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初代脑机、再见沈志鹏

在青山中医院,葛小天见到了金科斯。

骨瘦如柴,眼窝深陷,几乎没了人样。

为维持生命特征,医学研究团队将其完全泡在医疗容器内。

圆柱形的透明装置,里面斥满淡红色液体,后方排布着呼吸导管、流食导管、排泄导管,以及各种检测线材,看上去像极了培育丧尸的装置。

而在旁边另一台医疗舱容器内,还有一具与金科斯正常体貌十分接近的'橡胶人'。

但与天成现有的橡胶人不同,根据AR眼镜提示,其采用人工耳蜗,而非音频输入设备。

眼睛则是采用含有人工视网膜构件芯片的3D拟态眼球;鼻子采用'微型呼吸机';口腔牙齿采用仿生材料,内置味觉传感器……

不过,即便自家医疗技术十分先进,又有众多高科技,甚至黑科技支持,葛小天依旧感觉这事跟道十一说那样,很不靠谱。

参考天成医学体系,或许生物记忆真的存储在RNA中,但这只是存储。

就像组装一台新计算机,用新的机箱、新的显卡、新的主板、新的芯片、新的散热系统,然后将老计算机的硬盘挪过来,资料什么的确实全保留,但用户却忘了,老计算机拥有自我意识,最重要的是老芯片。

道一主要负责科研,让他搞医学……

怕不是真把‘金科斯'当作‘电脑DIY'。

或许医疗团队将‘意识复苏’寄托于‘大脑移植’,也就是不更换'芯片',但万一不是这么搞,所谓'意识',或者'灵魂',存在于其它部位……

葛小天忽然想起某个小品中的对话:‘我不想知道我是这么来滴,我只想知道我是怎么没滴。’

如果金科斯清醒,姑且也算知道了。

葛小天没联系道一,而是找到负责该项目的医疗主管。

“有没有成功案例?”

医疗主管略微迟疑,点点头,“有。”

“哦?”

“狗子阿黄身上的那套系统,就是初代脑机。”

“嗯?”

这关我家狗子啥事?

葛小天满脸问号。

医疗主管打开显示器,“老板,我们知道,您一直希望狗子阿黄能与人正常沟通,早在三年前就帮其做了一套'喊话器'。”

“等等,我可没这么想,我只是觉得好玩。”

“……”

医疗主管沉默片刻,“或许我们误解了您的意思,但经过三年完善,我们在改造阿黄身体机能的同时,为其做了一套'脑机'。”

不等葛小天开口,主管演示道:

“脑机是指在人或动物大脑与外部设备之间创建的直接连接,实现脑与设备的信息交换。这一概念其实早已有之,但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才开始有阶段性成果出现。”

“其目的是用于恢复损伤的听觉、视觉和肢体运动能力。研究的主要方向是利用大脑不同寻常的皮层可塑性,与脑机接口相适应,可以像控制自然肢体那样控制植入的假肢。”

“因此,我们砍掉阿黄的两条狗腿……”

“等等,你说啥?”葛小天惊了。

“老板,马厩只能强化基因,不会令生物长生不老,阿黄已经12岁,寿命已尽。”

“……”

“只是为了不让您伤心,我们暗中对它进行了全面改造,所以它才会变得犹如妖孽。”

“……”

“激活阿黄身体机能后,我们发现它无法控制失去陈代谢能力的前肢,所以砍掉了两条狗腿,更换仿生材料制作的支架,然后借助'脑机',令其得以控制两条新腿。成功后,我们砍掉其狗头……”

“……”

“可以说,现在的阿黄,除了有个狗脑子,基本实现全身机械化,若非有违伦理,我们甚至打算给它更换‘橡胶人’躯干,尝试'狗头人'的可行性。”

“……”

果然,科研人员都是疯子。

葛小天搞明白金科斯会变成什么样后,心中再次生出疑问:“能量供应和动力系统怎么解决?”

“我们为金科斯下半身准备了机械腿,为上半身准备了机械臂,腰部采用绞盘,不同于死板的橡胶人,它可以做出弯腰、上半身旋转等动作,而不是直接180度扭头,避免像您在徳國时那般,忽然把头转向背后,吓到别人。微型引擎、驱动程序都有现成的,能源装置采用小型能量块,全天候使用能坚持一年,更换十分方便,哪怕在紧急情况下暂时无法更换,也能通过晒晒暖激活光伏发电装置。”

“实验……不是,手术什么时候开始?”

“随时可以,但金科斯留了遗言,说生不是天成鬼,死定是天成魂,如果有一天他死了,一定要保留全尸,采用两天吊纸,三天发丧的方式大葬,还要买口上等棺材。”

“那就满足他,开始吧。”

“好的老板。”

………………

金科斯的'大脑移植'手术持续了16个小时,参与者不止包括天成系医疗团队,还包括由童叟带队的官方医疗队伍。

期间没有更换主刀医师,也没有更换手术团队,严谨而毫无差错的各项流程,令所有外界围观者叹为观止。

啥?

