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毁于一旦

下午开盘就给了威廉一个“惊喜”,纳斯达克全面飘绿,指数继续上涨。中午他提到的雅虎,开盘就往上涨了三十美分。威廉额头上汗水刷的一下就满了,这脸打的有点狠啊。

看情况应该是有机构进场了,这是拉高股价准备出逃,还是真的看好这支股票?

方蛰这边也在看着显示器,同样注意到了雅虎的涨价。

“交易量不大,都是一些零散的出手,看来是有机构在托价格做多。”云珏分析的很有条理,方蛰脸上跟着认同的点头,心里却在暗暗嘀咕,分析有用的话,多少人都靠股市赚钱了。股市其实说是投资,但那是指做长线,或者长期持有者。做短线的,或者期货就是在赌。

“现在看多很正常,整个纳斯达克热度很高,亚洲金融风暴之后,全球的资金都往米国跑。华尔街又猛炒互联网的热度,如果被眼前的热度冲昏了头脑,距离破产也就不远了。”

方蛰不紧不慢的继续打预防针,下午收盘前,纳斯达克指数又涨了一百八十点。

“波士,趁着下午大盘上涨的机会,我们小规模的出货,完成了交割,对市场没有造成多少影响,目前应该没有人注意到我们。”威廉在收盘后,立刻来汇报工作,看方蛰的态度。

“做的好,千万不要动静太大,一点一点的把手里的单子平了。十月底空仓,十一月给大家放年假。圣诞节后,大家再回来上班。局势不明朗的时候,稳健点好。注意保密!”方蛰不紧不慢的说着,肯定了威廉的表现,这让他颇为欣喜。

“波士放心,这关系到我的收入,我自然会做好保密工作。”威廉答应的很实在。

下班回到住所时,没想到有客来访,已经等了一阵子了。

李斯特这家伙,看见方蛰就张开双臂拥抱,临了想起来对面的习惯,还是换了握手。

“我不信你不知道我的行程,下午我在基金分部。”方蛰开口调侃一句。

“工作时间,我可不做私事。”李斯特一本正经的回答,方蛰装着没听懂的样子道:“看来我要提醒一下玛丽莲,抓紧完成与各位的关于巅峰影业原始股的交易。”

李斯特听到这句真是一脸的无奈,耸肩摊手:“嗨,我们是朋友对吧?巅峰影业的股份协议,各位朋友都签字生效了,该付的款项也付了,不是么?”

按照融资前的价格,方蛰出让了一部分股份,保证李斯特已经那边几位大佬每人能多领一份年终奖。这是方蛰的诚意,但是随后的事情,在方蛰看来,高盛这帮人并不地道。

“李斯特,巅峰影业的盈利关系到上市后的价格,我希望高盛能站在我们一边,向好莱坞的大佬们施压。现在的分成情况你很清楚,巅峰影业做了一切事情,最终拿到的利润却不过三成。这不公平,高盛和朋友们,要主持公道。”方蛰很直接的表达了不满。

“方,你知道的,好莱坞对华尔街一直比较抗拒,我们的影响力还没大到能……。”

方蛰很直接的抬手打断他的话:“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那么,现在你的目的呢?”

“我带来了一个消息,有人正在模仿非死不可,准备搞一个新的社交平台。他们已经拿到了五百万的投资,相比于非死不可针对学生,他们则面向全社会开放。对了,那家公司推出的平台好像叫做推特。对,就是这个名字。”李斯特居然是来通风报信的。

方蛰发现这家伙还真不是那种拿钱不办事的风格,只不过有的事情在能力范围外。

“云珏,去地下室拿一瓶木桐,李斯特喜欢那个。”说着方蛰做个手势,招呼李斯特坐。

“好的,我这就去。”云珏答应的很干脆,一点都不带拖泥带水的。

李斯特露出羡慕的表情:“方,你真是个处理男女问题的高手。两个女人住在一个屋檐下,居然没有打起来。还能和睦相处,能传授我一点相关的经验么?”

方蛰沉默了一下,抬头时沉重的说:“李斯特,做到这一切很简单,交出大部分的资产给她们来管理。我这么说,你能理解么?”

