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5章 傅子璨

一场谈话,终于把困扰仪芬多年的问题,彻底解决。

她早就怀疑掘地馆的那位银夜馆主是当年那人,可是……,因为种种,让她始终畏而怯步在外。

她的儿子还活着,陆信却早已亡故。

那是永远也挽回不了的生命。

虽然曾经的她做过努力,可是陆家的老祖陆继显然在那孩子出生之前,就给他安排好了早就注定的路。

那位一天三卦,眉头似乎从来没有舒展过的老人,曾让她万分痛恨。

虎毒还不食子呢。

他就那么看着他的两个可称天才的孙儿,被人挑唆着内斗,甚至自己也在里面插一脚。

隐隐感觉到公爹陆继表面照顾,其实暗里扯陆信后腿,不让他修炼的险恶用心时,仪芬不知道该把她的儿子陆传往哪里藏好。

她甚至想带着儿子离开陆家,可是,求向师父的结果却是她离开了陆家,儿子,只能是陆家的,她再不能插手。

仪芬不知道自己那段时间是怎么过的。

堂堂南方第一世家,在病书生陆安闭了死关,再不出后,对上别人时没本事,对上她……却有无数个办法。

最终陆信走了,带着三岁小儿,带着无尽的遗恨走了,而那个冷心冷情的老头也自我煎熬死了。

仪芬始终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哪怕后来,因为林蹊,让她怀疑了掘地馆的神秘馆主就是宁知意,也没完全弄明白,为什么她非要生个注定要送到绝灵之地的孩子给陆家。

现在……

化神天劫将要落下的时候,仪芬把她在陆家拓印回来的陆望画像,就放在了身前不远的地方。

虽然林蹊也没细说曾经的一切与陆望有关,但是,她知道,定是有关的。

宁知意手上的追恩令,只能出自陆家。

因为陆岱山枉为陆家族长,他的手上,根本就没有追恩令。

据他说,他爹陆继当族长的时候,也没从长辈处继承来。

仪芬不能不怀疑,这一切都与陆望曾经的心魔劫——因果劫有关。

轰隆隆……

感受到太霄宫那边属于仪芬真人的化神天劫,陆灵蹊轻轻松了一口气。

感谢少时她接连遇到的陆从夏、陆传心性都不错,长辈们的恩怨,她理智的介入不深,要不然定会害了无辜之人。

“我觉得你想错了。”

青主儿的根扎在空间里,打个小哈欠后,童音清脆,“如果不是陆传跟师父和你一路跑的时候,放开了心结,仪芬在怀疑你身份的第一时间,只怕就把你抓了,告诉她儿子,他哥的后人在这。”

“……”

陆灵蹊无语的同时,又有些想笑。

仪芬确实是这样的人,不过,这才是正常的,换成她娘肯定也是这样。

“你一天不刺我两句,是不是就不舒服?”

“哼!我是怕你飘了。”

都化龙了,还是雷龙。

雷那样的东西,她是不敢碰的。

“你的龙角都给师父师叔他们摸了,还没给我摸呢,我不说,你是不是就想把我忘了?”

“噗,哪敢啊!”

有个小气的伙伴,能怎么办?

当然是哄着了。

“师父师叔他们摸到的都只是妖族化形之后的样子,我进鸿蒙珠境给你看我的龙族真身啊!”

顺便吓吓老是闭关,不让她见的不负责任爹娘,告诉他们,灵蹊被她吃了。

当然了,后面的想法,被陆灵蹊迅速屏蔽了,要不然,青主儿肯定会在还没开始的时候就当叛徒。

“那还愣着干什么?走啊!”

……

鸿蒙珠境中的悲欢喜乐,别人不知道。但是,天渊七界的天劫明显忙了起来,千道宗知袖和宜法的进阶,好像打开了通天路的开关一般,各界不时传出有人进阶化神的消息。

眼见别人都在进阶,本来还想找时间斗一斗的修士,再也顾不得了。

有那时间跟人家斗嘴、打架,承担可能受伤的风险,闭关提升自己,它不香吗?

