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辛苦你们了。”

雨飞娘娘来到古争他们身边,然后轻声对他们说道,语气中不急不躁,但是听起来又如沐春风,让人清晰地知道对方的意思。

“雨飞娘娘,职责所在,哪怕我那里已经彻底损坏,也要继续保护尔等。”宋山一脸严肃地说道。

“顺手而已,再说宋将军是自己人,而我也需要通过这里去把这些妖魂给剿灭,实际上外面有一股实力强大的援兵,就等我把阵眼给夺回。”

虽然之前已经见过几面,不过离这么近一看,古争还是被惊艳到了,那盈盈一握的身姿,还有那如同仙女一样的面孔,结合身上那特殊的气质,果然不同凡响,甚至在灵体的加持下,甚至还要比潘璇略胜一筹。

不过古争眼神依旧,看不出内心的想法,听到对方如此说,还是客气地说道。

“我刚才见对方实力强大,特回去拿些留在这里的宝物,虽然只能用一次,但是足够束缚对方的一些实力,帮助取胜。”雨飞娘娘拿出一条金色绳索,对着他们说道,同时也递了过来。

“果真如此的话,那就谢谢娘娘了,如此一来,对方肯定逃不出去。”古争一听,脸色立马浮出一丝欣喜,同时接过来说道。

“不好,那边出新问题了。”

宋山也想说什么,可是突然脸色一变,然后指着远处说道。

古争望去,发现此时妖虫在一连串的攻击下,逼得虚灵左右闪躲,可是在头顶之上一个黑色的碗状法宝,也同样在紧跟着他的身影,似乎想要把对方给扣进去。

“事不宜迟,我立马过去。”古争当机立断地说道。

雨飞娘娘这边战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宋山又受到不轻的伤势,显然也是无法战斗,只能自己过去。

不等他们回话,古争的身形就拔地而起,朝着那边飞去。

不过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就在古争话音刚落的时候,虚灵一个闪躲没有及时,被对方给卡在半空,空中的黑碗已经趁机而落,直接下落,仿佛一个猛兽巨口一般,直接把对方给吞噬下去。

再把虚灵吞噬之后,整个黑碗在空中猛然涨大,幻化成一个巨大的黑色护罩,彻底把虚灵给围困里面。

虚灵在里面左冲右突,可是在对方坚固的防御之下,短时间根本无法冲出来,只能被迫关押在里面。

“想要拦住我,做梦吧,再见了你们。”那妖虫看了那边全副武装的阵灵一眼,又看着冲过来的古争,犹豫一下,还是留下这样一句话。

现在根本不是杀死阵灵的好机会,再说这种情况下的阵灵能否杀死还不一定,连妖帅都只能慢慢潜伏,一点点下手,试图魔化关押对方。

不是说偷袭杀不死,而是阵灵本身的特性就像灵卫一样,在这里特殊的情况下,还会复活,除非找到这里的核心,才能把这一切全部都给破坏。

而那个核心也是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可是无论怎么寻找,也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仿佛根本不在这里一样。

妖虫说完,整个身形准备再次离开,此时之前的打斗,让他离着这里的出口已经非常近。

不过就在这时,远处的古争可不答应,手中的那条金色绳索立马被他给扔了出去,金光灿烂之下,空中一甩身子,绳索极速冲着妖虫冲去。

“就凭你,还想困住我,真是自不量力。”妖虫斜眼一眼,哈哈大小,身形也没有停下,转眼间就来到了洞口。

可是这个时候,看似速度不快的金索,却已经同样来到妖虫的身边,直勾勾朝着对方的身上冲去。

“唰唰”

妖虫也没有想到对方速度那么快,不过依然不放在心上,手中的大刀抬起,在空中就是斩出几道黑色刀光,想要把对方的法宝给阻拦住。

可是那金环再面对如此威力的刀光之时,竟然毫无阻碍地穿过去,根本没有阻拦它,继续出现在妖虫眼前。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这让妖虫有些吃惊,不过反应极快身形外边立马凝聚出一团黑雾,同时手中的盾牌朝着对方拍过去,物理性的攻击和法术的护罩,再它看来绝对没有问题。

