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6章 新的安排

许诸的婚礼简单,但却让所有人羡慕。

拆白党的那些人羡慕,薛如终究是找到了一个好的归宿。

这在过去的拆白党里,根本是想都不敢想的。

嫁给了一个大英雄啊。

李之峰这些卫队的也都羡慕。

大家都是拎着脑袋和日本人拼命的,可是瞧瞧人家许诸?

人和人的命不能比。

而那些拆白党的人,对才认识的这位师爷也是敬仰到了极点。

一早的时候,就听说了昨晚许媚的事了。

能在许媚面前都不动心的男人,有谁?

闵鸿轩可是把她当成拆白党的宝贝的,谁都不许多看一眼。

眼下拱手交给师爷,师爷都不动心?

这才是真正的大英雄大豪杰啊!

拆白党有了这样的一位师爷,有希望有前途!

只是看到师爷眼眶浮肿,似乎是昨晚没睡好的原因。

一定是为了国家大事彻夜未眠。

孟绍原真的是彻夜未眠。

他只要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出现的全是许媚的影子。

造孽啊。

今天的婚礼,许媚也来了。

而且闵鸿轩特别安排了她和师爷一桌。

孟绍原一抬眼就能看到许媚。

而许媚,一直都在看着他,似乎眼里只有师爷的存在。

要命了!

那张脸、那双勾魂的眼睛、那身子……

孟绍原只觉得心跳加速,口干舌燥。

“师爷,开始吧。”

闵鸿轩的声音,这才让孟绍原恢复理性:

“开始!”

一对新人走了出来。

那是许诸和薛如!

闵鸿轩是主婚人,李之峰是证婚人。

许诸和薛如父母都不在,他们一起拜了孟绍原。

孟绍原喝了“媳妇茶”,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支票交给了薛如:

“这是给你的私房钱,好好收着。”

“多谢师爷。”薛如甜甜笑着。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夫妻对拜。”

周围一片叫好声,不过,声音还不能太大。

婚礼简单,也没有按照过去的规矩就进了洞房,而是留在了主桌上。

许诸夫妻一一敬了酒,等到他们敬完,孟绍原忽然问道:

“许诸,你是我手下有名的拼命三郎,现在有媳妇了,以后还敢拼命吗?”

这是一个关键的问题。

很多人,一个人单身的时候,从来不把自己的命当命。

可是一旦有了自己的家室,就会瞻前顾后,甚至变得胆小如鼠。

许诸听了这话,一笑:“长官,不是每个有媳妇的男人都是胆小鬼,我还是那个许诸。我有了媳妇,等再有了孩子,我有后了,我什么都不在乎了,我知道,就算我这条命拼没了,长官也一样会帮我照顾我的媳妇孩子的。”

接着,他加重了自己的语气:“我的一切都是长官给的,我不为长官拼命,我还算是个人吗?”

薛如握住了他的手:“师爷,我的男人一定要顶天立地,他要不再是个英雄,我就休了他!”

“好!”孟绍原笑道:“你们都很好。”

对面,许媚看着师爷的眼神愈发的不一样了。

师爷的部下,也都是英雄好汉。

这都是师爷带出来的!

酒过三巡,孟绍原逐渐把话带入正题:“闵鸿轩,拆白党是个怎么样的组织,你比我更加清楚。眼下,上海局势如此,拆白党如果继续做老营生的话,意义已经不大了。”

“还请师父明示。”

孟绍原沉吟着说道:“我军统局上海区下面有个部门,叫战略忽悠处。”

战略忽悠处?

闵鸿轩一怔。

按理说,他也是见多识广的人了,什么样的政府组织也都听说过一些,可是战略忽悠处,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啊?

闻所未闻。

一边的许诸听的差点笑了出来。

这算是军统局上海区的绝密组织了,只有一些核心成员才知道。

这个战略忽悠处的人,尽是一些骗子组成。

本来,许诸也是不大看得起他们的,可是这些人的所作所为,着实让人大开眼界。

比如就在前段时候,上海的各大报纸,忽然出现了一篇署名为“何平生”的文章:

“论中日和谈之可能性。”

这篇文章对中日两国形势分析的极其透彻,隐晦的说出了中日两国是存在和平谈判的先决条件的。

这让日本情报机构如获至宝。

由于这篇文章的指向性很强,一度让日本人以为这是重庆政府在那散播着某种和平意愿。

为此,日方指挥部甚至下令长沙正面之日军,暂时放弃军事态势,以对重庆政府进行谈判试探。

薛岳趁机下令国军主动出击,收复了一些丢失阵地,加强了长沙正面之防御。

随后,重庆政府发表声明,在侵略者完全退出中国之前,不存在和谈之可能。

日军主动性一丢,原本决定在今年展开的第二次长沙攻击作战,被迫延后。

这让日军恼怒不已。

“何平生”却并没有消失,此后又陆续发表了不少的文章。

什么论国军收复上海的可能,什么和平军的某某军官有反正的可能云云。

总之,每篇文章功底都非常扎实,让日本情报机关不得不对这些文章进行仔细调查分析。

而这个“何平生”,并不是一个人,而是战略忽悠处的几个笔杆子组成的。

战略忽悠处并不仅仅是用来骗钱的,他还承担着扰乱敌人视线,大放烟雾弹,传递错误情报等等责任。

也不知道孟长官的脑子里是怎么想的,居然成立了这么一个组织。

可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组织的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闵鸿轩虽然心存疑虑,但既然是师父吩咐的,闵鸿轩断无拒绝之理:“是,师父,那拆白党从此后就是,那个战略忽悠处的人了。”

“这个部门,我也暂时没办法和你描述清楚。”孟绍原一笑:“这样吧,等两天,你到我那里去一趟,我仔细的带你参观参观。”

“是,师父。”

“那成,我也在你这里待了很长时间了,这就要回去了。”

孟绍原站起了身。

许诸和薛如也站了起来。

“部长,我,我和我男人走了。”薛如低声说道。

闵鸿轩微笑着点头:“好好和你男人在一起,以后你不再是拆白党的人了。”

孟绍原走的时候,又情不自禁的看了许媚一眼。

天那,天啊!

自己这个傻叉!

孟绍原每每想到这里,心里总是忍不住一阵绞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