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3章 有钱赚来吗?

在?有钱赚,你要来吗?

对广大的资本家来说,还有什么是比这更有诱惑力的语言呢?哪怕是像洛克菲勒和摩根这样的资本家也是一样,他可以不要道德不要人性,却唯独不能不赚钱。

或许当周铭开始通知这个事情的时候,作为摩根家族中生代的顶尖人物皮耶罗,他正在哥伦布大学里做着自己的演讲。

“我不喜欢钱,我这个人对赚钱没有任何兴趣,我认为金钱是肮脏和充满罪恶的,相比之下我更愿意去做慈善,更愿意去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们,去帮助每一位难产的母亲,或者是遭受病痛折磨的孩子,无论他的族裔或者肤色,因为这才是上帝需要的……”

皮耶罗在台上声情并茂的表演着,如果光看他那坚决的神色,你甚至真的会认为他是一位大慈大悲的圣人。

可实际上当皮耶罗做完自己大义凛然的演讲,当他走下讲台,当他从自己的助理那里得知周铭那句有钱赚的通知,他毫不犹豫的让助理去买最早一班飞往旧金山航班的机票,他甚至都等不及自己的私人飞机了。

而当他到了旧金山,当他走出机场重新打开自己手机的时候,很快接到了无数条信息,都是他的“老朋友们”。

只是他们可不是亲切的打招呼,而是询问他关于周铭通知赚钱项目的事。

你真的相信吗?

这是那么多信息里最常见的一个。

皮耶罗看到这样的信息就打心底的唾弃:谢特!如果你们不相信就不要来旧金山啊,一个个坐飞机过来都是飞快,嘴里却还问着相不相信,这他吗就是一群说一套做一套的伪君子嘛!

一边狠狠在心里鄙视着这群小人,皮耶罗同时最快速度的驱车去往了蒙哥马利大街。

早在纽约那边登机以前,皮耶罗就通过家族企业联系了旧金山这边的车,为的就是不耽误时间,能在落地以后第一时间见到周铭。

原本皮耶罗这么做是为了从周铭这里得到第一手资料,但周铭显然也早料到了这点,因此早就离开了旧金山,只留下唐景胜在办公室里应付皮耶罗这些人。

这气的皮耶罗咬牙切齿,恨周铭太卑鄙,让他白白这么急急忙忙跑一趟。

不过皮耶罗到底是有经验的老资本家了,他在看到自己白跑一趟以后也不急着离开,反而在周铭的办公室里坐下来了。

他当然不是想偷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事实上周铭在离开以前早就做好了准备,唐景胜也是个老狐狸,哪里会那么轻易给皮耶罗套出消息呢?况且唐景胜就算真的说了,皮耶罗也未必敢信。

皮耶罗这么做纯粹就是一个恶作剧心态,他等着洛克菲勒家的弗里曼,还有提斯曼甘特这些人到这里,然后摆出一副自己什么都知道了的姿态去看笑话。

但大家都是老相识了,谁还不知道谁呢?

因此当弗里曼他们先后到了周铭的办公室,见到皮耶罗在这里老神自在的样子,大家就全明白了,最终皮耶罗看了个寂寞。

他们当然也

试着在唐景胜这里碰碰运气,在发现唐景胜装傻充楞以后也懒得试探了,大家还是都别浪费表情,等着周铭回来揭晓谜底好了,反正周铭已经定好时间是在两天后的,不急不急。

只是资本家的嘴,永远都是骗人的鬼!

不管皮耶罗还是弗里曼他们,在唐景胜面前都云淡风轻的表现得满不在乎,可实际当离开以后,他们便开始各显神通的想尽一切办法的打听了。

不能不说这些家伙不愧是美国最顶尖的豪门,他们的渠道还是相当多的,尽管周铭离开前已经做好了准备,却还是给他们打听到了点消息,虽说不是很丰富,但至少知道是跟华商商会和之前的博览会有关了。

得到了这样的消息,哪怕不丰富,他们也都放松了下来,完美证明了人害怕未知的秉性。

当然他们更不屑的,是他们认为周铭这么做只是在给自己的华商商会补窟窿。

“我早就说过了,单靠周铭这家伙自己是不行的!你别看他这次纽约博览会办得厉害,甚至居然还影响到了世贸组织那边,那也不过就是欧洲那些家伙的恶作剧配合罢了,你看肯尼迪那家伙到现在也没真召开部长级会议不是?说到底都是一个玩笑!”

“恐怕唯一当真的就只有我们的周铭先生了,他以为自己搞了这么一次博览会,就能把握所有的华美交易,这样的想法只能说天真!”

