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 反明复唐

最终还是方逢时点头答应下来,而非是郭淡点头答应。

由此可见,虽然郭淡并未参与任何军事决策和行动,但是他却制定了规则,在这一点上,他与小西行长是有着一模一样的理念,就是以最小的代价撬动最大的利益。

而方逢时不知道的是,这八十万石粮食其实都已经暗中布置在临近朝鲜沿海地区,甚至有一大部部分直接藏于朝鲜国内,因为许多粮食还就是从朝鲜本地购买的。

郭淡并未运回本土,而是就地存放。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是。

这么做必然会有风险,可能会被倭军或者朝鲜军队发现。

一旦被发现,郭淡安排的人就会立刻烧毁所有粮食。

郭淡是宁可损失这些粮食,也不愿意再从本土运送过去,因为运送过去的成本是远远高于那几十万石粮食的,这笔账并不是那么难算。

当然,辽东镇有后备粮食的。

目前前线已经变为电影院,田义、郭淡和一干将领是排排坐,静静地看着日本人表演,看着朝鲜人的配合演出。

虽然朝鲜人民置身于水深火热之中,但是他们的国主都不太关心,郭淡自然也犯不着为他们出头。

这前线都是游刃有余,那后方更是歌舞升平。

在郭淡消失的期间内,内阁真是独舞秀天下。

改革进行的是如火如荼。

而朝廷也终于收到日本入侵朝鲜的消息,但是朝廷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随后前线传来消息,说日本半月就攻陷汉阳。

但是朝廷大员对此是嗤之以鼻,他们认为这简直就在放屁,若真是如此,朝鲜不早就来求援了么,至今朝鲜都没有遣派使节前来,证明这可能只是朝鲜与日本的一场村落规模的战役,朝鲜足以应对日本的进攻。

无须在意。

内阁的重心还在推动改革上面。

而知道实情的万历,自然也是闷不做声,心里反而有些患得患失。

因为是市场已经给出一些反应,大峡谷和一诺粮行的股价上涨了一分钱,而肥宅之前已经扫光市面上所有的股份,他已经在开始盈利,但是京城和临清已经没有人再抛售大峡谷和一诺粮行的股份。

大家都在待价而沽。

他的收购计划,也只能到此为止,如今就看能够涨多少。

目前的关键就在于朝鲜。

他们能否依靠自己的力量挡住日本大军。

事实证明,朝鲜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实力的,在日军秋风扫落叶之后,倭军的第五军,第六军,分别被朝鲜的义军挡住了前进得脚步。

而小西行长进攻开州的时候,终于遇到朝鲜军的顽强抵抗,虽然日军还是取得节节胜利,但是由于右翼竟然被朝鲜军击败,导致日军并没有顺利的占据临津江,以至于小西行长不敢孤军深入。

然而,历史本质就是不断的循环。

朝鲜朝廷指挥简直就是灾难性的,期间骚操作不断,简直堪比明末大戏,朝廷认为之所以兵败,就是因为临津江战役中,唯一击败日军的朝鲜将军申恪,没有趁胜追击,导致没有扭转战局。

申恪被杀。

朝鲜军主动出击,结果被日军围歼。

开州沦陷。

日本第一军大帐。

“大人请看,这是我们从朝鲜军中缴获上来的火铳。”

一名将军将一支火铳交予小西行长,继续道:“几日前临津江一战中,我军便是被这一支火铳军队给击退的。”

“这是明制火铳。”

“是。根据那些俘虏所言,这是去年朝鲜为了应对我国,从大明购买来的。”

原来开州能够抗住一会儿,就是因为当时从大明购买了不少火铳,而开州就在仁川边上,火铳都是运抵这里,其中一大半都装备在开州,明朝还提供一些训练官,教他们如何使用。

日军当时就没有想到这里会遇到一支火铳军,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如今全部被日军缴纳。

小西行长拿着火铳,仔细观察一会儿,感慨道:“这火铳的制作工艺与我日本火铳是相差无几。”

“是的。”

那名将军点头道。

小西行长不仅是忧心忡忡,如果制作工艺一样,那么日本肯定没有大明多,要是大明少的话,也不可能还出售给朝鲜。

朝鲜军拿着这武器,都能够击退日军,更何况是大明。

然而,他并不知道的是,这是大峡谷生产出来的第一代火铳,明军早就不用了,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缴获比弹药还要多的火绳,都是郭淡送给朝鲜的,但是从商业角度来看,这可是绝版的,是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

而就在这时,一个日本和尚突然来到这里,将一封信递给小西行长。

是丰臣秀吉得来信,首先是表扬他们武功盖世,然后犒赏三军,将朝鲜土地分给他们这些大将军,同时命令他们在解决朝鲜之后,直接进攻北京,并且叮嘱他们,尽量不要破坏北京得建筑,因为他日可能要迁都北京,并且都已经任命丰臣秀次为大唐关白,主导迁都一事。

看完之后,小西行长脸红得就跟猴子屁股似得。

瓜分朝鲜土地也就算了,到底朝鲜已经是囊中之物,但是这直接进攻北京?

