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0章 父母重生

裴君临多想钻进父母的怀里,大哭一场,但是他却不能真的这么做。失而复得的亲情让裴君临内心充满了惊喜的温暖,但是也让裴君临的内心生出了更多的惆怅。

从父母身上裴君临,不由得想起了爱情王子琼,和自己的小姨子王子瑜以及其他朋友。这些曾经欢乐在一起的朋友们,他们如今散落在天涯,死的死伤的伤,有的完全已经找不到踪迹了。

虽然裴君临想要努力发掘它们存在的意义,但是这个世界上不断的被时间给侵蚀,无时无刻不在忘掉一些人。

没有人能够与世长存,就算是远古的圣人,随着他们的生命渐渐的衰落,也会消失的远古长河之中,只有成为大能级别的人物才能够更古长存,皓月当空。

修真界的大能,一切都是一场空。大能级别的人物,参透阴阳生死,懂得日月循环的道理。

辞别了父母的裴君临走在大街上,他在思考一些事情,比如这个世界的真实性,这次来到地球上,裴君临甚至怀疑这个世界已经被人为的修改了,一些儿时的记忆,已经完完全全找不到很久。

而且这次裴君临来到地球上,也发现了地球的另外一个身份,她也此时才终于明白当初那金色的马蛇为什么会选择将地球强行拽到这片区域。

如果说之前,裴君临的眼中,地球就是一个普通的星球,但是现在他已经完全不这么想了。地球所在的大小千世界,只是大千世界的一个投影。

为大千世界的投影,其实要从很多方面才能说清楚,比如,地球所在的星空会出现无数的星球,这些星球在大千世界里就是没有的。

这个问题一开始裴君临也不明白,更是无法解释。后来裴君临才发现,其实这件事情还是能够解释清楚。

比如这小千世界的万千星球,他们其实就是大千世界命星的投影。清楚了这个最为关键的问题,也让裴君临瞬间通透,想明白了很多问题,不过现在这些问题在裴君临面前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问题仍旧缠绕的裴君临,让她无法想明白。

地球曾经是裴君临魂牵梦萦的地方,但是现在真正回到了地球上,却让裴君临割舍不下的还是大千世界。

也许你曾经听到过一句话,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真正的宇宙,那就是大千世界。所谓的万千位面,三千世界,其实都是大千世界的投影,或者说是一个个小世界。

裴君临之所以向往大千世界,第一是因为大千世界,精彩纷呈,就好像是一个真正的世界。其实还有第二个原因,那就是大千世界有裴君临牵挂的人,比如王子琼,云瑶等等。

但是现在还在裴君临面前最困难的问题就是怎么通过地球上面的空间位面屏障,直接跳往大千世界,这才是摆在裴君临面前最为困难的问题。

与你曾经在地球上生存了很长的时间,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关于地球的一些秘密,在地球上在裴君临看来最为神秘的地方就是那昆仑山,所以这次裴君临打算再上昆仑山去找到一些问题的答案。

在这之前,裴君临打算先找到云瑶。

巍峨的昆仑山,皑皑的白雪,这已经不是裴君临第一次来到昆仑山上了。当年地球遭遇末日,遭到外族围攻的时候,裴君临就曾经登上昆仑山,去寻找一些解决的办法,最终在昆仑身上揭示了大黑牛和大黑驴一帮朋友。

只是在后来,众人冲入星空和外族决战,以至于对心完完全全被冲淡了许多老朋友老相识,在裴君临这里已经失去了消息。

“我曾经来过这片区域,这是我的家乡,对于昆仑山我很熟悉,一旦进入昆仑山一级就会被神力笼罩,根本无法进行飞行,所以要想直接飞入昆仑山,这不可能。”裴君临一边带着两女在雪山上跋涉,一边给两人解释。

云瑶温柔的陪在裴君临的身边很少提出问题,反倒是罗燕,是不是想裴君临问出一些让裴君临难以回答的问题。

“你的家乡很神秘,咱们要想回到大千世界,还必须要从这里找到一些突破口,那么你认为这昆仑山上,到底有多少可能性通往神秘的天外?”罗燕在面对裴君临的时候侃侃而谈,是不是提出一些针对性很强的问题。

