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7章 深渊之下

“嗯……”

陆天也不再犹豫,说道:“今日,我将我余下的功力,以及太古八荒诀一并传于你,当年我修炼到地字七重诀,之后你能领悟多少,全凭你自身造化了。”

说完,只见他双掌一运,八荒之力顿时涌现出来,这一刹那,一道金光笼罩在了他和萧尘的身上,整个山洞顿时狂风大作,震荡不已,尽管他如今只是一道魂魄,可功力依旧如此之强。

其实像这样的传功,并非人人都可以,甚至可说十分罕见,能够传功的,往往是修炼了某些特异的功法,或者是体质十分异于常人,而即便是如此,也往往不能完全吸收功力,否则的话,若是人人皆可传功,那徒弟还修炼个什么?直接躺着等师父传功不就好了。

而萧尘不但体质特殊,更是修炼了天书这等奇功,所以他即使没有修炼太古八荒诀,也依然能够吸收陆天的太古八荒玄功。

“天地乾坤,为吾所御!”

这一刹那,萧尘脑海里也迅速闪过了当初那八个字,紧随而至的,除了陆天源源不断的八荒之力,还有那太古八荒诀的功法,他根本从来没有修炼过,但此时却一幕一幕,像是他自己所修炼的一样,全部呈现在了他的脑海里,实在难以想象,天书这等奇功,究竟是何人所创。

而此时在对面山洞里,望月惊觉这股汹涌澎湃的八荒之力,脸上立时神情一变:“陆天在传功给他……”

“什么?”

云月刚才听着她所说关于当年的那些事情,此时还未回过神来,望月道:“陆天此人修为不在我之下,他那一身八荒之力,纵然如今只余下一成不到,可也非常人所能承受,此子必定是八荒盟的人,修炼了太古八荒诀,否则无法承受他的八荒之力……”

“八荒盟的人……”

云月神色一凝,她早该想到,这人来历神秘,年龄与自己相仿,修为却如此之高,身份绝不简单,多半是八荒盟里某位太长老的传人。

望月神情凝重,说道:“我观那人修为不浅,若是再吸收了陆天的功力,只怕到时候便能破了我的封印,绝不能让他先去到无尽之渊底下……”

云月道:“那怎么办?要不然,我现在过去打断他们……”

“不。”

望月摇了摇头,说道:“不要小看了这太古八荒玄功,现在那附近已被陆天的八荒之力笼罩,你过去会有危险。”

“那怎么办?”

这一下,云月眉头皱得更深了,望月看着她道:“无妨,我虽无法直接渡传功力给你,但你体内有着当年那位天女留下

的血脉,我可用我余下的功力,助你再觉醒一成血脉之力……”

云月愣了愣,说道:“如此一来,望月前辈,你是否会功力耗尽,魂……魂飞魄散……”

“不要说话,坐好。”

望月向来雷厉风行,说一不二,此时不多做犹豫,一下按住了云月的双肩,她和陆天斗了一辈子,怎能在这最后关头,输给对方?

这一刹那,一股强大的圣族血脉之力也涌散了出去,悬崖的两边,一边是八荒之力,一边是圣族血脉之力,两股力量彼此冲撞,几乎令这附近的虚空,也产生了变化。

就这样过去不知多久,两边的力量,终于都慢慢停下来了,四周像是又恢复了安静,风停止了,虚空也停止了震荡。

就在这时,两边山洞里,各有一道光芒飞出,正是萧尘和云月两人,此时两人竟呈水火不容之势,一掌便斗在了一起。

“轰”的一声,两人掌力相震,周围虚空又是猛烈一颤,二人也同时深感全身经脉一震,一齐往后飞了出去。

萧尘刚接受陆天的功力,修为虽一跃太清三重之境,可一时片刻,尚未完全将这功力以及太古八荒诀融会贯通,而云月在望月帮助下,圣族天女血脉又觉醒一成,同样也还没能习惯过来。

但两人的力量和气息,却是毋庸置疑的,在此时两人的气息彼冲撞下,连周围的虚空,也震颤不止。

萧尘抬起手掌,看着掌心凝聚起来的真元,太清境三重,果然玄妙无比,他现在一时间竟有些控制不住这股力量,至于太古八荒诀,他现在没有时间去慢慢融会贯通,只能等回去再说,当务之急,是去无尽之渊底下,将冰铉线找回来。

“轰隆隆!”

