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9章 连挫强敌,大获全胜!

一拳之下,将花间之耻年怜丹打成了内伤,并且直接轰得倒飞出去。夜未明刚想要乘胜追击,给对方来上一下狠的,却是忽然听到背后恶风不善。

原来,竟是另一边正在与小桥周旋的金轮法王,见到友军遭受重创之后,在第一时间将手中的金、银、铜、铁、锡五个飞轮同时祭起,暂时逼退了小桥的追击,跟着身形一转,双掌齐出,猛地朝着夜未明的后心轰来。

其实如金轮法王、年怜丹这样纯粹为了利益聚集在一起的人,即便是合作,也多半是各怀鬼胎,几乎……不,准确的说是不可能做到精诚合作,毫无私心的。

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见到年怜丹倒霉,金轮法王不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还指望他在关键时刻出手救人,简直就是天真到可爱。

然而,此刻的情况却是与往常不同。

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导致他们今次的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因此,金轮法王与年怜丹之间,也被动的建立起了一个“唇亡齿寒”的关系。

如果年怜丹身陨,他金轮法王接下来的日子,也同样不会好过。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不介意在保证自身安全无虞的前提下,拉上对方一把。

而他要出手强行干预这边的战斗,小桥却是根本就阻止不了。

不是她不想,而是做不到!

别看之前在大胜关英雄大会上,她曾经成功的将金轮法王击下擂台,以超然的姿态获得了最终的胜利。但实际上,她当时不过是凭借自己比较具有迷惑性的外貌,加上体会“极于情极于剑”心境之下,逐渐夜化的表现,才打了金轮法王一个措手不及,逼得对方不得不硬接下她全力而发的“倾城之恋”。

若是不考虑那种特殊的情况,仅凭真实本领比较的话。当时的小桥,比起金轮法王来,还有着一段比较明显的差距,即便在之后她的实力再有明显的长进,也只是勉强能够与对方五五开而已。

毕竟,如“倾城之恋”那样的大招,她根本就做不到无CD般的持续释放。

察觉到金轮法王的突然袭击,夜未明却只是嘴角勾勒起一丝玩味的笑容。跟着足尖在地面之上轻轻一点,身子已经凌空跃起,给人的感觉便如同风中柳絮一般,轻若无物。

在极为巧妙的避开了金轮法王偷袭一掌的同时,夜未明的右脚已经居高临下轰击而出,足尖径直点向金轮法王脑门中央凹陷下去的那个小坑。

不得不说,来自大雪山的《龙象波若功》其威力固然是强悍恐怖,但也有着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修炼到精深之处,额头处的骨骼会逐渐出现一个凹陷,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盘子一般。虽然对战斗力并无影响,但无疑却是对颜值的一个巨大的减益。

光凭这一点,就足以令许多人对外貌比较在意的玩家,对其敬而远之了。

夜未明这一脚来得又快又急,刚刚一击不中的金轮法王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及时的闪避,只能硬着头皮横臂格挡。

“嘭!”

在一声沉闷的声响之中,金轮法王只感觉浑身上下骨骼一阵“咔咔作响”,几乎被夜未明这一脚给踢得散架一般。

而他的双脚,更是直接陷入地面三寸有余,就仿佛是一根被锤子砸过的钉子,脚踝以下的部分,已经尽数被“钉”入地面之中!

不过好在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夜未明这一脚“飞龙在天”固然将金轮法王的身子钉入地面,他自己也在反震之力的作用下不得不凌空跃起,跳得比之前更高出三丈左右。

然而,夜未明这边的威胁虽然暂时被化解掉了,但金轮法王的对手却并不只是一个人而已。

另一边,刚刚被金轮法王一招“五轮起飞”逼得连连后退的小桥,也是且退且战,一双神剑上下翻飞,顷刻之间便已经将对方不顾一切同时掷出的五个飞轮尽数挑飞。紧跟着双剑在身前猛地交叉,而后左右一分,再度有着无数的金色剑气,已经山呼海啸一般朝着金轮法王席卷而去。

倾城之恋!

小桥这一招“倾城之恋”的威力,金轮法王已经不止一次领教过了,自然深知这一招的厉害之处。

明知此招强大,绝对不可能以一人之力力敌。金轮法王几乎不假思索的在第一时间将内力一吐,震裂了双足周围的土地,身形更如同疾风一般,朝着刚刚遭受重创的年怜丹方向射去。与此同时,已经将毕生功力凝聚于双臂之上,沉声喝道:“年兄助我!”

