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3 夭寿

基钦钠最近有了一份新工作,每天使用望远镜在总督府的露台上观看正义宫的修建进度。

如果可以的话,罗克宁愿把自己在比勒陀利亚郊外的庄园当做办公地,只可惜这个想法遭到南部非洲国会的强烈反对而胎死腹中。

新的正义宫从规模上来说和基钦钠的总督府差不多,不同于总督府动不动就多少多少吨花岗岩大理石,正义宫更多采用钢筋水泥等建筑材料,兼顾美观的同时还要保证一定的安全性,单单是地下部分就足足做了四个月,据说将整个正义宫地下全部挖空,深入地下达数十米,空间可供上百人同时办公。

正义宫的地面部分也比之前的正义宫更为庞大,三栋主体建筑呈品字形分布,主体建筑的设计来自南部非洲著名建筑设计师雷一鸣,他同样也是帝国大厦的设计者。

和教堂广场正义宫夸张的巴洛克风格不同,新的正义宫既没有采用近年流行的折中主义,也没有采用英国传统的哥特式建筑,而是出人意料的采取东西方结合方式,既有传统中式建筑的左右对称天人合一,又有西方建筑中的精雕细刻和宗教元素,让人印象深刻的主楼更多使用东方宫殿风格,两栋侧楼使用的白色“穹拱”屋顶,则是鲜明的古罗马风格。

罗克回到比勒陀利亚的时候,主楼的建筑已经全部完成,正在进行内部装修。

装修使用的材料肯定是尽善尽美,其中用于装饰的数百件艺术品全部都是罗克这些年的私人收藏,特勤局动用了数十辆卡车将这些艺术品提前运到正义宫,这些艺术品马上引起了基钦钠和阿德的兴趣。

南部非洲这些年顺风顺雨,国力蒸蒸日上,俩老头实在是没什么好担心的,心情愈发舒畅下,爱好也越来越广泛。

“洛克那小子都弄来了些什么东西?”基钦钠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见外,同时内心也颇为好奇。

罗克对于艺术品的爱好人尽皆知,尤其是东方艺术品,世界大战期间南部非洲远征军差点搬空了卢浮宫的东方艺术博物馆,私人收藏的艺术品更是不知道弄回南部非洲多少。

有好事者估计,整个世界大战期间,包括罗克在内,南部非洲远征军从欧洲将数以百万计的技术品带回南部非洲,其中固然有此前百年间英法德殖民者从亚洲掠夺的艺术品,也包括大量欧洲文艺复兴之后诞生的艺术品。

这个过程中,罗克肯定是最疯狂的。

别的不说,罗克有钱啊,世界大战期间,一幅塞尚的油画在巴黎只卖100英镑,雕塑家罗丹的巴尔扎克雕像仅仅价值4万法郎,折合1700镑多一点,罗克每年用于艺术品购买上的钱多达数百万英镑,可以想象罗克的私人收藏有多少。

“想知道,自己去问啊?”阿德也很好奇,洛城最大的私人博物馆就属于罗克所有,陈列的展品大概两万多件,这对于罗克的收藏来说只是极少部分,因为空间有限,有些展品每年展出的时间只有区区一个星期。

太多藏品有资格被展览了,只能轮流展出,尼亚萨兰大学历史系的一些教授恨不得搬着铺盖卷住在罗克的博物馆里,很多展品根本不能用价值来衡量,标准的无价之宝。

基钦钠的性格是说做就做,马上就把负责现场施工的负责人叫过来。

负责人叫尼克,是克里斯蒂安的侄子,正义宫是罗克的办公地,克里斯蒂安自然全心全意,丝毫不敢懈怠,所以派自己的侄子监工。

“元帅,勋爵用来装饰正义宫的艺术品全部都是自己的私人收藏,和联邦政府没有任何关系——”尼克小心翼翼,别看基钦钠面对罗克的时候和颜悦色,在南部非洲普通人中,基钦钠可是以凶狠残暴著名的。

想想第二次布尔战争期间,英国远征军犯下的那些反人类罪行,就知道当时身为远征军总司令的基钦钠的名声有多坏。

“呦,是联邦政府提供的那些装饰品没资格走进正义宫,还是尼亚萨兰勋爵用公费维护他的那些私人藏品?”基钦钠果然坏得很,罗克的廉洁奉公,到了基钦钠这儿就成了别有用心。

“元帅,不是这样的——”尼克可怜兮兮,苦着脸差点哭出来。

“你不是军人,没有资格叫我元帅,你应该叫我总督大人!”基钦钠充满恶趣味,根本就是拿吓唬尼克取乐。

“是,总督大人——”尼克不反抗,您老怎么说都对。

“得了赫伯特,别忘了正事——”阿德就简直无语,老头怪癖其实多得很,当然也要看谁。

比如最近这段时间,总督府最受宠的小家伙已经从“捕鼠官”布朗尼,换成了罗克的小女儿萝丝。

基钦钠一辈子没结婚,不代表不喜欢小孩子。

说来也奇怪,不算艾达那边,罗克四个孩子里,基钦钠唯独对萝丝青眼有加,自从又一次罗克带着萝丝来总督府玩之后,萝丝就成为总督府的常客,基钦钠甚至在自己的房间旁边为萝丝准备了一个房间,专门供萝丝睡午觉。

