战争,并且从神话生物之中,夺来了神明们所有的力量,也奠定了人族绝对的统治地位。

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纯血贵族】换了一代又一代,但开创者大帝卡拉法尔依然健在……他,如同人类之中的神明。

……

“大意了,西塞罗亲王,也是和开创者大帝同一个时代的家伙。”

梅丹佐神色略显凝重地行走在众多已经带上了面具的宾客之中——对于在这么多人內找出真正的西塞罗,早就已经不抱有希望。

“你在做什么。”

就在梅丹佐迷茫之时,一道很合时宜的声音缓缓响起……是【德克雷亚】伯爵的声音,是那位马戏团的团长。

但这位团长先生,目前是不是【J】本人,梅丹佐却不得不打上一个问号。

这家人太恶劣了!

这家伙,这么快就结束了和皇女的谈话了……不过,既然能平安无事回来,想来这次谈话并没有太大的冲突之类。

【尤利娅】没有回来,梅丹佐此时不好判断……他相信尤利娅肯定是偷偷跟了上去听墙角的。

“如你所见,正在被那位亲王殿下戏弄中,急,怎么办,现场等!”

“既然只是玩游戏而已,又没有什么奖罚的机制,不想玩了,直接认输不就好了。”【团长】先生以轻松而又理所当然的口吻直接说道。

梅丹佐眼睛眨了眨……好像也是那么一回事??

“可是我意外地希望能够赢?”

“你不是只是想光明正大地【参观】这座庄园而已吗。”【团长】先生摇了摇头,“虽然说有亲王与你的打赌,但宴会毕竟还是宴会,该结束的时候还是会结束的……还是,抓紧时间做你想要做的事情吧。这座庄园,还挺大的。”

“还真是,多谢提醒。”梅丹佐笑眼点头。

【团长】先生此时打了声招呼,便随意地走入了人群之中——他又带上了一层面具,如众多的宾客般。

“可真是看不透了。”梅丹佐不禁嘀咕了声,然后一下子就跑出了露台宴会场现场。

……

……

【尤利娅】学姐很快醒来……醒来的时候,脑壳还是有点儿疼,正面下黑手的家伙肯定是个不会怜香惜玉的家伙。

“我真使力的话,你可能要埋在皇姐庄园的后花园了哦?”

【荒】皇子的笑脸突然出现在了【尤利娅】学姐的眼前……学姐喉咙下意识地咕咚了下,讪讪地道:“殿下,您这是要?”

她被绑住了。

被绑的地方是一间干净的房间,不算太过的奢华,但也不普通……像是客房之类的地方。

外边依稀还能够听到宴会场上乐师们的奏乐,显然此时还她还停留在安琪莉洁皇女的庄园,并没有被转移离开。

关键还是,她被绑住了,而且雾化能力并没有生效——她就那么点的安全感都没有了。

只见【荒】皇子此时笑眯眯道:“你猜我要做什么?”

学姐干笑着道:“殿下一定有什么话打算问我,对不对。”

【荒】皇子大大地点了点头,旋即又道:“我也猜你肯定不会说真话的,对不对。”

学姐不禁幽幽地道:“还能不能做朋友啦……”

“做我的朋友很辛苦的。”只见【荒】皇子耸了耸肩,漫不经心似的说道:“分分钟可能会死于非命,你有这个心理准备吗。”

【尤利娅】学姐心中一怔,机智如她此时却一下子找不到什么能接下去的话,便只好吁了口气,正色道:“殿下要问什么。”

“你是什么人。”【荒】皇子上来便问道。

“我叫尤利娅,是一名立志成为魔术师,正在梦幻马戏团打工的打工妹,然后被德克雷亚伯爵看上了,他想要上我,所以就把我带在了身边,方便能够随时随地地上我,然后我就作为他随时随地的RBQ,来到了这个地方了。”

“不应该啊。”【荒】皇子一脸惊疑不定道:“那家伙什么时候换了口味的。”

学姐迟疑着道:“或许是……前不久?”

【荒】皇子沉吟着道:“莫非是平时山珍海味吃多了,偶尔想要试试粗茶淡饭的味道?”

伤害…几乎没有,但是那个极强。

不是这会儿被绑住,能力消失,学姐是要打人的,她也是珍馐百味好不好——只是那个能够品尝的还没有出现而已!

只见【荒】皇子摇头晃脑地沉吟着什么……忽然,皇子殿下从一旁取来了一个盒子,打开之后里面赫然装着了一根注射器。

【尤利娅】学姐心中一凛,下意识道:“殿…殿下?”

