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 小小的血箭

西蒙略微弯下腰,轻轻点了点头:“(血族语)我明白。需要我做些什么?村长。”

石腿转过头,哼了一声:“(血族语)盯住他们,看看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如果他们有任何想要逃跑的意思,立刻杀掉。与其让他们被巨鬼那个混蛋吃掉,还不如让我们先饱餐一顿,说不定……”

对于石腿的设想,西蒙虽然没有表现出坚决的态度,但是脸上却也是略微闪过一丝不安。不过,他并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不安,而是轻轻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至此,当整个山峦之中的云雾再次升起之后,阳光也开始渐渐地穿透那片浓雾,落在这片被人族遗弃的世界之上。

相对于外界,这里的白天是如此的安宁,简直就像是一座完美的室外桃园。

只不过,没有一个人能够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来到这里,享受这片得来不易的“宁静”……

————

今晚,没有月色。

爱丽儿举起火把,掏出口袋火按下按钮,一团火苗从口袋火中升起,点燃了火把,将这片没有什么光亮的夜晚透射出些许的人类温暖。

吃饱喝足,人鱼之歌的成员也是在这个时候离开了猎手村,下了这座山峰。一路之上,人鱼之歌的成员们全都走在前面,而以西蒙为主的血族成员们则是跟在身后,紧紧相随。

走了几步路,起司回过头来看着后面尾随的同村人,有些忍不住,用血族语向他们喊了一声。

只可惜,西蒙等人却完全没有想要走上来和爱丽儿等人并肩行走的样子,依然是那种远远地拒绝的意思。

“这摆明了就是监视我们嘛。”

忌廉哼了一声,显得有些不满。

酥塔倒是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膀,说道:“如果不允许他们监视我们,我反而觉得奇怪了呢。会长,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啊?”

爱丽儿伸出手指在半空中画了个圈,笑着说道:“昨天在离开那个五血会议的山头之时,我仔细观察了一下五个村落离开的方向。所以现在,我们就去拜访一下其他的血族村庄,看看那些什么鬼瞳村啦,毒爪村啦,还有红香村,他们的情况怎么样。”

达克回过头瞥了一眼后面紧紧跟随的西蒙等人,说道:“其他的村子?那在了解了那些村子之后,我们又要做些什么?”

爱丽儿双手叉腰,一副早就想好了似的说道:“做些什么?还用说吗?别忘了,我们这次来可是为了寻找让人类变成血族的方法的。猎手村里面没有,我们当然要去其他的村子问问啦。就算是其他的村子都没有,为了接下来我们不会被立刻吃掉这一点来说,我们也应该去和这些村子的人好好联络联络才是嘛。”

一番话,说的后面的起司再次有些感动起来。他加快两步走到爱丽儿的身旁,用力地点了点头,说道:“请放心,会长,我绝对会尽到自己的责任的!”

爱丽儿倒是笑着说道:“放心,我也不需

要你打打杀杀。我们这次来到你的同族这里不是为了打仗,而是为了沟通,为了和平,为了以后我们人类和血族之间能够进行互帮互助,团结友爱。你应该不希望看到我们人类和血族之间继续保持着这种彼此敌视的态度吧?”

起司一愣,想了想后说道:“会长……你……想的那么远了吗?我本来还以为仅仅只是寻找一个让人类变成血族的方法就行了……”

爱丽儿继续用笑容填充自己的脸庞,说道:“凡事都要留有后手,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把自己逼到绝境。如果说问遍整个夜之一族都没有方法可以让人类变成血族的话,那么想个法子,让人类和血族之间能够更加互相包容,互相接受,不也是一种可以让蓝纹会长继续放心地和你成为朋友的好方法吗?”

如果不是现在还在赶路的话,爱丽儿相信身旁这个血族已经是感动的快要哭出来了。

这个家伙,现在应该已经不再是那个一年前仅仅因为蓝纹的要求而被迫加入人鱼之歌的那个血族了吧?嗯嗯,很好,现在看来,就算这个家伙没有了蓝纹这一层的关系,应该也不会想要主动离开人鱼之歌了。