中医没有手术?

系统修士怎么会西医?

君不见扁鹊外科、刮骨疗伤,以及华佗为何而死。

而术后恢复,也不是输液,而是将'橡胶人'放回斥满红色液体的医疗装置内。

根据仪器反馈,各项身体机能指标正常,后续实验,只能等金科斯自我苏醒。

至于如何苏醒,又或者如何被动唤醒……

葛小天好奇道:“狗子阿黄怎么醒来的?”

“额……”

自家医疗主管有些难以启齿。

“说!”

“阿黄啊,老板说了,想吃狗肉。”

“……”

“阿黄打个激灵,瞬间睁开钛合金狗眼。”

“……”

葛小天沉默片刻,走到与金科斯'脑机'相连的设备前,“老金啊,我打算把你遣返回北美。”

可惜,容器内的金科斯毫无反应,连心率都未出现波动。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眼看如此,葛小天心中一动,提高音调,欣喜道:“金科斯,你特娘的拿到华夏永久居住证了!”

金科斯状态依旧。

“奇了怪哉。”

葛小天挠挠头,“老金啊,你特娘的再不苏醒,小爷可就把你送往谷神星挖矿了。”

滴滴滴……

医疗室仪器骤然发出警报。

“窦性心律失常!”

“血压升高!”

“脑电波异常!”

而医疗容器的'橡胶人金科斯',则是猛地睁开眼,手脚并用,准备逃离……

“特么的,竟然都会动了!”

齐聚医疗室外的童叟等人,目瞪口呆。

葛小天颇为尴尬,挠挠头,趁机开溜……

…………………

2月8号。

母星首例'大脑移植'手术,宣告成功。

母星首例'仿生人复苏'临床实验,宣告成功。

母星首例'大脑移植'、'仿生人复苏'相结合的临床手术实验,宣告成功。

这代表天成医疗系统,再次走在母星最前沿。

该消息轰动全球,多位富豪致电青山中医院,咨询与手术相关的费用,以及成功率。

毕竟有钱有势的人,谁都不想死。

包括部分高位截瘫,家里又不差钱的重要人物。

与此同时,天成108实验室,宣布进军'医学禁区',也就是'神经元系统'。

要知道,仅脑部皮层含有的神经元就高达100亿个,而脑部含有的神经元更是高达1000亿,目前母星最先进芯片含有的晶体管,也不过180亿,想想芯片制造流程,没有与光刻机对应的神经元修复、分离、复制设备的这个项目,会有多难。

然而,108实验室,却号称两年内吃透该领域,三年内制造出神经元连接仪器,五年内实现人体超远程微控制。

也就是普通人戴上一个头盔,就能如臂指使、身临其境的操作远在谷神星的机器人、橡胶人,然后通过第一视角使用投放到谷神星的设备、工具,完成一系列建设、生产。

该消息令正在竞选主管的北美,再次感受到莫大压力。

因此,被迫加快竞选流程。

而四处宣扬建造北美长城,在支持率方面已经遥遥领先的特靠谱,几乎成为内定人选。

当然,是否能做上主管,看的不是支持率,是投票。

另外,北美杜克大学神经学专家尼克拉,宣布捐赠天成108实验室一套电极植入技术,它可以帮助橡胶人进行'发声',甚至能用'意识'移动计算机光标,母星著名科学家霍J,便是该技术最大获益者。

而天成108实验室一旦拥有这套技术,就意味着橡胶人或许真的能成为母星首位'克隆人'。

可惜,北美以反叛罪囚禁了尼克拉……

这令母星科学界众多大牛十分不满。

毕竟天成捐赠给科技联盟三十多项成熟技术,北美却因一项技术连自己人都制裁。

抗议中,有相当多的医学领域研究人员,暗中联系天成,期望加入108实验室。

(0~99实验室主网络,由原黑鹰联盟黑客和千年虫小组组成,负责葛家水军、网络机器人、网络安全、论坛净化,地址在大青山实验室旧址第二层。

101实验室主科技,地址在西部职业大学。

102实验室主航天,地址在西部沙城南侧天成航天中心。

103实验室主生化,地址在尼奥布拉斯千山白云观。

104实验室主基因,地址在南洼动植物培育基地。

105实验室主哲学,地址在天成驻京城办事处的四合院。

106实验室主气象,地址在两个极地。

107实验室主经济,地址在天融国际。

108实验室主医学,地址在青山中医院总部。

109实验室主武备,地址在大秦兵锋北河总部。

其它略。)

…………………

同一天。

天成旗下各大集团,纷纷宣布开工。

这一天燃放的烟花爆竹,似乎并比这个新年都要多。

污染?

