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4章 走投无路

对于关志国的心思,慕远现在也能大致猜到,不外乎就是想先观察一下,看看“苗成化”有没有暴露的风险。

他也担心被警察给钓鱼了……

对此慕远也挺无奈的。

这个事情拖得越久,对公安机关越是不利。

原因很简单,苗成化被撞死了、易芸被抓了,这两件事情瞒不住那些与这两人有关系的人。

短时间里警方可以采取一些措施不让消息泄露出去,但时间长了肯定是不行的。

到时候关志国向他在国内的朋友一打听,说不定这事情就暴露了。

可慕远没有更好的办法,哪怕他能力过人,但也不可能把这个事情给平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他已经想好了,实在不行,自己就再出一趟国,悄无声息的那种,去见见关志国,给对方好好讲讲道理,以真诚的言语打动他,让他主动归国伏法。

这样的情况持续到第四天,让慕远郁闷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这一天,易芸多次与关志国联系,却已经打不通对方的电话了。

这只是表面的情况,真实情况是关志国知道了国内发生的一些事情。

这几天慕远一直没有放松对关志国的监视,哪怕对方在国外,慕远通过数据分析采集仪也能很轻松做到这一点。

关志国倒不是通过国内的朋友了解到这些事情的,而是他在网上看到了一些东西。

关于那天晚上的那场车祸的照片和视频。

没办法,现在国内的网民们,发现什么新鲜事儿,总喜欢拍照传网上去,任何发生于公众眼皮底下的事情,基本上都能在网上找到一鳞半爪。

关志国见过苗成化,虽不是很熟悉,但面孔还是有些印象的,同时他也见过易玲,更知道易玲的那辆车。

他本无法确定被撞的人是否是苗成化,但对易玲的身份却是非常肯定。

关志国知道易芸、易玲这对姐妹的关系非常好,可这几天与易芸的联系中,他没有从易芸的话语中感受到半点异常。

自己妹妹开车撞死了人,这可是大事啊!

易玲竟然半点反应都没有,这本来就不正常。

关志国是一个非常狡猾、也非常谨慎的人,他在后面一次与易芸的联系中,旁敲侧击地问过易玲的事情,可易芸却谎称什么事都没有,这让关志国立刻明白这就是个陷阱。

后来,易芸再联系关志国,便联系不上了。

内里的这些事情易芸不清楚,但慕远知道啊!

现在,慕远觉得自己必须得有所行动了。

如何让关志国心甘情愿地回来,而又不暴露自己的身份,这是个技术活儿。

好在慕远现在可用的手段也比较多,一个一个地试得了。

……

关志国此刻很愤怒!

他此刻租住在霉国一个小城郊区,这边的房价很便宜,环境也还挺不错。

原本他的心情应该是很美丽的,但因为刚才那通电话,他感觉自己受到了背叛。

没错,确实是背叛。

都一起睡过这么多年了,居然翻脸无情,明明已经出了问题,还想把自己骗进去。

果然,女人的心都是黑的。

要知道他之所以会联系苗成化去杀龙德业,不就是基于易芸的请求嘛——虽然计划成功后自己也能拿到不小的好处。

结果这女人倒好,自己栽了还要把他也带上。

是可忍孰不可忍!

如果他是通过其他途径了解到苗成化出了问题,或许还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现在看到了易玲,他大概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问题多半就是出在那场车祸上。

唯一让他感到疑惑的,便是为何苗成化人都已经死了,竟然还能与自己对话!

好吧,他疑惑的不是这一点,而是警察居然能这么快找到一个与苗成化声音相似的人,这效率确实够高!