“而且商会这个平台也不是谁都能玩好的,中间涉及了太多的问题,有关税和各国之间不同法律条文的问题,不过问题最大的,恐怕还是商会本身和这一次博览会的费用问题,毕竟租场馆和搭建平台等等,都是要花钱的,看来这一次我们的周铭先生要破产了,这一次是要找我们借钱啦!”

“至于他说什么赚钱的项目?恐怕那只是一个欺骗我们的借口,毕竟在最近三个月时间里,周铭先生都只忙了华商商会和博览会的事情,他总不可能是要把华商商会给卖掉了吧。”

这是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在私底下碰面时最常讨论的事情,很明显在他们看来,他们都不相信周铭真的能有什么赚钱项目,很可能是找他们求救来了。

只是他们谁都看不上周铭的所谓项目,却都一致的忘记了,他们再不相信也没谁敢离开旧金山,都还等着跟周铭的正式见面,正式听一听周铭说的赚钱项目。

周铭并没有食言,说两天果然两天以后就回来了,并且回到旧金山以后十分迅速的就召开了会议,邀请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所有人都出席了会议。

对于这次正式会议,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都是带着轻松的心态来的,甚至还有人当面询问周铭是不是找他们借钱来的,引起了现场一片哄笑。

被人这么当面质疑,周铭也并不生气,甚至还十分认真的回答他:“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找你们要钱来的,不过却不是借,而是要找你们做一笔融资交易;也并不是对华商商会,而是对于华商商会的投资模型。”

周铭一边说着,一边将陈树请上台来,给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介

绍商会的投资模型,以及他的年化收益率。

尽管陈树有做空巴西的丰功伟绩,但对于台下这些资本家还并不放在眼里。

有人直接打断了陈树的话:“你说的这是什么?这种不就是最常见的货币基金吗?这难道也是什么新颖的赚钱项目吗?”

更有人嘲笑陈树不愧是从巴西回来的金融大鳄,居然能想到如此先进的基金做法。

但陈树却根本没理会这些家伙的嘲讽,接着介绍自己的投资模型,而随着陈树的继续介绍,这些人渐渐转变了态度,尤其当陈树介绍到自己的投资模型可以带来至少12个点的年化收益率的时候,有人甚至都惊呼出声,表示货币基金根本不可能带来这么高的年化收益率,能带来这么高收益率的只有诈骗!

这时候就换周铭嘲讽他没见识了:“你没有见过12个点的货币基金只是你水平不行,但我们华商商会的投资模型却可以达到。”

周铭还说:“现在12个点就不可思议了吗?那如果我要告诉你这只是一道开胃菜,真正我需要你们融资的项目,可以带来超过20个点的收益,那你们是不是要疯了呢?”

这些人的确都要疯了,如果说之前都是其他人在大呼小叫的寻找存在感,那么现在当周铭说出20个点的收益以后,饶是皮耶罗和弗里曼这样代表整个美国最顶尖豪门的人,也都淡定不下来的站起来了。

“周铭先生,你说的这个项目,他是一个什么样的项目?他又能承载多少资金?”皮耶罗问道。

或许这个时候皮耶罗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的语调已经变了。

不过这个时候也没人有空去嘲笑他了,因为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和皮耶罗一样,急切的想知道周铭口中的这个能带来这么高额的项目究竟是什么。还有更重要的,是这样的项目他有多大。

开玩笑,现场都是美国最顶尖的资本家,谁还不了解投资呢?

他们都很清楚绝大多数的投资回报都和风险相挂钩,现在像周铭介绍的这种能超过20个点收益,这种投资项目不能说没有,只能说凤毛麟角,而且这些投资项目大都规模很小,毕竟一笔钱从一万涨到一万二,和一个亿涨到一亿两千万,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正是了解这一点,皮耶罗才刻意这么一问,因为要是这个项目的资金容纳很小,那也没意思了,像摩根和洛克菲勒这样的顶尖豪门,他们可没兴趣去争抢这种只能赚几万美元的东西。

而要是项目的资金容纳能力强,收益率高,同时又能像货币基金一样保本的项目,那基本就跟神话没什么区别了。

可以说如果说这话的人要不是周铭,这人人只怕早就愤慨的离席,认为这是在消遣他们了,但这个人是周铭,哪怕周铭说明天要发射火箭去太阳,他们都会下意识的分析周铭这事的可能性。

面对皮耶罗和弗里曼这些所有人的期盼,周铭卖足了关子以后才给出答案:“我要的资金多多益善,你们想出多少都可以,不过我先定的小目标是一千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