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7章 海底大墓

事情有些反常,裴君临知道在众人都在场的情况下不方便过多的询问,所以他干脆就闭口不言。

到了在城市之中,各妖王很快就开始告别,各奔前程了,最终只剩下金沙龙,十三公主杨婵和陈江海以及裴君临。

另外还有那白猿也跟着裴君临寸步不离,似乎害怕裴君临将他甩掉的样子。

金沙在这片城市里是有产业的,而且还有不小有几家商铺,所以裴君临等人来到这里可以悠哉悠哉的住在院子里,并且衣食住行环境都十分好,裴君临和陈江海以及白猿被分配在了一个大院子里,后来龙十三公主干脆也搬过来住。

眨眼就是几天的时间过去了,这几天裴君临没有找到陈江海去询问,而是在默默的观察,他发现陈江海每天都会出去,而且每次出去手中都会拎着一大包东西回来。

裴君临悄悄的查看这些东西,发现这些包裹里包裹的全部都是一些普通的贝类,根本没有任何价值。

裴君临的眼前浮现出那个瞎眼老头的样子,不由得让裴君临有些惊讶,在陈江海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难道和那瞎子老头之间有些关联?

“咱们在这里的时间应该不会久了,我找到附近一个神秘的地方,最近咱们可以进入那里去探查一番,或许有不少好处。”陈江海悄悄的朝着裴君临说道。

“是因为那瞎子老头吗?他身上有什么秘密不成?”裴君临也没有顾忌,直接就朝着陈江海单刀直入提出了这个问题。

两人之间既是朋友也是兄弟,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磨合,彼此之间已经有了深厚的友谊,所以有的时候裴君临根本不用顾及平常那些俗套的礼节,有什么问题直接就问。

“说的不错,那瞎子老头可不是寻常人,他的身上的血脉说出来能够吓死人,那是黑暗动乱时期一个大能的后人。”陈江海说话的时候,眼神之中有些黯然,也有些兴奋。

大能的后人?

裴君临知道每一尊大能耐都是超级进化生物,它们在进化路上走到了不可思议的分叉口,往往有着远超寻常人的基因,像那种级别的生物,他们传递下来的后人绝对不会是平凡的人。

“那瞎眼老头看起来如此平凡,怎么可能会是大能的后人吗?你是不是看错了?”裴君临十分困惑。

看到裴君临不相信自己,陈江海也不生气,他反而朝着裴君临耐心的解释说道:“那位大能名叫天残神眼,所以他们这个族群传递下来世世代代天生就是瞎眼,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别看它没有眼球,但是可以看到和平常人一样的东西。”

听到陈江海如此解释,裴君临真正震撼了,他没有想到残疾也会遗传下来,这倒是一个奇异的事情,不过陈江海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裴君临也不愿意怀疑了。

“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一脉竟然从远古动乱的时代传了下来,而且他的传人竟然在海底的城市里,就这么隐匿了下来。”陈江海有些感叹,语气之中有些哀伤。

我不其然在裴君临的询问之下曾将还在到处,其中的原因原来陈江海和那天残神眼在上古时代是认识两者之间还是很好的朋友。

“就应该有一个特点,就是没有保护的地方他们不带,这一脉所有的传人几乎都会有天生的寻宝神通。那人我也问过,这海底有一处大墓,他之所以待在这里已经数千年了,就是想要进入的大墓之中大捞一笔。”陈江海说得绘声绘色,情绪逐渐高昂起来。

但是裴君临却听得一阵无语,因为他没有想到说到头竟然又是盗墓上次陈江海就带着他投入到了杨凡的墓穴之中,不过在那里裴君临,有幸遇到了澹台静萱。

“上次是盗墓,这次还是盗墓,怎么跟着你尽干这种下三滥的活呢?”裴君临有些无语的说道。

听到裴君临这么说,陈江海极力否认:“那杨凡也是上古大能,不过我告诉你,他所谓的墓穴并不是真正他的墓穴,而是找到一处风水俱佳的秘境,在那里长眠。那个地方可不是他的,他只是暂时霸占了那里而已。”

听到陈江海这么争辩,裴君临也觉得他说的倒是很有道理。

“这件事情其中我还有很多没有弄明白的,你说过的那个朋友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片区域呢?”裴君临忽然想起了澹台静萱的事情。

