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 读书少

想来,森国皇帝自此以后,估计下辈子和下下辈子,都不想见到这对夫妇了。

“本国师明日一早回京,最好今晚就能商议出一个确切的结果!”司徒岩板着一张脸,好像别人欠他几万两银子似的。

沧朗应了一声,却没有马上上山,迟疑地看着国师大人,张了张嘴,似乎有话要说。顾夜看了他一眼,问道:“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呗。国师大人爱民如子,即便你的话冒犯了他,他也不会生气的。”

司徒岩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对沧朗道:“你还有什么事?”

“国师大人,你们有什么证明自己身份的物品吗?”沧朗觉得还是有必要确认一下对方的身份,免得白欢喜一场。

司徒岩瞪圆了他那对狭长的狐狸眼,怒冲冲地道:“你怀疑本国师是冒充的……”

“国师大人别生气,人之常情嘛。你想想,如果突然有人出现在你面前,又要帮你治病,还是免费的,又要替你解决落户的难题……你心中会不会生疑?”顾夜帮沧朗解释道。

“哼!有什么好怀疑的?谁吃饱了撑的,花这么多时间和口舌去骗一群捞不到任何好处的人?”国师大人拽下腰间的荷包,从里面掏出一个小巧的印章——那是国师大人的私印。

“这是国师大人的印章,上面刻着……这几个字啥玩意儿,跟鬼画符似的?好像是篆书……这个我不擅长,还是老公你来!”顾夜接过印章看了看,发现自己文盲了,上面的字居然一个不认识。

凌绝尘看了一眼,道:“上面刻的是司徒子美……原来阿岩的字是子美啊!”

司徒岩点点头,不爽地道:“让你媳妇多读些书,这么简单的小篆都不认识,怎么跟你红袖添香?”

顾夜不乐意了:“不认识小篆就读书少了?术业有专攻,本神医读的医书和药典,堆起来能把你给埋了,你信不信?再说了,我家老公是武将,不喜欢文人的那一套。不信你问他……”

见两人又要吵起来,凌绝尘赶忙把话题转移到沧朗身上:“现在你总该相信了吧?”

“除了这印章,还有其他的东西能证明你们的身份吗?”沧朗不认得印章,又追问了句。

靳墨染摸出一块御前侍卫的腰牌,扔过去道:“把这个拿去给你们村里人看,明天记得还给我!”

沧朗翻看了好一会儿,觉得这个比印章靠谱,点点头道:“放心吧,大人!沧朗一定会小心保管的。”

顾夜目送沧朗消失在夜幕之中,回头不忘取笑司徒岩一句:“国师大人,你的印章还不如老靳的一块假腰牌好用呢!”

靳墨染忙道:“谁说这腰牌是假的?”

“怎么着?暗卫教头还身兼数职?”顾夜不相信森国皇帝会让他到人前做御前侍卫。曝光了的暗卫,还叫暗卫吗?

“腰牌是真的,不过是我从别人身上摸过来的。”靳墨染嘿嘿一笑道。

司徒岩忍不住反驳一句:“不是本国师的印章不好使,是他没见识。换了朝中官员试试?到底是认我的印章,还是你这冒牌的侍卫?”

“国师大人,下次你把你的官服穿过来,就不会有人质疑你的身份了。”顾夜似笑非笑地道。

司徒岩掸了掸身上的胜雪白衣,道:“本国师这袭白衣,就是国师的象征!”

“啧啧,森国老皇帝到底是宠信你呢,还是不把你当回事?竟然连件官服都不舍得给你准备。”顾夜摇头道。

司徒岩深吸了一口气,想要继续解释,后又觉得没必要——跟这没见识的臭女人打什么嘴皮子仗?拉低他的格调!他哼了哼,走到一棵树旁坐下,靠着树干闭上眼睛,一副生人勿扰的神情。

顾夜还要说什么,被她老公拉到草垫子上坐下,让她靠着自己的肩膀,轻轻拍着她的背,柔声道:“你别总惹他!走了一天的山路,累不累?要不要我给你捏捏腿?”

“不用了,免得你好友心疼你,又该唠叨你,让你不要惯着我——咱们夫妻俩之间的小情趣,是他这只单身汪不能理解的,跟着瞎掺和啥?”顾夜朝着司徒岩的方向,重重地哼了一声。

司徒岩把头扭向一边——眼不见心不烦!心中对凌绝尘更是失望:这十几年,尘子变得太多了!不过,这种改变也不全都是坏事,至少不会让人觉得他只是无情的杀戮机器。

那时候的尘子,似乎从不把身边的一切看在眼中,甚至他自己的命,也从不顾惜……现在,他有了在乎的人,打起仗来,应该不会像以前一样拼命了吧?

第二天,天还没亮,沧朗的阿爸和阿兄,以及他们村的现任村长,身上披着晨露,出现在顾夜他们宿营的地方。

沧朗从这边回到村子时,已经是半夜时分。他悄悄地进了村子,朝着那个他无数次远远看着的院子走去。还小的时候,他想家了,总会挑一个能看见村子的山头,默默地看着自己生活了七八年的家。

七八岁的孩子,已经记事了。他永远忘不了被赶出村子的那一天。往日对他和蔼可亲,不时往他手里塞一把炒熟山货的叔伯婶子,突然变了一张脸孔,如同恶鬼般狰狞无情。

本来,阿娘把他藏在家中,是隔壁经常来家里串门的婶子,发现了他身上隐藏了快一年的秘密。那位婶子,不顾阿娘的哀求,把他的事告诉了全村所有人。

熟悉的叔伯婶子,逼阿爸阿娘把他赶走,还夺走了阿爸村长位置。还扬言,不把他这个瘟神赶走,他们一家人都要离开……

为了不连累家人,他自己跑进了大山,差点被野兽给吃掉。是赶过来找他的阿爸和阿兄,用火把吓走了野兽,把他找了回来。见他执意不肯回村,阿爸才带他去了阿婆的山洞……

八年过去了,他一步都没有踏入这个小山村。沧朗怀着复杂的情感,敲响了自家的家门。开门的是沧朗的阿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