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7章 红旗原则

“OMG!”

米拉用尖叫打破了宁静,她推开门,看到男人不知什么时候把沙发挪到了窗户前,人陷在里面,呆呆坐着,看向窗外。

他还偷了自己放在桌上的女士烟,用食指和拇指小心翼翼夹着过滤嘴,送到嘴边嘬了一口,连肺也没过,又将浓烟原样吹出来。

“上面说迪莱自杀了!”

米拉嚷嚷着读起了手中的报纸,“前硅谷科技新星,奉献过RememberTheName、WhereIsTheLove等多首白金销量名曲的知名歌手迪莱……我的天哪!就是他!他死了?!”

“我知道米拉,海登一早就打电话告诉我了咳咳……”宋亚被自己的二手烟呛了一下,随手掐灭。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米拉继续读,“身负多项罪名的迪莱正在监狱中服刑,在将自己吊死在洗衣房的三小时前,他和两名同监区囚犯发生过肢体冲突,狱方正配合警方调查死因是否与监狱霸凌有关……真难以置信,想想我们和他……在SBK相识的那一刻好像就近在眼前,那时候我发致德克勒克单曲,他还是我的伴奏乐队成员呢,我和他一道在全米各地奔波,那段时光……我们在芝加哥格兰特公园表演那次,你也在,还记得吗?”

“别念了米拉,收起你的回忆吧,小偷不值得我们同情……”

宋亚不耐烦起身,伸手将报纸扯落。

没想到雪琳芬不知什么时候循声悄无声息的跟过来了,地上那页有迪莱光鲜演出和法庭囚服照对比的报纸又被她拾起,仔细看起了内文。

“我们要给他未婚妻打个电话吗?”米拉还记着迪莱快和他女友结婚了,“他还有其他家人吗?艾尔那……他和迪莱感情最好……”

“别理会这事了,也不要回答记者任何相关问题。”宋亚粗暴打断,“就当不知道。”

“嗬!”

雪琳芬突然猛地吸了口气,报纸再度滑落,她迅速捂住嘴,眼泛泪光,脸庞因为压抑恐惧抑或后怕而变得有些扭曲。

“找一套打高尔夫球的衣服来,我马上要出门。”

宋亚盯着扫了她两眼后吩咐。

“噢,好的,我……我去拿。”雪琳芬躲闪掉目光,低眉顺眼去忙活了。

“嘿!海登,多诺万!”

十五分钟后,宋亚拎着包走出别墅,“球具帮我准备了吗?”他已调适好心情,兴致颇高的问道。

“放心,在后备箱。”

两位经纪人都没提任何一句与迪莱之死有关的事,老麦克开车,一路驶出圣马力诺庄园。

“丹尼尔邀请你晚上过去,到时候杰瑞德莱托也会在,还有其他人,晚宴。”

“丹尼尔的唱片公司刚签下了杰瑞德莱托和哥哥、朋友等人组建的摇滚乐队,看样子他打定主意了,冷山项目如果拿下,他打算支持杰瑞德莱托出演男主,到时候同步发专……这对他的唱片公司是件好事。”

“丹尼尔总这样,叶列莫夫心里应该很不高兴,雪琳倒没太大意见……”

“格罗夫出版社依然坚持等到八月份再决定冷山项目归属,他们立场不变。”

“斯派克李也选好角了,‘神迹’项目男主泰伦斯霍华德、女主哈莉贝瑞,男二英国老戏骨艾伦里克曼,他说艾伦里克曼和哈莉是你坚持要的。”

“叶列莫夫准备等冷山项目有定论再调拨资源开工,斯派克李在等,他已经推掉了一部戏的邀约,我们如果食言耍了他,他肯定会开骂的哈哈。”

“老拉里……他没明说,但应该是想病愈后亲自参与剪辑邻家女孩的,他的病没什么大碍,应该很快就能出院了。我们明天去探望他,到时候你自己和他说吧。”

“安舒兹希望你下月尽快回欧洲和巡演团队汇合,他们提出生命之杯最好准备多语言版本,那首歌在欧洲非常火爆,但不是所有人都听得懂西语……”

“八月初芝加哥交响中心装修改造完毕,巴伦博伊先生请你去参加典礼。”

三人一路上聊着工作,到高尔夫球俱乐部后换好衣服,然后见到了迪士尼版权公司总裁,老朋友林顿。

‘砰!’

林顿把球击远,换杆后信步和宋亚并肩往前走,他回头,看到海登、多诺万和他的手下都远远拉在后面,便用高尔夫球杆指了指插在洞口处的小旗子,开口说道:“如果一件事是显而易见的,就像面红旗般高高飘扬,我们就不能装作视而不见,或以不知情为理由推脱责任……”

“如果你在暗示迪莱自杀的事,我想说那完全和我无关,我得到的消息是他在狱友的长期霸凌下精神崩溃了。”

宋亚很敏感的立刻反驳。

“NO!”

