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6章:古愁!

叶玄打造的剑?

场中众人在听到叶玄的话时,皆是震惊无比。

除大天尊!

大天尊满脸惊愕的看着叶玄,这剑不是素裙女子打造的吗?

怎么就变成叶少你打造了?

当然,他脑中虽然有这个疑问,但他可没蠢到说出来!

叶少要装逼,他们肯定得配合!

而那武庆脸色则有些难看,他没有想到,叶玄给了雪玲珑那柄剑后,雪玲珑的实力竟然可以强到这种程度!

这简直就是同阶无敌啊!

最重要的是,这柄剑还是叶玄打造的!

还有叶玄说的那句‘恢复实力.……’

也就是说,叶玄真的是一位大佬,只是现在修为没有恢复?

武庆觉得自己有些蛋疼,两颗蛋都疼!

这是招惹了什么大佬啊?

这时,远处那大荒老人突然看向叶玄,“你到底是谁!”

此刻的他,眼中透着一丝忌惮!

他的实力其实比雪玲珑还要高一点点的,刚才与雪玲珑交手,他已经有一点压制雪玲珑了!但是他没有想到,当叶玄给雪玲珑那柄剑后,雪玲珑的实力竟然突然间变得如此恐怖!

这就跟作弊一样!

变态!

一件外物竟然可以将一个人的实力提升到这种程度!

叶玄没有回答大荒老人,而是看向雪玲珑,笑道:“玲珑,你在等什么?快弄死他们啊!”

听到叶玄的话,雪玲珑顿时回过神来,她想动手,而那大荒老人已经消失不见,不仅大荒老人消失不见,那武庆等人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跑的太快了!

叶玄都懵了!这么没骨气的吗?

见到大荒老人等人逃走,雪玲珑苦笑,“若是他们一心跑,我奈何不得他们!”

叶玄想了想,然后点头,“那就算了!对了,那葬蛮儿他们呢?”

雪玲珑摇头,“不知!”

叶玄道:“找一下!”

雪玲珑点头,这时,十名身着白袍的神秘强者突然出现在雪玲珑身后,来的全部都是命知境!

显然,这是大雪山的强者!

为首的一名白袍老者对着雪玲珑微微一礼,“属下来迟,请王赐罪!”

雪玲珑理都没有理白袍老者,她缓步走到叶玄面前,然后将手中的那由青玄剑幻化的雪莲递给叶玄。

其实,她是有些舍不得的,因为这柄剑可以幻化成她大雪山的至高圣器,而且,比大雪山至高圣器还要强大十倍不止!如果这件超级神器一直在她手中,那她以后在这世间,真的是少有敌手。

叶玄掌心摊开,雪莲飞到叶玄手中,当落在他手中那一瞬间,青玄剑恢复原来模样!他也看到了雪玲珑眼中的不舍,但他自然不会将这剑送给雪玲珑!

雪玲珑犹豫了下,然后道:“师尊还有何吩咐?”

此言一出,场中众人皆愣住。

师尊?

特别是雪玲珑身后的那些强者,更是满脸的惊愕,自己的王竟然认眼前这个少年为师?

叶玄笑道:“你带着你的人随我去天魂神殿吧!”

雪玲珑点头,“好!”

叶玄看向大天尊,“走吧!”

片刻后,众人离去。

一路上,众人神色皆是古怪无比,因为他们发现,雪玲珑对叶玄真的太尊敬了!

她是真的将叶玄当师尊了!

回到天魂神殿后,叶玄直接开始闭关。

小塔内,叶玄脸上满是灿烂笑容,这一次回来,他真的赚大了!

三十九条极品晶矿,加上他原本的,也就是四十二条极品晶矿,除此之外,他还有六条圣脉!

圣脉!

这圣脉产的不是天极晶,而是圣极晶,一枚圣极晶相当于十枚极品天极晶!

而在苦修给他的那盒子内,圣极晶也有两千多万枚!

一位超级强者毕生积蓄,都到他叶玄口袋了!

现在的他,完全不用为钱而愁了!

