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2章 黑豹出现

荷鲁斯在得到林锐的命令之后,立刻动身去办事。两个小时之后,在一个佣兵中间人的牵线之下。他们见到了萨姆菲尔德。

萨姆菲尔德头上缠着头巾,穿着一件沙色的迷彩服。因为他的一只左眼受过伤,所以经常在脸上带着一副墨镜。

“瑞克先生,久闻大名。不过我也是奇怪,像你们这种做大生意的,怎么会突然找上我?”萨姆菲尔德笑着向林锐伸出了手。

林锐却没有跟他握手,只是看着他道,“塔萨默路的那件事,是不是你或者你手下的人办的?”

萨姆菲尔德的脸色变化了一下,随即微微一笑,“瑞克,大家都是做这一行的。你应该知道规矩。帮雇主保密,是行规。我觉得我们还是都别坏了规矩,直接说你找我有什么事?

如果价钱合适的话,我就接了。除此之外,和生意有关的事情我一概不会谈。”

“跟恐怖分子合作也能叫做是生意?”林锐看着对方。

“什么意思?你找我不是因为有生意要做,而是来拷问我的吗?”萨姆菲尔德冷笑道,“我知道你们实力雄厚,不是我这样的小雇佣兵团体可以相比的。

但规矩就是规矩,永远也别忘了,我们这个行业是有规矩的。所以你也不用从我嘴里套消息,有什么事我们就直说吧。”

“我再问一遍,塔萨默路的事情是不是你们做的?故主是谁,怎么找到他们?如果你不知道他们的下落,就告诉我是谁联系你们的。”林锐死死盯着萨姆费尔德。

萨姆菲尔德终于忍不住了,他站起身来道,“我以为你是来找我谈生意的,所以才会来。如果你找我是有其他目的,那么不好意思,我什么都不知道。”

“想走,恐怕没那么容易。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了,你哪里都别想去。”刀把脸挡在了他的身前。

“瑞克,你们这是要仗势欺人。你想坏了规矩,也得想逼着我坏规矩吗?”萨姆菲尔德厉声道。

“既然有胆做,就别怕认。你选择告诉我,或者是告诉摩洛哥宪兵安全部队的人。

我对你们还算是客气,摩洛哥皇家宪兵安全部队可不会这样,他们这一次损失惨重,正想找人发火。告诉我,你的雇主是谁?是不是威弗列德·瑞利?”林锐紧紧盯着萨姆菲尔德。

“好吧,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事情是我手下的弟兄做的,但是我一开始并不知情。

否则的话,我不会同意的。我虽然不怕摩洛哥人,但也真犯不着为了一点钱去得罪他们。

我手下的一个弟兄收了别人的钱,干了这趟活儿。但是我不能把他交给你,出卖手下弟兄的事我不能干。”萨姆菲尔德摇摇头。

“雇主是不是威弗列德·瑞利,怎么找到他?”林锐继续问道。

“雇主是谁不清楚,他们也是通过中间人联系上的。你也知道做我们这行,很多生意都是通过中间人介绍。所以我真的不知道,这次行动是针对摩洛哥宪兵安全部队。

我也是在事后才听说的。如果我知道这件事的话,就绝对不会赞成。在摩洛哥境内,对他们的安全部队动手,这简直是疯了。”萨姆菲尔德摇摇头。

“怎么找到那个帮你们牵线的中间人?”精算师问道。

“这个人你们应该认识。他跟你们也有一定的联系,我听说你们曾经一起共事过。黑豹古雷听说过吗?”萨姆菲尔德看着林锐反问道。

“黑豹古雷?你是说他也在摩洛哥?”林锐突然一惊。

“当然。他以前可是这个行业响当当的大佬之一。由他做中间人介绍的生意,我手下的弟兄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临时才发现,他们要对付的居然是摩洛哥安全部队。不过反悔也已经晚了,所以他们就干了。”萨姆菲尔德摇摇头,“你知道这笔生意,给我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吗?

我现在不得不跑路了,摩洛哥皇家宪兵不会放过我。我之所以听说有生意就急着赶来,就是想临走之前再捞一票。

好给弟兄们准备一笔遣散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弄来弄去还是上了你们的套,你就直接说怎么办吧?”萨姆菲尔德坐在椅子上,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黑豹古雷来了摩洛哥,他是什么时候到的?目前他待在哪里,怎么找到他?”林锐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这我就不清楚了。事成之后他就走了,再说是他主动找的我们,又不是我们去找的他。”萨姆菲尔德摇摇头。

“黑豹古雷,这事怎么处理?”快马转过头看着林锐。

“这恐怕是一个重要线索。之前我们得到的所有情报,使恐怖分子成立了六个袭击小组。这六个小组之间彼此没有任何联系,也没有直接的上级。

只是在卡萨布兰卡的临时集会地点开了一个会,然后就各自奔向自己的目标。

我一直觉得这样的模式,肯定存在什么问题,那一群恐怖分子各自为战,缺乏有效的指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秘社大公是一个非常注重效率的人,他不可能不知道这种情况效率低下。

现在看来我们都错了,六个行动小组虽然各自为战,但在他们的上面还有一个直接领导者。那就是黑豹古雷。

而黑豹古雷一直在暗中关注着一切,之前那几个小组被抓获,完全是因为他鞭长莫及。

而这一次,我们抓获了亚伯拉罕之后,他们就立刻做出了反应,动用最后一组人马,加上萨默菲尔德的雇佣兵,完成了一次高效伏击。重新夺回了两枚炸弹。”林锐自言自语的道。

精算师将岸也点点头,“原来在黑岛公司的时候,黑豹古雷就是专门负责公司的各种外部关系。

因为他身份特殊,曾经是一位非洲王族后裔,所以此人在非洲的关系网络非常庞大。

这样一来的话就全部对上了。所以即便事发突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也能找到萨默菲尔德手下的佣兵,完成这次袭击。

威弗列德·瑞利肯定也是完全听命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