“好!”

面对金轮法王的求助,年怜丹回答得豪气干云。同时右手猛地一掌推出,轻轻的按在金轮法王的手背之上,跟着内力猛地一吐……

“嘭!”

强横霸道的内力就这样自金轮法王的后背之上爆发开来,直接将他还没来得及站稳的身子,推着撞向了迎面卷来的漫天倾城剑气。

而他自己,则是借着反震之力,以更快的速度,抽身向后急退。

年怜丹这一击的攻击力不高,但对金轮法王的伤害确实极大。

面对着迎面涌来,避无可避的无数金色剑气,金轮法王甚至就连破口骂娘的心思都有了。

太尼玛坑爹了!

大家说好的一起合作,共谋大事呢?

结果眼前这次的攻击,如果咱们两个合力,明明就能够挡下。之后哪怕不能将眼前这帮小辈尽数赶尽杀绝,但在乱战之中,杀死最为关键的李莫愁,应该还是有很大机会的。

结果,你居然在这个时候卖队友!

简直就是愚蠢至极,竖子不足与谋!

不过郁闷归郁闷,吐槽归吐槽。面对着足以致命的倾城剑气,金轮法王还是只能乖乖的将之前便已经凝聚完毕的掌力轰出,迎上那水银泻地一般的倾城剑雨。

“嘭!”

澎湃、雄厚的气劲,掌力与剑气碰撞的一瞬间爆炸开来,狂暴的气劲席卷之下,更是抵消了小桥这招“倾城之恋”所激发出来的多半剑气。

然而,“倾城之恋”毕竟是来自于“风云秘境”之中的顶级杀招,单论招式威力的话,比起夜未明的《万剑归宗》也是只强不弱。即便是仅剩下的一小部分剑气,依旧在一瞬间将金轮法王的身子彻底淹没,更卷走了他近半的血量,同时还给他挂上了一个全属性降低30%的重伤状态!

与此同时,刚刚借着一脚之力高高跃起的夜未明,也已经在半空之中将掌力凝聚到了极致,看着下方的金轮法王遭到小桥的重创,嘴角已经勾勒起一丝玩味的笑意。跟着便头下脚上的俯冲而下,龙吟之声亦在同一时间响彻四野!

“金轮,你听过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吗?”

怒喝声中,夜未明左手已经居高临下的一掌轰出,借着俯冲下来的力道,更是将这一招“飞龙在天”的威力,催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全新高度。

可怜金轮法王刚刚遭受一轮“倾城之恋”的洗礼,此刻早已经五劳七伤,面对夜未明这蓄势而发的一击,哪还有半点的抵抗之力?

一击之下,直接便如同一只癞蛤蟆一般,被夜未明的掌力直接按在地面之上,用一个狗吃屎的羞人姿势,深深的陷入到泥土之中。

而在他的身体周围一丈方圆大小的地面之上,也同样被夜未明这一掌,按出了一个三尺深的清晰掌印!

夜未明的全力一击,已经达到了恐怖如斯的地步!

不过在发出这一击之后,夜未明也感觉到一股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于是在利用“天怒十方”特性急速回气的同时,身子飘然向下落去,正准备在落地之后,再给这个番僧最后的致命一击,却是忽然听到一阵凄厉的金属破风声响,直奔小桥而去。

微微皱眉,转头看去。原来是另一边正在与蓦染周旋的竹叟,眼看着年怜丹遇险。拼着肋下挨了蓦染一剑,转回身将手中的长枪掷出,直取小桥。与此同时,其高瘦的身形亦是猛地一跃而起,张开双臂将夜未明的双腿死死的抱住,拖着他落回了地面。

“嘭!”

夜未明没想到似年怜丹这样的家伙,居然也有人对其如此的忠心耿耿。

为了表示对忠义者的尊重,在落地的同时,已经再次凝聚起十成功力的一掌,猛地向下挥出,正击在竹叟的天灵盖上。

这一击的力道,若是换做NPC之间的战斗,肯定是一次毫无意外的秒杀。甚至夜未明的掌力之强横,足以将竹叟打得脑浆迸裂,血肉横飞,死无全尸!

然而,因为玩家与NPC之间战斗机制的特殊性,再强横的攻击也只能按照系统固定的模式来计算。于是乎,夜未明这一掌也只是将竹叟打成重伤,顺便带走了其过半的血量而已。

感觉到随着自己的一掌将竹叟重创,对方抱紧自己双腿的两条手臂非但没有松开,反而抱得更紧了一些,夜未明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的同时,却是再一次凝聚掌力,又朝着其天灵盖上又补上了一掌。

“嘭!”

