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咒种

云景道长和王长老都意识到了方案存在严重的不足之处,当即一致同意整改。

不过,这一回,他们俩吸取了经验教训,决定等晚饭过后,按照程序,召集袁峰一起商议如何整改。

沈云也没有干涉长老会商议的权力。所以,这个议题暂且只能说到这里了。

不管怎么整改,三十万石山芋的调集是已经确定的事情。沈云叮嘱长老会,务必如期交给余莽。

除此之外,还要确定所有山芋的质量,好坏充好、短斤少两……万万不能有。

“头一回跟妖王做生意,绝不能掉链子,失了诚信。”他再三叮嘱着,并且半开玩笑的说道,“阿莽费了老大的力,才在妖王那边打开一道口子。我们不能拆他的台哟。”

“是。”王长老当场保证道,“所有的山芋,我会亲自把关。发现不符要求的,当场就叫他们换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沈云这才满意的点头:“做生意嘛,讲究的就是童叟无欺。理应如此。”

余莽心中一动,想起了两头母猪被下咒的事。但他什么也没有说——这事,他只知道没头没尾的这一截,不好在这样的场合里说出来。要么先去过马场,跟三叔问清楚情况,要么是索性让三叔亲自来汇报。反正不应该是这会儿仓促的提出来。

正想着,他听到沈云说道:“哟,三叔也来了……”轻咦了一声,又道,“脚步声这么急!是因为那些猪出了什么问题吗?”

余莽感觉到了他的目光,抬起眼皮子来。果然看到他正狐疑的看着自己。道长和王长老也正向自己看过来。

“我说不清楚。”他如实道,“还是等三叔进来后,自己说罢。”

沈云“哦”了一声,起身往外走:“三叔难得过来一趟。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去迎迎他。”

余莽他们便没有起身了,只是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门口。

不一会儿,果然从大门外传进来了苏老三的通禀声:“门主大人……”以前在沈家庄的时候,他都和在武馆里时一样,不论什么时候都是唤沈云“先生”。有一次被齐伯批评了一回。说是他们不能搞特殊化。从那以后,他私底下也是唤沈云“云哥儿”,在公共场合里,不论周边有无其他人,他都是唤“门主大人”。

沈云这时已经到了下了台阶,走到了院子里。闻言,一边继续往影壁那头走,一边招呼道:“三叔来了啊。快进来。”

苏老三从影壁后面出来,看到沈云亲自出来迎接自己,激动得一时忘了见礼,连声说道:“不应该,不应该呢。”

“怎么不应该了?”沈云一把握住他的手,“以前在野鸡岭的时候,你还时常到我院子里串个门。来了这里后,你是一头扎在你那马场里,一门心思的喂养你的那些宝贝,连马场大门都轻易不出了。我这里更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不,听到你的声音,我的心都提起来了,也担心着你的那些宝贝呢。”

苏老三的神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是那些猪出了点状况……”

“道长和老王,还有阿莽都在。先进屋,屋里说。”沈云拉着他的手招呼道。

“是。”

待两人进了屋,云景道长他们已经把长案后面的那张圈椅也搬到了小木桌旁边。看到苏老三,三人都热忱的与他打招呼。

很快,五人又都入了座。

沈云说道:“三叔,你先说那些猪出了什么状况。”

余莽的心又一下子提了起了,暗道:难道不只有那两条母猪被下了咒?

果不其然,苏老三接下来的汇报证实了他的猜测。

经排查,有九头猪被下咒。下咒的是同一人,但咒语有两种。一种是让怀崽的母猪坏胎的,另一种是让猪发狂的。

“两种咒都很低劣。发作的时间是七天。因为我们云雾山脉这边的灵气要薄弱许多,导致其中两头中咒的母猪早产,这才提前触发了诅咒。接着,我们对所有的猪进行了仔细的排查,这才发现了另外七头猪也被下咒了。”苏老三说到这里,甚是庆幸。

云景道长亦是舒了一口气,直道:“好险!”

王长老对诅咒不是很了解,见状,问道:“如果没有事先发现,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也不会有很严重的后果。”沈云哼道,“最多就是损失一些猪。下咒之人志不在搞死这一百头猪。他是见不得我们和妖王合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此人应该是混到妖王身边的奸细。落桑族人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说到这里,他问苏老三:“三叔,保留下来了咒种吗?”

“都保留了。”苏老三从袖袋里掏出来一只巴掌大的玉盒。玉盒上贴着一只沾了斑斑血渍的空白黄符。

云景道长也没见过,更没有听说过“咒种”,好奇的问道:“这里头装着的就是咒种?怎么用了一张带血的空符?”

王长老和余莽也都被这只玉盒牢牢的抓住了目光,静等解答。

苏老三把玉盒交给沈云后,没有吱声了。

显然是要沈云亲自解答。

这也是有原因的。

因为他对咒种也知之不深。也幸亏下咒之人的手法不是很高明。幸亏之前打先锋过玉龙雪山时,跟云哥儿突击学了两招破咒掌,云哥儿赠送的破咒符也还剩了一些,不然,他还真应付不了。

沈云接过玉盒后,直接揭开黄符,打开了玉盒。

云景道长他们便看到了盒子里有七团黑色的雾气试图从小小的盒子里冲出来。

说时迟,道时快,沈云用一只手在盒子口抹了一下。

那七团黑色的雾气立刻老实了,各自凝成黄豆大的小珠子,滚落在盒子底。

“还真象是一粒粒的种子。”王长老脱口说道。

沈云将盒子放在桌子上:“这就是咒种。现在它们可老实了。你们拿在手里看也是无妨的。”

苏老三看着他,眼里只剩下了敬意。

云景道长他们三个都各自拿了一粒出来,搁在手掌心里,细细观察。

“很熟悉的味道!”余莽首先有所发现,“不是妖气,是落桑族人才有的那股子气味!”

沈云赞道:“鼻子越来越灵了。咒种上确实会不可避免的沾上下咒之人的气味。这就叫做,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余莽会意,笑道:“看样子只要把这些交给妖王,后面的事情,就无须我们再多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