可以说,只要他愿意,

他完全可以培养出很多个命知境强者,不仅如此,他还可以把这些命知境强者上限提高!

似是想到什么,他来到杨念雪面前,此刻,杨念雪气息已经非常的恐怖,可以说,她现在的气息已丝毫不弱命知境!

见到这一幕,叶玄嘴角微微掀起,过不了多久,老姐就会达到命知了!而且,以杨念雪的实力,她若达到命知,那绝对不是一般的命知境!最重要的是,这可是老姐!

他是知道的,老爹巴不得他惨一点,但是老爹对这老姐的态度可完全不同。

他已经想好了!这老姐就是他叶玄最后的底牌,日后若是遇到不可敌的超级强者,就把老姐搬出来放到面前,老姐有危,老爹你是救还是不救?

就算你不救,那苏姨肯定也会救!他可是知道的,自己那天不怕的老爹对那苏姨是有些忌惮的。

想到这,叶玄嘴角泛起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片刻后,叶玄又来到虚妄的面前,虚妄气息也发生了变化,但她要达到命知境,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而一旦虚妄达到命知,那时,加上他手中的青玄剑,那同阶内,也绝对是少有对手!

过了一会,叶玄离开了小塔。

小塔外,叶玄找来了大天尊与雪玲珑。

殿内,叶玄问,“可有葬玲珑他们下落?”

雪玲珑沉声道:“她与苦菩可能已经被囚!”

叶玄再问,“那他们的势力呢?”

雪玲珑摇头,“现在群龙无首,没有任何动静。”

叶玄眉头微皱,“武庆与那大荒老人为何不直接吞掉他们的实力?”

雪玲珑笑道:“难的!这种势力,一般都留有保命的手段,比如唤祖,他们若是想强行吞掉葬域与苦族,这两个势力必拼死反扑,即使他们胜,最终他们也是惨胜!”

说到这,她似是想到什么,眼瞳骤然一缩,“不对!”

叶玄道:“他们一开始目的并不是苦修的遗迹,因为他们根本无法破解苦修留下来的那些时空,他们最开始的目的就是你们几个势力,也就是说,他们是想吞噬掉你们几个势力的。如你方才所说,他们就算囚禁了你们几个领头的,但是,你们整体力量还在,他们应该是没有那个实力灭掉你们的!除非……”

说着,他脸色沉了下来,“除非他们身后有人!”

身后有人!

大天尊眉头微皱,“有人?”

叶玄点头,“这是我的猜测!他们一开始目的是你们,但后来发现我破解了苦修前辈的时空,于是,他们目标又变成了我!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为何敢对你们下手?”

大天尊沉声道:“我也想不明白!”

而叶玄发现,雪玲珑手突然颤动了起来,不仅如此,她脸色还异常的苍白!

叶玄看着雪玲珑,“你知道?”

雪玲珑颤声道:“不……他们绝对不敢那么做.……”

叶玄眉头微皱,“什么?”

雪玲珑看向叶玄,神色无比的凝重,“其实,在很久很久前,葬域发生过一次危机,那次危机差点毁灭了整个葬域!”

一旁,大天尊眉头微皱,“危机?为何我不知道?”

雪玲珑看了一眼大天尊,“因为太久太久了!”

叶玄有些头疼,直觉告诉他,麻烦事情要来了!

雪玲珑沉声道:“在这片葬域之底,封印着一个极其恐怖的种族:恶族!而封印他们的,正是当年我先祖与那十一位命知境强者,苦修前辈也是其中之一!”

闻言,叶玄眉头皱起,他想起了当日在大殿内苦修说的话了!

苦修说他是被杀死的!

难道就是被这什么恶族杀的?

似是想到什么,叶玄脸色微变,“你是说,武庆他们勾结了恶族?”

雪玲珑脸色无比难看,“我就怕这点!”

叶玄直接站了起来,“玲珑,你们先祖当年为何不直接灭了这什么恶族,而是封印,留下这么一个大祸患?”

