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0章 都放假了

“你怎么来了?不,派对快结束了,大家都急着赶回家过平安夜,老板也睡了,他今天很累。”

芝加哥场后,满分全球巡演就正式落幕了,因为临近圣诞,很多人都已计划乘夜班飞机回家,拉希达到达的下半夜,高地公园的庆祝派对里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

海登也驾车前往机场,准备蹭去接雪琳芬母子的私人飞机回洛杉矶家中过节。

“我在门口,出租车已经被我打发走了。”

此时的芝加哥大雪纷飞,寒风凛冽,就加了件外套的拉希达在大铁门外被冻得直打哆嗦,门禁机械地索要邀请函她拿不出来,打了几个电话,在开车的海登才接。

又困又冷,她只能缩在石质门柱里躲避风雪,隔着铁栏杆远远看着里面灯火通明的别墅又开始委屈、自怜、后悔不该冲动的跑过来。

“唉!我知道了。”

海登先给高地公园安保打电话,想了想又给宋亚发了个短信。

铁门打开,“琼斯小姐?”坐着自动轮椅的黑人安保主管出来接她,“怎么这么晚来?快请进。”并脱下大衣给她罩上。

“APLUS在吗?”一下子温暖多了,她问。

“老板早休息了,需要给你安排个客房吗?”

“好的。”

没回家团聚计划的年轻男女们已狂欢不动了,一些夜猫子文艺青年聚在壁炉前抽烟、弹唱,大部分人都已横七竖八地躺在沙发等处酣睡,浓厚的酒味、香水味和其他复杂的混合气味在崭新的大宴会厅里弥漫,地上、座椅上全是酒杯、餐盘、酒渍、食物和衣物,一片狼藉。

几位派对公司的服务生靠在冷餐台和吧台边打盹。

拉希达小心翼翼下脚,绕过不知谁掉的高跟鞋以及各种杂物,被保镖领进楼上的客房。

她飞速洗了个热水澡,穿上睡衣又凭记忆出门去APLUS主卧方向兜了一圈,最终还是不得要领地悻悻回房。

“怎么又来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天光大亮,宋亚才看到海登发来的短信,他当晚其实睡在车库边的小楼里,以前和菲姬、查莉丝她们胡闹过的那个小房间。

“谁?”女人的手从背后伸过来,轻抚他的胸膛。

“一个很缠人的朋友,没什么。”

宋亚回身温柔搂住女人,爱怜地拨弄着她的金发问:“这段日子很辛苦吧?”

“还好,生活总要继续的不是吗?”

放假回来过节的卡茜蒂成熟了很多,身上也逐渐开始有了斯隆那种华盛顿精英女性气质,只是她的长相更乖,亲和力更强,父亲维克麦基的意外去世使她更坚强了,表情偶尔会透露出几分忧郁。

“还记得维克当时让我离你远点吗?”

“当然记得……”

两人聊起她父亲维克麦基时的往事,

“不谈这个了?”卡茜蒂最后抹去眼角的泪水,主动吻过来,“我很想你,昨天的演唱会很精彩。”

“是的,一场跳下来我体重都掉了几斤。”

见面太困难了,还得和做贼一样,从中学就认识的宋亚和她都清楚以后不可能有结果,时间宝贵,阳光洒到床上,两人又缠绵起来。

“在PNAC工作还开心吗?”

老麦克也放假回南方和外孙女团聚了,可以信任的宋则成将早餐送到房间。

“很开心,我学到了很多。”

卡茜蒂笑了,“最近的莱温斯基案太好笑了,我们那里每天都好像在过节。”

保守派基金会当然看戏看得开心了,“下月参院投票你觉得大统领能过关吗?”宋亚问。

“应该没问题。”

卡茜蒂的判断和主流预测差不多,“我们虽然是多数党,但凑不齐三分之二票数。闹到现在中期选举还丢了几个众院席位,这对我们的参议员们有很大警示作用,他们也担心丢掉议席,在明知弹劾无法通过的前提下,说不定形势会和众院相反,我们的某些参议员会跑票。”

她现在完全以象党人士自居,谈论政治的口吻也越来越专业。

“对了,你们PNAC内部怎么样?”

两人随便吃着早餐,像多年老友一样闲聊,“其他议题是什么倾向。”宋亚问。

“还是老样子,内部也没太统一,主席威廉布里斯托总心心念念继续打伊拉克,排第二位的理论家罗伯特卡根立场要温和一些,他认为米国要建立‘更仁慈的霸权’。”

卡茜蒂回答。

“切尼、博尔顿那些人呢?”

