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4章 先打了再说

上林苑,逐渐进入黑夜之中,皇帝御营中,一队队士兵正在大营中巡逻,一些帐篷之中,文武百官都已经进入梦乡之中。

忽然,御营之外,一队骑兵手执火把飞奔而来。

“是谁?敢擅闯大营。”辕门之上,守卫的士兵射出了手中的利箭,一声厉啸,就见数十只利箭射落在数十步之外。

“我等乃是渔阳凤卫指挥衙门,有军机大事觐见陛下。”为首的士兵手上举起一块令牌。

辕门上的士兵这个时候才发现对方居然是红翎信使,背后居然背着三面红旗,顿时知道对方肯定是有大事,当下哪里敢阻拦,赶紧打开辕门,任由对方闯了进去。

中军大帐内,岑文本靠在软榻上,手上却是拿着一本本奏折,虽然是来打猎游玩的,但国事不能丢,每天都有大量的人马传递燕京消息。岑文本等人也要处理一些政事。

“阁老,凤卫派人送来紧急军情。”大帐外面,有侍卫大声禀报。

“快,快送进来。”岑文本听了面色一变。

这个时候有紧急军情送来,那就说明是以后大事发生,是燕京留守的两人解决不了的事情。

“阁老,西南急报,吐谷浑伏允率领大军三万攻入河州,枹罕失守,河州郡守以下官员尽数被杀。”凤卫闯了进来,手上高举着一张纸条,大声说道:“这是河州凤卫临死前用鹞鹰和信鸽送来的消息。”

“河州失守?”岑文本听了双目中瞳孔收缩。

吐谷浑他是知道的,已经被中原撵的四处逃窜,根本不敢东进,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河州,而且还攻陷了河州。

“快传令下去,让凤卫监控西北的情况。看看吐谷浑还有没有其他的举措。”岑文本认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个例,吐谷浑肯定还有其他的手段。

“快,让几位大人准备一下,陛下恐怕要召见诸位大人,让他们来中军大帐集合。”岑文本将纸条抓在手中,就朝后寨行去。

他需要将这件事情禀报给李煜。只是还有踏入后营,就被高湛拦住了。

“阁老,陛下和几位娘娘已经安歇了,阁老,还是明天来吧!”高湛笑呵呵的当在岑文本面前。

“下官有军机大事要见陛下,随行的大臣们都已经在大帐等候了,就等着陛下了。”岑文本虽然是和颜悦色的,但眉宇之间还有几分紧张。

“这个,阁老,陛下已经休息了,若是阁老能处置,还是阁老处置吧!”高湛迟疑了一阵,才在岑文本耳边低声说道:“陛下很好奇鹿血的功效,一口气喝了两杯。”

“啊!”岑文本脸上顿时露出古怪来。

鹿血强身健体,更重要的是,鹿血还有其他的功效,这种功效是针对男人的,没想到李煜会在这个时候饮用鹿血。

“嘿嘿,几位娘娘也辛苦了。陛下这个时候还在休息呢?阁老,您还是回去主持大局吧!相信有阁老在,这天就塌不下来。”高湛恭维道。

“陛下身强力壮,龙精虎猛,怎么喝鹿血?”岑文本面色阴沉,双目中迸射出冷光。

李煜是很强大,但有些事情还是很伤身体的,就算是鹿血搭配着一些中药,危害比较小,但这个时候李煜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

“这个,陛下今日高兴,也是一时来了兴趣。”高湛为难道:“不过,鹿血经过皇后娘娘调制的,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只是阁老,陛下刚刚休息不久,这个时候,谁敢去吵醒啊!”

“哎!”岑文本听了化成了一声长叹,只能转身就走,大帐之中,诸多同僚还在等着自己呢!

有杨若曦和孙思邈在,他倒是不用担心李煜的身体,他只是担心前线的情况,西北局面或许有变化,这才是他担心的事情。

果然,等到他回到大帐的时候,崇文殿大学士、六部尚书都已经到来,大家虽然面色还有有些疲惫,但双目中还是多了几分冷峻。大晚上,岑文本将众人喊了过来,肯定是有大事发生。

“诸位,吐谷浑大军入侵,已经攻入河州,枹罕城被攻破,河州郡守一下官员尽数被杀,百姓死伤惨重。凤卫送来的消息上说,是有内应打开了城门。”岑文本将纸条取了出来,递给众人说道。

“吐谷浑?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入侵大夏。”范瑾面色冷峻,从来只有大夏入侵别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进攻大夏了,而且还是一群乌合之众,在这个时候进攻,简直就是不将众人放在心上。

