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寻幽寄别天

张御受元都玄图接引之后,便离开了上宸天,再度落到了万曜大阵之内,严若菡见他归来,便向他稽首问礼。

他还礼之后,问道:“严道友,不知适才对面可有异动?”

严若菡道:“两界通道之中并无变化,倒是我方才见的有一缕异样气机投入此中,只是对方遮掩的很好。我还难以判别。”说话之间,她伸指一点,就见有一幕景象照显了出来。

张御凝目看去,见是一点金光出现在那里,只是一闪,便即进入了两界通道之中,这金光其实并未如何遮掩自己,那副模样只是其神通变化使然。

他思索了一下,万曜大阵从两派出现之后,便一直封堵在这里,任何人自外入世都可察觉,此人应该不是对面两派之人。

而此世之中,如今能有这等道法变化的,又不在天夏及上宸天治下的,数来数去也就寥寥几人。

从那一道金光上看,他已是有了些许猜测了。

上宸天一灭,外层虚空之中将再无大势力与天夏相抗衡,天夏过后也当能抽出力量来解决余下的一些残余力量。或许有些人迫于这等压力,所在找寻退路了。

他思考过后,当下传了一道谕令下去,令所有玄尊不必再去弥合两界通道,而是要设法维持住此处。

到了如今,已经不是寰阳、神昭想不想过来的问题了,而是天夏想不想过去了。

幽城主城,显定道人立在广台之上,正凝望着虚空,似等待着什么。

许久之后,他目光移去某一处,道:“终是来了。”

他一挥袖,外侧禁制层层打开,那裹住天城的幽气缓缓散开,并从城中放出了一道去向虚空的接引之光。

可见虚空之中有一驾仿佛是长枝的细长青色飞舟正在渡来,得此接引之光一照,就往幽城之深处过来,未有多久,就在广台之上停稳。

舟身之外先是浮出一团团祥云,再有苍青色的柔和光芒绽放,洒出盎然生机,周围竟是生出了一朵朵色彩缤纷的花卉。

飞舟的舟腹向上掀开一隙,有枝节延伸下来,形成了一条缠绕在一处的通路,黑发少女与赢冲二人沿此走了出来,待来至显定面前,黑发少女上前一步,打一个稽首,道:“上宸天鱼灵璧,见过显定上尊。”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显定道人看了她手中捧着的一根青枝一眼,这才正容还有一礼,道:“鱼执掌有礼了。”

鱼灵璧道:“我上宸天近乎覆亡,只晚辈与赢长老存身下来,晚辈下来就要托庇在前辈这里了。

显定道人客气道:“鱼执掌言重了,不提我与孤阳道友他们早有定约,便是只讲我两家情谊,我也当伸手相助,鱼道友下来可在我这处修持。”

他并没小看鱼灵璧,虽然其人还未摘取到虚实相生的功果,但却是实打实掌握着青灵天枝的权柄。

可以说,其人背后是直接得到上宸天那三位上层大能支持的。

鱼灵璧微微一笑,道:“一切都听前辈的安排。”

显定道人这时神情郑重了些许,道:“只是鱼执掌,撤走之事需要尽快,天夏若真是有心趁此机会解决所有牵扯,那么或许此刻已然有所动作了。”

幽城想要成功去到对面,光靠穿渡虚空是不成,那一定会被天夏半途拦截下来,堵在那里的万曜大阵并不是摆设。

可若是有青灵天枝相助,那就不一样了。

要知此刻的两界通道就是由青灵天枝洞开的,也就是说青灵天枝的枝节已是蔓延到了那一处空域之中,那么只要鱼灵璧利用青灵天枝再另开一条通路,他们就能循此枝节去到对面,与寰阳、神昭两派汇合到一处。

鱼灵璧轻抚手中枝节,道:“灵璧功行不济,要挪动青灵生机,尚需以阵法配合。”

显定道人点首道:“鱼执掌需要什么尽可言说,幽城还是有一些家底的,便我这里没有,也可去寰阳、神昭两派那里讨取。”

鱼灵璧立时报了一些布阵所需的宝材,并道:“这次布置,还需要有赢长老在旁帮衬,还望前辈能把我二人安排在一处。”

显定道人看向赢冲,道:“我听闻过赢长老的名声,鱼执掌得赢道友辅佐,上宸天也是复振有望。”

他示意了一下,身边弟子走了上来,对着鱼、赢二人一揖,再是侧步一引,客气道:“两位请随我来。”