随着夜未明的这一掌轰出,竹叟头顶上那本就所剩不多的血量终于被彻底清空。

叮!你所在的队伍击杀了160级BOSS竹叟,获得经验4000万点,修为600万点!

竹叟已死,虽然双臂依旧死死的搂着夜未明的双腿,但一具失去了生命的尸体,却是根本不足以对他构成半点的牵制。

随着夜未明双腿之上内力一吐,直接便把他震得向后倒飞出一丈许远。

然而,摆脱了竹叟纠缠的夜未明,却是并没有继续去追击已经跑出一段距离的年怜丹,而是身形一转,朝着李莫愁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原来,随着竹叟不顾一切的放弃了他的对手蓦染,跑过来支援年怜丹,失去了对手的蓦染也没有闲着,而是立刻转回头,将攻击的矛头对准了与藏星羽交战正酣的夜未央。

如此一来,李莫愁的身边却是不免出现了一个短暂的真空期。

一直在附近游走,存在感极低的夜叉,则是趁此机会悍然出手,双手凝聚出两团凌厉的气劲,朝着李莫愁所在的地方扑了过去。

正是夜叉的独门杀招之一——业火红莲!

好在夜未明及时发现了这边的变化,先一步折返回来,在千钧一发之际一掌挥出,却是在夜叉与李莫愁之间,垒起了一道无形的内力坚壁,先一步阻断其攻击路线。

见龙在田!

原本,这一招“见龙在田”多半都是用来抵挡一些飞行类道具(如暗器)等较为羸弱的攻击手段的,但夜未明仗着自身的功力、属性远在夜叉之上,竟然拿它来正面抵挡对方全力而发的杀招。

“轰!”

一击之下,内力坚壁应声破碎,但夜叉也被这股力量震得向后连退数步。意识到是不可为,连忙抽身后退,便打算脚底抹油。

然而,夜未明既然已经出手,又岂容她如此轻易走脱?

就在夜叉刚刚生出退走的念头时,夜未明的身形便已经追至近前,跟着便是好不容情的攻出了一拳、一脚、一掌、一爪。

拳,是炎阳圣气!

腿,是降龙神腿!

掌,是降龙十八掌!

爪,是九阴白骨爪!

而面对夜未明快若迅雷的杀招连击,一直游走摸鱼的夜叉,也终于第一次暴露出了她的真正实力。

却见她先是利用迅捷的身法,避开了夜未明以《炎阳圣气》招式轰出的一拳,跟着又用出了一招自创杀招中的“夜叉探海”,避开夜未明一腿的同时,堪堪挡下了夜未明紧随而至的一掌。

然而,夜叉的招式固然诡异多变,但其本身属性方面,与夜未明之间的差距却还是太大了一些。在勉强化解了其三次攻击之后,终于被夜未明紧随而至的《九阴白骨爪》命中,虽然没有立刻受伤,但其宽大飘逸的红色衣袖,却是被这一爪整个扯了下来。

“哎呀!”

遭此一击,夜叉顿时大惊,连忙捂住失去了衣袖的手臂。看那样子,就好像这一条衣袖不被夜未明扯掉,就能够挡得住她的胳膊不被人看到似的。

“没看出来夜少侠长得文质彬彬的样子,对于那种事情居然如此的猴急。话还没说上几句,就开始扯人家的衣服了。”

“你现在已经是一个100多级的高手了,如果真的想要的话,只要和我说一声不就行了?”

“人家这就去襄阳城的悦来客栈,开好房间等你。”

“一定要来哦!”

嘴里一边调戏着夜未明,夜叉已经将身法催发到极致,几句话说完,身形已经向后急退出十丈多远,没入密林之中消失不见。

就只剩下一阵无比妩媚的“咯咯”轻笑之声,依旧回荡在众人耳畔,经久不散。

见到这一幕,另一边的小桥却是禁不住皱眉问道:“夜大哥,你该不会是真的被她给迷惑了吧?居然……真的就这样把她给放跑了?”

“跑?”夜未明看了一眼手中的半截衣袖,而后又不动声色的将其收入包袱之中,轻轻的摇头说道:“你放心好了,她不但跑不了,甚至还可能给我们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惊喜,也说不定呢。”

说话间,已经转回头,朝着藏星羽、蓦染与夜未央的战场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