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3章 上古年间

“你看到谁了?”

林云向小冰凤问道。

剑光横空出世,来去无踪,一瞬之间就斩断了九只血鸦王的头颅。

这是相当可怕的手段,就算是青元境的半圣也无法做到,紫元境的半圣可以做到,那也得倾尽全力才行。

血鸦王可不是普通的九元涅槃妖兽,单论修为的话,他们比好些半圣都要恐怖。

只是受限于某些禁忌,无法成功踏入圣道。

“没,没注意。”小冰凤道,她确实没看到。

“杀!”

“魔头太可恶了,和他同归于尽!”

……

九只血鸦王的暴毙,让群鸦震惊了半响,就陷入疯狂的情绪中。

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林云一人一剑,几乎将整个血鸦族群的王全部杀干净了。

“保护白青雨。”

林云见状,来不及追究此事,目光看向重新席卷过来的血鸦族群。

数量太多了,如果全都悍不畏死的冲来,半圣也得被直接淹死。

好在这群血鸦智商不行,林云没有太过慌乱,他计划不变,道:“你留在这,我将这群血鸦引走。”

“嗯。”小冰凤点了点头。

唰!

林云眉心锋芒毕露,眼中闪过抹杀伐果断之色,星河剑意不断绽放。

轰隆隆!

他浑身上下沐浴着璀璨剑光,剑光凝聚成光柱,冲上云霄仿佛将天都给震碎了一般。

“杀!”

林云心念微动,刹那初始之剑心法转动,涅槃之气充斥全身,星河剑意源源不断聚集在剑身。

而后一剑劈砍出去,下一刻有恐怖的画面出现。

五百米外一道剑光斩碎虚空,空间仿佛坍塌了一般,形成一道恐怖的空间漩涡。

数不清的血鸦,被尽数卷了进去,唰唰唰,漩涡中不断有残缺的血肉肢体掉落。

祭坛附近千米内的血鸦,被尽数清空,地面上血流成河,起码死掉了数百只血鸦。

无比骇人的一幕,让血鸦看向林云的神色变得极为惊恐起来,这已经不是魔头了,这是魔神!

呼哧!

一剑劈出,林云脚掌在祭坛上重重一踏,化为惊鸿远遁。

暴走中的血鸦,在惊疑片刻后,立刻朝着他追杀了过去。

祭坛危险的局面,顷刻间就被化解。

偶有漏网之鱼,还未靠近就会被小冰凤和贼猫解决,白青雨沐浴圣辉无比安全。

山坡下方,林云以金乌圣翼,带着这群血鸦不断转圈。

他故意将星河剑意全数祭出,身上剑光冲天,看上去声势极为浩大且醒目,无论在哪的血鸦都可轻易看到。

方才一剑,耗费了他不少涅槃之气和剑意。

林云也不着急与这群血鸦厮杀,利用金乌圣翼的速度,将这群血鸦不断引走。

等状态回到巅峰后,林云陡然加速来到秘境边缘,将这群血鸦甩了数十里。

而后故技重施,将星河剑意注入葬花中,自身气息则尽数收敛。

“去吧!”

林云随手一挥,葬花身上暴起数百丈剑光,挂在空中朝着远处呼啸而去。

他自己则展开双臂,身体藏在一颗古树中。

半盏茶后,成群结队汪洋大海般的血鸦,带着滔天杀意,还有必死之心朝着葬花飞了过取。

“杀了魔头!为老祖和大王

报仇!”

“魔头跑出去了,不能让他逃掉,追!”

“大家一起追啊,魔头肯定耗尽力气了,这才逃跑的。”

……

看着远处群情激愤的血鸦,树杈上的林云嘴角勾起抹笑意,静静的看着他们追杀“自己”。

“这一招居然还能用。”

林云面露笑意,不得不说,血鸦的智商确实不太够。

“该回去了!”

林云眼中闪过抹精光,无声无息朝着祭坛飞去。

他化作一道虹芒,风驰电掣赶回了祭坛。

“血鸦杀光了?”小冰凤诧异道。

林云笑道:“好几万呢,哪里杀的光,御剑引走了,白师妹怎么样了?”

白青雨沐浴圣辉,双眸紧闭,神色安详,陷入了某种极为玄妙的状态。

她身上有某种古老的威压,正在一点点绽放,连星河剑意都受到了些许压迫。

这种威压很神秘,不知道是先天极阴圣体的古老血脉,还是来自祭坛下方的优昙婆罗花。

“很古怪。”

小冰凤沉吟道:“优昙婆罗花似乎和她的精神力链接在一起了,她们肉身相互吸引,魂魄相互融合。”

林云脸色微变,立刻察觉到不对,道:“是融合还是吞噬?”

“无法确定。”小冰凤道:“本帝也没见过这种情境,优昙婆罗花即便在上古,也是传说中的神话之物。”

“不行,得走了。”

林云稍加思索,心中就有了决断。

若是优昙婆罗花拥有灵智,两者一旦融合,必然是白青雨被前者吞噬。

祭坛祭坛,那白青雨不就成祭品了吗?

