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据点

跟着血鸟顺着通道往下走,柳治注意到眼前的通道已经开始多钢铁方向开始向着血肉方向进行转化。

有一些已经碎掉的墙壁,直接就是用血肉修补上的,有一些地方的血肉似乎还在那里轻微地移动着。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注意到柳治在观察这个,血鸟笑着解释道:“我们这边的材料不多,很多时候只能拿人的身体顶上去,还好他们这些身体在死后会得到复活,并不影响我们庇护这些人,否则我们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柳治听得出血鸟话里的意思,她是想告诉自己,别看他们一个个都是恶魔的模样,其实他们本质上都是好人。

但柳治哪里会在乎这些。

他自己都是一位亡灵法师,哪里会考虑这些人的好坏。

反而柳治更关心的是这些人所对应的职业。

可以看的出来包括血鸟在内,这里的平民其实都有着职业进行应对,最少与外面那些看起来像是日本化的职业者一一对应。

就好像血鸟,本身就是亚马逊的变种,与那些学着箭道的巫女是一类的。

对于这一点,血鸟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想法。

反而她点着头说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其实自从那位大菠萝来了之后,其实的规则多少也受到了一些影响呢。

之前只需要建起鸟居,圈出一片地,就可以建立自己的神土。

现在可没有那么方便了,想要建立一个据点,除了要有鸟居以外,还需要有着相应的人手,最少要有一位血鸟充当雇佣兵的放发人,还要有一位铁匠史密斯,最后还要有一位修女安达利尔,至于有没有女伯爵,那就看各自的情况了。”

柳治一听,再对应一下自己所知道的游戏剧情,他感觉这还真是一一对应上了。

不过他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那你们会有尸体发火吗?”

“其他据点我不知道,但我们据点有,他负责赌博。”

柳治点点头,看来这应该是那位叫大菠萝玩家的恶趣味,正是因为他的能力,强行把某个游戏里的正反两派给倒了个个。

这个世界的神灵可能不会受到影响,但眼前这些人一开始全部都是普通人,他们肯定会受到这位大菠萝玩家能力的影响。

在他们还是凡人的时候,就不得不走上了别人为他们指引好的道路。

等他们实力提升上去了,再想要改变自己,时间已经来不急了。

就算他们想要有所变化,最后也只能这样活着。

对于柳治神情的变化,血鸟多少有些意外。

他们以前也遇到过一些外来的玩家,他们并不打算自己是怎么一个情况。

有时那些外来玩家还会跟着投影部队一起攻击自己这边。

好像他们才是坏人一样。

像柳治这样愿意加入他们的本身就少,问得这么细的就更少了。

更不用说,柳治还表现出一种同情他们的神情。

这让已经习惯了的血鸟变得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血鸟,你退下吧,这里由我来。”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那边走出来一位个头超过三米,看起来像是女子一样的生物。

这个生物长着一双超过一米五的大长腿,在他的身后是三对古怪的手臂。

柳治注意到,这个生物长着一张女性的脸,但他的身体却是男性的。

见到柳治之后,这位生物对柳治说道:“我就是本据点的安达利尔,你也看出来了,我是一位男性。”

柳治脸皮抽搐一下,不知道要怎么应对这样的情况。

“请跟我来。”

本据点的安达利尔带着柳治向大厦更下方而去。

在往下走的时候,他也开始解释着眼前的情况。

“你也看出来了吧,我与他们不一样,这个据点一开始是我的神土,我是守护这里的神灵。

我在成神之前,是平安时代的一位僧人,因为治退了几个鬼,被当地人留了下来,建起了一座属于我的庙,之后我的庙就一代代的传承下去,而我也成为了这个地方的守护神。

就算两百年前,我的后人把我的庙给卖了,当地开发商也在大厦顶给我留了个位置。

当然你也知道,像我这样的人,是没有办法上高天原的,所以当那场大灾难来的时候,我其实是第一时间受到了影响。

那时的我已经有着金身罗汉水平了,我也感觉出来,投影那边与我们是敌对关系,所以我第一个投靠了地狱势力,借着他们的力量,化成成地狱菩萨,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对于日本什么东西都能成神成佛的事,柳治一点也不意外,同时他也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位一开始是僧人,最后却会变成安达利尔。

眼前的这位,又或者说所有据点里的神灵,全部都是被高天原所放弃掉的。

他们必须为自己考虑,选择加入地狱还是投影。

如果选择加入地狱,他们的外表就会发生变化,而如果选择加入投影,他们可能就不再会是自己。

所以大部分不想死的神灵,都会选择放弃自己原本的样子,保持自己的独立性。

这一点柳治与神灵们想的是一样的。

如果柳治自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他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毕竟变成了恶魔他还有机会再变回来,要是变成了投影,谁知道最后会变成什么样。

看出柳治的理解,安达利尔也就笑了笑,他带着柳治一直往地下而去。

很快柳治便感觉他已经深入了地下很长一段距离。

看出柳治心中的疑惑,安达利尔解释道:“请不用担心,地下才是我们真正的据点,地面上会受到每天日夜变化的影响,据点防御有强有弱,但在地下就不一样了,在地下我们的防御是稳定的。”

说到这时在,安达利尔停了一下,他还神秘地说道:“而且在地下的时候,我们还有一个复活点,所有死去的士兵,都可以在这里复活。”

在说话的时候,他们已经达到了相应的位置,推开一扇大门之后,一个让柳治想像不到的空间就出现在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