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2章 传统技艺

战争进行到这里,精彩是真的谈不上,可歌可泣就更加谈不上了,但却是充满着戏剧性。

随着加藤清正对努尔哈赤的流氓行为,导致小西行长的整盘计划全部落空。

而当初郭淡预算的也是出兵救援朝鲜,第一线应该是汉阳,粮食的话就可以直接从海上运送过去,可现在的话,最好的情况也要从鸭绿江附近开始打。

搞得双方都有一些郁闷。

最郁闷的莫过于朝鲜,不过他们的霉运似乎已经到头来,开始要转运了。

朝鲜大臣李德馨带领使节团刚刚来到辽东地区,就听说大明皇帝眼前的第一红人郭淡就在辽东视察经济。

这.……!

真是天佑我大朝鲜啊!

李德馨立刻手下先行一步,而他就立刻去拜访郭淡。

对于他们的到来,郭淡可是没有一丝丝意外,反而是感慨道:“可算来了!”

田义马上道:“你待会可不能轻易答应他们,事已至此,朝鲜几乎算是亡国了,咱们也就不用太着急,李如松不都还在京城。”

“明白!明白!”

郭淡呵呵笑道。

来到大厅,李德馨打量了一下郭淡,眼中闪过一抹惊讶,虽然他听说过郭淡非常年轻,但也应该没有这么年轻,主要还是郭淡耍诈,这厮就不讲武德,天天刮胡子,显得更加年轻。

“阁下就是天朝财政顾问?”

李德馨差点认为郭淡乃是一个小书童。

郭淡拱手回礼道:“正是!不知您是?”

李德馨又拱手道:“在下朝鲜大司宪李德馨,见过天朝财政顾问,今日冒昧拜访,唐突之处,还望郭顾问海涵。”

“朝鲜大司宪?”

郭淡打量了一下他,道:“你这骗子可真是找错人了,我郭淡人称天朝大聪明,绝非是浪得虚名,且不说你朝鲜大司宪上我这来干嘛,就您这天朝普通话说得,哼,可是比我还要标准一些,你这是在蒙谁呢。”

李德馨听他这般语气,便更加确定这人就是郭淡,文人可不会这么说话的,赶忙道:“郭顾问有所不知,在下本贯广州,家里自小就教汉语。”

说着,他又立刻拿出官印、他们的公文给郭淡看。

“这好像是真的呀!”

郭淡看过之后,又打量了一番李德馨,一脸困惑道:“可是你堂堂朝鲜大臣,又不是朝鲜商人,上我这来干嘛?”

早知你在这里,我就带几个商人来了。李德馨心里是后悔不已,赶紧言道:“郭顾问可能有所不知,去年倭国那丰臣老贼曾致信我主,要从我国借道入侵天朝,被我主断然拒绝,哪知丰臣老贼仍不甘心,竟兴兵来攻,我主准备不足,被倭贼无耻偷袭,如今正面临亡国之灾,还望天朝能够出兵援助。”

“骗子!”

郭淡指着李德馨道:“你这死骗子。来人啊!将这骗子抓去官府,真是岂有此理,还敢忽悠天朝大聪明,真是瞎了你的硬化氪金狗眼。”

天朝大聪明?

一旁的杨飞絮嘴角抽搐着,快要演不下去了,迫切的渴望退场,立刻道:“我去叫人。”

“等等!”李德馨惊慌失措,一脸错愕地看着郭淡道:“郭顾问为何认为我是骗子?”

郭淡冷笑一声,反问道:“我且问你,我朝鲜大兄弟民康物阜,其主文武兼修,国内是人文荟萃,精兵千万,我可有说错?”

李德馨赶忙道:“阁下说得丝毫未错。”

你这臭不要脸得。郭淡暗骂一句,又道:“我又问你,那倭人茹毛饮血,皆以强盗为生,我可有说错?”

李德馨又道:“阁下说得丝毫未错。”

郭淡呵呵道:“可如今你却说那倭国那土鳖也能亡我朝鲜大兄弟,你这不是扯淡又是什么?可恨!可耻!可诛之!”

李德馨当即一脸懵圈。

这.……!

这好像的确说不过去啊!

不过李德馨到底是文臣,嘴皮子功夫还是有得,于是道:“当年那南宋繁荣昌盛,物阜民丰,可不也被那茹毛饮血、以强盗为生的蒙古人灭了吗。”

郭淡哼道:“当年蒙古灭南宋时,领土都是南宋好几倍,日本就一岛国,弹丸之大,凭什么灭我朝鲜大兄弟,你自己说,倭国有哪一点比得上朝鲜。”

李德馨想了想,还真就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急得是欲哭无泪道:“我……我为何要骗你。”

郭淡道:“我怎么知道!”

“我……你.……!”