“他们?当然更爱战争,他们认为上任大统领如果在海湾战争后继续扩大在中东的军事行动,也不至于一任下台,导致大家全都要跟着饿上八年……有对外战争时,选民才会更倾向稳定为主支持连任。那些人更乐于深度参与政治,不喜欢在旋转门里呆太久。”

卡茜蒂用纸巾擦擦嘴,在宋亚脸上啄了一下,然后开始穿她臃肿的羽绒服,又用围巾挡住大半张脸,“我要走了,再晚会被人看到。”

“嗯,消音器在码头的游艇上等,他会送你。”

宋亚看向窗外,雪已经停了,有两三个还没走的客人正顶着寒风在草坪上散步,拿起桌上一个装着现金的小袋子,“还有这个。”

“不用了,我已经从试用期转正加薪了。”卡茜蒂展颜笑着拒绝:“不过还是谢谢,我知道你一直在帮我弟弟妹妹治疗……”

“小意思,你知道我很有钱。”

两人又相拥在一起,“保重。”

“你也保重。”

卡茜蒂低调的离开了,相聚的机会非常珍贵,宋亚很想亲自送她,但……

“把这些神经病派对动物都赶走。”

这么冷的天在外面散什么步真是的,宋亚下令:“让派对公司把家里打扫干净,然后都放假回去过节吧。”

保镖们开始去叫醒宿醉的客人,挨个敲响客房门,不多时,男男女女们打着哈欠陆续出门,被一辆辆车载上送走。

“消音器呢?”

苏茜姨妈等又集体到来,托尼问。

“他送客人去了。”宋亚和他们拥抱,“在霍华德大学学习得怎么样?”

他问艾米丽,不打算混娱乐圈的这个表妹被他送进了顶级黑人传统大学,也是‘宠儿’作者,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托妮莫里森的母校。

“还行吧。”艾米丽皮皮的耸肩,她反正去那也是混,念戏剧系无所谓了。

“亚力。”

蓝眼睛的小弗雷迪也长大了,从小一路念私家名校,和其他几个兄妹就像两个世界的人,人聪明学习成绩也好,亲戚里宋亚现在最喜欢他。

苏茜姨妈坚持自己做平安夜食物,她带着康妮去厨房忙碌了。

中午时,派对公司将庄园内外恢复整洁,几辆大货车连人带垃圾全数离开,而雪琳芬领着罗柏、琼恩和小珊莎抵达,米拉跟她同机。

“哇哦……”

躺在大厅沙发上看电视的艾米丽看着姐妹般手挽手的雪琳芬和米拉,不由轻声感叹。

“哼!”

两拨人有过节,苏茜姨妈从厨房里出来,看到雪琳芬立刻冷哼一声,板起脸。

“爹地!苏茜!”罗柏不懂大人们的那么多恩怨,兴奋地领着琼恩扑过来。

苏茜姨妈脸色柔和了些,又心情复杂的一个个抱孩子们。

“坐吧,正好一起吃东西,路上不辛苦吧?”宋亚搂住孩子妈和准妈妈的腰关心。

“私人飞机怎么会辛苦。”

雪琳芬给所有人都准备了礼物,应该不便宜,她让司机拿进来大大小小的礼盒,分送托尼、康妮他们。

起码表面上都还行吧,反正在宋亚眼里大家又是算过得去的一片和乐融融的景象。

“艾斯纳先生回电了。”大家都放假了,临时担任手机守护者的宋则成过来禀报。

“嗯。”

宋亚推了下米拉的后腰,“我先去接个电话。”

米拉和托尼他们的关系好很多,很快和托尼以及回来的消音器等人打成一片。

“艾斯纳先生。”

宋亚走到无人处接电话,没注意到上方二楼还站着个人,拉希达睡过了头,刚打扮得美美的出来。

“APLUS,什么事?”艾斯纳问。

“我的新专被泄露了!现在网上全都是!别人告诉我肯定是从CD工厂流出的,否则不会这么快有高音质版本!乐评人们都在偷跑,我的新专还没上市呢!五大在恶心我们!肯定是他们故意的!”

宋亚开始对迪士尼皇帝嚷嚷,这其实是林顿私下教导的一种策略,皇帝陛下某些方面胸怀还是很宽广的,能容忍脾气坏的印钞机,也不太介意别人用这种态度向他告状、冒犯,只要言之有物。

他不喜欢的是轻慢含怨的那种冒犯,以及手下们私下串联背着他搞事,或者触犯到他个人在迪士尼的威严和根本利益,那是绝对禁区。

但这些落在拉希达视角下就完全是两个味道了,她痴痴地望着男人的背影,越偷听越心潮澎湃,恨不得现在就扑过去一口把对方吃下肚。

“我在度假,现在是圣诞节期间,你不能先找分管的唱片公司的人吗?”

艾斯纳被他一连串的感叹号吼得脑仁疼,将话筒远离耳朵。

“这是大事!网络传播太猖獗我的新专销量会受很大影响的!”

宋亚继续嚷,“威廉莫里斯公司告诉我这是他们在给我,给你的警告!打脸!下马威!”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先问问是怎么回事,OK?别吵,我有心脏病。”

艾斯纳挂掉电话,“这小子。”摇着头轻笑了一下,稍作思考就给迪士尼唱片公司的手下挂电话。

“Hi。”

宋亚还没放下手机,冷不丁背后有人甜甜的打招呼,一回头,原来是拉希达的狐狸精脸以及大红唇。

“呃……哈佛放假了?”

“是的,抱歉,我昨天很晚才到,睡懒觉了。”拉希达扭动身体,吐舌头装可爱。

“呃,没事,那正好一起吃饭吧。康妮!加副餐具!”

宋亚只好尽地主之谊,“昨天来参加派对的,可能保镖忘提醒她了。”又悄悄对苏茜姨妈咬耳朵,撇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