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8章 休夫还来得及吗

顾夜的视线在他半拉长了瘤子的脸上扫过,道:“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手术切除你这半边脸的肿瘤后,你的脸会更可怕?不用面具挡一下,万一半夜起床,吓坏你同床共枕的媳妇,可怎么办?“

沧朗另一半完好的脸,顿时涨红了:“卓……卓娅已经看惯了我这张脸,应该不会被吓到的。“

“哦?你才多大,就已经有想娶的人了?作为一名负责任的大夫,劝告你一句:早恋对身心都没啥好处。你要是成亲的话,最好十八岁成年。成亲太早,生的孩子体弱,容易夭折!“男孩子成亲太早,小蝌蚪发育不成熟,孕育出来的孩子能健康吗?

沧朗半信半疑地道:“可是……村子里好多人都是过了十五就开始说亲的呀!山下好像也是如此的。“

“这也是小孩子夭折率比较高的原因之一!“顾夜摇头道。

靳墨染看了一眼凌绝尘,戏谑地问道:“难道……这就是宁王年近三十才娶妻的原因?“

顾夜冲着自家老公抛了个媚眼,嘴角含着俏皮的笑意,道:“我老公这么晚娶亲的原因,是在等着我长大呢!当初,我在苍茫山中救下奄奄一息的他。

从此以后,他便对我一见钟情、情根深种、情坚不移、非卿不娶。本来我爹是要留我过十八岁的,后来可怜宁王他年纪大了,才把我提前嫁过来……“

“嗯?年纪大了??“凌绝尘前面只是默默地听着。媳妇说得没错,当时已经认出媳妇身份的他,的确非卿不娶,等着她长大。后来那两句他可不乐意了?什么是他年纪大了?可怜他才嫁过来的?过分了啊,顾小叶!

“不用觉得配不上我,我不嫌弃你大!”顾夜像逗猫似的,用手指勾勾凌战神的下巴。

司徒岩在一旁看着生气:尘子,这样的媳妇不休了,留着过年啊?

凌绝尘面无表情:“能不能不提这个?一想到我要比你早死十几年,留你一个人孤孤单单在这世界上,我心里就难受!”

“咋地?你还想你死的时候,拉着我殉葬啊?宁王大人,你的爱也太可怕了,我现在休夫还来得及吗?”顾夜双手抚胸,一副怕怕的模样。

凌绝尘一把拉住媳妇的手:“真到了那个时候,我希望我能死在你后面。因为,被留下的那个,才是最痛苦的。“

“死在你前面?那我不亏了?“顾夜小声地嘀咕着,”为了能多活些日子,我努力研发能延寿的药物,让宁王大人你长命百岁、万寿无疆……那我死在你前面一点点,也不算太亏!“

司徒岩无力吐槽了:这两个人能不能不打情骂俏,虐杀单身狗啊!他赶紧打断两口子无聊到极点的对话,言归正传:“山上什么情况?探查的结果如何?“

凌绝尘把他关于天外陨石的猜测,告诉了国师大人,并且道:“以阿罔山寨遗址为中心,方圆百里,都或多或少受天外陨石的影响。阿岩,如果不想再出现像沧朗和卓娅他们这样的情况,最好把这边列为禁地,彻底封山!“

司徒岩也看到了凌绝尘扛下山的老虎。那么威猛的百兽之王,因为辐射被病痛折磨得只剩皮包骨。沧朗阿兄村子中,每隔几年就出现一两例畸形病变,也都与陨石辐射有关……看来,这天外来石的可怕程度不下于病毒啊!

“对了!国师大人。“顾夜正色且一本正经地称呼他国师大人,让司徒岩心生警惕,戒备地看着她——这臭女人又想捣什么鬼?

顾夜奇怪地回看他一眼:“国师大人,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又不吃人!山上阿罔山寨的后裔,你打算怎么安排?他们没有户籍,没法下山啊!“

原来是这事!司徒岩松了一口气:“既然证实了三十多年前阿罔山寨的人面瘟事件,是当时官员的误判。那肯定是要还他们后代一个公道。户籍的事不用担心,回头让椿东县的县令给他们入户!“

“就这样?“顾夜很不满意地反问了一句。

“你还想怎样?“司徒岩觉得自己刚刚松的那口气果然松早了。

“那可是一个寨子一千多条人命哪!新婚的老阿婆,失去了疼她爱她的男人;沧朗的阿爸,被夺走了父母亲人,在深山中艰难求生。不能一句‘错判’,就把人打发了!“顾夜替那些可怜的人鸣不平。

司徒岩提防地看着她,道:“当初犯下大错的官员,不是已经被判死刑,斩首与众了吗?本国师会上奏皇上,还阿罔山寨一个清白的。”

“那……老阿婆和沧朗阿爸他们这么多年,承受着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打击,就这么算了?不给点赔偿啥的?”顾夜觉得其他都是虚的,不如直接来点实惠的。

司徒岩明白她的目的后,反而放下了提着的那颗心:“你以什么身份提赔偿?你能代表阿罔山寨的后裔吗?”