鱼灵璧再是一礼,就与赢冲一同,跟着那弟子离去了。

显定道人站在广台之上,他知道,鱼灵璧既然得到了青灵天枝,那么这回一定是继承了上宸天的库藏的,所谓需要宝材一说只是不愿将这些东西拿出来,好在将来把这些东西用于复振宗门。

不过他不在乎这些,等到鱼灵璧执拿到上乘功果,便会知道,这世上唯有自己的道行功行才是最靠得住的。

这时一个弟子走过来,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他嗯了一声,身上光芒闪烁了一下,便已是回到了主殿之中。

王道人正等在这里,见他进来,忙是行礼。待他到了座上坐定,才是言道:“遵照上尊的嘱咐,我已是将召聚众人的命令传递下去了,也是告诉了他们,天夏极可能来攻伐我等,只是直道如今,只有两位道友回书,余者皆无音讯。”

他从袖中取出两封回书,递了上去。

显定道人拿过来看了一眼,道:“不出所料。”

王道人看了看显定,试着道:“上尊,我们是否……”

幽城的情形与别处不同的是,哪怕是显定道人,也没有办法拘束其余人,不然幽城存在的根基就先动摇了。

可现在不同了,显定想要去往别处,那么正好是一个整合之机。

显定道人笑了笑,道:“少了我等托庇,此辈还能在虚空之中存身多久?他们又岂能隐藏住自身?”

王道人听了这话,心中一凛,口中则附和道:“是,上尊给他们机会,他们自己却不抓住,想来终究是会后悔的。”

清穹云海,悬天道宫之外,一道金光落下,陈廷执自里现身出来,此时前方光芒一闪,明周道人出现在一侧,对他稽首道:“陈廷执,诸位廷执正开廷议,还请陈廷执移步。”

陈廷执道:“知道了。”

他沿阶台而行,步入大殿之内,众廷执见他归来,俱是对他一礼。

陈廷执还有一礼,便上前去,在自己席座上坐定下来。方才通过训天道章,他已是得知,此刻商议的是天夏下一步棋当如何走。

上宸天虽灭,不过这一场斗战还并没有结束,对面还有寰阳、神昭两派未退。

如今后方已是无虑,天夏完全掌有了主动之权,故眼下需要考虑的是,是就此封闭两界通道,等调整好内部之后再设法处置这两派,还是现在就攻杀过去,将这两派一举覆灭。

玉素道人首先出声道:“如今我天夏覆灭上宸天,众道友正是气势正盛之时,而我又在两界通道之中布有万曜大阵,随时可以攻伐过去,正该一鼓作气消灭两派,以完我天夏之宏业!”

这话顿时得到了不少廷执的赞同。

掀起一次大规模征伐,需要调配方方面面之事,与其此刻放松下来,日后再重新开战,还不如趁此机会一并解决了。

戴廷执道:“我亦赞同玉素廷执之言,张守正此前接连镇杀寰阳、神昭两派上层修士,现在这两派正是上层实力空虚之际,若不趁势去,待其日后恢复过来,那反是更不好对付。”

钟廷执这时却出声道:“首执,诸位廷执,我却觉得,此事要尽可能谨慎。”

陈廷执道:“钟廷执是反对此事么?”

钟廷执道:“并非如此,钟某也赞同消杀这两派,可若是我们所要对付的,恐不止这两家。”

竺廷执略作思量,开口道:“钟廷执所虑也有道理,似那幽城,不会坐以待毙,而上宸天虽亡,那青灵天枝和仍是存在,他们为防备我们,不定会去找寻这两派。”

诸廷执都是点首,认同这判断。

幽城的确是可能做此选择的,其以往能存在,正是因为上宸天与天夏对峙,上宸天也需要这么一家分担自己的压力。

可现在上宸天没有了,那么只要此辈不是投降天夏,那么一定是会设法找寻出路的,最有可能的选择就是去寻到这几派寻求托庇。

而剩下持拿青灵天枝之人,便不是为了躲避天夏追剿,单纯为了复派,也是有可能投入到两派那里的。

陈廷执这时道:“这次斗战下来,可以看出,上宸天、寰阳、神昭,还有那幽城,他们上层或许是有所牵连的,那么这时候此辈再是聚至一处,那也是极可能的。”

玉素道人一摆袖,道:“那不是正好么,正好就将此辈一并消杀。”

陈廷执沉声道:“不管如何做,当前首要,是先稳住那两界通道,并由我天夏来决定此处开阖与否。”

众廷执都是深以为然。

首座道人目光落下,道:“林廷执,你先携阵器先去往万曜大阵,加固好大阵,传令张守正和严道友,令他稳住虚空通路,并等待廷上下一步谕令。”

林廷执自座上站起,肃然应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