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9章 没说在哪儿?

要不是就连苏西也与她们俩人一致点头不准先拆开盒子,关平安差点要忍不住当场先“瞅一瞅”盒内有何物。

要真等到圣诞节那一天再打开?

不可能的!

关平安就自认做不到。

万一她收到的礼物和给出去的礼物之间价值悬殊过大,她吃亏还没什么,否则肯定是要接着新年礼物补救一二。

不是她瞎讲究,而是想要长久来往的话,那就不能“收入的手软”,更不能让她人觉得她本质上就喜欢爱占便宜。

况且,她为劳拉准备的可就只是一份与爱丽丝她们相同大红色,却在款式上略有不同的绸缎肚兜而已。

就连给惠子的,她就是知道对方喜欢茶叶,却也不敢给出小葫芦出的产品,而是只给了手上收藏的两罐茶叶。

当然,能被她收藏的茶叶就是其品质上比不上小葫芦出产的好茶,但也是属于精品档次的冻顶乌龙茶。

这也是没法子,因为这妞不出手则矣,一出手就没什么差东西送人,几乎和劳拉一个德性,就她和苏西是正常人。

只不过此时此刻她还得要先准备好之前收到的那些礼物回礼才行。要不然,明后天只怕就要找不着人了。

关平安的速度很快,将收到的大大小小盒子以及带回来的背包行李袋等物全部搬回卧室,那三人还没搬完。

但不代表着再回礼之前她就能比她们三人速度更快,毕竟劳拉三人一准是提前就准备好了礼物就等她一起回礼。

这一点认识,关平安还是心知肚明的。要不是昨晚有客人上门扰乱心绪,她自认回想一遍就早已准备好。

嗯,她就是这么自信的~拆着未拆完的小盒子,关平安咯咯直笑着,边手脚麻利地依葫芦画瓢掏东西换上。

一时顾不上寻思惠子和劳拉,包括苏西给的礼物究竟是何物。原本按理来说西方人和东方人接人待物是有所差别的。

在正常情况之下收到礼物?如果是东方人互相赠送礼物的话是不会当着送礼物的当事人打开,这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而西方人却不会,他们就喜欢当面拆开礼物,然后表示自己对这个礼物非常的喜欢,送礼物的人呢,也会非常的高兴。

可被惠子刚刚那么一打岔,加上劳拉和惠子又点头,她倒是不好再随乡入俗。等关平安准备好其他人的回礼,又一起去送了回礼归来?

结果这么一耽误,就连吉祥都已经按约开车抵达学校。一帮人又开始忙着搬她和劳拉附带一部分汉克的行李物品下楼。

偏偏这搬运途中还有过来搭把手的女生也有意将自己的东西寄存在她家。不答应?刚收了礼物呢。

没法子,关平安只好让她们赶紧回去先各自去打包好并且做上记号,免得到时候有东西乱了说不清楚。

当然,后面一句话,她是绝对不会说出口。她话说的可漂亮了,听得连惠子都心动要不要也往关家搬些过去。

被无语的关平安捶了一下,她这才老实下来。尽瞎凑热闹,你家在后弯儿的豪宅就容不下你那点子东西了!

“小姐,你那些女同学真有意思。”开车到了家门口,吉祥想想又忍不住笑出声,“就连你那些男同学也很有意思。”

关平安知道她后面这句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想说她上车的时候有男同学还往车上不是塞苹果就塞小盒子来着嘛。

“这就不懂了吧?俗话说的好,‘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这不,往常你们送吃送喝的回报来了。”

“是这样嘛?”吉祥解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侧头调侃道,“我怎么觉得是有人想撬姑爷墙角来着?”

“去去去!”这可不能乱开玩笑的,你家姑爷小气着呢。“他们一个个跟我哥关系好,就当我是妹妹来着。

真的,在你们眼里我自然是哪哪都好,可在他们西方人眼里,像爱丽丝那样的才叫漂亮,才叫有魅力。”

“没眼光!”

“对!”关平安忍俊不禁乐出声,“快下车,李伯他们出来了。同样的,你觉得爱丽丝和莫莉谁漂亮?”

“都不漂亮。”

你就嘴硬吧!

关平安跳下车站在地上失笑摇头。

有些事情,她不是不懂,是不想懂,就如莫莉的身材就十分撩人。不然,她也不能让本投入她怀抱不是。

男人嘛,嘴上说着好听。爱情来了,挡也挡不住,可事实上?只不过是背叛的代价能不能承担而已。

当然,她要是将这些结论套在穆休身上的话,目前来说确实有失公平,但何曾不是他先有执念在心。

爱她吗?

爱的,这一点骗不了人。可要是今生彼此并未朝夕相处过,就现在突然偶遇,谁敢保证是爱还是执念。

扪心自问,就她?她就做不到对谁一见钟情。自杀又自救的人谁敢下第二刀?活着可比什么爱呀情的来得更实在。

如今啊,悔不该当初,她就是被他温水煮青蛙似的煮着煮着上了心。舍不得,丢不得,还为他操心个要命!

瞅瞅~天快黑了,居然还没回来!也不知下午和她哥一起去了哪儿,要真是去一趟俱乐部,早就该回来了。

关平安瞟了眼西侧院子车库前面停着的爱德华那辆车子,收回了目光。人家都回来了,你还在工作室?

瞧把你给能的!这个时间点就是和我哥特意避到哪里去打电话,地球的另一半还是凌晨四五点钟呢。

“一个小时前姑爷打电话回来让你先吃,说他和少爷要晚点才回来。有大伟他们在身边,让你不要担心。”

李婶端着一个托盘快步出了厨房还没多走几步,一个拐弯就见关平安进来不等她开口就先传了话。

关平安点了点头,这次她非常自觉,并未等吉祥上前端起姜汤就先自己上手,边问道:“没说在哪儿?”

“能听得出是用手提电话打回电话,动静周围很安静,不像是去哪里玩,身边也没其他人说话声。”

这不是答案……关平安盯着李婶炯炯有神的目光,先如她所愿喝了一口之后,笑了。她又不是小孩子来着。

“再喝一口,我故意放少了姜。”

不!

明年她是一准不许再种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