“那有什么奇怪的,我告诉你,这个世界有很多秘境,而且逆境之间是相通的,有些秘境连接的一些深渊或者不可知之地。”陈江海似乎不愿意过多的回答,两三句话就把裴君临给打发了。

接下来的时间,陈江海出去踩点的时候也带着裴君临,两人干脆在这附近的海域溜达,为的就是寻找那墓穴的位置。

按照陈江海的说法,那神眼一族的传人,勘测了这么多年,已经基本确定了墓穴的位置,只是到现如今还没有找到墓穴的入口。

按照此地的山川地理走势和海底的龙脉,基本上可以确定此处埋葬的一位应该是一位大能级别的人物。

大能级别的人物会陨落,也会沉睡,这种人物往往在他们陨落之后建造的墓穴还是很神秘的,其中的宝物也难以估计。

进入的风险和利益并存,进入到这其中必定会遭遇很多的风险,裴君临内心也是有些进退两难。

裴君临现在手头最大的事情就是炼制天云十三剑之中的前两把,这两把剑的材料和剑胚基本上已经完成,只差最后临门一脚了。

如果不是这次,那龙帝道场出了突发事件,裴君临现在肯定已经将这两把剑完全炼制成功了。

“你们两个背着我在这里鬼鬼祟祟的是什么意思啊?想吃独食吗?”一个声音传来,裴君临就看到那瞎眼的老头子拄着拐杖在海水之中犹如一只泥鳅一样灵活。

这老头子表面上看起来风烛残年走路都颤巍巍的,但是在这城池之外的海域之中,却比一些鱼都要掉钻,在海中的游泳速度十分的快。

尤其是对方一双空洞的眼睛,虽然没有眼珠子,但是裴君临却感觉到对方是可以看到所有东西的。

况且对方应该也是一名真王境界的高手,就算没有眼睛凭借神识也可以看见这世间万物,所以这神眼一族根本不需要眼睛。

“那到没有?我们两个想吃独食也没有那个本事啊,进入到墓穴之中还要靠老哥你呢。”陈江海干笑几声,掩饰住自己的尴尬。

的确有吃独食的打算,这些天带着裴君临四处寻找墓穴的入口,根本就是瞒着老瞎子,但是这老瞎子也不是简单的人物,掐指一算,就知道陈江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老瞎子也没有强行干预,只不过这些天裴君临和陈江海两人之间已经找到了一些眉目,在老瞎子碰巧出现了。

“什么老歌不老歌了,我叫你祖爷爷都不过分,你这老东西活了不知道千年万年了,还跟我称兄道弟呢,你羞不羞?”那老瞎子说话倒于粗犷。

大家都不是秀气的人,裴君临也没有见外,何况这老瞎子虽然表现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裴君临却感觉到这老瞎子也是一个老江湖了。

“废话就不多说了,最近我们锁定了几个位置,不过最终确定到底是不是墓穴入口还要你来确定。”裴君临朝着老瞎子说道。

他伸手一指前面有一座巨大的隆起的丘岭,在海中就像是一座山脉一样,不过这座山就像是一座巨大的鲸鱼。

制作金鱼形状的山脉,裴君临知道这就是一座巨大的鲸类死亡之后再次形成的化石。按照两人这些天的勘察,裴君临感觉到这金鱼嘴部的地方应该是一个洞穴入口,只不过里面到底是不是墓穴,现在还不得而知。

听到陈江海的话,老瞎子空洞的双眼朝着那座山脉看去,不过看到那金鱼嘴部的位置时候,发出了阴沉的笑声:”为千百年来只有咱们这些人盯上这座大墓吗?这可是一副天大的财富盯上他的人太多了,甚至一些大教大的势力,曾经组织过队伍来一次摸金。不过无一例外,这些人全部都失败了,他们甚至连墓穴在什么方位都无法找到。”

陈江海听到这老瞎子不知所云,净说一些车轱辘的废话,有些不耐烦了:“现在不是吹牛皮的时候,你赶紧说那入口到底是不是在这里?若是的话咱们就赶紧进去将里面的东西搬空,以免夜长梦多。”

听到陈江海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那老瞎子发出了一声叹息,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神色:“话都还没说完呢,你急什么呀?我可以告诉你,这里绝对不简单。那个地方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有人设置的一个陷阱,其中布置了一个阵法可以形成某种神秘的磁场,让人觉得里面应该有大墓,但是一旦陷入其中九死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