罗克都没有这个待遇。

罗克不在比勒陀利亚这段时间,基钦钠经常找理由打电话给菲利普,希望菲利普能带着萝丝到总督府玩,为此基钦钠差点把总督府变成动物园,矮脚马都养了十几匹就问谁敢信。

骑兵出身的基钦钠,之前对矮脚马这种生物几乎是深恶痛绝,就为了萝丝,基钦钠居然成为矮脚马爱好者,想想就离谱。

这也算是隔辈亲。

“对,把登记册拿来,我要看看洛克那小子都是弄了些什么。”基钦钠终于想起正事,数百件工艺品肯定是有名录的,保养都需要专人负责。

和购买工艺品相比,保养更重要,温度湿度什么的都要严格要求,甚至苛刻到观众过多,呼吸都会对工艺品的保养造成影响的程度。

要不然博物馆都要严格限制人流呢,还得用绳把工艺品圈起来,或者是干脆弄个玻璃罩子罩起来,真不是故弄玄虚。

尼克目光躲闪,偷偷看一眼阿德。

“怎么了?不方便?”基钦钠声音阴恻恻,就像《达拉崩吧》里的昆图库塔卡提考特苏瓦西拉松。

“不不不,我马上给您拿过来——”尼克不抵抗,大概感觉老家伙——啊不对,是老总督再不要脸,也不至于明抢的程度。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也不对,怎么能说老总督不要脸呢,最多是见猎心喜。

很快名录拿过来,厚厚一大叠,带照片有解说词的那种,还有专家鉴定的评语。

翻开名录,第一件就让基钦钠怒不可遏。

第一件是原收藏于圆明园,鸦片战争时期被英国人掠走后,被英国国家博物馆收藏,成为英国国家博物馆镇馆之宝之一的《女史箴图》。

《女史箴图》为东晋顾恺之创作的绢本绘画作品,原作已佚,现存仅有唐代摹本,原有12段,因年代久远,现存仅剩9段,为绢本设色,其中六段收藏于尼亚萨兰洛城博物馆,一段在比勒陀利亚国立博物馆,剩下的两段都在名录里。

“尼克,《女史箴图》是大英帝国国家博物馆的馆藏,为什么会在洛克的私人收藏里?”基钦钠勃然大怒,之前基钦钠只听说南部非洲远征军几乎搬空了卢浮宫,现在看来,大英帝国国家博物馆也没逃过南部非洲远征军的毒手。

或者说没逃过罗克的毒手。

“总督大人,我只负责运输,其他的真不知道。”尼克刚刚去拿名录时,已经给克里斯蒂安打过电话,现在的任务是拖住基钦钠,不让基钦钠发作。

“鼹鼠!鼹鼠!全部都是鼹鼠,老子在前线辛辛苦苦浴血奋战,那些鼹鼠却在后方将大英帝国的国宝偷偷卖掉,该死的,都是该下地狱的鼹鼠!应该特么统统吊死他们——”基钦钠破口大骂,这件事严重突破了基钦钠的底线。

“赫伯特,小声点,《女史箴图》本来就是华人的,现在还给罗克也很正常——”阿德难得说句公道话,陈列在大英帝国国家博物馆里的《女史箴图》,是英法联军侵略的证据,应该是所有英国人的耻辱,而不是得意洋洋的展览。

还是特么收钱的那种展览。

收钱让人看大英帝国有多不要脸吗?

“洛克是大英帝国的尼亚萨兰侯爵,就算是还,也不能还给洛克——”基钦钠一时语塞,好半天才弱弱的反击一句。

实在是在这个问题上,大英帝国真的很没有底气啊。

而且“还”是肯定不可能还的,工业革命后的几百年,大英帝国全球横行霸道,犯下的罪行不知道有多少,《女史箴图》可以还回去,那些被大英帝国杀死的人能不能复活?

所以未来的大英帝国,才会在华人问题上频频指手画脚,真不是大英帝国爱管闲事,而是担心华人强大起来之后,会把大英帝国强加在华人身上的苦难一一还给大英帝国。

真是夭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