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4 群狮之主

更毋论丰州,千五百万民,广袤千五百万里沃野。

蓟王已命将作寺,改进工艺。蒸馏高浓度酒精(95%),用于喷灯。而气动袖箭,亦交由西林少年马钧,研制之中。

至于蒸汽机。蓟王不准备揠苗助长。谓因时化育,应运而生。墨门复兴,一切机关器,皆在意料之中。不过是,或早或晚而已。

无外人在场。蓟王与诸妃美人,畅所欲言。

红海艾拉港,新图拉真大道,以及佩特拉、布斯拉等,沿线风土民情。夜女王,事无巨细,娓娓道来。颇有身临其境,耳目一新之感。

艾拉港,东距瓦迪拉姆(WadiRum),百六十里。北距佩特拉,二百九十里。北距布斯拉,六百六十五里。北距“七山之城”拉巴斯·安曼,七百八十里。

边墙行省,乃至美索不达米亚。椒风美人英妮娜,皆如数家珍。

“血沙蝎母,星昴·赛拉娅,择此地相见。可另有内情。”蓟王问道。

“回禀夫君。妾,窃以为。正如雾潮·哈利娅所言,乃沙漠马贼,暗中互市之地。”

不出所料。总归是打劫发家。又号自由城。即便是沙漠马贼,亦可大摇大摆入城。只需在城中不惹是生非,又足够消费,概不赊欠。自无人来找麻烦。城中居民,多半与马贼,沾亲带故。豪商亦为马贼销赃,因成巨富。便是驻扎在此,罗马第三兵团,亦难独善其身。

无它。强盗私掠,一本万利。更加私贩猖獗。若不令其血本无归。谁人还走新图拉真大道,甘愿支付高昂关税。久而久之,官商勾结,兵匪一家。

此去,需十足准备。断不可,轻身赴险。

“命已程不国,北岛海市,遣角市赴艾拉港。”蓟王这便定计:“求通商互市。”

“喏。”

“再命七岛商会往之,受纳海贼权柄。择址兴七岛邸舍。”

“喏。”

“速备雏鸦号。云霞卫中,未有身孕者,悉与为夫同行。”

“喏。”马贵妃逐一记下,稍后自会遣人传命。

“再考《起居注》。凡月内宜孕侍寝,亦命侍医,悉心诊问。”蓟王唯恐舟车劳度,误动胎气。

“妾,已记下。”马贵妃柔声答曰。蓟王行事,有备无患。英妮娜,亦精通医术。言,一月之中,凡信期来潮,尚未侍寝者,皆无碍。

蓟王深以为然。只求万无一失。存疑亦不可取。

如此,精挑细选。只剩数十人。诚然,蓟王玄素术大成,收发自如。且多有女仙同榻承欢。刻意避孕。二百余云霞卫,多是存疑。并非当真,珠胎暗结。出征半载,皆为新妇。却是既定事实。无可争辩。

谓“屡禁不能止”。“一发而不可收拾”。何况蓟王行事,善始善终。从不厚此薄彼。

北岛角市,奉命先行。七岛商会,随之跟进。蓟王悄无声息,换乘雏鸦号,顺下天竺半岛,横渡安息海。经由“泪之门”,入红海。在阿克苏姆王国,阿杜利斯港,稍作停留。再次扬帆起航,随西女国雾潮号,横穿红海。抵达艾拉港。

毋需雾潮·哈利娅告知。艾拉港,必有西女国据点。

临行前。蓟王已命将作寺良匠,修饰雏鸦号。泊在枝分角市之中,并无起眼。话说,赛里斯人海市,早已名传七海。奈何却止步于已程不国,不再西行。多有西陆船商,往来已程不国,贩运赛里斯名产。此番枝分角市,不告而来。令艾拉港上下,欢欣鼓舞。

蓟式楼船,水面坞堡。旗船上下,旌旗飘扬,五彩霞光。

宛如神国造物,令人敬畏。

一举一动,万众瞩目。正因有海市旗船,吸引目光。为雏鸦号,免去诸多麻烦。

稍后,七岛商会执事,梅斯·提提阿努斯四世,遣人来报。此行无比顺利,海盗港中权益,毋论人脉网络,奴市商肆,船坞邸舍,亦或是《子钱集簿》,私养外妇(情妇),悉数继承。

海贼甚至买下一整条街道。设酒馆、女市、汤池、列肆、角斗场。

此绝非艾拉一港。伯伦尼卡(Berenice)、米乌斯·赫尔穆斯、阿杜利斯,乃至安息、贵霜、天竺诸港。

窥一斑而知全豹。七岛商会,作用之大。恐远超蓟王所料。

翌日。雾潮·哈利娅,登船觐见。

与蓟王约定三日之期。并告知通关、驼队等诸多通行事宜。

无需蓟王操心。夜女王英妮娜,只身下船。夜入城中神庙,即安排好一切。

此去,循大路而进。机关车驾,悉数保留。三日之后,驼队如期入海市。蓟王遂换乘驼车,假充商队,携云霞卫,前往二百九十里外,佩特拉城。

商队是真商队。沿新图拉真大道北进。当地骏马,速度更快。然为防沙暴,骆驼最佳。正因速度不及骏马,故多马贼,而少有驼贼。

夜宿旷野,无需交税。篷车宿营,商人围坐火塘,映漫天星河。有说有笑,载歌载舞,气氛热烈。商队必有女市。除接人待客,亦多为解一己之需。

营地中圈,蓟式机关车,拼组行营。外圈卧蚕车,五倍延展。折叠钢骨架,支撑三层鸾毳裘帐。防风御寒,刀剑难伤。远远望去,与商人篷车营地无异。

内中大帐,枝灯高悬,堆光如昼。与卧蚕楯墙,十字通连。丛丛帐篷,遮蔽之下。兵车营地,攻防兼备。别说沙漠马贼,便是罗马第三兵团,急切间,亦难攻破。

谓走马观花,浮光掠影。

身临其境。雾潮·哈利娅及随行同伴,方知其中厉害。

衣食住行,吃穿用度,穷工极巧,无所不用其极。宫装华服,无缝天衣。素纱襌衣,仙宫云裳。坚甲利兵,所向披靡。素纱套装贴肌,百花战裙蔽体,金麟宝铠罩身,银鳞火浣短氅裹人。角端弓、凤羽矛,赤金镶清钢琉璃盾,还有百炼雁翎腰刀傍身。

一人装备,百万之巨。

三百人,便是三亿。

比起贩卖神之泪,一年收益。群狮之主,当真九牛一毛。

后世石崇,命奴仆齐穿火浣衫炫富。若知蓟王行事,当自惭形秽,掩面遁走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