雪玲珑苦笑,“不是不想灭,而是根本灭不了!即使当年先祖聚集了无数超级强者,依旧灭不了恶族,只能击退他们,然后利用特殊

的时空将他们封印在那荒原地底,不让他们出世!”

叶玄突然道:“两位,我要回女子学院了!”

说完,他起身就走!

两人楞住,这时,雪玲珑道:“师尊,你知道当初先祖为何聚集那么多强者与恶族大战吗?”

叶玄看向雪玲珑,淡声道:“跟我没有关系,我不想掺和这些事情,更不想去与恶族为敌,毕竟,人家也没有来搞我!”

雪玲珑直视叶玄,“因为资源!当年恶族想霸占整个葬域的所有资源,所以才有了后来那场大战,而师尊您现在身上有至少六条圣脉,四十多条极品晶矿……你觉得恶族出来后,会放弃你手中这些资源吗?最重要的是你手中这柄剑,现在葬域没有恶族的身影,很显然,他们还没有破解先祖他们留下的封印,但是,你手中的剑能够轻易破掉苦修前辈的时空.……如果我没猜错,现在恶族应该已经盯上你了!他们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得到你身上的剑!”

叶玄有些脑壳疼!

打架?

他是真的打累了!

现在的他,就想每天修炼一下,然后到处找一下什么遗迹,多得一些传承。

这些恩恩怨怨,他不想掺和!

但是他也知道,他没有青儿他们的实力,他做不到无视一切。如玲珑所说,他就算不想找麻烦,但不代表麻烦不来找他!除非他放弃身上所有神物!

就在这时,殿外突然响起脚步声,很清脆,也很近。

随着这道脚步声的响起,殿内三人脸色皆是色变!

是谁到来?竟然走到门口,他们才发现!

三人看向大殿门口,那里,一名青年男子缓步走了进来。

青年男子很年轻,与叶玄年纪差不多,穿着一件白色长袍,一尘不染,真的是太干净了!

他站在那里,仿佛这个世界都是脏的!

这时,一旁的雪玲珑眼瞳骤然一缩,“你……你是恶族的!”

青年男子微微一笑,很儒雅,他看向雪玲珑,“想来阁下就是当年击败了我族族长雪山王的后裔了!”

雪玲珑死死盯着青年男子,眼中满是戒备之色,“你恶族已经破了所有封印?”

青年男子摇头,“暂时还没有!你先祖很强,最重要的是,他还用了一件非常强大的神器!”

说到这,他看向叶玄,微微一笑,“想来您就是叶公子了!”

叶玄点头,心中也是暗暗戒备,手中的青玄剑更是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出鞘!

青年男子走到叶玄面前,叶玄心中暗暗戒备,这男子的实力,他看不透。

青年男子微微一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古愁,现任恶族族长!”

恶族族长!

叶玄眼皮一跳,妈的,这是个族长!

古愁看着叶玄,笑道:“叶公子,听闻你手中有一柄神剑,是时空的克星,不知叶公子可愿用此剑相助我族?”

雪玲珑突然道:“不行!”

古愁没有理雪玲珑,而是看向叶玄,“若叶公子愿意相助,我族愿奉上三十座圣脉,一百座极品晶矿,外加一亿枚圣极晶!”

闻言,殿内三人都愣住了!

叶玄看了一眼古愁,“我能感觉得出来,你的实力远在我们三人之人,你若是强抢,我们应该抵挡不住你,对吧?”

古愁点头,“是的!”

叶玄有些不解,“那你为何不强抢,而是给出这么丰厚的报酬?”

古愁想了想,然后道:“因为我怕!”

怕?

叶玄楞了楞,然后道:“你怕什么?”

古愁看着叶玄,笑道:“我一对叶公子有杀念,我就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危险,我感受不到这股危险来自何处,也曾推测过,但一无所获!我只知道,我若杀了叶公子,我与我族,皆有灭顶之灾。所以,并非我不想杀叶公子你,而是我不想冒这个险!再者,叶公子与我族也无恩怨,我没有理由非杀你不可!”

叶玄三人:“.……”

这时,小塔的声音突然响起,“这才是货真价实的命知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