还有这大唐关白是什么鬼?

是要反明复唐么?

对于日本而言,大清之前的中原王朝都是大唐,日本人对于大唐得敬仰,真是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甚至于一度认为自己也是大唐的继承者。

入驻中原之后,自然就要恢复大唐的名号。

李世民九泉之下,估计感动的落泪,这绝逼是铁粉,我天可汗余威犹在啊!

可肥宅要知道这事,估计都会气得直接去见李世民,丰臣秀吉,这挨千刀的家伙,趁老子炒股的时候,竟然帮我家改名。

而此时小西行长心里却在诅咒加藤清正早日阵亡。

这不用想也知道,那厮肯定在丰臣秀吉那里吹了牛逼,他可没有给予丰臣秀吉任何直接入侵大明的暗示。

加藤清正确实吹了一点点牛逼,可也不为过,在拿下汉阳后,加藤清正就传信告诉丰臣秀吉,朝鲜差不多已经灭了。

就如今情形来看,也是如此啊!

丰臣秀吉在日本绝对算是一代人杰,但他到底没有出过村,之前他还在观望到底我军在外面的战斗力如何,结果半月就消灭了朝鲜,比消灭我家一个村都要简单,而他已经统一整个日本,原来外面全都是渣渣级别。

以此来推算,半年不说灭掉整个大明,占领北京应该是无可厚非吧,这入关就是北京,基于这点,就时间来算的话,现在当然应该筹备迁都事宜,不然的话,到时会手忙脚乱的。

论远见,论计划,丰臣秀吉还真不是针对谁。

小西行长明知不可能,但也没有办法,他只能赶紧先将朝鲜灭了,就丰臣秀吉的态度,再拖下去的话,可能会丢太阁大人的面子,至于是否进攻大明,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于是他马不停蹄的进军平壤。

朝鲜国主李昖,自然不会以身犯险,听到日军又来了,马上溜之大吉,什么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狗屁,老子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李昖也终于意识到,没有大明的支持,是复国无望,于是他赶紧遣派一大帮使节带着大量的金银珠宝跑去大明求援。

而且他认为咱们这一天就换一个城,旅游都嫌累,更何况这是在逃命,而且这等于是让每个城的百姓都看到自己狼狈得样子,这可真是太尴尬了,咱们这回要跑就跑得彻底一点,跑远一点,咱们去大明去买个物业住,那里安全啊!

真是机智!

大臣们是坚决反对,您在国内丢人也就算了,反正大家也都见惯不怪了,您还跑去大明丢人,他们之前连求援都反对,现在他们倒是不反对求援,但坚决反对内附大明,目前各地有那么多义军在抵抗,君主就直接出国了,到时你还有脸回来么。

李昖想想也对,于是最终决定先去鸭绿江边上的义州,若是实在是扛不住了,那就再跑大明去。……

然而,小西行长的一口毒奶,令加藤清正立刻化身为天将猛男,在咸镜道犹砍瓜切菜一般,连败朝鲜两员大将,重创朝鲜在关北地区精锐之师。

这可是朝鲜最精锐的部队,因为隔壁就是老冤家女真族,故此布置在这里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

然并卵。

咸镜道的两个王子都被加藤清正生擒。

至此,加藤清正认为朝鲜已经灭亡,这一路屠杀数万无辜朝鲜百姓的他,突然告知朝鲜百姓,我们可不是来杀你们的,我们日本乃是仁义之邦,是你们的大王残暴不仁,我们是救你们的,今后我们会除苛政,广布善政,救民于涂炭之中,造福于民。

言外之意,就是这里已经是属日本国土,你们都是属日本百姓,哥要布阵施法,不,哥要颁布政令。

可见加藤清正绝非莽夫,只是他跟小西行长的想法不一样,他是要消灭朝鲜直接占领,就肯定要这么干,而小西行长是要朝鲜臣服。

不过此时加藤清正却觉得异常寂寞,一路过来就没有遇到对手,他突然瞟向了西边。

这不来也来了,出征之前,天天听那小西行长吹女真,好像不跟女真联盟就灭不了大明似得,吹得他都有些恶心,论武功,我日本天下第一,这隔壁就是女真,真的有那么强吗?

加藤清正有些不相信,因为女真跟朝鲜就隔一条江,朝鲜都这么窝囊,这女真又能够强到哪里去,要是女真强的话,为什么不进攻朝鲜,他还听说朝鲜曾屡屡击败女真。

于是乎,他就将治理朝鲜的重任交给手下大将,自己就带着五千兵马,然后渡过图门江,直奔女真而去。

努尔哈赤只觉菊花一紧。

草!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这么撞了进来?

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