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8章 血脉之门

听到老瞎子这么说,裴君临也是一惊,之前他都有所怀疑,现在终于从这老瞎子的嘴里得到了证实,果不其然,那就真的是一个陷阱。

“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坏?竟然在海中布置这样的陷阱,这不是损人不利己吗?”裴君临愤愤不平的说道。

陈江海和老瞎子两人倒是神色平常,两人都是活了无数年的老古董了,对于人心险恶自然是了如指掌,早已经看淡了也看清了。

既然这个地方不是入口,裴君临和陈江海就带着老瞎子在附近的几个可疑的地点踩点,不过一圈转下来,这些天裴君临和陈江海所做的一切努力全部被否定了。

“老瞎子,我花费了三千年的时间都没有找到入口,你以为你们三天就能找到吗?那老瞎子我还不如直接去死算了。”老瞎子看到裴君临和陈江海一副失望的样子,不由得嘿嘿的发出了冷笑。

又是一场空,裴君临有些失望,但是不便于说出来三人回到成都,那老瞎子照例去街边摆摊去了。

我裴君临很快就心中生出了一个疑问,既然这老瞎子乃是大龙的传人,拥有至高无上的身份修为也不低,为什么会去做这种重复性无意义的工作呢?他在街边卖这些小小的饰品会不会有特殊的意义呢?

裴君临的怀疑也并非是空穴来风,因为基于对这老瞎子的理解,裴君临觉得对方不会去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个人风雨无阻的在街边卖一些废品,根本没有人买的东西呢?

“把你之前买的那些东西全部拿出来,我再好好看一看。”裴君临赶紧朝着陈江海说道。

听到裴君临的提醒,陈江海似乎也恍然大悟,将那些大包小包的贝壳之类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

很快裴君临就在这些贝壳中找到了一个不起眼的东西,这些东西竟然是一团团小小的泥土,只不过这泥土是血红色的,散发出一种奇异的气息。

“人都被这老瞎子骗了,他应该是在寻找那位墓穴主人的后人。血脉相连,气息吸引着老虾的数,十年如一日在街边卖这种东西,根本无人问津,目的就是为了找到血脉相同的人。只有和那墓穴主人血脉相通的人,才会感应到这些泥土之中的血之气息,主动找上门来。”陈江海拿着几团血红色的泥土,不经意的分析道。

裴君临听得连连点头,眼神之中也露出了淡淡的笑意,现在真相终于大白了,那老瞎子恐怕早已经找到了墓穴的洞口,甚至已经进入其中探查过了。

很显然老瞎子并没有顺利进入其中,也许是某一个关卡将他完完全全堵住了无法进去,需要用墓主人的后代传人的血脉才可以打开门户走进去。

裴君临和陈江海两人分析一番之后一致认为这个结论肯定是最接近真实答案的,两人都被那老瞎子的狡猾给弄得有些愤怒了,没想到兜兜转转竟然被这样一个老瞎子给耍了。

人都是自私的,没有人想把自己到手的财富分享给别人,这倒是事实,裴君临和陈江海经过一番议论和商议之后,终于决定暂时将这个秘密压在心里。

这几天裴君临和陈江海两人照例到处溜达,四处寻找入口,不让他老瞎子察觉到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但是暗地里裴君临和陈江海却在商议一个对策,那就是有没有其他的手段可以打开那扇血脉之门。

很多顶级的辉煌人物,他们死后墓穴往往会制造各种各样的机关,其中更是堆积着各种宝物和传承之物。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是一些修炼到顶峰的强者并不甘心就此死去,有的是想自己将自己一生所学传承下去,有的人则是纯粹的恶趣味制造墓穴,吸引那些盗墓者上门。

总之各种各样的目的都有,不过像这种血脉之门,应该就是为了后人准备的,后人如果能够找到墓穴的所在,通过血脉打开大门进入墓道就能够得到先祖的传承。

要想在成千上万的人之中准确的找到那墓主人的后代血脉何其之难,这老瞎子找了不知道多少年,到现在还是功亏一篑,要想找到的血脉传承人难上加难,基本上不可能。

所以裴君临和陈江海两人经过商议,就想寻找一些替代的办法,看看能不能用其他的东西,打开这条血脉之门。

杨海活的年代久远,而且背景通天自然知道一些不同寻常的秘密,但就算是他也不知道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可以打开的血脉之门。

