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灵界要说小也不算小,尤其是现在孤卓把灵界搅得不得安宁,很多灵魂都躲得远远的。

一时间并不好快速召集全部灵魂。

尤允出去好久都没回来,大家都在里面枯燥的等着。

问情太无聊,小声地给孟离嘀咕着:“阿离,噬灭真的可以解决了吗?”

“看情况是有办法了。”孟离由心的高兴,神巫人们得到了意志之地的指引,问情说道:“真好,这样我的族人就不会一直在少了。”

孟离摸了摸她的头。

从前噬灭反反复复不停的出现在她的视野里,生命里,后来小世界没了,她一个人清静度日了一段时间,就感觉噬灭远了。

因为她所处的环境不一样了,但问情那边却还不停的被噬灭困扰着,毕竟她的族人一直在少。

世梵令看了孟离一眼,小声地说道:“期望别太高了,不然该有巨大的失望。”

“世事多变。”

“知道了。”孟离说。

但她还是觉得这件事有眉头了。

尤允回来了,他说道:“已经通知了所有灵魂体。”

“好。”元子点头。

尤允说道:“估计得一会儿,毕竟这个地方他们也犯怵。”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元子看了一眼孤卓,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笑得孤卓汗毛竖立,脊背发凉。

“这地方还是太小。”尤允说道:“我叫他们在外面集合。”

元子微微点了点头。

外面慢慢聚集了人,没有人进宫殿来,也不太敢进来,元子说道:“既如此,就都在外面等着吧。”

孟离起身:“好。”

不是非要等到别人指名点姓才舍得出去,她率先做了个表率,晚星他们就跟着孟离一起。

孤卓想了想,也把他的人都召集起来带了出去,出去的时候他感到非常憋屈,他的宫殿就这样被人征用了吗?

反而他还要带着他的人出去。

孟离在路上的时候则是想到自己上次来杀了凤楚,心里琢磨着,智姑娘会发现凤楚没有了吗?

到时候问起来挺尴尬的。

宫殿外有宽阔的空地,孤卓居住的地方附近没人敢住,尤允肯定有专门的办法通知到每一个人,孟离见这外面的人越来越多了。

等待的时光太漫长了,晚星太无聊了,问孟离说道:“师父,你说天命之人会是谁?”

“不知道。”孟离摇摇头,这种东西说不清的,不是谁能力强谁就是天命之人,各种原因吧。

“听起来挺危险的。”晚星还说:“听说要奉献生命。”

“奉献生命啊。”孟离沉吟了片刻,说道:“若是需要奉献生命的话,被选中的天命之人大概不是那么幸运。”

晚星说道:“不过若是叫我奉献生命其实也可。”

她这话让孟离严肃了几分,认真思考了下,假如是晚星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人都齐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元子众人从里面出来,尤允也站到了灵魂体这边来。

因为孟离和孤卓这些人本来就是从宫殿里面出来的,现下的位置便是最前方,靠元子他们最近的距离。

元子说人都齐了,给孟离一种信口开河的感觉,他真的知道到底有多少灵魂体吗?

孟离回头看,身后乌压压的一片,但还有很多弱小的灵魂根本也来不及赶过来吧,他们甚至还不会空间之力,怎么能快速过来,能快速过来的,都是掌握了空间之力的人。

孟离突然意识到,在元子心中,过于弱小的灵魂根本就担不起天命之人的使命,他们没有一点可能性,所以根本就没必要等他们。

婆落个子很高,她扫一眼现场的情况,也说道:“人没到齐。”

“难道你很珍惜这些灵魂体吗?”她质问元子,竟然还藏着掖着。

元子微微颔首:“你误会了。”

“有的灵魂弱小到,经不起任何风浪,如果浩瀚意志选中这样的天命之人,那无疑是在戏耍我们。”

婆落半信半疑:“真的吗?”

元子说道:“真的,婆落不妨先试上一试,反正有这样多的人了,若是这次能找出天命之人,也不必耗费时间再等其他。”

“等那些没赶到的灵魂太久了,现下也无事,这么多人,总值得婆落把宝物拿出来一次了吧。”

婆落不知道怎么就有些生气了,她埋怨道:“若非你放了这么多灵魂体在浩瀚之界,浩瀚意志也不会选择弱小的灵魂体。”

她看了一眼元子有些无语的脸,又解释道:“没有你,浩瀚意志就没有灵魂体这个选项。”

“你也知道,灵魂体弱小到经不起摧残,我总是担心铸不成剑,毁了大事。”

元子:“……”

这也能怪我?

怪我把灵魂体弄到浩瀚之界?

“那些小世界都没了,怕也是天意,阻止你再弄些灵魂体。”婆落似乎不解气,还掀元子的痛处。

元子:“……”

不知道婆落对他哪里这么大的怨念。

婆落数落完之后,脸色严肃起来,她拿出了她们在浩瀚之界取的东西,这东西有一米长,半米宽,半米高,浑身呈现银色,银得闪耀而华丽,质感看着比银高级,婆落双手拖着,显得很沉。

旁边才有神巫人小心翼翼地从婆落手中接了过去,由两个人抱着,各拖一方,面对着这边的灵魂体。

婆落轻轻地抚摸了下这铸剑的材料,带着一种小心翼翼,仿佛生害怕把它碰坏了。

可大家看这材质,怎么也不像轻轻就能碰坏的样子。

“这样,大家挨个都来摸一下。”婆落指了指孤卓:“就从你开始吧。”

孤卓站在最前排的最左方,婆落这么一指,就是随意一指,事情总要有个开头。

孤卓:“……”

他站了出来,一步一步朝着材料而去,那材料被两个神情严肃的神巫人拖着显得更加华贵了,孤卓伸出手时,手都有一瞬间颤抖。

然后他的手碰了上去,他停顿了几秒,婆落说道:“摸过就好。”

孤卓这才放开了手。

智姑娘对时枝说道:“你也去试试?”

反正东西都拿出来了。

婆落掀起眼皮看了一眼智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