可是那金索再靠近它的时候,却陡然从空中化为一团金光,竟然灵活地从旁边绕过,直接没入妖虫的身体上。

速度之快,妖虫根本反应不过来,连忙检查自己的身体,发现似乎并没有任何不同,不再多想,立马冲着通道中离去,眨眼间就离开了这里。

站在半路的古争,有些傻眼看着对方,自己说实话也不知道怎么操控,只是按照雨飞娘娘的话直接扔出去,结果对方好像有些顺利地还是离开了。

不过仅仅停顿一个呼吸,在后面的广场之上,忽然白光大亮,无数白气冲天而起,在空中形成四道白色巨剑,悬浮在空中,紧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中心之处,有些茫然地看着四周。

不是妖虫还是谁。

妖虫刚才还在极速朝着阵眼那边飞去,可是眼前一模糊,竟然被拉回一个地方,细宁一看,却发现又回到了刚才的广场之上。

才刚刚反应过来的它,突然感到一阵巨大的威胁,抬头一看,四道白色巨剑,在空中环绕在一起,在它抬头的瞬间,直接朝着它身上落下。

下意识的妖虫就想闪避,可是却发现自己身形根本无法移动,似乎全身上下有股无形的力量正在拉扯着。

妖虫眼光黑光一闪,这才看到在周围有无数头发细微的白光在拉扯自己,周身猛然一震,这才白光才纷纷溃散,不过这么稍微哦一耽误,可惜有些晚了。

空中四道白色巨剑已经落下,同样无视对方体外的防护和护甲,直接没入对方的体内。

“吼”

一声巨大的嘶鸣声从妖虫身上传来,只见它浑身颤动不已,仿佛在忍耐巨大的痛疼,同时对方的气息肉眼可见般的低落下来。

“好机会,这个东西束缚不了对方多少时间,赶紧把对方杀掉。”

而此时转移到一边的雨飞娘娘突然扬声说道,让远处古争听得一清二楚。

“阵灵,我们一起出手快速把对方给斩杀掉。”古争立马冲着旁边的阵灵说道。

“如果我要知道有这个东西,我怎么也不会掏空自己,给虚灵补充,现在我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力量。”阵灵没有动弹,反而苦笑着说道。

古争一愣,没有想到竟然这样,环首朝着四周一看,似乎只有自己才有击杀对方的实力,立刻说道。

“那么我来斩杀对方。”

“实在留不住对方也无妨,顶多可惜了这次机会而已。”阵灵紧接着说道,不要让古争有压力。

古争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然后直接冲了上去。

还在半路,趁着对方此时无法干扰自己,古争立马祭出云荒剑,直冲空中,在他的控制下,周身无数金色剑气不断升起,如同巨大的龙卷风一般,围绕着云荒剑疯狂卷动。

每过一息,上面的金光就会翻倍,等到下面妖虫从剧烈痛苦中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一个巨大的龙卷风在空中肆虐着,恐怖的气息从上面不断的流露出来,压向它。

感受体内四个白光小剑,稳稳当当地在体内待着,一股奇特的气息更是不断的从中蔓延出来,阴森森让它的修为给压在大罗初期。

“这里有如此重宝,怎么没有打听到。”

妖虫懊恼地想到,不过此时头顶的云荒剑猛然一束,漫天的龙卷风极速缩小,最后缠绕在只剩下一丈大小的云荒剑,就如同一般无时无刻旋转的大剑一般。

虽然那骇人的景象消失,可是传来的压力更加恐怖,让妖虫知道,这蓄势已久的攻击,自己不能跑,只能硬挡,要不然只会被对方从背后给一斩两半,哪怕没有削弱的他也同样如此。

不过要是没有被体内的白色光剑,这道攻击充其量只能算是具有威胁的攻击,可是现在却是致命的攻击。

“斩”