林云虽然需要优昙婆罗花,可还不至于那其他人的命去换。

“她……不愿意。”小冰凤神色犹疑道。

“夜大哥,让我试一试。”头戴花环的白青雨猛的睁开眼,道:“优昙婆罗花祭炼过后,就会留下一枚种子。”

“太冒险了,我不能赌。”

林云不喜欢这样,他一步迈出,伸手就朝白青雨的肩膀抓了过去。

砰!

可刚触碰到白青雨的身体,林云就被震飞了出去,嘴角还溢出了一抹鲜血。

一股磅礴威压,从祭坛中爆发出来,小冰凤和贼猫触不及防也被震飞出来。

只见光芒大作,祭坛中有奇香溢出,一朵纯净无暇的淡黄色花朵从中诞生。

圣辉弥漫,圣威浩荡。

几人落在祭坛下方,花香扑鼻而来,情绪前所未有的宁静。

林云身上的伤势快速愈合,花香与圣辉融合,宛若圣气一般滋补着肉身。

“优昙婆罗花!”

林云定睛看去,轻声自语。

祭坛上一片片虚幻的花瓣绽放,将白青雨纳入其中,而后花瓣缓缓并拢。

“该死!”

林云拍了拍额头,眼中涌出懊悔之色,他一招手至尊圣器出现。

林云抵住这股圣威,抵住这股圣威,朝着祭坛飞了过去。

嗖!

原先融化在地面中的仙女藤,突然迸发出来,像是一道道裹挟着圣辉的鞭子,狠狠朝林云抽了过去。

“放肆!”

小冰凤大怒,她眉心神印绽放,手中出现一柄短刀,抵住了这些藤蔓。

砰砰砰!

刀刃与藤蔓碰撞,发出惊天巨响,虚空都在颤抖不止。

林云趁此机会,手持日月宝伞,落在了祭坛之上。

此刻白青雨双眸紧闭,陷入某种神游状态,对外界发生的事毫无感知。

“这丫头!”

林云看着她略显稚嫩的面容,又是心疼又是无可奈何。

祭坛上的花香,浓郁到极致凝为实质,表面蔓延着金色雾气。

林云行走在雾气中,目光一扫落在优昙婆罗花上,道:“还请前辈收手,让我将她带走。”

“这不是你带来的祭品?”

空气微颤,优昙婆罗花中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

果然诞生了灵智!

林云心中警惕,连忙道:“不是。”

“那你来此为何?”优昙婆罗花道。

“我……”

林云张嘴,说了一个我字后便说不下去了。

他来此,自然是为优昙婆罗花而来。

优昙婆罗花见他沉默,心中已经猜到大概,道:“你下去吧,我非邪灵,祭品若是不愿与我融合,我断不会主动吞噬。待融合结束,我会留下一枚种子,你想要的我会给你。”

林云看向白青雨,不由一阵心疼,这傻姑娘。

“抱歉,我拒绝。”

林云紧握日月宝伞,看向优昙婆罗花目光坚毅的道。

“拒绝?你知道自己在对谁说话吗?”优昙婆罗花似乎笑了。

“你在和神灵对话!”

优昙婆罗花声音猛的拔高,一股威严而神圣的气息袭来,一道光芒骤然而至。

神灵?

林云不及细想,手中日月宝伞猛的撑开,而后沉声道:“葬花!”

来自优昙婆罗花的威压,几乎是瞬间就将林云震飞了出去,连日月宝山都脱手而出。

可也在这一刻,远去的葬花一闪即逝,刺中了无比神圣的优昙婆罗花。

咔擦!

优昙婆罗花洒出几滴金色的汁液,像是鲜血一般飞溅出去,呼哧,葬花刚要有所动作,便被几根仙女藤缠在空中。

轰!

秘境中纯净的天空,骤然阴沉了下来,有恐怖之极的气息蔓延出去。

仿佛神灵发怒了一般,整个秘境接连不断出现裂缝,而时空诡异的禁止了下来。

林云和小冰凤,在这般气息之下,完全无法动弹。

“神赐予你死亡!”

优昙婆罗花平静的声音,蕴含着滔天怒意,一道雷光凝聚的巨手从天而落。

那巨手中烙印着金色神纹,神威还未落下,这座恢弘的高山就不断炸裂。

仿佛整个世界,都要被这巨手碾压,无情而残酷。

“够了。”

可在这禁止般的世界,一道声音传来,不远处撑天古树下站着一道苍老的身影。

唰!

老者伸手一指,一道剑光呼啸而去,眼前景象仿佛倒带般退了回去。

雷霆巨手退回天上,阴云消失不见,天空重归晴朗。

而那祭坛上的优昙婆罗花,则一点点并拢,有极致的盛放变成了含苞状态。

“果然是你这老东西!”

林云还未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小冰凤转眼看向老者,脸色便勃然大怒。

这是封禁了她十万年的正主,上古年间声名赫赫,可在圣境斩杀神灵的紫鸢剑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