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 长嫂如母 39

确定了这是曹芹芳的大嫂,又得知了2点后林川会在店里,林小满满意的走了。

两人又去其它的凉席店里问了价格,而后就转到了卖其它东西的店里。这个批发市场里的物品种类还是很多的,林小满很认真的挑了挑,价格比市里更便宜的东西,就可以改而从这里拿货。

中午,依旧是在那家小餐馆吃午饭,林小满惯例是听着别人聊天,遇到同样来拿货的‘倒爷们’,也会上前攀谈那么几句。

吃过饭,继续逛,竹席还没定下来,倒是先批发了一大堆的物品,大包小包的搬进了就住的宾馆。

又是运完了货,林小满走出宾馆大堂的时候瞧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已经将近3点了。

这会儿人应该已经在了。

“哥,其它东西都差不多了,我们去那家凉席店问问,合适的话就定下吧,然后联系车,包车运回去。”

“好。”

自从认识到两者之间的武力值犹如鸿沟完全不能跨越后,沐华强在林小满面前那完全就是个小弟,让干嘛就干嘛,让往东不敢往西,林小满说啥都是对,都是好!

回到凉席批发区,一张竹凳子,曹大嫂打着蒲扇,正坐在店门口的守着生意,远远的瞧见了林小满和沐华强两人,曹大嫂当即是两眼放光的站了起来,快速迎了过来,深怕生意被隔壁同行抢走似的,十分热情,“大妹子,大兄弟,来了,快进来,我妹夫在了,我都和他说过了,价格上再给你们优惠点,保证物超所值!”

“大姐,只要东西好价格合适,以后我们进货一定来你们这里。”林小满笑呵呵的说着客气话。

“放心,大妹子你尽管放心,我们店里的凉席绝对品质保证……”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向着店铺走过去,沐华强乖乖的跟在两人身后。

还未进店,刚到店门口……

店里,原本正在整理凉席的男人,听到了动静走了出来,而后,就是在店门口,双方那么一个照面。

原本还偏头和曹大嫂说着话,一片阴影罩下来,意识到前方有人,林小满那么一抬眼……

伴随着曹大嫂的介绍,“大妹子,这就是我妹夫,这店的老板……”

已经在心里给自己规划好了剧本,林小满的演技当即上线,目光那么一转过去……

高挺的身材,刚毅冷硬的面容,那五官,与原主记忆里的样子一模一样。

就是他,林川!

没有找错人,林小满立马演技大开,就在看清人的一瞬,整个人都呆住了,那种恍若被雷劈了的极度震惊!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震惊的整个人都失去了思考能力一般,林小满就那么瞪大了眼睛,目光直愣愣的一眼不眨的看着人。

“大妹子?”

林小满那夸张的大反应,曹大嫂当然是感觉到了,一脸的惊讶和疑惑。

坠在后头的沐华强此刻也望了过去,而后就在看到人的一霎,脸色骤白,仿佛见了贵一般的惊恐万分,哆哆嗦嗦的,“你,你……”

林川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两人反应太大,他想看不见都难,一个猜测立马浮现在心头。

林川话语带着几分探究的问道,“你们认识我?”

当初醒来后,他就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听曹家人说,是他们进山砍竹子的时候在一个山坡下发现的他,当时他可能是被野兽追,滚落了山坡,磕到了脑袋。

虽然外伤都好了,但是他却一直记不起来,之后也在周围一片地方找过半年多,但始终没找到认识他的人,没办法,只能在曹家村留了下来。

两年多的时间,林川都已经放弃了,但是现在,这两人明显认识他!

未语泪先流,眼眶那么一红,林小满很戏精以一副伤心难过的模样掉眼泪,高难度的演绎了一个楚楚可怜的小白花,哽咽着问了一句,“你,你不认识我?”

林川看着她,因为林小满那伤心的模样,心里隐隐约约产生了一分说不出的莫名难受,又似乎有那么一丝的熟悉感,努力那么想着,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挣扎着破土而出,却又阻力重重,抓不住,看不明。

盯着林小满看了好久,直到曹大嫂看不过眼的假咳了起来,林川才回过神,尴尬的收回目光。

因为依旧是茫然和没有印象,林川老实的摇摇头。

眼里的希冀破灭,林小满仿佛被人浇了一盆冷水般,整个人怅然若失,讷讷的问了声,“你是曹老板?”

“是。”

从口袋里摸出了小手绢擦眼泪,林小满佯装坚强的收拾自己的情绪,恢复表情,“抱歉啊,你,你长得太像一个人了,那么一看到,还以为他回来了,是我失态了,让你们笑话了。”

“是啊,真的太像了,我都认错了,还以为是他呢!”被吓了一跳的沐华强回过了神,缓缓拍着心口恢复了脸色。

刚才吓死他了,还以为这家伙是林川来着,现在那么一想,曹家村的人,浙省人,八竿子都打不着的!

瞧着左右两边的同行探头探脑的企图抢生意,曹大嫂赶忙招呼着人进店,“哎呀,长得像说明是缘分呀!都别在外面站着了,进去,我们进去聊。”

林川往旁边让了两步,曹大嫂赶忙带着林小满进了店,隔绝两旁同行们的视线,“大妹子,坐,坐下聊!”

曹大嫂热情的泡起了茶。

沐华强跟着进店,越过林川的时候还特地停下了脚步,近距离的看了好几眼,忍不住的又嘀咕了句,“真的是太像了。”

“那他现在呢?”冥冥之中只觉得和自己有着联系的林川下意识的问了句。

“他呀,死了。”沐华强感叹,露出伤感和惋惜。

如果林川不死,他大妹这个煞星就不会回来,如果大妹不回来,他还在家作威作福,而不是成了现在的妹管严、妻管严!

呃,好像大妹不回来家里也过不上现在的好日子?

所以,是大妹不回来好呢,还是回来好呢?

沐华强莫名陷入了自我矛盾的小纠结。

“怎么会?”

“是两年前的事了,是送货的时候遇到了劫道的,一行人全死了。尸体都没找到,都说是被山里的狼吃了,哎……”

“出事的地方是在哪里?”

“就是浙省的那条国道,具体哪一段路我就不清楚了。”

“他家人没找过吗?”林川越发急迫,这情况,会不会就是他呢?

“当然找过了,他爸带着人外出找了半个多月呢,最终没找到,荒郊野外的肯定死了呀!哎,不提这伤心事了。”一挥手,沐华强不欲多说了,转而说起了实际,“老板,你俩这长相当真就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说不定上辈子是亲兄弟呢,这也是缘分了,价格上你可不能坑我们!”

“你们放心,我们曹家村的凉席,绝对是物美价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