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6章 天书玄法

“这些话,都是谁告诉你的?”过了许久,陆天仍是难以置信。

萧尘回道:“是黑帝告诉我的,前辈应该知晓,在苍龙峰后面,那座深渊下,那位黑帝吧?”

“黑帝……”陆天脸上又闪过一丝惊色,自言自语道:“黑帝来历神秘,他的话,未必全然可信……”

萧尘道:“当时我确实查证过,黑帝所言,多半是真的了,当年对苍龙殿暗中做了手脚那人,极可能是天外天的人……”

“天外天的人?”

听他又提到天外天,陆天脸上露出些许疑色,萧尘改口道:“说错了,是九重天外……只是他所用的,有着天外天的罪秽之源……”

“九重天外之人……”

这一刻,陆天脸上神情变得更加凝重了,多年前,有几代苍龙殿主去到了九重天外,难道是他们在九重天外招惹到了劲敌吗?以至于那人对下边的苍龙殿做手脚,暗中毁了苍龙殿的气运,如此一来,九重天外的几位苍龙殿主,气运也势必难以旺盛……当然,这一切,也只是他的猜测。

萧尘道:“所以我来此处,是为了找到苍龙七宿,唯有完整的苍龙七宿,方能除去罪秽之源,方能一改苍龙殿气运,一改苍龙必死之局。”

“原来如此……”陆天慢慢抬起头来,看着他,问道:“那现在,苍龙七宿找到几件了?”

萧尘回道:“紫青双剑、荀火珠、照心镜、钧吴钩……还差冰铉线、吞天印、磐龙玉。”

“嗯……”陆天轻轻点了点头,又问道:“你们如何知晓苍龙七宿遗落之地?”

萧尘又道:“是上代苍龙留下的话。”停了停,又道:“世人都说苍龙七宿里面藏有秘密,陆前辈可知,苍龙七宿里面的秘密?”

“这……”

陆天想了想,最终摇了摇头:“苍龙七宿的秘密,从来无人知晓……何况那些年,苍龙七宿很少有完整之时。”

“如此么……”萧尘沉吟少许,又问道:“冰铉线就在这深渊底下,我现在要如何下去将其找回来?”

“你现在拿不到。”

陆天看着他,摇了摇头,又往山洞外面看去,缓缓说道:“冰铉线和圣族神器却邪一同坠落渊底,当年我和望月为了防止对方下去,故双双在此设下封印,那女人的修为不在我之下,纵使过去这么多年,封印依旧完整,以你目前的

功力,不够突破封印,何况,她们两人现在就在对面,岂会眼看着你下去?”

萧尘凝神倾听,那封印确实厉害,刚才他以帝孤之力,都完全无法撼动封印分毫,那怎么办?说道:“可她们自己,不也要下去拿圣族神器吗?”

“嗯……”

陆天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是这样,所以我们必须赶在她们之前,看来,也只有这个方法了……”

“什么方法?”萧尘眉心一凝,开口问道。

“嗯……你且坐到我面前来。”

陆天看着他,而这一刻,萧尘忽觉事情不简单,因为此时陆天的眼神,像极了当初,三清长老临终传功时的眼神。

“前辈,你要将一身功力传给我?”

萧尘一动不动地看着他,陆天点了点头:“我毕生功力,只余下一成不到,现如今,只有尽数传于你,你才能斗得过对面那两人……”

“可是……”

萧尘脸上神情一愣:“如此一来,前辈也会魂飞魄散,不行……我要将你的魂魄带回苍龙殿。”

“呵呵……”

陆天摇头一笑,笑容里,却尽是凄苦:“故人早已茫茫,纵我回去,又有何益……我残存的意念,之所以撑到如今,便是在等你们找来,当年因我一己私欲,想要救他,将冰铉线偷偷带出,致使神器失落三千年,唉……如今,也算是弥补我当年犯下的错吧。”

“前辈……”

一时之间,萧尘声音也有些苦涩:“前辈当年为救挚友,明知前路生死茫茫,也不回头,何错之有。”

“唉……”

陆天摇头一叹,最后才抬起头来,看着他道:“年轻人,你且坐下吧,纵然不将功力渡传于你,我也撑不住多久了……唉,斗了几千年,这回终于还是要死在那女人前头了。”

萧尘终于不再言说,原以为,他有了操纵生死之后,也见过了太多生死,早已不会再对生死有任何感觉,可此刻却依然,和当初三清长老死去时一样……这种无奈的感觉。

“你且坐下吧。”

“好……”

最终,萧尘依言坐下,“嗯……”陆天点了点头,看着他问道:“你的太古八荒诀,修炼到地字诀第几重了?”

“这……”

听见对方如此一问,萧尘一时难免有些哑口无言,陆天见他此时

神色,眉头微微一皱:“怎么了?”

“没,没什么……”

萧尘只好如实说道:“其实晚辈,并未怎么修炼过太古八荒诀,现在……大概在人字诀一二重的样子吧……”

“你……你说什么!”

这一下,陆天脸色大变,难以相信:“你,你身为苍龙殿殿主,你怎么连太古八荒诀都没有修炼,你……唉!唉!唉!”

话到最后,陆天只是不断捶胸顿足,连叹三声气,满脸苦涩道:“你没到地字诀第三重,我怎么传功给你?你如何承受得住我这八荒之力?罢了罢了,咱斗不过她们了,你现在出去,认输算了!唉!”话到最后,转过了身去,面朝石壁叹气不止。

萧尘见他一副懊恼的样子,说道:“前辈不急,虽然晚辈并未修炼太古八荒诀,但晚辈修炼了另一门功法,或许能够承受前辈的八荒玄功。”

“你……你此言当真?”

陆天又一下转了回来,仿佛又看见了希望,萧尘点了点头,不再多言,他所修炼的“天书”虽不完整,可天书厉害之处莫过于“可纳天下万般法”,无论是什么功力,都能够吸收,而后纳为己用。

正如当年在玄青门,他的修炼总是慢别人许多,别人都快炼气化神了,他还未能炼精化气,其实并非他天赋不如人,也并非是因为笑苍天传授了他九阴九阳玄功,导致与玄青功法冲突,而是他所修炼的功力,全都让天书给“吸走”了。

当然,这里的天书就像是一个容器,只是替他将功力储存起来了而已,免得他自己刚学会修炼,控制不当,而白白浪费掉了……姑且可以看做如此。

这样一来,他的功力被天书牢牢锁死,不会外泄,看似修为低,但其实功力反倒比常人绵密了许多,深厚了许多。

还有更为重要的一点是,他修炼了天书,那便不会被人强行吸走功力,除非那人也修炼了天书,而且修炼得比他更加厉害。

萧尘又道:“除了这门功法,晚辈的体质,也异于常人……”

“嗯……我看出来了。”陆天点了点头,说道:“那你且坐好,背过身去,若有不适,立刻告知于我。”

“好……”

萧尘也不再多言了,事已至此,还能如何?只希望最后前辈不会魂飞魄散,最坏的打算,是他以禁魂术这样迫不得已的方法,把对方带回苍龙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