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1章 好矛盾!

不挑食就和随便什么都行是同一个答案,偏偏这是最难选择的问题。确实,她家小姐是一点不娇气,也不挑食。

戴了厚厚滤镜的李婶赫然忘了单一种姜汤,她为何搞出多少种花样?见关平安催她先吃饭,更是乐得差点连眼睛都找不着。

不提李婶心里是怎么个高兴法,关平安是知道此刻她本人要是还未用餐完毕,他们几人就会一直等她吃完再上桌。

她对一起上桌的行为倒是没多少在意,但这些规矩是家里传下来的,除了找借口让他们快用餐,其他的说了也没用。

她家这样的情况还好,就她见过的查理家那个规矩才是大的。当主人的在用餐,管家就一直在边上从头到尾伺候着。

比那什么奴隶社会呀封建社会的还封建,最起码她爷爷就餐时就从来不用仁爷爷在边上候着,更别说她爹了。

可就是如此,说实话,从好不容易适应了农家生活又一下子回到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有时都不由得不让恍惚。

这日子过得,到底是进步了,还是退步呢?尽这些方面便,就好像和梅爷爷教的很多观念有冲突来着。

想不透,或者说根本不敢往深处想的关平安默默地看着壁炉炉膛内的火苗片刻之后就果断甩了甩头站起身。

不管哪一种观念,首先她要做得居安思危就对了。有命在才什么都好说,要连安全隐患,还谈何理想。

我命由我不由天,天欲灭我我灭天;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好矛盾!唉……要先见见爹爹才行啊。

一楼书房的书架上又多了不少各类书籍。关平安随意从中拿起了一本书翻开,书页上就满是用笔作的注释。

看这笔迹就毫无疑问的齐景年所作的注释。其上面的内容,她能看懂,却仅仅只是看懂而已,反而连贯不起来。

要不是每页几乎都标有注解,她居然一下子无法将知识点拓展延伸开来,要知道她在工科这块上也不弱的。

难得今晚夜间无下雪,齐景年连同关天佑这一行人回来时就有些晚了,堪堪赶在十一点之前抵达家门。

令齐景年不安的是听到车子开进来的动静,以关关的耳力,他居然一直未见到她人影子出现一下下。

他自认还是相当了然他媳妇儿。只要在确保他安全的情况,关关是不喜欢常打他手提电话或者传呼机。

可要是听到动静,哪怕就是人在楼上,她都会往窗口先看一下。更别说楼上灯都关着,难道今晚没在家?

“不是,饭后在壁炉前面歇了会就进了书房。半个小时之前我还刚进书房见她拿着把尺子在画图稿。”

听吉祥这么一说,不单齐景年,就连关天佑也认为关平安又在画什么首饰图或者玩具图稿画入迷了。

一时,俩人皆无想去书房打扰她之意,一前一后往壁炉的那块区域走去,默契地想先去那边坐会儿等着一起用宵夜。

“今天搬东西还顺利吧?”

“挺顺利的,有好多人帮忙了。对了,少爷,等你明天回校可能也会遇上你有同学想存些东西在我们这边。”

关天佑点了点头。这不是大问题,大家都是同学,只要各自安排妥当,他家就是专门腾出空房间摆放也没什么。

前面齐景年人还未走近已经眼尖的一眼瞟见壁炉附近圣诞树周围一块空地上堆了不少大大小小的盒子。

“哟,这是收到礼物了?”关天佑失笑摇头,“只怕光拆盒子就废了不少时间吧,安安都回礼了?”

就怕关关收到礼物生怕烫着似的小样儿,既然盒子拆开就说明差不多已给出了回礼,否则,有还未回礼的,也不多。

“是的,就剩下那几份另外放在茶几上还未回礼。这还是因为临上车了,有几位男生塞到车上,当时来不及回礼。”

关天佑意味深长地瞧了瞧哥们。这一下子醋坛子该又要翻了吧?瞅瞅那眼刀子飞在盒子上面的凶神恶煞样儿!

吉祥停顿了下,到底还是挺怵齐景年的,“只不过小姐说了这几份回礼等你们明天回校搬东西再一起给了。”

关天佑无语地虚指点了点她。这个没眼力劲儿的傻丫头,你家少爷我就在这儿站在,你慢点说有何不可!

吉祥调皮地抱了个双拳,见她家少爷大方地挥了挥手,她赶紧麻溜儿撤走。没法子,实在惹不起啊~

“小姐,少爷和姑爷回来了。”吉祥站在会议桌前面,好不容易逮着了关平安停下手,“就等你吃宵夜。”

关平安抬头瞥她一眼,点点头放下手中笔和尺子,“这些东西就先这么摆着,不忙着整理,走吧。”

“是。我记得这些都是姑爷平时看的书吧?”

“没错。”关平安边扭了扭脖子活动着俩隔壁,边朝门口走去,“你看了大伟他们回来表情如何了没有?”

“和平时差不多,没见有何异常。脚下靴子靴面上还是干净的,没见湿了或有泥巴,也没见谁先进厨房。”

“没冻傻了连笑也笑不出来?”关平安好笑摇头,“下回观察人先别忙着看靴子,冬天了看谁先进洗手间。”

吉祥一点就通,可不就是冬天了在外不方便那个什么来着,她立即捂嘴,“还有呢,还有要观察什么?”

“在这方面,你应该才是专业的才对,否则该要回去深造了。”关平安开玩笑似的点了一句,拉开了房门。

“下次我会注意的。”

“没什么。让你对上他们,是有些为难你。你平时成绩一准不如他们几个对吧,难怪不乐意看书学习。”

“小姐~~”

“少来,你现在就是喊我大姐也没用。给你一个任务,在明年暑假之前,财务报表这一块你一定要会看。

这个‘看’不是指用眼睛看数据就行,你还得用‘心’去分析。换你来的话,你又该如何给我一份完美报表。”

“是。”

“要是忙不过来的话,你可以挑个助手帮你处理琐碎事。但该要学的还是得学,你可是我左右手,加油。”

吉祥如同被打了鸡血,紧握着双手先道了一声好,再道:“死就死吧,不就是听课看书学习,没什么大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