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5章 算无遗策三步后

崔浩正色行礼,一揖及腰:“若真有前辈言中这一天,那我崔氏一门,必世代感激前辈的恩德,立祠祭拜。而前辈的一应需求,我们崔氏也是无不照办。”

黑袍笑着点了点头,一指身后的那个地洞:“万人现在就在那个洞中,我们进来的地道之前的拐角处岔道尽头,她在那里安睡呢,后面的事,就看你自己的决定了,祝你们好运,噢,对了,请令尊这次表现忠义的时候也别太过,拓跋绍凶残暴虐,要是当面顶撞他,给他直接杀了,那可就得不偿失啦。”

崔浩微微一笑:“我们知道应该怎么做的,前辈告辞。”

他说着,向着那个地洞一跃而入,黑糊糊的地板乍开乍合,很快,就没了踪影。

黑袍长舒了一口气,看向了另外一侧的一块地毯:“出来吧。”

地毯微动,陶渊明从毯下长身而出,一边拍着身上的尘土,一边吐出嘴中含着的一根苇管,笑道:“师父才是真正的大师,即使是拓跋珪这样的北方霸主,也是谈笑间身死魂灭,只是,徒儿一直很奇怪,这跟您原来计划的让拓跋珪杀掉拓跋绍母子,然后挥军与刘裕夹击南燕的计划不符合啊。”

黑袍勾了勾嘴角:“情况产生了变化,我本来是想让拓跋珪去屠了清河郡,激起北方汉人的反抗,以分化北魏,可没想到,这家伙脑子没给五石散弄糊涂,居然能反过来设局,来看谁会接近万人,刺探他的行踪,这说明他已经怀疑到了我,刚才在帐内,他也是蓄势待发,随时可能向我出手,其实情况非常凶险,若不是他的注意力全在我身上,忽视了地上的崔浩,那只怕我的计划,会有毁于一旦的风险,有那么一刻,我甚至想要唤你出来相助了。”

陶渊明点了点头:“拓跋珪毕竟天生神力,武艺高强,真要蛮干起来,未必能迅速将之击杀,还是师父算路深远,早早地布置了崔浩这一手,我想拓跋珪就算是做了鬼,也不会服气的。”

黑袍冷笑道:“贺兰敏和崔浩都有各自的算盘,贺兰敏自不必说,就是那崔浩,哼,也做着崔家能靠着名望领袖北方汉人世家,以后再收编胡人兵马,自立称帝的美梦呢。这人哪,总是会有与自己地位不符合的野心和贪念。哪怕在外人看来是多么地可笑,自己却是陷入其中而不自知。”

#送888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陶渊明笑道:“崔家,卢家,郑家这些北方豪门,百年来就是识时务,归顺胡虏,以保全自己,胡人治国离不开他们的支持,但是他们也不能有自己的兵马,不然也早就给灭了。不过,崔家现在居然打起了胡人兵马的主意,我倒是很想看看,他们是如何能把这些以部落为单位,只效忠自己部落大人的胡人兵马,据为已有!”

黑袍叹了口气:“你也不用急着笑话他们,其实,崔家所想,未必不能成功,就象那于栗磾,身为部落首领,反而扔下部众,与汉人杂居,部落模式是用在草原之上,因为草原上生存环境恶劣,只有抱团求生存,单个帐落无法生存,可是到了中原,农耕为主,这就让自己分家单干,成了可能。崔家有劝课农桑的本事,又能结坞自立,如果真的有了爵位和封邑,未尝不能吸引一些胡人民户来投奔。”

陶渊明的神色一变:“师父是说,他们有成功的可能?”

黑袍微微一笑:“事在人为,就象当年,谢玄组建北府军的时候,谁会想到刘裕能有今天呢?我们再怎么算计,也不可能把所有的意外和变数算到其中,所以,需要随机应变,不管出现什么样的意外情况,都要作出相应变化,以争取最有利于自己的结果。”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这次的应变,就是在拓跋珪对我起疑心的时候,先主动下手除掉他,接下来的贺兰敏强行立拓跋绍篡位和崔浩等人拥立拓跋嗣反击,是应对这个变局的两招后手,而在我回北方之前,需要第三招后手,这也是我找你的原因。”

陶渊明微微一笑:“师父要徒儿做些什么,还请示下。”

黑袍的眼中冷芒一闪:“我需要你把贺兰敏,能完好无损地带到慕容兰那里,接下来的事情,慕容兰能处理。”

陶渊明的脸色微微一变:“师父,我是真不明白你这样做的意义何在,在我看来,贺兰敏这个使徒已经完成了她的任务,没必要再留下了。她的目标太大,可是弑君的凶手,北魏君臣未来也不会放过她的。”

黑袍冷笑道:“以后你就会明白我这一招的用意了,只是现在,还不方便透露,贺兰敏现在看起来不起眼,甚至已经没了利用价值,但在我的计划中,她会是以后扭转整个天下大势的关键一员,就象刘婷云,当初我叫你去救她的时候,你可曾会想到,她还能有如此巨大的能量呢?”

陶渊明若有所思地点头道:“师父这样一教诲,我倒是明白过来了,贺兰敏之于北魏,就象刘婷云之于东晋一样,这种恶毒又聪明的女人,能搅乱整个天下,如果贺兰敏逃到了南燕,那拓跋嗣若是顺利登基,就有出兵伐燕的借口和动机,到时候很可能会和刘裕的北伐军正面相遇,如此,则魏晋之间的碰撞,将正式展开,这恐怕才是师父真正想要的结果吧。”

黑袍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拓跋珪和刘裕,毕竟有阿干之义,也正因此,两者之间才保留了起码的理智,在条件不具备时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冲突,所以,我要给魏晋之间,制造一个冲突的理由。本来我是希望南燕担任这样的角色,可惜慕容兰背叛了我,不执行我的命令,所以,我得另想办法才是。现在我得动身去南燕那里处理下一步的事,贺兰敏的事情,就只有交给你了,记住,把贺兰敏带来南燕,交给慕容兰,别的事情,不必多问多说。办完之后,想办法回到东晋,编好这段时间去向的说词,刘穆之,正在到处查探你下落呢。”

陶渊明微微一笑:“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