李斯特嘶的一声,吸了一口凉气:“理解,完全理解。就是没有借鉴价值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的经验,别人无法复制。”这是大实话,在米国这个钱财分的非常清楚的国家,方蛰这样拿钱不当钱的人,还真是绝无仅有。

“关于那个推特的事情,你不打算做点什么?”李斯特笑着问一句,看似很随意。方蛰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家伙可能转身就去卖情报给对面。

“没必要做什么,有竞争是好事,这里是米国,有反垄断法的。各做各的吧。”方蛰笑着对付过去,就算有行动,也不会告诉李斯特。更何况,方蛰还真的没有别的想法。无非就是接下来加大推广力度,尽量多的把学生抓在手里。

“好吧,看来你对非死不可的未来很自信,高盛方面很期待你A轮融资计划。”

关系到自身业绩的事情,李斯特是不会放松的。他知道方蛰有钱,但是那又如何呢?这里是米国,如果非死不可不肯放开融资,华尔街有的是办法让他屈服。

“当然,我们是合作伙伴,不是么?只是现在还没达到我心中的期待值,等到非死不可占领全美以及加拿大的学校市场后,我会放开融资,进而放来对全社会的注册。争取三年在米国市场内做到绝对领先,随后进军全球。”方蛰给出个大方向来,算是借口吧。

李斯特听了突然问一句:“你说的进军全球,包括华夏么?”

方蛰很正义的表情看着他:“怎么会这么问?这不是明显的么?”实际上心里则给了另外一个答案:“想屁吃呢,进军华夏,你当华夏政府的领导层和智囊们是吃干饭的?”

从谷歌到非死不可,米国互联网企业在华夏折戟沉沙,水土不服。

很神奇吧?真不是神奇,谷歌的失败源自于骨子里的傲慢,非死不可则是源自于华夏市场对于米国人在意识形态领域的警惕性。扎克伯格恨不得说自己是华夏人了,不照样没能进军华夏市场么?

云珏一直在听,同时把酒打开了,也没时间去醒酒,顺手给李斯特倒一杯,盖上盖子,另外准备一瓶完整的给这家伙带走。李斯特每次差不多都是这个节奏,看起来是不准备拿自己当外人了。

喝了一杯之后,大概觉得不会再有收获的李斯特,起身告辞了。方蛰跟以前一样,塞一瓶酒给他,这家伙要开车,所以没喝多。路上要被查酒驾才好呢。

可惜,这只是个美好的愿望。李斯特这种白人精英,开着好车,穿着名牌,警察看一眼就当着不存在了,根本不会没事找事的去查他,除非是有针对性的。你要是个黑人或者其他族裔,那就未必了。警察看你开好车,首先怀疑你是不是偷的。

送走李斯特回来,云珏笑着问一句:“这家伙提供的消息有价值么?”

“当然有价值,不过他不是为了我们,而是为了他自己。所以,一瓶酒的感谢足够了。”方蛰分的还是很清楚的。

“国内互联网发展的很快么?”云珏想起来之前听到的话,方蛰点点头:“当然,这是国家战略。也是华夏完成弯道超车的好机会,相比于国内,米国这边的资本家,在没有利润的前提下,在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怎么跟国内的投入比?”

“你的意思,在这方面,国内会超越米国?”云珏变得严肃了起来,心里还是不信的。

现在的米国如日中天,你说在别的领域超越还说的过去,在高科技领域,谁敢信?

现在的互联网产业,那不是妥妥的高科技么?所以云珏才会变得严肃起来。

“这不是必然的么?国内是政府投入,米国是资本家投入。这性质能一样么?举个例子,某些偏远山区的穷县城,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肯定是要照顾到的。在米国,别的不说,手机信号你不清楚么?出了市区人烟稀少的地方,你能有信号?”

说起这个,云姐倒是笑道:“还真是这个样子,不过国内目前的信号也不怎么样吧?”

“这不是才开始么?迟早你就算到了喜马拉雅山,你都能打通手机。”

云珏笑了笑,没有出言打击,表示她出于面子,相信一下方蛰的话。

对此,方蛰也就是笑了笑,没继续给她往下说服。反正到时候她能看的到,事实胜于雄辩嘛。就好比一场疫情下来,比什么宣传都管用。再有人强行给米国抗疫唱赞歌,得到的肯定是群起而喷之。难怪某位老牌公知哀叹:三十年启蒙,毁于一旦。

PS:过去的一年真是太神奇了,一场接一场的大戏,看的真是爽。

吴明珠回来时心情很好,见到方蛰,听到竞争对手即将出现后,心情就没那么好了。

“你得想一个办法出来,不能就这么看着竞争对手成长起来。”

这个逻辑,很商业,也很米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