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0章 不同意

时枝挠了挠头,不知道智姑娘为什么总是对她抱有期待。

总是叫她去试一试,她现在有点无语,世梵令不是说可能要奉献生命吗?

那智姑娘是让自己奉献生命?她感觉头很大。

不是说是灵魂体吗?

智姑娘对她又很好,但总感觉智姑娘老是盼着她去死。

但智姑娘的想法又不太一样,她是希望天命之人是时枝,因为时枝是浩瀚生灵,比灵魂体强太多了,容易成功铸剑,事情就变得稳妥很多。

而灵魂体太弱了,可能会导致无法成功铸剑,导致失败。

而且在智姑娘心中,如果时枝是天命之人的话便不一定需要奉献生命,不是说一定要奉献生命的,时枝强,就可以避免很多问题,少却很多隐患。

“我能试试吗?”时枝硬着头皮问道。

婆落冷眼看了一眼智姑娘,只觉得这小丫头一直在质疑她。

但还是点头了。

时枝走了过去,孤卓还站在原地,婆落看了一眼孤卓:“还不走吗?”

孤卓憋屈的很,这牛角人又没叫他走,他怎么知道该不该走。

万一自己是什么天命之人呢,虽然根本就不想做这个天命之人,他可没这么伟大想要为整个浩瀚之界奉献生命,等的不过就是被排除掉。

希望得到一个确切的回复告诉他不是天命之人,他就安全了。

“那我是天命之人吗?”孤卓索性壮着胆子问了出来。

婆落粗糙的脸皮颤了颤:“不是,是的话,我会开口。”

“知道了。”孤卓下去了。

时枝小心翼翼走了过去,伸出手摸了摸材料,材料没什么反应,婆落也没什么反应。

智姑娘脸上划过失望,看着有些茫然的时枝,她说道:“回来吧。”

时枝就回到智姑娘身边呆着了,她其实挺依赖智姑娘的。

“下一个。”婆落说道。

孤卓旁边还站着几个孤卓的人,他们挨个上去试了试,都下来了,还有些孤卓的人站在孤卓后面去了,所以还轮不到他们,然后便是晚星的朋友。

他们上前试一试。

智姑娘的目光在人群中扫来扫去,她看到孟离就想起了凤楚了,这两人素来有恩怨。

不过她是开口问孤卓:“凤楚呢?”

孤卓侧头看了一眼孟离,说了声:“不清楚。”

智姑娘也跟着看了孟离一眼,孟离有点想笑,这孤卓是暗示智姑娘自己知道凤楚的下落还是他本能的看了自己一眼。

“凤楚呢?”智姑娘问孟离。

孟离面不改色地摇摇头:“不清楚。”

“嗯?”智姑娘疑惑了一瞬间,问尤允:“这人是死了吗?还是你没通知到。”

尤允谁也没看,想也没想便说道:“总之活着的人我都通知到了。”

“死了?”智姑娘小声地发出疑问。

尤允:“也许,毕竟这里面很危险。”

智姑娘就不说话了,这里面为何变得这么危险智姑娘比谁都清楚。

死了就死了吧,就是突然想起这个人问一下罢了。

看着灵魂体们挨个去摸材料太枯燥无味。

晚星的朋友完了,就连庄然都去了,最后轮到晚星,见晚星过去,孟离就紧张起来了。

一是在想如果天命之人是晚星她该怎么办,而且下一个就到自己了。

过程很快,只需要摸一下,婆落不开口就自觉下去站在一旁,晚星整个过程和前面的所有人都没区别。

该到孟离了,孟离走了出来,世梵令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孟离还感到一股刺人的目光一直跟着她,那应该身后孤卓的。

到了材料面前,孟离伸出手去触碰了材料,她没想过自己会是什么天命之人,可这材料确实在她触碰时,就发出了一道淡淡的银光,这虽然银光一闪而过,却也闪了。

然后孟离感觉有什么东西以一种闪电之速窜入她的意识海,试图和她的意识建立联系。

这股力量带着一种绝对的威压,和一种不容拒绝的姿态要求着孟离,孟离脑袋发懵了一瞬,便成功建立了。

然后她对上了世梵令的目光,看到了世梵令那种突然难看的脸。

再然后她便被是世梵令给抢走了,世梵令速度太快了,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被抢走的,总之她到了世梵令身边,她的手腕被世梵令的手死死的抓住。

婆落愕然地看着世梵令,不解地问道:“你做什么?”

“我不同意。”世梵令说。

“就是她,天命之人是她。”婆落沙哑的声音竟有些尖锐,听起来有些恐怖和疯狂。

问情也难以置信地盯着孟离:“阿离……”

她傻眼了,怎么会是阿离,她从来没想过会是阿离。

或许是阿离现在脱离了灵魂体人群,一个人独居,亦或是阿离和她关系那样亲密,她总是忽略了阿离也是灵魂体。

而没人知道,世梵令和问情的想法一样,他把孟离当成好朋友,便一直在忽略她也灵魂体的事实,除非刻意去想,才能想起。

起初世梵令也有点高兴,噬灭的事情总算是有点眉头了,他一直都没往孟离身上想过,他都忘了孟离也是灵魂体……

在他心里,孟离和大部分灵魂体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她明明跟其他灵魂体们有着那样多的不同……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师父……”晚星眼泪猛地一下就掉出来了,她好慌,好乱,该怎么办,竟然是师父。

而孤卓神情也万分复杂。

时枝也很震惊,自己不是天命之人,可阿离是,阿离竟然是天命之人……

总感觉……被命运捉弄了。

“滚,都给我滚。”世梵令看着后面一片乌压压的灵魂们,那一双双好奇的眼神,盯着他和孟离,他不爽极了。

元子也就依着世梵令,挥了挥手:“都走吧,走。”

灵魂疏散的慢,还有些胆子大的人总想着多看几秒热闹,孤卓突然大吼一声:“快点滚!”

恶人最叫人害怕,孤卓这么一吼,人群瞬间散了,都迫不及待构建通道跑了,生害怕孤卓记住了他们的脸。

元子不会闲着无聊专门杀他们,但孤卓这样睚眦必报的人可就难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