古争冷冷地吐出这句话,一声巨大的颤鸣声响起,让整个巨大的洞穴颤音不断,随后云荒剑浑身气势猛然一缩,就这样非常普通的朝着下面落下。

看似没有之前那么让人心惊,但是却让妖虫压力更加大一份,因为这是把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一起,朴实的攻击下,隐藏着足以致死的猛烈攻击。

“啊啊啊啊”

妖虫猛然一连串的大喊,身体都为之一涨,体内的法力更快地涌动起来,无数的黑雾在体外升起,层层叠叠把它给包围起来。

它并没有试图用手中大刀用来同样对攻,因为对方武器不用说肯定比自己的好,相撞之下,自己这边很有可能吃大亏,被对方已经凝聚成势给斩下,举起手中的盾牌,全力挡住对方再说。

整个盾牌在无尽法力的灌输下,黑幽发亮,不禁再次涨大一倍,彻底把它的身体给挡住,甚至上面原本无需的图案也慢慢地凝聚起来。

一个黑色的蛟龙头在上面陡然出现,冰冷的眼睛看着上面,直接从盾牌上跃出,一口粗大的冰冷黑光从口中喷出,附近温度凭空下降数十度,甚至一些雪花都凭空出现,仿佛来到冰天雪地一般。

“轰”

云荒剑和黑光在半空中轰然相撞,大片的黑色冰晶不断朝着四周飞溅出去,掉落在地上发出“砰砰”的坠落声。

但是丝毫挡不住古争的攻击,在中间云荒剑不断旋转的映衬下,就像燃烧的烟花,金光不断朝着下面逼近着,等到到达尽头的时候,就是烟花熄灭的时候。

“吼”

那蛟龙看着不断逼近的金光,巨吼一声,身后的黑雾随着头颅一同冲去,一口朝着金光吞下。

金光顿时从空中消散不见,仿佛烟火的结束。

可是仅仅不到两息的时间,随着蛟首的猛然一涨,金光再次出现在天空之上,义无反顾地朝着下面的斩去,从始至终身上的金光没有消减一分。

“小心!”

阵灵这边对着赶来的雨飞娘娘他们喊道,手中动作一扬,外面的那层白光发出耀眼的白光,把众人纷纷挡在身后。

就在云荒剑即将斩落的时候,忽然在古争身边传来数十个涟漪,一道道黑色劲气从空陡然冒出,冲着古争发起猛烈的攻击。

“轰”

一大一小,一金一黑的爆炸声,轰然在广场中央响起。

仅仅是接触的瞬间,底下原本白玉的地砖,瞬间化为粉碎,整个地面更是以妖虫为中心,朝着下面凹陷下去。

巨大的气浪实质般的朝着四周横扫,靠着最近的人影,更是直接被吹飞出去,直接吹进后面的大殿当中。

这种波动持续了半盏茶的工夫,这才慢慢地消退下去。

整个洞穴所有地面仿佛被犁过一面,非常整洁,而墙壁之上则是充满了大小不一的光点,看起来仿佛遭受沙尘暴一样。

外面余波的消散,那边白光渐渐弱下,露出里面完好无损的宋山众人。

他们看着广场的中心,一个极大的坑洞在众人面前出现,同时一个挺拔的身子也同样出现在里面。

那妖虫手中的盾牌已经只剩一小块,身上的铠甲更是破破烂烂挂在身上,身上到处是手指般大小的伤痕,黑色仿佛鲜血一样朝着下面不断滴落,看起来无比的凄惨。

“死了没有!”丫鬟在一旁小声地询问道。

雨飞娘娘微微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多语。

“不死也要重伤,也就代表着死定了。”阵灵冷哼一声,然后那边的围困虚灵的法宝瞬间爆炸,一出来极速朝着那边飞过去。

而此时在大殿里面,也同样一个人影飞了出来,停留在妖虫的头顶,众人先是一惊,然后又是一喜,因为不是别人,正是古争。

此时古争身上也多有伤痕,不过也只是表面上的轻伤而已。

虚灵这边不管如何,靠近之后,手中的长枪直接朝着下面扔了下去,紫色的长枪在空中划过一道痕迹,直接落在下面不知死活的妖虫腰间。

“砰”