新型无污染安全烟花,造价高昂,售价超贵,葛老板亏的起,沈志鹏也亏的起。

如此盛大的烟花盛会,吸引无数过年期间无法前往大兴城旅游的城市居民。

各地新建星月湾和新建银座社区的售楼处,一时间人满为患。

两家大型房产商,也在这一天双双打破华夏商品房预售记录。

沈志鹏欣喜之余,又肉疼购买烟花的钱。

他十分怀疑,葛老二把无污染安全烟花定价那么高,比如一个二踢脚售价20红钞,一箱25连发满堂红售价300红钞,为的就是坑自己。

当然,沈志鹏也想过不买,蹭葛老二的场子。

可想想那厮曾经办的缺德事,万一对方随便找个理由,冻结顾客通过智能一卡通预付的购房款,他找谁说理去?

“沈总,葛先生约您今晚到青山古城小酒馆见面。”

“不去,就说我困了。”

“好的。”

十秒后。

“沈总,葛先生以咱家违约为名,冻结了今天收益,并通知咱们明天积极配合总银调查。”

“这孙子!”

虽然银座产业没啥违规项目,但莫名其妙被冻结款项,终归影响不好。

如果宣传出去,俩家楼盘离那么近,购房者会买谁的?

沈志鹏愤愤不平,起身穿衣,“备机,去小青山。”

………………

是夜。

各地集团、公司、企业,开工的开工,开业的开业,热闹非凡的青山古城,也渐渐沉寂下来。

小酒馆没了顾客,难得清净。

葛小天与任仲强老爷子整两盘小菜,边喝边聊。

任老爷子的大儿子,任职香江天成主管后,生活条件大为改善,少了后顾之忧,老爷子今年没再前往香江过春节,而是安心养老。

“听说你母亲又去了东北?”

“是啊,跟她那些好姐妹,沉迷搓麻……”

葛小天很是惆怅。

“呵呵,为啥不让她帮你大哥带孩子?虽说有保姆,但隔代亲啊。”

“说实话,我妈常年生活在农村,即便现在条件远超以前,但生活习惯很难改变,就像说话,比较直,也不会普通话,偶尔还会吐脏话,长久跟儿媳相处,尤其我大嫂是城里人,教育家庭出身……”

葛小天摇摇头,“还是不帮忙带孩子为好。”

“那你呢?”

“我家秀秀本就是农村人,李屠夫那么邋遢,她都能把家收拾的干净利索,自然能跟我妈相处愉快。不说别的,去年秀秀在黑河锦绣华夏呆了大半年,其实一直跟我妈在一块,娘俩天天逛街购物、滑冰滑雪、搓麻……特么的,说到搓麻我就愁。”

葛小天打开老板眼,先调到东北黑龙建筑公司。

刚到东北的葛妈,正在跟三位'本地人好姐妹',吆五喝六……

随后将老板眼切换到魔都五洲大道。

第一天上班的秀姐,正在跟调到售楼处上班的小粉猪们,公然坐在售楼处大厅里搓麻将。

售楼经理端茶倒水,财务人员记账结算,售楼工作人员强势围观……

任仲强笑的一口酒喷出,“娘俩还挺像。”

葛小天刚准备吐槽两句,之间老沈从门外走进来。

“姓葛的,你不给我个合理解释,今天我吃穷你!”

“老沈啊,我找你可是为了谈大生意。”

“嗯?”

“今天咱俩的楼盘卖得都不错,我瞧了瞧银座资金,十分充裕,刚好呢,我准备投资加拿达农场,建造美洲产业链,怎么样,有没有一起干的意向?”

“你跟北美闹那么僵,加拿达会接受咱的投资?”

“让合作地区展开加拿达农场主移民,快则六个月,慢则八个月就能办完所有手续,如果落地块,说不定赶在寒流来袭之前还能种上一季农作物。”

“怎么忽然想到那边投资?”

葛小天肯定不会说给北美大换血,随口道:“这是霍顿的项目,他资金砸在南美,暂时没钱启动加拿达农场项目。另外,也不瞒你,霍顿从小布手里拿了份武备服装类订单,价值近60亿富兰克林,后来被我拿下分给了天成微小型企业商会,如今小布辞职,北美没了主管,霍顿垫付那么多资金,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人讨要,只能找我帮忙投资加拿达农场。而我呢,忙着开发南部海域,接下来还要应对北美新总管的制裁,思来想去,只能找'天秀集团'老骨干帮忙,你,老沈不就是最好选择么。”

“好吧,但你跟我说实话,投资那边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明面上搞农场牧场,实际上,我给你安排一批钻地采矿车……有霍顿用于运输SG产品的港口,你懂的,如果不放心,我给你签订一份高价回收铁矿煤矿金矿的协议。”

“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