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3 叛徒

晚宴上戈林本来就喝了很多酒,回到酒店之后,戈林意犹未尽,又和一大帮人来到酒店的酒吧狂欢到凌晨三点。

据说戈林当时喝得烂醉如泥,脱光了衣服在酒吧里走来走去,他在“啤酒馆暴动”中受伤,需要靠注射吗啡缓解痛苦,吗啡不仅让戈林身体肥胖,而且容易出现各种幻觉,可能戈林是把酒店的酒吧当成了世界大战期间的坑道,他打伤了一位劝阻他的客人,并且破坏了一些酒吧设施,然后就被警察逮捕。

在南部非洲,对于男性在公众场合裸露身体这种行为,并没有明确规定是否违法,不过袭击他人以及破坏公私财物肯定是违法的,根据严重程度不同,如果南部非洲司法部对戈林进行起诉,戈林有可能会被判处一到三年的监禁。

真要起诉那就搞笑了,小胡子本来就在德国兰德斯堡前炮台监狱服刑,如果戈林再被关进监狱,那德国工人党还真就前途未卜。

南部非洲的法律,对于外国人也同样适用,而且外国人在南部非洲违法,刑期结束后会被直接逐出南部非洲,永远不得入境。

“呵,自律的德国人,你要去警察局拯救他吗?”基钦钠很开心,以前都是说英国人酒后失德,没想到浓眉大眼的德国人也有如此不堪的时候。

“我才不去呢,丢人,亨利会去的,他是戈林的合作伙伴。”罗克才不会去捞戈林,管他是不是未来的第三帝国二号人物。

“哈,你觉得亨利这个司法部长会怎么惩罚那家伙,会不会只是罚款了事?呵呵,估计戈林会用你们昨天晚上刚刚给德国普通人捐的款来交罚款。”基钦钠极尽嘲讽之能事,鱼都不想去钓,估计要不是也怕丢人,会亲自去警察局欣赏戈林的丑态。

“哦,对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听说比勒陀利亚的监狱是有潜规则的,我们的战斗英雄,会不会被人爆了那啥?”基钦钠哈哈大笑,眼角都笑出了泪花。

这该是多幸灾乐祸!

这个消息估计能让基钦钠开心半个月。

关于比勒陀利亚监狱的潜规则,罗克也有所耳闻。

南部非洲的监狱,和小胡子服刑的那种有秘书能散步的监狱不一样,大多数南部非洲囚犯的服刑地都是矿山、工地这种环境恶劣的地方,监狱里有很多潜规则,一些罪大恶极的家伙,即便侥幸逃脱死刑,也会遭到其他服刑人员的残酷虐待,狱警对这种情况一般不闻不问,很少有罪大恶极的罪犯能活着走出监狱。

戈林的行为肯定算不上罪大恶极,虽然罗克也很想看到南部非洲司法部秉公执法,不过很多事终究是有例外,戈林最大的可能还是被罚款了事。

希望戈林不会像基钦钠说的那样,真的用罗克的捐款来交罚款。

罗克和基钦钠聊天的时候,戈林刚刚从比勒陀利亚警察局的醒酒室醒来。

看着身上的破旧的裤衩和外套,戈林努力回忆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友情提醒,饮酒千万要节制,否则多半会丢人现眼。

“酒醒了吗?”一名警官直接推开醒酒室的门,来到戈林身边,居高临下的眼神让戈林很不舒服。

“我这是在哪里?”戈林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吧,我可以帮你回忆——”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酒醉不可怕,酒后失德也不可怕,可怕的是酒醒之后有人帮你回忆。

怎么说呢,知道了自己昨天晚上的行为之后,戈林真的很想在醒酒室挖个地洞钻进去。

“你现在面临有伤风化、袭击他人、破坏公私财物等多项指控,你可以联系你的律师,不过我要提醒你,律师并不能让你脱罪,直接认罪的话,受到的惩罚反而会更轻一些。”警官并没有因为戈林的身份就对他另眼相看,现在的戈林还不是第三帝国的二号人物呢。

哦,忘记了,第三帝国都还没有出现呢。

关于直接认罪,南部非洲有着相关规定,为了节省公共资源,直接认罪的话可以从轻处罚。

换句话就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能不能给我换个房间,我要打个电话——”戈林实在无法忍受醒酒室里的味道,身上破旧衣服散发的腐烂气息,和地上一大滩秽物夹杂在一起,那味道简直酸爽。