好啦,现在先不要去想这种事情,还是先想想要怎么样才能够和后面的西蒙等人搭上话吧。

在猎手村,有些事情恐怕还真的不是很方便问那个石腿村长。那个村长在十年前的踊祭上恐怕已经被巨鬼给打怕了,所以心理压力很大,没有那么容易沟通。

但是相比起来,这个名叫西蒙的吸血鬼却是有胆子直接硬抗巨鬼。虽然那次对决西蒙输的很彻底,但看起来却没有让这头吸血鬼对巨鬼产生某种心理上的屈服感。

所以,如果可以和他进行沟通的话……

走着走着,爱丽儿抬起头,看着那片没有任何星光的天空。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旁的忌廉却是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望着身旁。

这样的一个举动带着些许提醒的意味,爱丽儿也是转过头,顺着忌廉的目光方向望过去。

其实,不仅仅是忌廉,还有旁边的酥塔,起司,达克。甚至是后面那些跟着来的西蒙等吸血鬼,现在也是全都望着同一个方向。

“(血族语)出来!别以为我闻不到你的味道!”

西蒙抬起手中握着的石矛,敲了一下地面,发出咚的一声响。

过了片刻之后,那边的岩石之后慢慢地转出一双猩红色的眼睛,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缓缓靠近。用不了多久,那双眼睛就进入了人鱼之歌众人手中火把的照耀范围之内,也是让爱丽儿等人看到了这双眼睛的主人。

麻薯——那个被列为祭品的女性吸血鬼。

此时的麻薯身上穿着一套石头做成的简易护甲,虽然相比起西蒙等人身上的石头重甲重铠来说显得轻便了许多,但是看上去还是十分的沉重。

除此之外,她的手中还提着一张石弓,背部挂着一个石头做的箭囊,里面放着几枚石箭

。她光着脚,伴随着西蒙的一声呵斥之后,终于还是低着头,好像认错的小孩一样靠了过来。

“(血族语)过来!到我们这边来!”

西蒙再次喊了一声。

麻薯的脚步略微停顿,她抬起头,看了看那边在火把照耀之下的人鱼之歌众人,再转过头,看了看后面躲藏在黑夜之中,仅仅露出那一双双猩红色眼睛的同村人。犹豫片刻之后,终究还是低下头,向着自己的同胞的位置走去。

不过嘛……

既然你不愿意过来,那我过去不就好了?

看到麻薯走向她的同族,爱丽儿立刻笑着举起火把,乐呵呵地也是向着他们那边靠了过去。不过几步路,就让西蒙和那些猎手村的村民们都出现在了火把的照耀之中。

“起司,帮我翻译一下。麻薯女士,你也想要来帮助我们吗?真的非常谢谢你,你和西蒙先生一样,愿意主动过来协助我们人类,我们人类真的是感激不尽。”

起司踏上一步,将这些话全都说了出来。

而等到起司说完之后,爱丽儿面露微笑,用一个十分无害,甚至可以说是纯洁到了极点的笑容看着面前的猎手村的村民,缓缓地说了一句——

“(血族语)谢谢。”

麻薯站在西蒙的身旁,她看着爱丽儿那张装满了笑容的表情,然后再看看旁边的西蒙,随后再次看看那边的爱丽儿。

“你想要来帮助我们吗?不然的话,你怎么会抛出来的呢?”

等到起司翻译完成之后,爱丽儿继续向前迈出两步,让自己和这些吸血鬼之间的距离变得更加近了一点。或许是由于她靠的有些太近了吧,那只始终盘踞在她肩头的猫咪有些受不了血族的气味,直接跳下来,飘到后面酥塔的肩膀上蹲下来了。

麻薯的目光再次在西蒙和爱丽儿那两张脸上来来回回地转了半天,看到西蒙并没有表现出太过强烈的反对意识之后,她终于开口说道——

“(血族语)我——”

“(血族语)别和这个人类说话,就是因为他们才害得你要成为祭品,这一点你可别忘了。”

西蒙身为猎手村目前的头领猎人,有必要保证自己的村民的安全。原本预定应该成为祭品的麻薯的母亲因为这些人类而失去了资格,反而让年纪更小,还有更多可能性的麻薯成为了祭品,这对于人口数量本来就不多的猎手村来说毫无疑问是一场重大的损失。

可是现在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尽量避免这些人类再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才好。

对于西蒙的告诫,麻薯低下头想了想。可是片刻之后,这个女吸血鬼却是再次抬起头,用一副十分认真的眼神看着西蒙,轻声道:“(血族语)可是现在,这些人类是想要救下我,也救下妈妈而行动吧?如果西蒙叔叔你们都在为了救我和我妈妈而努力,我又有什么资格等在村子里。我也想要出一份力,我的血箭术是我们村子里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