一时之间,七界安静如鸡,道魔前所未有的和气。

待到叶猫儿一行人从乱星海六十年满载而归的时候,发现连看热闹的都没几个人,而迎接他们的不是门中大佬,更不是师父,是不认识的执事师弟,若不是人家亮出自己的身份牌,只凭他一身千道宗的法服,他们是绝对不相信的。

因为这位执事师弟的修为好弱,居然才筑基后期。

“宗里是发生了什么事吗?还是又有像六脚冥虫的外域虫怪下来了?”

怎么各宗来迎接他们的,一个元婴真人都没有?

大家脑补的过快,都怀疑,师长们在迎接大战,或是已经在战场上。

“没有没有,天渊七界这些年都平稳的很。”

千道宗的执事还没来得及回话,旁边的云华仙宗执事已经笑着跟他们家回来的师兄师姐道:“只是师长们都在忙。”

不是忙着闭关,就是忙着赚钱。

继战幽殿下发的符阵法服订单外,天下堂也给他们发订单了。

而且,这次的订单,不独可以用仙石结算,还可以用仙丹结算。

“这是近些年,天渊七界的所有大事记,你们看看就知道了。”

一枚又一枚玉简发到离开六十年,不太知道家里情况的修士手上,叶猫儿也从自家师弟手上得到一枚。

只是神识探进没多久,惊喜的表情还没维持住,就变成了惊讶,变成了复杂。

原来短短几十年,有那么多人进阶化神了呀!

他们是如此,等到尚仙一行人再回来的时候,也是如此,天渊七界迎来长足发展的最好时期,只偶尔有人在闲谈中,唏嘘地说起那位进阶化神,又消失于人前的天道亲闺女林蹊。

……

仙界,清风茶楼。

“这些年你都跑哪去了?”

夏正从幽古战场回来,原本还想跟陆望炫一炫他见过他两任传人的事,可惜一直联系不到他,“一点也没担心我在幽古战场的死活吧?”

可恨,他还当他是朋友呢。

“……我做了一件秘事。”

陆望知道这家伙是个顺毛驴,心下微顿后,一边倒茶一边道:“是知道你跟着风门那些人安全以后,才去做的。”

是吗?

夏正果然喜的见牙不见眼,“你很好奇风门那些人吧?还有林蹊……”

跟着随庆、宜法那些人混的时候,他学了好多东西。

“她……,你想问她的事吗?”

“灵蹊啊~”

陆望看了看窗外,“还是不问了吧!”

他自家的孩子,能不关心吗?

她的所有事,宁知意都没瞒过,小丫头从云天海阁转一圈,还分了两枚可挡金仙三击的玉符给他呢。

“余求能逆毒而上,我相信,她也会好起来的。”

“……”

夏正张张嘴,突然没法跟陆望分享林蹊假中毒的秘密了。

“我也相信她能好起来,她是天道的亲闺女呢。”

打消了分享秘密的想法,夏正很快转移话题,“你刚说你在做一件秘事,方便说什么秘事吗?”

“不方便,不过,你可以开动你的脑筋。”

陆望笑着给他摸了一枚仙上楼最高折扣的墨玉牌,“这是仙上楼的七折墨玉牌,以后你有口福了。”

是吗?

夏正高兴坏了。

被林蹊送的灵食养刁了嘴巴后,现在吃饭真成了烦人的事。

尝遍仙盟坊市的所有酒楼,也只有仙上楼的灵食能拯救他,可是仙上楼多贵啊!

现在好了。

“那你的秘事,我就不问了。”肯定跟仙上楼有些关系。

而仙上楼的食神,听说收了战幽殿惜时为徒。

他们有个共通点,都是出身天渊七界。

“东西我收着了。”

夏正给他拎了一个食盒出来,“我也有礼物送你,告诉你噢,这可是你们天渊七界无相界的灵食,是林蹊送我的,我特别省了一份留给你。”

是吗?

陆望一向淡然的脸上,果然闪过一抹笑意,“那就多谢了,应该有家乡的味道。”

灵蹊不仅托宁知意送了他保命东西,还加了黄金菇的大补汤,就是从云天海阁弄到的特产天玄古茶,也送了不少。

但难得夏正有这份心意,陆望还是很珍惜,“对了,听渭崖长老说,你在幽古战场赚了枚金牌回来?”