林顿反而高深莫测的笑了,“我在指数字千年法案,我们今天不是要谈这件事吗?”

“呃……怎么说?”

“我知道互联网业的打算,他们想拿米老鼠法案要挟我们做交易,对吗?”林顿问道。

“我来之前和他们谈过,迪士尼和互联网业之间有合作的基础,米老鼠法案和数字千年法同时通过,这对大家都好。”宋亚劝。

“否则呢?呵呵,别太积极,别太积极APLUS,你没必要像小布朗夫曼那样冲锋在前,我也没必要,你知道我去年刚从好莱坞影业的火坑里跳出来,这件事也是中途接手的。”

林顿走上果岭,在他的球前立定,专心瞄准,调整击球角度,“这种关乎产业未来的重大法案对抗,我们个人的力量非常渺小,抛头露面的事就交给小布朗夫曼那类大人物吧。”

“我知道我没布朗夫曼家族的实力和底蕴,也没个在你们犹太裔群体里享有崇高威望的好父亲……”

宋亚说:“我只是来帮网景和AOL、YAHOO传话,他们知道我俩关系不错,仅此而已。而且蓬勃发展的互联网革命是现任政府的重大政绩,华尔街甚至全米国人民都引此受益匪浅,我背后的力量不喜欢现在就被套上版权枷锁……这是业界的一致意见。”

“你该在艾斯纳先生当面说。”林顿将球轻松打进洞口,“我帮你约?”

“不了,我不敢再去面见另一位皇帝了,害怕适得其反。不瞒你说,我甚至不知道怎么就冒犯了我们环球的那一位年轻的皇帝,我感觉我还把握不好该如何和君王们打交道。”

宋亚自嘲的说道。

“哈!”

林顿用球杆撑着保持平衡,俯身将球从洞里拿出来,随手揣进口袋里,“我理解。”

“所以……你们迪士尼的回复是?”

“版权是迪士尼的生命,无论在传统领域的米老鼠法案,还是关乎未来的数字千年法。”

林顿打手势,示意轮到你击球了。

“那我就这么回复他们?”宋亚心一凉,站在自己的球前随便瞄瞄就挥杆,白色的高尔夫球擦着洞口滚远。

林顿无奈的叹了口气,“能说的我都说了……”

“好吧,无论如何谢了。”

“我知道迪士尼的开价了!”

宋亚有些沮丧的回去打电话向斯隆转述时,她突然非常兴奋的打断,“红旗法!林顿在暗示红旗法!”

“什么意思?”

“如果一件事是显而易见的,就像面红旗般高高飘扬,我们就不能装作视而不见,或以不知情为理由推脱责任,这句话就是来自红旗法!”

斯隆说:“汽车发明的时候,英国通过了一个红旗法案,规定一辆汽车要三个人开,其中一个人必须步行在车子前举着红旗,车子不能超过红旗,三十年后才被废除,因为没有看清汽车发展的未来,英国失去了汽车工业发展的早期机会!”

“听起来很蠢。”

“不蠢!”斯隆反对,“如果把这个法案的精神平移到数字千年法案上,也就是说,当侵权行为猖獗到像面红旗般高高飘扬时,即使著作权人没有举证通知我们OSP商,我们也不能视而不见,并不再拥有使用避风港条款免责的权力。”

“哈,这种法条在判例法国家会引发一系列乱七八糟的官司,怎么证明侵权行为已经像面红旗般高高飘扬了?界定的红线在哪?一路打到最高法院让大法官们决定?”

宋亚也是上过法学院的,“那么我们阿美利加音乐网站还是无法拿到豁免。”

“反过来想APLUS,即使没有接到著作权人的通知,我们OSP也可以利用红旗原则删除用户上传的东西,结合九六年的通讯规范法230条,我们岂不是可以在自家网站予取予求了,以侵权、煽动暴力、传播色情等各种理由删除掉用户发表的东西。”

斯隆说:“只需要向迪士尼等传统版权方出让部分自由,就可以获得更大的媒体霸权,不是吗?”

“如果按迪士尼的想法实现……”

宋亚问:“那么在法案生效之前我们必须主动删除阿美利加音乐网站所有用户发表、上传的侵权文本和歌曲,损失掉大量点击,股价……”

“互联网业正在经历科技爆炸,总能找到其他通融办法的!”斯隆也有点舍不得,咬牙切齿的说:“删掉也好,我们一家被环球这么盯着告本来就很危险,一旦诉讼出现意外就完了。”

“该死的富三代!”

宋亚脑子里又浮现出迪莱的面孔,如果不是富三代派人去撩拨……

“好吧好吧,反正我们只负责从中传话,一切让大佬们决定?反正你在华盛顿低调点。”

他表示同意并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