想到这些,关志国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

老家,终于还是回不去了。

不过很快关志国又看开了,回不去便回不去吧!只要有钱,这边活着也挺滋润的。

若要说有什么遗憾,那便是之前易芸承诺的那笔钱是没戏了,这对他的生活终究还是有一些影响的。

此刻时间已经不早,关志国洗漱了一番,便倒床上睡下了。

朦朦胧胧中,关志国仿佛回到了西华市……

这让他很高兴,易芸还差自己钱呢,很大一笔,他得找对方要钱。

然而,刚走几步,他便看到了一个人。

熟人。

苗成化。

他有些疑惑,苗成化……不是被撞死了吗?

难道被撞死的不是苗成化?

人嘛,做梦的时候,思维都有些不着边际。

他走过去,准备问一下苗成化。

可就在那一瞬间,苗成化整张脸塌了!

真塌!

血肉模糊的那种。

“还我命来!”声音凄厉而又尖锐……

同时,关志国看到苗成化朝自己扑了过来。

关志国顿时亡魂大冒!

吓死个人呢!

他得逃啊!

随后关志国体会到了什么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不管他跑得有多快,那苗成化总是飘在他身后。

确实是用飘的。

终于,关志国被追到了一个巷子里。

没了退路,然后他浑身鲜血的苗成化扑倒了他,用那张血肉模糊的嘴咬上他的喉咙。

在最后那一刻,他仿佛听到一个声音。

“我死了!你还活着,凭什么?”

“啊……”一声惊叫,关志国一屁股坐了起来。

他醒了,大口喘着粗气。

他知道刚才是在做梦,但那梦……好真实。

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他不认为这世上有鬼,估计这也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罢了。

关志国稳了一下情绪,再次躺下。

眼睛闭上,很快又迷迷糊糊地睡去。

然后,他又回到了西华市,还是那条街,然后又看到了苗成化。

刚才的剧情再一次重现,他再次被追得跟狗一样。

又到了一个巷子,他又一次被吓醒了。

关志国眼中带着恐惧!

他醒了,回想刚才的事情,他在惊惧的同时也在疑惑。

自己真这么在乎苗成化的死?还是说自己因为苗成化的死而感到良心不安?

扯淡不是?

自己真要这么有良知,也不会雇佣别人去杀龙德业了。

更何况,苗成化又不是自己杀的,真要愧疚,那也应该是撞死苗成化的易玲更感到愧疚吧。

虽然搞不清楚自己的内心,但他还是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鬼。

他又躺下了。

嘴里碎念着一些话,大抵是“苗成化的死与我无关!”一类。

过了许久,他终于艰难地睡着了。

可惜,辣个男人又出现了!!!

他又热情地扑向了自己。

这一夜,关志国不知道被惊醒了几次,反正他每次都没睡几分钟就做梦了。

而且每次快要被那张血肉模糊的嘴咬上的时候,他都能听到对方的嘀咕。

这些话没什么关联,总的来说就是在抱怨:他死了,为什么关志国还活得这么滋润?他诅咒着关志国,认为他也要受到应有的惩罚。

#送888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第二天早上,关志国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满脸憔悴。

他开始怀疑人生了。

单纯的一宿不睡,与刚睡着便被噩梦惊醒,那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此刻关志国感觉比连续熬了两个通宵还要难受。

他知道自己此刻的情况很不妙,如果噩梦一直这样持续,他别想睡觉了。

人可以几天不吃饭,但肯定不可能几天不睡觉。

那样人的精神肯定会崩溃的。

他认为自己此刻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

经常做噩梦,可能是身体原因,也可能是心理原因。

不过现在,他认为自己心理因素更大一些。

对于霉国这边,关志国并不熟悉,好在他会说英语,要找心理医生并不难。

坐了辆出租车,关志国到了一家心理医院。

心理治疗的手段很丰富,但首先要找到病因。

关志国自然不可能将自己所做的事情原原本本地抖出来,他只是隐晦地说出有人因自己而死,但那只是一个意外,现在他就因此做噩梦了。

那位叫泰伦斯的心理医生倒是挺专业的,没有去问更多的细节,打算先对关志国进行催眠,看看对方的情况。

催眠过程很顺利,因为关志国此刻本就非常疲倦。

可下一秒,令人抓狂的情况出现了,那关志国刚进入催眠状态,就开始做起了噩梦,这从他脸上惶恐的表情就能看出来。

泰伦斯一脸茫然,这什么情况?

