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故土

世间万物,难逃时间。

而自己这枚先天灵果……其实也不例外。

花开花落,叶不长青。

果实成熟之后,迎来的便只有凋落。

人类,妖灵,终其一生,亦是如此。

“生死秘纹大成之后……我的时间或许也不多了。”

仙缘果神色恍惚,摩挲银色秘纹,喃喃道:“若这些生死道纹对你有用,便在合适时机,将我吃下吧。”

宁奕沉默下来,却是久久无言。

他没法说谎,说这些生死道纹,对自己无用,他其实一点也不在乎。

这是无数世人梦中垂涎,为之癫狂的宝物!

“比起生死道纹,我更在乎这座龙宫所经历的真相……”宁奕轻声道:“还有,五百年前阿宁在这所做的事情。”

“你之前说,她还养了第二只宠兽?”

宁奕回想仙缘果的话。

阿宁从黄金城内带出了一枚袖珍龛盒,黑雾缭绕,露出一双雪白眼瞳?

“不错。”先天灵果摩挲下巴,努力回想着当初的记忆片段,不太确定道:“那枚龛盒,我也就见过几次……可以肯定是从黄金城带出来的。”

“那是什么样的妖灵?”

“黑雾缭绕……看不清楚。”仙缘果双眼一亮,道:“想起来了!当时我隐约觉得,龛盒内有两股神秘力量,互相拉扯,极其可怖。一股力量不断切割撕裂,要将龛盒摧毁,而另外一股力量,则是形成对抗,似乎是从那龛盒深处,幼妖腹中传出,宛若旋涡,吞噬一切。”

“我若记得没错,那未启灵的小妖,盯着我,若不是有阿宁在,她会一口把我吞掉。”

说到这,他打了个寒颤。

而宁奕,也猜到了龛盒内那黑雾缭绕的小妖,乃是何许人也。

他打了个弹指,肩头一缕华光掠出,从青灿光芒之中徐徐飘掠出一枚墨色竹简,荡漾涟漪。

离字卷!

看到这枚古卷,仙缘果惊呼起来。

“当时龛盒之中,便是这股撕裂之力!”

宁奕再度弹指,墨色光华荡散,离字卷重新归位神海之中。

“龛盒内那头未启灵的妖兽……是饕餮。”

宁奕轻声道:“饕餮本身有着吞噬一切的欲望,与生俱来的天赋,使得她能够与离字卷形成抗衡。”

怪不得,自己第一次见到黑槿。

她便拥有了“离字卷”这卷天书。

阿宁在龛盒内放置了“离字卷”,在万物枯竭的龙宫内,饕餮之所以没有被饿死,便是因为源源不断吞噬着离字卷的神力。

宁奕露出了恍然大悟的微妙神色。

有点意思……离字卷分离万物,饕餮吞食一切。

吃进去,拆解开。

形成了一个闭合的……圆。

“阿宁走后,龙宫还来过人吗?”宁奕问道。

“我在南方朱雀供奉大殿,目力有限。”

仙缘果摇了摇头,道:“或许来过……或许没有……这五百年,除了阿宁和那位燃烧如大日的男人,再也没人来过我所在的殿堂。”

“不……还有人来过这里。”

宁奕轻声喃喃,念出了那位存在。

“灞都老城主!”

宁奕眼神炽亮,道:“他带出了黑槿,带出了离字卷……而且,火凤还多了一副先天灵宝,

天凰翼。”

虽然不可思议,但也在情理之中。

两座天下,最精通卦算之术的,便是这位老人。

或许是算到了龙宫真正出世的造化与自己无关……他提前窃取了这座海底古城的遗藏!

如今这位灞都老城主,撑抬巍峨古城,被白帝镇压在大渊之内,无法得见天日。

“这么一算……这里,便是黑槿的故土。”

宁奕神色一变,连忙以魂念浸入空之卷内。

整座龙绡宫白银城,再度放大。

……

……

“这里有阵纹,不可触碰。”

“东南挂角,杀阵避让。”

“巽十二,杀阵……”

“正前方,杀阵……”

女子清冷的声音,在幽长的青铜大殿内响起。

在漆黑古城内,荡漾出粼粼回音。

披着黑金大袍,杵着手杖的中年男人,缓步前行,神色带着欣赏,端详前方指引方向的黑发年轻女子背影。

埋满杀阵的龙绡宫,迄今为止,一路畅通无阻,没有触发一处杀阵阵纹!

即便自己实力足够应付这些阵纹……但平安前行,能保全全部实力,便是最好的情况。

看来火凤的提议很对。

此行带着黑槿,带得是妙极了。

随行在后的姜麟,抬眼望着那巍峨古殿,虽然行路速度不快,但因没有触发阵纹之故,其实已经走得极快。

他感叹问道:“这么多的杀阵……你难道都记得?”