就在这时,那下方的封印开始解除了,很显然,这两道封印既然是陆天和望月布下,现在两人已经功力耗尽,那么封印自然也就解除了。

这一刻,萧尘不多做犹豫,立刻展开凌仙步,往那下面冲了去,云月反应过来,也一瞬间跟了上去。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萧尘终于来到了无尽之渊底下,这深渊之下,阴森恐怖,时有诡异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萧尘循着感应和一点微弱的光芒,终于在一片乱石堆里,找到了冰铉线所在,只见其缠绕在石头上,似琴弦一般粗细,但却比琴弦长了许多,如冰之透明,有淡淡的光华笼罩其上。

这冰铉线有何妙用萧尘暂时不清楚,而眼下也无须知道,只须将其带走即可,思忖及此,不再犹豫,手一伸,抓住冰铉线的一头,用力一拉,线虽从石头缝里扯出来

不少,可最后却又被什么所阻,拉不动了。

这下边地势奇特,萧尘不敢动用蛮力拉扯,倒不是怕冰铉线被拉断,若那么容易断,也不是苍龙七宿了,他是担心引起这渊底地质变化,引来潮汐。

此刻,他走近了一些,这时才终于看清,原来冰铉线的另一头,被什么东西缠绕住了,仔细一看,那事物像是一支云梭,似玉纯白无瑕,内里同样透着一股不凡的气息,他立刻想到了什么,这云梭大概便是那圣族神器“却邪”了,竟然与冰铉线缠绕在了一起。

就在这时,身后一道掌力袭至,萧尘瞬间反应过来,身形一动,避开云月这一掌,而云月落到这下边来,自然也一瞬间发现了圣族神器“却邪”,手一伸,一下将却邪从石头缝里带了出来。

然而两件神器缠绕在一起了三千多年,如今却不是轻易能够分开的,仅凭萧尘和云月两人的功力,还不足以将两件神器完好无损的分开。

“松手!”

云月抓住却邪,可却邪被冰铉线死死缠绕着,冰铉线又被萧尘死死抓在手里,一时间,要让两人谁松手?

萧尘淡淡道:“我手中拿着的,是我苍龙殿的神器,该松手的人,是你吧?”一边说着,一边将冰铉线在手腕上缠了几个圈,以免拿捏不稳,被对方夺去。

“你……”

云月见他将冰铉线缠在手腕上,眼神一冷,忽然攻了上去,而萧尘见她来袭,也丝毫不让,立刻运转玄功,两人又斗在了一起,一时间令这渊底颤动不止。

堪堪斗得片刻,两人心系着各自的神器,都无法完全施展开手脚,趁着此时,萧尘用力一拉冰铉线,云月手中的神器差些脱手飞出,幸亏她及时抓住了云梭末端的冰铉线,才未让神器被对方夺去。

此刻她看了萧尘一眼,竟也学着刚才萧尘的样子,把冰铉线的另一头,缠在了自己手腕上,这样一来,萧尘想硬拉过去也不可能了。

“轰隆隆!”

就在这时,渊底忽然震荡不止,而两人分明已经停了下来,这股震荡却还未停下,这一刻,萧尘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立即道:“等等!先别打了!”

“那你松开神器先!”

“你怎么不松开?”

萧尘看了她一眼,云月不与他多言,一瞬间又攻了上去,可这一次,她刚上去,脚下却突然震荡不止,接着竟有潮水渗透上来。

“等等!”

萧尘立即收住了攻势,这一瞬间,他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正在涌来,两人彼此对视一眼,均是脸色一变:“潮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