原本泰伦斯是想让关志国进入催眠状态,然后询问一些他内心深处的一些真实情况,以便对症下药。

可对方刚进入催眠状态,直接就开始做梦了。

这让他有种无从下手之感。

不过泰伦斯没有立刻叫醒对方,他想观察观察。

几分钟后,关志国一声惊叫,醒了!

“医生,弄清楚了吗?”关志国一脸希冀地问道。

泰伦斯眨巴眨巴眼睛:我都还没弄呢,怎么能清楚?

“我再试试。”他尴尬地笑了笑。

关志国心情很复杂,但也还是点了点头,让对方继续给自己催眠。

毕竟,他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泰伦斯已经是这座城市中最好的心理医生了。

一个多小时过去,泰伦斯一脸便秘地说道:“先生,看来催眠是没效果了,我们换一种方式。”

关志国除了点头,没有别的选择。

“先生,您刚才说别人是因您而死,但您也说了,那只是一场意外,所以您不需要愧疚……”泰伦斯以一种无比平和的语气说道,那声音似乎有一种别样的韵味。

关志国一脸苦逼,道:“我没有觉得愧疚。”

“先生,其实你不用掩饰……”

没等他说完,关志国无奈而又认真地说道:“我真没觉得愧疚。”

泰伦斯不想说话了,这治疗……进行不下去了。

作为一位心理医生,他能从关志国的细微表现中,判断出他说的话是出自内心的。

但怪就怪在这里,既然你不愧疚,怎么又会因此做噩梦呢?

要说偶尔做一次噩梦也就算了,连续不断地做同一个噩梦,那铁定是有问题啊!

那问题又出在哪儿呢?

这一刻,泰伦斯感觉自己大学里学的那些心理学知识受到了挑战。

当然,人的心理是最复杂的,偶尔遇到一些意外情况也是正常的。

如果是情况稍微好一点,泰伦斯说不定还会力劝关志国留下来,他好好地研究……呃,治疗。

可现在关志国这情况,在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折腾之后,精神状态已经非常差了。

真要这样下去,他会疯掉!

或许,吃镇定剂能睡下去。

但那也不是办法不是?再说了,镇定剂也不一定就能阻止人做梦。

“先生,实在抱歉!你的这种状况我确实无能为力。我现在有两个建议,你可以自己选择。”

“你说。”

“第一,我的老师是心理健康领域的权威专家,您可以找他看看。第二,我个人认为,您这个情况,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有心结,只要解开了心结,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请问你的老师在什么地方呢?”关志国想都没想就选择了第一个,至于第二个,自己有个屁的心结啊!

泰伦斯当即说出了他老师所在的城市,并且给出了详细的地址。

距离有些远。

关志国内心充满了烦躁与不安,但他还是决定按照泰伦斯所说的去看看。

随后,关志国拖着疲倦的身体离开了这家心理诊所,买了机票,便出发了。

此刻的他已经非常疲倦了,感觉自己站着就能睡着。

可只要一睡着,他就开始做噩梦,这种感觉令人绝望。

在飞机上,他便有那么几次睡着了,然后一声尖叫地惊醒,差点没把飞机上其他乘客的魂给吓掉。

毕竟,对于霉国人来说,飞机上的一声尖叫,太惊悚了。

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中,关志国下了飞机,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泰伦斯的师傅了。

五个小时后,傍晚的余晖照射在关志国的脸上,他整个人仿佛被抽走了灵魂一般,毫无生气。

刚才的几个小时,又是白白浪费了时间。

下一步怎么办?他想到了刚才那位老先生所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