警官用嘲讽的眼神看戈林,几乎到戈林快要绝望的时候,警官才终于点头:“可以。”

和罗克判断的一样,确实是亨利派人把戈林从监狱里接出来,不过亨利并没有帮戈林缴纳罚款和赔款,自己做的孽,要自己承担后果

当然也不是毫无惩罚,戈林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离开南部非洲,不得在南部非洲继续停留。

“这是要把我驱逐出境吗?我还有工作没有做完!”知道这个结果的时候,戈林很不满意。

“抱歉戈林先生,你能免受法庭审判,现在就离开警察局,这已经是部长为你破例使用法外豁免权,不要让我们部长太难做。”去警察局把戈林捞出来的是亨利的秘书弗里曼。

弗里曼也是军人出身,之前对戈林这个世界大战期间的德国英雄还是比较尊敬的。

不过通过这件事,戈林身上的英雄光环已经彻底消失,不尊重南部非洲法律的英雄,也不会得到南部非洲的尊重。

弗里曼给戈林带了衣服,不过明显衣服的码数有点小,身材已经开始发福的戈林穿上之后看上去就有点滑稽。

缴纳罚款和赔款的时候,戈林才惊讶的发现,南部非洲的物价也不像传言中的那么便宜,几个杯子两瓶酒,加上一个桌子和两扇窗户,居然要赔偿150兰特,这还不是最过分的。

和酒吧的赔偿相比,被戈林打伤的客人已经住进医院,戈林要赔偿1500兰特,比勒陀利亚警察局也有意思,给戈林定了个350兰特的罚款,凑一起整整两千。

这个数字放在德国,大概相当于普通人20年的收入。

当然对于戈林来说肯定不至于,人家参加个晚宴轻轻松松就是几十万。

交完钱离开警察局,戈林一言不发,坐上弗里曼的车直接回酒店。

酒店里戈林的同伴已经收拾好行李,他们马上就要乘坐飞机离开南部非洲,不准在南部非洲境内停留。

前往机场的路上,已经洗了澡换了衣服的戈林看着路边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沉默不语,他还没有仔细看过比勒陀利亚,就被逐出南部非洲。

大概是都对昨天晚上的失格行为感到耻辱,车厢里的其他人都不说话,气氛有点沉闷。

“别失落,未来的德国,也会像南部非洲一样繁华,我们有这个能力,也有足够的信心——”戈林终究还是枭雄,很快就振作起来。

这并不是对戈林的吹捧,“枭雄”这个评价,是英国纽伦堡主审法官诺曼·博凯特给的。

“真遗憾,我们没能把南部非洲的徳裔都带回德国——”戈林的同伴阿尔弗雷德·罗森堡也是工人党元老之一,加入工人党的时间比小胡子更早。

阿尔弗雷德·罗森堡在莫斯科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十月革命后返回德国,加入工人党,担任工人党党报《人民观察家报》主编。

《人民观察家报》和工人党一样,在“啤酒馆暴动”之后都被德国政府取缔。

“他们都是德国的叛徒,即便回到德国,也不会被德国人民接纳,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团结、纯粹的德国。”戈林是标准的两面派,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手法很娴熟。

想想昨天晚上宴会上,戈林对阿布、赫斯林吹捧的无耻模样,再想想戈林刚才说的那些话,真的让人不寒而栗。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阿布和赫斯林这些顶尖科学家,无论是到哪个国家都会被奉若上宾。

在戈林这里,阿布和赫斯林只是可供利用的对象而已,不知道阿布和赫斯林知道戈林今天说的话,心情到底有多失望。

“现在的南部非洲,是建立在对德意志的掠夺之上的,南部非洲不仅抢走了我们的西南非洲和坦葛尼喀,而且还巧言令色,抢走了我们最出色的人才,以及我们的科技成果——”阿尔弗雷德·罗森堡扼腕长叹,戈林今天本来是要去尼亚萨兰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目的是参观洛城光学仪器公司,和尼亚萨兰重工。

洛城光学仪器公司和卡尔·蔡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世界大战前,尼亚萨兰军工就和卡尔·蔡斯有着深度合作,世界大战后,尼亚萨兰军工几乎将卡尔·蔡斯整体搬迁到南部非洲,在此基础上成立了洛城光学仪器公司。

现在洛城光学仪器公司在光学领域的实力,即便是放在全世界范围都是首屈一指,卡尔·蔡斯却已经彻底没落。

如果没有昨天晚上那档子事,戈林很想再次和洛城光学仪器公司合作,重建卡尔·蔡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