黑槿顿了顿足。

她沉默了一小会,似乎是在思考,声音带着惘然。

“我……不知道。”

报出这些阵纹,没有一丝一毫思考,犹豫。

这早就成为了本能。

过往支离破碎的记忆,似乎在很久之前,便烙刻在她的魂海之中,伴随着她的生长,与她的血,与她的骨,融合在了一起。

破碎的记忆,在踏入龙绡宫后,竟然有了复苏的迹象。

她时而恍惚,觉得自己行路颠簸,似乎是被人放置在一个逼仄龛盒之内豢养,那人带着自己游历死寂龙宫,将一处处阵纹,不厌其烦说给自己听……看着一处处陌生又熟悉的布置。

万年以来,这里没有一丝一毫变化。

而她……则作为一个“失忆人”,重新回到了这里。

“我似乎睡了很久,很久……”黑槿声音有些困倦,道:“师尊将我带出倒悬海,我从长梦中醒来,看到了太阳,那是我平生第一次见到浩荡日光,在那之前,我一直栖息在黑暗中。”

女子回头望去。

巨大古城齿轮转动,莲花花瓣缓慢挪移。

海水咬合之后挤压出低沉沙哑的轰鸣,思绪刹那被拽到了数百年前。

有人抱着自己,站在古城尽头,看青铜花瓣轮转。

“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座龙宫……有很多很多的青铜殿,多到数不过来。”黑槿恍惚报出了一个数字。

那女子的声音,在脑海里萦绕。

“一千零……二十四。”

火凤,姜麟,纷纷吃了一惊。

即便是气度从容的龙皇,也皱起眉头。

一千零二十四座青铜殿,作为入口,进行轮转……这是何等惊天手笔?

火凤不解道:“修筑这么多青铜殿,这是要

做什么?”

黑槿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她没有对我说。”

“‘他’?”姜麟挑起眉,捕捉到了这个字眼。

他……她是谁?

“什么都记不起来了……”黑槿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或许再往前走……我能想起来更多。”

穿越虚幻光幕。

齿轮不再咬合,青铜大殿组成的莲花花瓣,像是坍塌的天梯,在背后倾垮,再回头望去,便只剩下刺目耀眼的白色……四人面前是一座不再华美但依旧巍峨的白银古城。

也正是在这时,破碎的记忆,再度涌入黑槿魂海之中。

……

……

黑槿闭目,站在原地,整整一炷香时辰。

龙皇心平气和摆了摆手,示意姜麟和火凤不要打扰,他独自一人,站在原地,远眺白银城隐约缥缈的破碎楼阁。

以他实力,足以横行这座古城。

龙皇知道……在路上走走停停,帮助黑槿恢复记忆,前前后后耽搁了不少时间,在这个关头,白亘很有可能已经先自己一步,来到这座白银古城,甚至还搜刮到一些机缘了。

但……他并不心急。

依旧气定神闲,站在白银城前,宛若一尊石塑。

仿佛黑槿在这回忆中停滞一日,一周,一个月,他都会等下去,并且不为所动。

姜麟的静气功夫稍稍差了一些。

快到一炷香时,他传音给火凤,道:“师兄……这白银城内,似乎有人已经先行抵达了。”

火凤轻轻嗯了一声,“不急。大造化前必有大危险。按黑槿所说的龙宫构造……最大的造化,应该是在核心城中。在那之前,她回忆起的细节越多,越对我们有利。”

姜麟点了点头,明白了师兄意思。

除自己一行人外,最少还有两拨人马……人族和东妖域,抢占先机,在白银城取造化,拿机缘,都需要消耗力量。

自己这边有黑槿,保存实力,至少能保全核心城造化的争抢。

好在,一炷香时辰后,黑槿便幽幽醒来。

她的神色有些苍白,似乎是做了一场噩梦……眼神很是憔悴。

无人知晓。

她在这一炷香,究竟在魂海内看到起了什么。

“南方,朱雀供奉大殿,师兄……”

醒来之后的黑槿,神色焦急,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报出这么一个方位。

“有大造化,越快越好!”

火凤掀动天凰翼,裹挟几人,掠至白银殿前。

姜麟心头一颤。

来晚了……

入目已是一片狼藉。

雷劫阵纹,滚滚地火,交杂反复,将本就破碎不堪的朱雀供奉台,彻底劈砍燃烧成为废墟。

黑袍皇帝神情还算平静,幽幽道:“有人来过了……孔雀,紫凰,人族剑修,还有白亘。”

说明这还真是一个大造化。

看来自己缘悭一面啊……龙皇颇有兴趣望向黑槿,笑着问道:“你可知此殿之中,有何等造化?”

接下来,黑槿开口的话,让龙皇原本的神色,不再淡定。

“此殿中,摆放着一枚……本该置于黄金城最深处的先天灵果!”

“若能吞服,便可浸入万载岁月,亲身体悟生死大道。”

“换而言之……这是一枚,仙缘之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