“这是研究院最新的发明,【黯然销魂针】!”【荒】皇子此时买公告似的双手捧着之注射器在胸前,“一经注射,能够将人的观感瞬间放大百倍,所以才刚刚上市就受到了贵族的欢迎,一度卖断货啦!”

“百…百倍?”学姐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她顿时有种不详的预感。

【荒】皇子笑意更浓,“也就是说,会把人的身体变得敏感一百倍啦……就是那种,稍微碰一下,就可能受不了的程度。当然,一百倍什么的,我觉得是骗人的,实际数据应该是没有的。”

“那…那实际数据是多少。”【尤利娅】学姐怀揣着渺小的希望问道。

“大概……”【荒】皇子认真地想了下道:“九十七…九十八倍多点吧。”

“……”学姐此时只能一脸你它玛的。

但【荒】皇子似乎是绝对的行动派,此时已经直接将注射器刺入了【尤利娅】学姐的手臂处,缓缓注射了起来。

她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惊慌之色,想要挣扎,然后很快……很快就有感觉了。

“嗯……啊~~”

……

“我要打人了!我要打人了!!我真的要打人了……啊——!”

惊怒,苦痛,另外还有难受的呻吟声,此时正伴随着【哒哒】,【哒哒】的声音而响起。

房间内,【荒】皇子此时正坐在桌子前,双手捧着下巴,笑吟吟道:“怎样,这是我最新的发明,感觉还好吧?”

学姐此时满头大汗,强忍着身体传来了的可怕刺激……她几乎要咬破自己的嘴唇了,但是那种搔痒难耐的感觉,却一波比一波的强烈。

她的脚下有一台机器——严格来说,是一台木质的机关,其粗糙的程度看来,甚至可能是临时拼出来的。

木头机关上插了几根羽毛,然后羽毛就再木头军机关的作用下,此时正缓缓地转动着……轻刮着她的脚底。

她绝对不是一个拍挠痒痒的人!

她是一个怕痒痒被放大了百倍的人!

“我说的都是真的!”学姐喊破了喉咙似的声音想起,似哭似笑。

“咦,看来百倍针的效果有些不尽人意,只怪我还是太仁慈了。”【荒】皇子不禁叹了口气,“没办法了,还好我也从研究院顺出来了几根【千倍针】……嗯,放哪来着?”

【尤利娅】学姐脸色瞬间扭曲了似的……这次似乎是真的害怕着什么。

敲门的声音忽然响起,“殿下,皇女殿下说请你过去一趟。”

【荒】皇子此时眨了眨眼睛,似有些意外般……【尤利娅】学姐此时却心中一松,但难受的表情微变。

“行吧,我现在就去。”【荒】皇子一脸无奈似的将手上的【千倍针】放下,随后便小跑向了房间门外,伸手推门。

“哦……忘了。”

只见【荒】皇子连忙将们关上,然后又小碎步地跑了回来,拿起了【千倍针】来到了【尤利娅】学姐的面前,在学姐不可思议,难以置信,你不是人,你是魔鬼的目光之下,直接就戳了下去。

迅速打完针的【荒】皇子再次小碎片地跑了出去,关门的时候还不忙回头说了一句:“拜拜!”

【尤利娅】学姐失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似的,气得浑身颤抖,但那再次汹涌了十倍的感觉如潮水涌来。

她几乎失了智似的,嘶声裂肺道:“你它玛的……給老娘我打这种针只是为了挠我痒痒??!有本事你回来啊!!!嗯……啊~~”

……

……

依然是安琪莉洁皇女之前的房间——只是那房间墙壁上被湮灭的洞口,此时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一切完好无损。

只见安琪莉洁皇女已然换上了一套端庄的礼服,脸容华贵地端坐着,见【荒】皇子进来,什么表情也没有。

“这么晚了,皇姐不与宾客在外边取乐,也不在房间这里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反而要见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弟,是为了什么呐,我可不会表演魔术喔?”

【荒】皇子神态异常的恭敬,礼仪也无可挑剔,唯独是话不怎么好听——安琪莉洁皇女却似为听见似的,淡然道:“听说,你带了个女人进房间了,对吗。”

“对啊,就是刚才和我一起在外边听墙角的那个嘛。”【荒】皇子点了点头:“皇姐要是喜欢的话,回头我让人给你送来?”

