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0节 奥地利人胜利了!

攻打奥地利,曾英只觉得诸事不顺,接下来他上火,嘴角起了撩泡,不得不由勤务兵为他煎了粤式凉茶去降火。

因为夺回了格林茨堡的奥地利人马不停蹄地沿路追杀败退的南华军,气焰极为嚣张,第七军被紧紧咬上,竟被干掉了三个皇协军师!

皇协军的状况十分糟糕,兵败如山倒,三个师分别是欧洲白皮皇协军、印度阿三与倭人,谁都没有落下。

白皮仗着人多势众,把皇协军部队裹胁住,包围了他们,战而胜之。

值得骄傲的是,三个师的皇协军,没有一个师向奥地利人投降,都死战到底。

欧洲白皮皇协军是东正教出身,与天主教的白皮天生是死对头,仇怨很深,东正教信徒宁愿信异教徒的中国人,也不想投降天主教。

在白皮皇协军中,中国人派有政治军官,对白皮们说的话很有理:“现在给你们机会,如果你们不把握住,谁都救不得你们!”

东正教白皮皇协军高呼着“为上帝而战,为皇帝而战”的口号与同样高呼“为上帝而战,为皇帝而战”的天主教白皮大打出手,无人投降!

至于印度阿三皇协军虽然面,但他们更惧怕军中的宣传,那就是投降者将被皇帝大神打入贱籍,十世不得翻身!

倭人皇协军有东方人的不投降信念,还有惧怕一旦投降,家人不保,被贬为奴隶的可怕命运,也就死战到底。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幸而第五军部队赶来救援,力战打退了奥地利人,这才避免了“全盘皆输”的颓势。

但当南华军退到布拉迪斯拉发城时,奥地利人云集,杀向了南华军阵地!

漫山遍野地杀来,看得让人触目惊心。

“白皮的部队可能高达四十万!”一个南华军参谋综合了各项情报后惊呼道。

更恐怖的就是奥地利人被军官用督战队压阵,两人一枪,以几乎自杀式的方式正面冲击南华军坚固设防的阵地,然后被成片打倒,血流成河。

此时一切兵法无关紧要,反倒是狭路相逢勇者胜。

这些奥地利人,很多都是以前没上过战场的普通平民,因恐惧逃回来。

“不许撤退!一步也不许后退,前进!前进!”

“懦夫将被枪毙,对懦夫没有怜悯!”

“开火,打死这些叛徒!”奥地利的军官高吼道。

逃兵被督战队无情地砍杀当场,或者被当场枪毙!

之后的奥地利人再不敢逃跑了,而是迎着南华军的枪膛冲锋。

如此一来,在被南华军结结实实地教训,品尝到奥斯曼包头佬惨败滋味的白皮也让中国人重蹈于包头佬“你有枪膛,我有胸膛”的噩梦之中。

奥地利统帅拉依蒙多·蒙特库科利为了争取胜利,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在他的高压下,奥地利人打仗不要命,两人一枪给他上,往后跑就枪毙!

敌人以集团冲向我军阵地,对付这些无脑猪突冲锋的敌人其实不难,前提是你要有足够的火力。

发挥我军特色,形成火力墙杀伤敌人,来多少都让他们有来无回。

可南华军偏偏缺乏火力,后勤线虽然因为张家玉亲临而被打通,但德意志佣兵依靠着深山老林与南华军打起了游击,造成后勤线很紧张,运来的物资不多,导致军火无法接济得上,也就

不能顺利地送白皮下地狱。

白皮的炮弹已经打进了布拉迪斯拉发城,南华军的各个阵地受到猛攻,又有二个皇协军师被打垮了。

虽然白皮死得更多,但曾英觉得不值得。

他对第五军军长左梦庚道:“我们这样战斗,战士牺牲颇不值得,如若军火充足,则我军当可以一敌十!”

“你的意思是说撤退?”左梦庚问道。

“对!”曾英点头道。

“如今我们与后方联系不上,张大帅一直没有信息(后来发现来往前线的通讯兵多被德意志佣兵伏击杀死,张家玉一直没能收到前线的消息),如果我们不当机立断,只怕走不了,几万

人,两个军被歼灭的话,我们将造成极坏的影响。”曾英说着。

他幽幽地道:“相比之下,我们后撤,保住有生力量。当然,你我要承担责任。”

左梦庚慨然道:“与保住几万将士的性命相比,你我个人得失算什么!”

“好!”

曾英与左梦庚一道下达了弃守布拉迪斯拉发城的命令,这让将士们十分遗憾,毕竟是他们下了死力才打下的城池。

战士们议论纷纷,有的说:“我们打下的地盘,就是我们的领土,不能轻易弃守!”

有的干脆要求上级就在城外与白皮决一死战。

战士们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战果要放弃,那股滋味确是难以忍受的。

两军长着军官们反复向部队宣传作战指导思想:“不在于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在于有生力量的消长。”

“当我们的火力充足时,我们就能够再次打回来!”

“陛下教导过我们,得人失地,人地皆得,得地失人,人地皆失!”

通过军官们的反复深入的讲解,部队的思想情绪稳定。

部队撤退不是件易事,两个军交替掩护撤退,在火线上的部队打阻击,先行一步的部队则到了一段距离后建立工事,然后驻守,通知后面的部队撤离。

说真的,撤离布拉迪斯拉发城,部队从上到下恋恋不舍,但大家都明白,丢弃城池,保住有生力量,是值得的。

布拉迪斯拉发城终究会是我们的,维也纳城也将是我们的。

曾英军长在撤离时,斩钉截铁地道:“奥地利必灭,布拉迪斯拉发城一定收复!”

白皮重夺布拉迪斯拉发城,他们得意忘形,大肆唏嘘所谓的赫赫战果,拉依蒙多·蒙特库科利元帅骑着一匹白马进城,他叫嚷道:“我军取得了决战的空前大胜!”

他大吹大擂,向维也纳方面捏造战绩,谎称:“在布拉迪斯拉发城消灭了异教徒十万人!”

“异教徒残部已无力再战,我军全面胜利在望!”他如是说,令利奥波德一世十分开心,派大臣到了前线对部队进行嘉奖。

待使臣刚刚到达了布拉迪斯拉发城,见到拉依蒙多·蒙特库科利元帅,元帅笑逐颜开,原来南华军一路撤军,已经回到了布达佩斯,回到了出发地!

“欢呼吧,奥地利人,我们胜利了!”

消息传到了维也纳城,城内一片欢腾,利奥波德一世开了盛大的舞会,他在舞池上与贵夫人们、小姐们翩翩起舞,庆贺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