“若仅仅只是吐谷浑,我们不用担心什么,吐谷浑被前朝打的狼狈逃窜,成不了大气候,下官担心的是吐谷浑后面的人。诸位察觉到没有,凤卫传来的消息里面说,敌人有内应,这个内应是谁?”岑文本双手靠后,幽幽的说道。

“阁老的意思是说,在吐谷浑之后,还有敌人躲在暗中。”长孙无忌一下子就理解岑文本的担心。

“千里江山一盘棋,辅机说的有道理。”众人还没有说话,大帐外面就传来李煜清朗的声音,就见李煜身上披着一件大氅,穿着一件单衣走了进来。

到底是紧急军情,高湛虽然担心自己挨骂,等岑文本走后,还是壮着胆子将李煜喊了起来。

“陛下。”岑文本见李煜出现,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将地图挂上去,让我们看看,在这吐谷浑之后有些什么?将西北的奏章找来,看看这里面可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李煜声音很平静,大帐内原本紧张的气氛也在这个时候缓和了许多,到底是皇帝,一到现场,就能让众人有了靠山。

“陛下,这是河州,这是枹罕。”很快,一个硕大的地图出现在大帐中,岑文本在地图上找到河州的位置,说道:“陛下,这都是吐谷浑活动的范围。”

“当年杨广派出兵马,剿灭吐谷浑,伏允战败,逃入大吐谷浑内部,游荡于大非川,这才保住了实力。”韦园成显然是了解这里面的一些问题。

“你们说,吐谷浑攻陷河州之后下一步想做什么?是继续东进,进攻金城呢?还是北进,进攻西平?”李煜的眼睛向上,看着西平方向。

“西平方面尚且有杨弘礼将军的数万大军,西河兵马在后面整装待发,吐谷浑若是因此进攻西平,肯定会被杨弘礼和郭孝恪两人仰头痛击,想来不会进攻西平。”范瑾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进攻河州,然后就是金城,这是在逼着我们将蓝田大营的兵马送到金城去啊!”韦园成叹息道。

“按照韦大人这么说,这一切都是李勣在背后的算计了。”岑文本忽然说道。

韦园成一愣,忍不住说道:“在西北不是李勣又是谁?这肯定是他的算计,也只有他才能想到这样的计策来。”

“那问题就来了。陛下,李勣这么做,想来是知道我们在蓝田大营已经屯兵,大量的兵马正朝西北而去,他勾结吐谷浑,就是想让我们分兵?”岑文本分析道。

“李勣一向是走一步看三步,此人有将帅之才,既然做出了决定,那就说明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肯定有其他的作用。”李煜摇摇头。

“也就是说,他的目的并不是让吐谷浑从金城攻入关中,而是另有图谋。”岑文本在金城方面做了一个记号,然后指着北面的西平说道:“那剩下的就是在这里了,他的目标是西平。”

“明面进攻金城,引西平兵马援救,然后真正的主力夺取西平,进攻武威等地,封锁丝绸之路,进而将敦煌的十万大军困死。”长孙无忌双目一亮,脱口而出。

众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杨弘礼若是知道了这个消息,肯定会率领大军前往金城的,因为金城没有太多的兵马。”李煜按了按眉头,以一敌四,还是有点累人的,尤其是厮杀到现在,还没有睡到一会,精力上难免有些欠缺。

“陛下,无论是金城也好,或者是西平也好,最主要的还是武威,武威缺兵少将,需要有人坐镇武威,抵挡敌人的进攻。”岑文本劝说道。

“不错,陛下,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是延缓敌人的进攻,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调兵遣将,杨大人的兵马或许会支援金城,但敌人想要快随夺取西平,进攻武威、张掖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范瑾说道。

“传旨,调河东郡尉张士贵为武威将军,让他死守武威,若是武威不行,就去守张掖。”李煜说道:“一定要将敌人阻挡在敦煌之东,不能影响敦煌的防御。”

敦煌十万大军,若是被敌人两面夹击,崩溃是迟早的事情,整个西北局势就会陷入糜烂之中,日后想要夺取西北是何等的艰难。

“看来,今年平定西北的可能性比较小了,李勣此人不简单,居然说动了这么多人来支持他。”李煜叹息道。

“唇亡齿寒,我大夏威震天下,那些人自然就担心了,臣担心的不仅仅是吐谷浑,还有吐蕃人。”岑文本目光望着西北,西北各部犬牙交错,谁是敌人,谁是朋友,只有战争爆发的时候才能看的出来。

“哼,不管是谁,还是那句话,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之。先打了再说。”李煜双目中凶光闪烁,指着吐谷浑说道:“让杨弘礼先灭了吐谷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