李德馨只觉自己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这时,他身边一名官吏小声喊道:“大人。”

李德馨偏头一看,突然反应过来,忙道:“快快呈上。”

几个仆从立刻上前来,将手中盒子打开。

大珍珠!大宝石!大人参!

李德馨赶忙言道:“此乃我主的一点小意思,还望阁下笑纳。”

郭淡立刻向杨飞絮道:“飞絮,你马上替我书信一封给予陛下,告诉陛下,我们大兄弟朝鲜有难,情势不容乐观,必须赶紧出兵救援。”

李德馨听罢,心中当即是万马奔腾。

说那么多废话干嘛,直接送礼不就行了么。

杨飞絮错愕道:“夫君为何转变的如此突然?”

“你这愚妇,真是好没见识。”

郭淡指着杨飞絮道:“你见过哪个骗子有如此手笔。”

李德馨心想,他说得好像也有道理,这绝不是骗子得手笔。

杨飞絮道:“倒是见过一个。”

“咳咳!别废话,快去吧。”

等到杨飞絮离开之后,郭淡笑眯眯地向李德馨道:“大司宪请坐。来人啊,快快斟茶。”

你家的茶可真贵啊!李德馨抹了抹汗,坐了下来,喝口茶压压惊。

郭淡笑道:“大司宪,我朝鲜大兄弟有难,我绝不可能坐视不理,但是呢,我只能帮您写信给陛下,您还是得跑一趟京城,这可不是小事,我也没法全权做主啊!”

李德馨道:“这我明白,真是多谢郭顾问出手相助,待驱赶倭贼后,我主必有厚报。”

他当然知道这等大事,必须得皇帝做主,但是郭淡为他们说话,他就已经非常感激了,可不能奢求太多。

关键郭淡就在辽东地区,他说的话,可信度非常高呀!

“哪里,哪里。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郭淡呵呵一笑,又问道:“不知如今朝鲜是什么情况?为何如此强大的朝鲜竟会被倭军击败?这简直匪夷所思啊!”

李德馨重重一叹,道:“郭顾问有所不知,那倭贼渡海之际,我军本有全歼倭贼的机会,但我国将军大仁大义,不愿与近邻结下深仇大恨,渴望他们能够知难而退,故而只是驱赶,并未袭击。

哪知倭贼狼心狗肺,恩将仇报,突然袭击我军,重创我国海防,之后倭军趁我国不备,又长驱直入,妄图偷袭我国王京汉阳,原本以倭贼的兵力,是绝不可能攻入汉阳的。但是.……!”

郭淡忙问道:“但是如何?”

李德馨长长一叹,眼中泛着泪光,“但是倭贼竟拿着我国百姓作为人质,驱赶百姓入城,而我主仁义为怀,不忍见百姓惨死,故而下令开城门,放百姓入城,同时下令城墙守兵,决不能误杀一个百姓,哪知倭贼扮作百姓混入城中,然后内外夹击,导致汉阳失守。”

“无耻!”

郭淡听罢,一拍桌子站起,手指李德馨,面朝天,怒斥道:“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他.……他怎么知道?还是他指错人了?李德馨毕竟心虚,小心翼翼地问道:“郭顾问为何又骂我?”

“嗯?抱歉,我不是要指大司宪。”

郭淡赶紧调整手指角度,指向苍天,旋即放下,又向李德馨道:“大司宪,你别再说,再说的话,我真的会被气死去,无耻倭贼,丧尽天良,人神共愤,我与倭贼势不两立。”

果真是指错了!李德馨暗自松了口气,又赶忙起身道:“那腐草之萤光,怎及天心之皓月,天朝只需派少许天兵,便能吓得倭贼魂飞魄散,弃甲遁去。”

郭淡咦了一声:“你也看过《三国演义》?”

“呃……!”……

李德馨并未在辽东久留,在确定郭淡将会为朝鲜说话之后,便立刻就去追大部队,到底还是争取到皇帝的点头啊!

送走李德馨之后,郭淡回到后堂,只见方逢时与田义坐在里面。

“方尚书什么时候来的?”

郭淡好奇道。

方逢时道:“老夫也是刚来不久啊!朝鲜使节是如何说得?”

#送888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郭淡呵呵道:“那老匹夫十句话里面,有十一句是谎言,包括那一声咳嗽,若是相信他们的话,那可就完了,待我们出兵朝鲜之后,凡事可都得靠自己,千万千万别信他们。”

方逢时点点头,又问道:“如今这朝鲜已经派使节求援,我们的目的也达到了,如今倭军可能都已经占领朝鲜全境,要是再拖下去得话,这局势可能会对我们不利!”

郭淡叹道:“那也没有办法,我们也得走流程,我又不能决定这一切,还是要等到内阁与陛下商议之后再决定,其实现在出兵跟等两日再出兵,情况也不会有多大的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