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4章 配合表演

斩月轩上千个人,将整个望湘楼的团团包围。

不过短短的瞬间,就将北区里面所有的势力全部给惊动了。

因为斩月轩进入这个地方的同时,就将驻扎在这里的北区势力全部驱逐了出去。

瞬间将整个北区里面的势力全部惊动了。

无数的宗门势力在这个地方汇集。

实力弱的就找个远一点的、安全一点的地方,小心的躲着看看热闹,伺机而动。

实力强的势力却是带着自己的人,大大咧咧的站在显眼的位置,所有人都将气息放开,彰显着自己的存在。

除了这些势力之外,也有好奇的人、好事的人,纷纷从家里面搬出一条条凳子,翘着一个二郎腿磕着瓜子,饶有兴致的当起了吃瓜群众。

叶枫和于斩月却是找了一张完好的桌子,换了一个位置重新坐了下来。

于斩月甚至将掌柜叫了出来,让他布置了一桌精美的菜肴,他甚至还让望湘楼的掌柜,开了一坛上万年的精品纯酿——火龙酿。

此酒一开。

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得炽热了起来,一股芬芳的酒气萦绕而起。

叶枫还没有喝到酒,就感觉到舌尖上面泛起了一股辛辣的味道。

仅仅是凭酒气,就能够做到如此的境界?

“好酒!”

就算是此刻面对着于斩月,叶枫也忍不住夸了一下这个酒。

于斩月故作爽朗的哈哈大笑。

他说道:“来来来,风华兄弟,我看你挺投缘的,尤其是对你的遭遇……简直就是闻者落泪,听者伤心!”

于斩月脸上唏嘘不已。

如果叶枫再稚嫩一点,说不定就把他真的当成了一个难得的知己。

很可惜,叶枫不会。

毕竟叶枫知道,一个容易对其他人悲惨遭遇产生同情的人,一个能够和刚见过一次面就能一起畅快喝酒的人,绝对培养不出那么冷酷冷血、下手果断的杀手死士!

只有那些不把人当人的家伙,才会做出如此冷血的事情。

但,该做的戏还是要做足了。

谁让这个该死的家伙,明明听见了叶枫说要留下鹊北门,却直接下令将所有人全杀了。

这下可好,他连个带路的人都没有了。

叶枫脸上笑得好开心,心里面却已经将于斩月的祖宗十八代通通问候了一千八百多遍。

于斩月并没有一上来就和叶枫聊飞升资格令的事情,而是随意的聊着,拉近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距离。

当他感觉差不多了之后,却是长长的叹了一声,离开了座位。

他站在窗口,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一副忧伤的模样,这一副“美少男窗边望天明媚忧伤图”,任由谁看见了,都会忍不住凑上来询问一下原因。

只是于斩月左等右等,愣是没有等到叶枫过来。

他忍不住郁闷的回头,当他看见趁他不在狂吃狂喝的叶枫,眼睛骤然放大,额头上忍不住落下三根粗粗的黑线。

尼玛。

搜集的资料上面可没有说,鹊风华还特娘的是个吃货啊!

于斩月忍不住咳嗽了两声,叶枫连忙抬起头,嘴里面却拼命的往嘴里面灌酒。

“哟,斩月兄,你想说什么就说,放心我听着呢!”

“……”

于斩月一脸的无语。

他很想知道,叶枫是怎么在一边吃东西一边喝酒的同时还能说出这么多话的。

看着叶枫在短短的时间里面喝掉了一半的火龙酿,于斩月感觉心在滴血。

不过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于斩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微笑的看向叶枫说道:“风华兄弟,你有没有想过……成为鹊家的新家主?”

来了!来了!

套了这么久的近乎,总算要暴露自己的真实目的了!

叶枫连忙将最后一口火龙酿咽下去,感慨似的擦了擦嘴巴,打了一个长达十息的酒嗝,看着于斩月保持微笑的表情一点一点变僵硬。

直到他额头上暴起一根根青筋,他才缓缓的停下,对着于斩月点了点头。

“我想,我时时刻刻都在想!”

叶枫脸上浮现出三分凝重、三分遗憾、三分愤怒和一分的胆怯,完美将一个被家族伤害、然后抛弃的纨绔子弟内心活动演绎了出来。

最后,他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脸:“但是……我的实力远远不够啊!”

看着面前懊悔的叶枫,于斩月的脸上不显,但是心里面却是乐开了花。

借助眼前的叶枫,他说不定就能插手进内城,甚至鸠占鹊巢,让鹊家成为斩月轩的另外一个据点。

光是想想,他就激动啊!

于斩月连忙说道:“风华兄弟,我看你跟我这么投缘,我也就直说了。”

“刚才听着你的遭遇,我心里面替你不值,也替你咽不下这一口气!”

