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0章 被和离的女人7

王青青比安然要小四岁,还只有十三岁。

王青青会识字,是因为她父亲是个秀才,跟在父亲后边学的,可惜富举人穷秀才,她父亲虽是秀才,家里还是很穷,尤其是父亲身体不好,吃药要钱,没办法,她便进了宫,给家里减轻负担,然后等在宫里赚了钱,还能给家里寄点钱回去,支援家里。

所以王青青虽只有十三岁,但大概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却是很成熟,一点也不像现代十三岁的孩子。

王青青不是跟的吴女史,而是跟着一位蔡女史做事。

虽然跟着不同的人,但因跟安然是同一批进来的,所以便觉得要亲近些,对安然也挺热情的。

当然了,也不光王青青热情,同一屋还有两个前辈宫女,一姓曹,一姓刘,曹宫女和刘宫女,年纪不小了,快二十五了,但还没混成女史,也就是说,如果明年再没当上女史,就要出宫了。

这两人对安然也还不错,看她和王青青来了,也是笑脸相迎的,不过安然觉得,王青青笑的真心,这两人笑的就不那么真心,纯粹礼节性笑一笑了。

这也很正常,她们来了以后,她们的竞争对手又要多了两个。

虽然她跟王青青是新人,照理说一年之内升不了女史,还算不上她们的竞争对手,但凡事不绝对,她们还是要防着她的,所以会笑的不真心,也就很正常了。

之后一段时间,安然都做着抄资料的工作。

这项工作枯燥,抄久了手还会很酸,没办法,这个时代没电脑,只能慢慢抄,要不然用电脑做的话,这么多资料,估计两三天就能全部录完。

但要用毛笔一个字一个字抄的话,那就慢多了。

安然因为想建皇宫资料库,奔着自己的目标做事,还不觉得如何,倒是王青青,没有目的,只把这事视为工作,而工作的话,这事这样无聊,还辛苦,就让王青青每天回去,就喜欢抱怨手都写酸了。

安然趁曹宫女和刘宫女不在的时候,劝她道:“你不要抱怨,万一传到了蔡女史耳里,她还以为你是在抱怨她,会不高兴的。”

王青青听了不由紧张,道:“那可怎么办,我已经说了,曹宫女她们也听到了,不会说出去吧?”

安然无奈地道:“你指望别人不会说出去,这很难,反正以后注意点就是了。”

王青青之后果然注意了许多,不过这事似乎还是让蔡女史不高兴了,那天经过蔡女史和王青青工作的屋子时,安然听到里面传来蔡女史训王青青的声音,说是经过她检查,她抄错了资料,骂她是怎么做事的,还有,又批评她当班不老实,偷懒耍滑。

王青青到底年纪还小,被骂哭了,回来看只有安然一个人的时候,便跟她道:“我就抄错了一个地方,就被她骂了好半天,还有,我当班哪有不老实,就只有一次,她找我的时候,我上厕所去了,回来她就说她过来找我,我不在。……”

安然暗道,她就是故意挑你的刺啊,尤其是上厕所那个,估计是专门看王青青去了厕所,才去找她的,然后说她不在,借题发挥,但这是她的猜测,没有证据证明,所以她不能说,免得王青青听了,跟人说,方安然说如何如何——依王青青的性格,还是有可能的——到时自己可就要倒霉了,所以她只能道:“你跟我说说就算了,可不要再跟别人说这些,免得传到了她耳里,她觉得你在抱怨她。”

王青青道:“我当然知道,现在我很小心了,不会跟别人说了,只是这些话,我不说出来,我难受,所以才跟你说说的。”

安然暗道,其实跟她都不应该说。

宫里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多说。

看样子王青青还没认识到这一点,又或者说,她是个爱说话的性格,忍不住,这也很正常,毕竟她才十三岁,再怎么早熟,也还是个孩子,可不像自己,是披着未成年皮的老妖怪。

然后又听王青青恨声道:“蔡女史这样找我的麻烦,肯定是听到了我的抱怨,要不然不会这样的。但我抱怨工作辛苦,只在房间里抱怨过,听到的人,就只有你们三人,然然姐你自然不会跟别人说,所以肯定是曹宫女和刘宫女两人说的,两个贱人!我没招她们没惹她们,她们无缘无故的,做什么找我的麻烦!”

听着王青青的怨恨,安然暗道,这事也怪你自己啊,嘴上不把门,到处乱说,这习惯要是不改掉,就算没有曹宫女、刘宫女的算计,也会有其他宫女的。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宫里的人找别人的麻烦,不见得就是你招了她,惹了她,甚至她不见得看你不顺眼,但为了种种原因,好比在蔡女史跟前示好,当蔡女史的眼线,盯着王青青,会将这事说出去,都是有可能的。

更何况,王青青虽然年轻,是新人,但也是曹宫女和刘宫女的潜在竞争者,所以她们会打压她的存在,这不很正常吗?将所有有可能冒头的人打压下去,她们才有可能在剩下的时间里上位啊。

毕竟她可是听说,今年七八月里,宫里六局一司会有一次评选,评选的话,司簿司就有可能有女史升上去,无论谁升上去,空出来的位子,肯定是曹宫女和刘宫女的目标。

这样一来,她们自然就要打压冒头的人,免得抢了她们的位子。

虽然对曹宫女和刘宫女有了意见,但王青青在这次斗争中,得到了教训,所以王青青每次看到两人,脸上神色未变,还是像以前那样,跟两人怎么相处的,还是怎么相处的,并未给她们摆脸色,因为她知道,摆脸色也没用,还不如让她们以为,她不知道是她们做的坏事,麻痹她们,将来有机会报复她们呢。

不光没跑去揪着曹宫女和刘宫女问,是不是她们在蔡女史跟前说了她的坏话,甚至,蔡女史之后经常找理由,让王青青晚上值班,借此欺凌王青青,王青青虽越来越怨恨蔡女史,也再没说过任何抱怨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