妖虫没有任何反抗,被长枪钉入体内之后,整个人直接轰然炸碎,无数的残渣朝着周围落下,看样子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终于死了,这下可以舒心了,真不知道那混沌妖能厉害到如何程度。”宋山看到这一幕喃喃地说道。

就连雨飞娘娘和丫鬟,紧皱的眉宇也舒展开来,她们看来,妖虫彻底死了。

“你错了,混沌妖说厉害也厉害,说不厉害甚至连你都打不过,对方的特殊形态不是根据本身,而是根据宿主来绝对,真是一种奇特的妖魂,真是前所未闻,想必在对方里面,也必然无比地稀少,要不然再来一个的话,我们早就尸骨无存了。”

阵灵摇摇头,对着宋山说道,长年累月和对方打交道,他自然知道对方的特殊之处。

而天空的古争,却没有他们高兴,反而有些疑惑,伸手一抓,底下的凹陷之处,地面破开一窟窿,回到了他手上。

自己发起的攻击自己自然知道,如果不是有最后的黑色劲气捣乱,说不定古争也相信对方死去了。

但是自己最后的稍微分心,他敢肯定,自己最后至少有半分的威力没有发挥出来。

别小看这半分,正常情况下足以分出生死,也就是说,古争的攻击或许少了一点威力,根本无法杀死对方。

可是眼前的一切,明明白白的却于是妖虫已经死了,这是妖虫绝对没有,不会是什么障眼法,也骗不过阵灵。

“也许对方体内的封印出乎自己的预料,也真是死了。”

稍微观察半天,古争心中想到,于是缓缓朝着宋山那边飞去,他也招呼了半天了。

可是这个时候,古争感觉自己手中的云荒剑忽然一声轻鸣,而与此同时在唯一的出口之处,五道光芒陡然亮起,随即在半空极速旋转起来,一团五彩星云般的云雾顿时出现在那里。

如此异象让所有人不禁看过去,却发现一个身影被卡在星云之间挣扎着,可是却被星云给挡住进退不得,赫然是没有盔甲的妖虫,而且体型比之前小了一倍。

对方的突然暴露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被人给下了埋伏,手中仅存的大刀,赫然朝着周围挥砍过去,顿时一个缺口被对方打开。

“想跑,没门,我看你还能挡住。”

古争反应极快,手中一动,远处的五环更是颤鸣不止,随即朝着对方身上冲去。

“给我滚开。”

妖虫手中大刀在空中连点五次,每一次都是对着玉环刺去,只要把几个碍事的家伙给击退,自己这一次绝对能够离开这里。

可惜那五道突刺在即将碰触玉环的时候,所有的玉环却化为一缕缕烟雾,直接穿过对方的剑光。

“咔咔”

下一刻,所有的玉环出现在他的四肢和腰部,直接把他给锁住,让再次提起精神的妖虫身形一阵,气势更加消弱下去。

“就是现在!”

古争眼中精光一闪,手中的云荒剑立马被他给抛出去。

一道金色的剑影在空中一闪而逝,众人还没有看清楚,就发现那柄长剑赫然已经插在妖虫的腹部,直接把对方给捅个对穿,身上更是闪起一道道金色的电弧。

“你们等着,等我们大军一到,你们也要死!”

妖虫见状也不再挣扎,手中的武器悄然碎掉,化为一缕黑气消失不见,然后冲着他们喊道。

“哼,你也等着他们吧。”

古争冷哼一声,不再给对方挣扎的空间,下一刻一团金色电弧瞬间从对方体内暴起,直接再次炸起漫天的碎块。

这一次,没有给对方任何机会,彻底死在这道攻击之下。

做完这一切,古争在仔细检查一下,这才把自己的法宝给收回来,朝着宋山那边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