“是!”

说到这个,夏正不由眉飞色舞起来,“不仅我赚到了,元岩也赚到了。我告诉你啊,等我修为再进一阶,就能进外域战场了。”

他不用光指着陆望了。

他要亲自过去给娘报仇。

“你现在……”

“修为恢复了。”陆望眼中的笑意加深,“不过,我暂时不会去外域战场了。”

啊?

“为什么?”

夏正还指着到外域战场后,跟他再混一段时间呢。

他为什么能变成有战力的纨绔?

因为遇到了一群精研杀人技的朋友。

但随庆他们的杀人技再厉害,肯定也比不过陆望。

这就好像林蹊再有名,也只能是小杀神一般。

陆望才是真正的杀神。

“现在外界已经有传言说我的闭关出了问题。”

陆望笑着道:“以前我不想有这样的传言。但现在……最好人人都相信,我的修为出了问题。”

以前,他是没有希望的单独作战,这条命随时可拼。

可是现在,他有牵挂了。

他要当一棵大树,一棵可以暂时庇护天渊七界飞升修士的大树,“我的修为出问题,佐蒙人就不会盯我盯的那么紧了。”

佐蒙人是这方宇宙的共敌,不是天渊七界一家之事。

他暂时退让,佐蒙人就会盯向其他刺头。

就好像云天海阁。

世人都以为云天海阁是四大仙宗最弱的存在,结果,佐蒙人才刚动手,就连陨两位金仙大修。

这可比他一个人拼死拼活,收获多多了。

而且,圣者虚乘已经出手。

既然已经有高个子顶在了前面,他这个还是玉仙的小修,就不用那么强出头了。

“我打算趁着现在,好好的再把修为往上提一提。”

佐蒙人就在那里不会跑。

修为提升上去,以后有的是机会。

“……这样啊?也好。”

夏正其实知道,他爹大概是不会同意,他去外域战场的,“我们一起努力,你进阶金仙,我进阶玉仙。”

慢慢来,大不了林蹊飞升了,跟她一块偷偷去。

“你怎么不说,我们一块进阶金仙?”

陆望好笑,“夏正,你要相信自己。当初刚进幽古战场的时候,打死你,你恐怕也想不到,有一天你能带着金牌出来吧?”

“这不一样。”

幽古战场的百年,是他最传奇的百年。

这一生一世,都不会忘记。

“修为不是一天两天,说冲上就能冲上去的。”

夏正也很无奈,“就算我现在潜心修炼,修仙路上也没有瓶颈,想当万人瞩目的金仙大修,最低也要几千上万年吧!”

所以,他还是等随庆、林蹊那些人飞升上来,一块进步吧!

夏正感觉有他们在,他干什么都更有劲。

可惜,他们还没飞升。

“我觉得吧,我先在坊市慢慢晃着,防着佐蒙人朝接引殿那边想主意就行了。”

“……多谢!”

陆望以茶代酒,敬他一杯,“这次找你,我也是想让你帮忙注意各方动静。”

仙上楼虽然是收集消息的好地方,可是,佐蒙人已经重新重视食神与天渊七界的关系了。难保他们在那里放些虚假消息。

“你也知道,佐蒙人在幽古战场的连番大败几乎都跟天渊七界的修士有关,他们肯定不会善罢干休。”

天下堂那边有没有做什么布置,陆望不知道,但是,他真的没办法完全相信天下堂。

“本来,我是很想相信天下堂的,但是傅子璨回来了。”

“他?”

夏正微有诧异,“他不是说这辈子都不会再回仙盟坊市了吗?”

当初一庸长老没给他出头,还压着他给陆望赔礼道歉的时候,他可是放过狠话的。

“具体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但是,回来后的他,虽然一直避着一庸长老,却跟商家的商杰、徐家的徐惟中和梅家的梅仁奇走得很近。”

此三人一直想控制一个天渊七界的修士,从战幽殿那里抢回一庸长老交还的前辈资产。

“你也知道的,当初若不是一庸长老出面,他几乎就死在我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