这些问题可不全都是裴君临能够回答他,甚至有些问题连裴君临连自己都不懂。毕竟隔行如隔山,罗燕懂得的东西裴君临不一定,是裴君临懂得的东西,也根本不会理解。

当三人的脚步进入到昆仑山的半山腰的时候,省立陇照了下来,瞬间感觉到浑身法力运转不停,只能依靠肉身继续往上走。

不过这一次裴君临又遇到了一些新的问题,比如在昆仑山上的神力变得比之前要沉重许多。普通人走在这片区域已经达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就算以你现在的修炼境界,走在这中卫的大道上仍然感觉十分的吃力。

昆仑上的万妖宫绝对有一些变化的,裴君临很快就带着两女来到了万妖宫,昔日喧闹的万妖宫如今已变得落寞无比,裴君临走遍整个万妖宫,却没有见到任何人类的踪迹,甚至连一些妖族的气息都没有。

裴君临看到这荒凉破败的一幕幕心情有些压抑,毕竟当年的万妖宫欢声笑语,言犹在耳,但是再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变得一片荒芜,残垣断壁。

房间屋后已经全部被裴君临查看过了一遍,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也就是说当年万妖宫的妖王离开这里的时候,并不是被人强迫着离开的。

这其中可能有一些原因,但是裴君临现在已经无法查找到其中的一些蛛丝马迹了。昆仑山的万妖宫已经荒废了,就给了裴君临内心沉重的一击,他继续往上去走去探查,这是裴君临心中唯一坚定的信念。

在整个地球上要说裴君临从来没有探索过从来没有到达过的地方,那自然是昆仑山上最为神秘的昆仑山。

那是整个昆仑群山最高的地方,也是隐藏的,群山之中最为圣洁的地方。一片白白的雪山笼罩下来,使得昆仑身上看起来圣洁无比,太阳初升的时候一头淡淡的金色阳光,光芒的照耀下更加显得圣洁和肃穆!

“再往上走的话,这是你的牙齿,已经不是寻常人能够忍受的了,我每走一步都感觉浑身的骨头都散架了。”一路上罗娟不断的抱怨走得很是艰难,裴君临看了云瑶一眼,发现云瑶虽然走得很轻松,但是鼻尖已经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裴君临这才明白,原来云瑶和罗燕一样,都受到了强大的压力,两个女生走在这样的山路上不可谓不辛苦。

裴君临尝试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和身体活动了一下,这才发现,就算这里胜利压制的厉害,但是他却恍然未觉。

也就是在这昆仑山上,唯一没有受到神压制的人就是他裴君临。昆仑山下的胜利裴君临能够感觉到,但是如今却井水不犯河水,这不得不让裴君临内心生出了几分异样,我很快裴君临就猜到了其中的原因,那就是自己现如今的身份,已经完全不同了。

“我是真的走不动了,云瑶妹妹你如果想往前走的话,我劝你也要量力而行。”罗燕站在路旁大口的喘息,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再坚持一下吧,毕竟咱们要想登上昆仑山的山顶,就必须要付出一些代价。我有一种预感,咱们要找的地方应该就在这昆仑山的某个地方,不是在山顶,而是在其他的一些地方。”云瑶的态度十分笃定。

裴君临不等量与反应,伸手一抓直接将两人抱在了怀中,那云瑶稍微挣扎了一下,就用手环住了裴君临的脖子显得十分轻松和自然。

相反倒是罗燕显得很不自然了,不断的挣扎和扭捏脸色通红,似乎被裴君临抱着,让她很不自在。

“这也是关键时刻的权宜之计,咱们三人必须一起走,因为在这昆仑山上也并不是完全安全的路上,或许会遇到一些风险,再加上你们两人承受的巨大神力束缚,走在这里我不放心。”裴君临没有废话,开始健步如飞的朝着山顶跑去。

裴君临现在是古神的身躯,身体里可以源源不断的产生神力,这种胜利和昆仑站的胜利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两者之间并没有压抑和排斥。

裴君临的身体状态完美,以他不死金身的力量,将两个女孩带着,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应该就在那个方向,咱们这次登上昆仑山的山顶没有希望,毕竟这昆仑山,那是地球上的终极秘密所在地,就算你的身体异于常人,但要想等你那边去也不可能。”云瑶的声音传递过来,给裴君临分清当前的形势。

裴君临相信云瑶的第六感,因为女人的第六感都很强,再加上云瑶的来历也很神秘,这就让裴君临对于云瑶的话是深信不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