裴君临是阵法大师研究阵法符文等等颇有心得,只要是机关肯定牵涉的阵法,裴君临就像从阵法的本源根源上面解决这个问题。

反正被困在这座水底的城市中,闲来无事,裴君临就每天开始研究那血脉之门的打开方法和阵法的根本运作条件。

这些天裴君临每天茶不思饭不想每天都躲在房间里絮絮叨叨,废寝忘食的研究一些东西,计算出了大量的数据和布置出了无数的模拟阵法。

眨眼间都是三个月过去了,裴君临在打开这道大门的路上,仍然没有找到任何突破口。就说这些天裴君临的努力根本就是白费功夫,没有任何意义,裴君临的眼神之中也透出了沮丧的神色。

裴君临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几颗天魔丹被他含入口中补充消耗过量的神识,慢慢的裴君临感觉头痛减轻了一些身体慢慢也好受了。

正在这个时候,陈江还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副玉牌。请您将这玉牌贴在眉心,很快就有信息传递到脑海之中,裴君临的神色也露出了了然之态。

玉牌不是普通的玉牌,而是一些信息,在整个海底之城也就是深渊之后,这个地方每天也有类似于报纸一样的存在,传递人类陆地和世界发生了大事情。

从这份报纸上裴君临获取的信息,主要是关于龙帝道场的信息,那剑冢之中的大能苏醒的信息也在这份报纸上有所体现。

真的有大脑苏醒了,不是讹传,只不过这尊大能十分的强大,苏醒需要一点时间,在半个月之前终于彻底苏醒了。

就在这大能苏醒的一瞬间,其他各大势力各大觉已经联合布置重兵,朝着南境这片区域压了过来。

战争的乌云笼罩的这片区域,几乎不可避免。我知道对于裴君临来说是一个好消息,毕竟龙帝道场遭遇围攻,这是裴君临喜闻乐见的事情。

您大能级别的人物坐镇剑冢,没有丝毫要离开的迹象,这让裴君临有些失望,因为他迫切的需要赶往剑冢,去炼制锻造自己的飞剑。

“怎么样?这是一个好消息吧,你的阵法计算的怎么样了?我这里有一些材料都是我这些天搜集的,你可以看一下。”陈江海将一摞厚厚的书籍放在桌子上。

这些书籍应该是陈江海在街上买来的,记载了一些上古的奇闻异事,其中就关于墓穴墓葬方面的一些阵法布置和传统的经验等等。

其中裴君临很容易就找到了血脉之门的信息,只不过血脉之门这种东西无非是大能级别的人物,除了大能级别的人物,普通人根本无法布置。

所以这本书上记载的信息很有限,寥寥几句话就没有过多的描述了。但是裴君临却从这寥寥几句话之中找到了或者说提炼了重要的信息,那就是那血脉之门炼制的时候所需要的材料,其中有一种材料裴君临很熟悉,竟然是万年尸油。

之前裴君临对于这血脉之人没有任何的概念,但是现在看到这些材料裴君临就可以反推它的阵法运转的情况,果不其然,又花了半个月的时间,通过大量的计算之后,在某一天的清晨,裴君临终于茅塞顿开。

利用血脉之力布置阵法,让后人用同样的血脉之力解开这个阵法,这在裴君临这里只是一个伪命题,不过最近裴君临的研究终于有了突破,让他一夜之间把这个问题弄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而这个时候裴君临陷入了狂喜之中,因为这个阵法的布置奥妙已经全部被裴君临掌控了,不需要血脉之力,打开这扇门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只需要准备大量的材料就行了。

所谓孤阴不长,这种阵法同样有着致命的弱点。就是这阵法经过年代久远之后,布置阵法的材料肯定会有一些衰减和腐朽,那么就会让裴君临有机可乘利用一些阵法产生的神秘磁场气息,可以影响着阵法的运转,甚至直接将大门打开。

“那不用等了,现在就进入墓穴,你去找那老瞎子告诉他,不用找到血脉传人就可以打开木门,看她能不能告诉咱们木门所在的地方。老瞎子如果一定要吃独食,那就给他来硬的,直接掐着脖子把他掐死。”裴君临十分霸气的说道。

这些天没日没夜的计算,使得裴君临看起来颇有些狼狈,头发乱蓬蓬的甚至胡子都没有时间打理了。

陈江海听到裴君临的好消息,匆匆跑到街上去找老瞎子去了,这时候龙十三公主和那金沙姑娘却笑吟吟的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