“只要你有心想要复仇,我斩月轩愿意倾尽全力,帮你向鹊家讨回一个公道!”

于斩月将自己的胸膛拍得啪啪响。

叶枫顿时红了眼眶:“斩月大哥,你是个好人!我鹊风华,以后跟定你了!我保证以后就算是我亲生的儿子,都没有我和斩月大哥你亲!”

“你放心,以后你鹊风华就是我于斩月的弟弟,谁敢欺负我弟弟,我于斩月第一个不答应!”

看着于斩月逐渐通红的眼眶,叶枫心里面却是惊讶无比。

卧槽!

这个家伙……是个老戏骨了啊!

他刚才用手护着脸,拼命揉眼睛这才揉红了眼圈,人更厉害,眼圈自己就能红!

叶枫甚至还能看见,于斩月的眼泪在眼眶里面急速的打着转,甚至连说话都带上了一点鼻音。

强!!!

“哥,我跟你说,外面有好多人都在守着,准备抢你弟弟我的东西!”

叶枫假装惨兮兮的说道。

于斩月果然勃然大怒。

“弟弟你放心,待哥哥去去就回!”

话音未落,于斩月就闪身冲出了楼外面。

叶枫等着于斩月的气息渐远,这才缓缓的坐直了身体。

他对着梁上喊道:“出来吧。”

周围沉寂了一会儿,上方突然传来一阵暗影的波动。

显露身形的,却是汝阳峰的元官齐天。

叶枫微微诧异了一下,他还以为藏在那里的,会是囚剑锋的剑囚呢。

毕竟元官齐天犹如一个翩翩公子,可不像是会干这种藏在暗处的事情。

“阁主,你为什么要和斩月阁合作?”

元官齐天一现身

,就带着怒意质问叶枫。

毕竟冷岫就是差点因为斩月轩死掉,虽然冷岫被叶枫救了回来,但他绝对忘不掉这仇恨!

叶枫抬头看着他,却是轻轻的端起了酒杯:“为什么?当然是为了保护你们。”

元官齐天一愣。

叶枫却是接着说道:“你以为你们的实力真的很强?”

“难道不是吗?”

元官齐天反问。

整个第九重天的第一宗门,无论是谁提起都发自内心的敬佩,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实力?

叶枫却是呵呵一笑。

“你回去吧。”

他对着元官齐天摇了摇头。

如果只是说宗门年轻一辈的弟子实力,还有擂台上面战斗的实力,升天阁却是毋庸置疑是第九重天第一。

但修仙者的争斗,可不仅仅是在擂台上面。

尤其是升天阁的这些弟子,总是心怀仁慈,这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道致命的缺陷!

经历过之前的那一些事情,叶枫很担心。

这样只适合擂台争斗的升天阁弟子,在遇上斩月轩这些血腥宗门的时候,会吃什么样的亏。

叶枫不希望这仅剩下的上千个弟子,折损在斩月轩这样的地方。

元官齐天却是愤然盯着叶枫,目光冷静而卓然。

“你说过,会让我们报仇的。”

“你可是阁主!”

他加重语气说道。

原本严肃的叶枫哈哈一笑:“我会让你们亲自报仇的,但我也不想让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受到之前那种伤害,所以……你们需要耐心的等等,等着我的信号。”

“所以你……有耐心吗?”

叶枫的目光和元官齐天悍然相撞,最终还是元官齐天败下阵来。

他低着头,一层一层的暗影从脚上蔓延而上,将他吞没后消失在了原地。

叶枫看着消失的元官齐天,脸上却忍不住闪过一丝惊疑。

因为他发现元官齐天动用的这一种手段,和他在始源世界修炼的光影仙能一道非常的相似。

只是光影仙能是直接打开一个光影二向箔空间,而元官齐天这个更偏向于暗影和空间的双重结合。

但不管怎么变化,都没有脱离始源宇宙的九大基础仙能的范畴,这让叶枫有些奇怪。

毕竟始源宇宙世界和神庭世界相比较,始源宇宙不过是一个万千小世界中的一个。

按道理来说,应该是神庭的修炼道法体系包含始源宇宙,而不是始源宇宙这么一个小世界的修炼体系,包含神庭世界的修炼体系。

这可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啊!

叶枫刚想要深究一下这其中的原因,脸色却是微微一变,当即整理了一下心情。

于斩月从外面回来了。

“哈哈哈!我亲爱的风华弟弟哟,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好东西!”

于斩月依然是那一副儒雅的书生模样,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

只是他进来之后,后面同样跟着三个一脸难受表情的势力之主。

当他们看见叶枫的时候,脸上顿时露出了苦涩的赔笑。

叶枫还没明白,他们就“扑通”一声就给跪了。

而他们高高举着的手上,却是有一颗发着荧光的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