“不必了。”安琪莉洁皇女面无表情道:“你用过的东西,我没兴趣……听墙角?你听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了吗。”

“没听到。”【荒】皇子一脸失望似的道:“你们太会玩了,我听不懂,我还只是个孩子嘛。”

皇女殿下此时轻摆衣袖,淡然道:“时候不早了,没什么事情的话,我这就让人送你回去皇宫……你今日能出来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荒】皇子叹了口气,可怜兮兮地道:“皇姐你这么忍心的嘛,我要见你,可是要等到下次你再举办生日宴会的时候,才有机会了呢。”

“你想见我,让人通知我一声,我自然会去见你。”安琪莉洁皇女随意道:“但是你不能够随便离开自己的居所,这可是陛下亲下的命令……你莫要忘了。”

【荒】皇子又叹了口气,无奈似的道:“看来父亲还是偏心我多一些,总是想要将我留在身边呢……没办法了,走就走吧,我自己走就好了,就不劳烦皇姐相送了。”

安琪莉洁皇女却忽然朗声道:“来人,护送【荒】皇子回宫!”

“欸。”【荒】皇子耸耸肩,笑了笑道:“果然在皇姐的心中,只会待见一个人嘛……见我的时候,衣服都穿得这么严密的。”

“我需要待见你吗。”安琪莉洁皇女淡然说道,“你这个杀不死的怪物。”

【荒】皇子却恭敬地行了一礼,随后拍了拍自己的心脏,接着双手摊开……就这样,后退着走着,直到门前。

然后离开。

皇子殿下离开之后,房间内顿时闪现了两道黑衣的人影……她们跪伏在了皇女殿下的面前,齐声道:“殿下有何吩咐?”

只听见安琪莉洁皇女淡然道:“回去的时候,将这个家伙杀一次吧。”

两黑衣人影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俱都读懂了对方眼中的意思……又杀?

这都第几次杀死了?

这两人有完没完。

“遵命。”

……

……

“殿下,这不是回去的路。”

“我还要带点东西回去,你们等等就好啦。”【荒】皇子随意地道,“对了,话说以我和我皇姐的关系,我要是在这里把你们埋了,她不会怪我的吧?”

随从…随从们心惊胆颤地对望了一眼,便哆嗦着道:“我…我等在门外等候。”

“真听话。”

【荒】皇子推门而入——那间客房。

此时,客房里,被绑住的【尤利娅】学姐几乎浑身湿透,光洁的地板上甚至浸满了水迹,不知道是汗水还是别的什么水,或者都有。

她已经垂下了脑袋,身体有一下没一下地抽搐着。

【荒】皇子啧啧称奇地走近,最后蹲了下来,仰头看着【尤利娅】学姐的脸,“好厉害的意志力,看来【千倍针】都小看你了,早知道,我就用【万倍针】招呼了。”

【尤利娅】学姐双眸失神,似什么话也听不见似的。

【荒】皇子此时则是笑了笑道:“安啦安啦,【万倍针】还没有研究出来啦!”

【尤利娅】学姐手指轻微地抽搐了下,眼帘也抽了抽。

“不过【五千倍针】还是有的。”

“你它玛的……”

“我母亲死了喔。”【荒】皇子冷不丁说了句。

【尤利娅】学姐只感觉浑身……全灵魂猛然打了个激灵,那失神的双眼也装不下去了,瞬见清明。

【荒】皇子却忽然轻笑了声,伸手揭开了学姐身上的绳子,顺便又给她打了另外一针,说是千倍迟钝针,正好可以抵消之前的千倍销魂针之类的云云。

学姐瘫倒了在地上,只感觉身体好像是被玩坏了似的。

“来,带上这位小姐。”【荒】皇子此时吩咐着门外的随从,“小心点喔,这是我最重要的客人呐……今年份的。”

“是……”

就在此时,一道冲天的火光亮起,整个庄园的上空都映成了火红的眼色……庄园,竟是瞬间就陷入了火海之中!

……

“你们快看,那是什么!!”

“那不是……怎么会?!!”

只见火海之上,一个巨大的气球此时正在升入空中……气球之下此时正吊着了一名身穿着黑色礼服,银色面具的男子。

而男子此时手中,甚至还提着了一名银色长发的男人。

西塞罗……亲王殿下!

地上,安琪莉洁皇女在众多仆人的护卫之下,冲出了火场,看着那已经飞高了的气球,短暂间失神,随后皱起了眉头。

一张飞纸,此时缓缓地飘落……一只手掌,将飞纸给接入了手中,正是【荒】皇子殿下。

皇子低头看了眼手中纸条的内容,随后看向了面前的安琪莉洁皇女,微微一笑道:“看来,今夜最贵重的珍宝,不是你喔,皇姐大人。不过,他…还真是出手了。”

“哼。”安琪莉洁皇女轻哼了声,随后大手一挥,沉声道:“灭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