顾夜把沧朗拉过来:“这不现成一位受害者后代吗?他身兼受害者后代,和人面瘟传闻的直接受害者双重身份,最有权力提赔偿了。”

猝不及防被拉出来的沧朗,并未慌张。他知道,这是小神医心善,给他和村里人创造的机会。沧朗那半边完好的脸上,露出坚定的神情:

“小神医说得对!我们村所有人都饱受‘瘟神诅咒’传闻的困扰,整日活在痛苦和煎熬之中。传闻的源头,就是那位朝廷命官。首恶虽然被处置了,但是朝廷任用这样的心狠手辣,毫无品德的人为官,也要承担一些责任的!”

国师大人看着他问道:“那你说,想让朝廷给你们什么补偿?”

沧朗看向顾夜,在她鼓励的眼神中,继续道:“首先,请给我们解决户籍问题。下山后,家安在哪儿,要顾及到我们的意愿。还有,要给我们一笔安家费和治疗费!

小神医答应替我们几个‘病人’治病,还要替全村人检查身体,调理身体。总不能让小神医往里面贴钱吧?至于其他,要等我回去跟阿兄和阿爸他们商量好了,再告诉国师大人。“

银子?跟炎国打了数月的帐,粮草武器早就掏空了国库,秋收还未开始,朝中官员的俸禄都快发不起了。如果这些受害者们要求的补偿太高,皇上不会答应的!

顾夜看出了他的顾虑,道:“放心吧!我给他们治疗的费用全免,你们只要支付药钱给我就行!”

司徒岩诧异地看着她:这臭女人,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不会有诈吧?

“你再这么看着我,我可要反悔了哦!要知道本神医一台手术,那可是动辄千两的费用呢!那谁……闵国公夫人除了手术的费用,还送了不少值钱的好东西过来,加起来怎么也有小五千两吧!“

见司徒岩皱眉,顾夜哼了哼道:“五千两买回一条命,国师大人,你觉得贵吗?你信不信,只要我松松口,有的是人捧着大把银子请我去看诊!阿罔山寨这些幸存的村民,加起来七八十口呢。不收你治疗费。你就偷着乐吧,国师大人!“

“我乐什么?又不是我出钱请你给他们治疗……“司徒大人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不对,又不是七八十口都需要做手术!差点被你绕进去了!“

“出诊费、检查费、医务用具损耗费……难道这些不是给你们的优惠?国师大人,这可是看在你跟我老公关系不错的面子上,你总不至于不承情吧?“顾夜双手抱胸,斜着眼睛看他。

这关他什么事?他干嘛要为了不相干的人,欠这臭女人的人情?这话,身为国师大人的司徒岩却不好说出口,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行了,你回去统计一下你们村子的具体人数,本国师让人给你们办户籍。”司徒岩没好气地道。

“国家赔偿的事儿,国师大人到底答不答应?”顾夜掰着指头算给他听,“你看,他们从山上下来,总得有一笔安家费吧?还有,他们搬下山,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和家园,人家得有生存的基础资金吧?别把人骗下山,就不管了。人家总得活下去吧?”

司徒岩寒着一张脸道:“你也说了,申请的是国家赔偿,我只是小小的国师,做不得陛下的主。这事儿,还得皇上做决定。你们想要多少补偿?想好了再说!别想狮子大开口,免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顾夜一脸了然的表情对沧朗道:“你回去跟你阿兄阿爸商议商议,每个人赔偿多少,足够你们在山下安家的费用。

国师话里的意思是,别想着从皇帝那儿要个几千上万两的,森国的皇帝穷得很。他治病的银子,都是从自己小金库里掏的。但也不能太少,毕竟你们下山后,还是要靠这笔银子活下去的!”

听顾夜说森国皇帝穷,国师大人的脸微微抽了抽。人家皇帝为啥穷?还不是因为你们夫妇俩?一个兴兵而下,军费就掏空了国库。一个呢,各种名目的费用,掘空了人家的私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