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3章 彩票漏洞

第一千六百零一十三章彩票漏洞

高滔滔也看报,同样发现了这篇文章的价值。

大宋有匡师古那种贪滥枉法的官员,同样也有羊李二公那样廉白自守的官员,这完全够给大宋官员洗地了啊!

这段时间因为匡师古案,百姓们对官员也多了些看法。

立刻下诏,查查这二公。

最终查到李工乃李迪从父李淞,而羊公事迹久远,已经无法知道姓名。

不过楚王诗是真的。

既然事有可考不是编造,高滔滔便命立羊李二公像于博州城隍庙,将博州南北向的一条街道命名为“羊使君巷”,东西向的一条街道命名为“李使君巷”。

匡师古案,到此彻底定论,廉洁奉公的羊李二公这下成了博州城隍,那作为反面对比的匡师古,自然就只好成为臭狗屎。

就算是神仙下界,也翻不过这个案子来了。

晏几道也是宰相之家出身,又多年担任报人,对这些门道也算内行,于是写信给苏油,盛赞使相幕府有高人。

书法卓绝,文辞老练,博学多闻,政治敏感,智慧超人。

简简单单百十字,两个太守三件事,就将京中舆论争议彻底平息下来,还让案件处理得到了最大的支持。

堪称施轻风而化雪岭,加片羽而转钧衡。

其着力之处,简直妙到毫颠。

苏油收到信之后莫名其妙,不过晏小山的推断不能说错,从政治考量来说,最大的受益人就是始作为者,大概率错不了。

或者这高人,真出在自己幕府?

让晏小山将那篇文章原稿寄回给自己,苏油一看就知道是谁了。

王彦弼也是个有福的娃,机缘巧合,这回真是捡到宝了。

不过苏油也没有与王彦弼详说此事,只告诉他要尊重王晦,老人家无儿无女寄于你门下,这是看得起你,不能辜负老人家对你的期许。

之后苏油便撂开手不再管这事儿,全身心投入到如何让四路百姓过好一个和谐安宁的年节上头。

……

汴京,钟萃宫,高滔滔怒气冲冲地走进殿来。

向太后赶紧站起身来迎接,高滔滔问道:“官家没在这里?”

向太后感到奇怪:“官家怎么会在这里?”

高滔滔停了一下:“范祖禹、刘安世上奏,谓官家权罢经筵,意谓将有燕享。今复半月,讲臣不得望清光。”

“又说城中民间喧传禁中见求乳母,遂谓官家近女宠,此声流播,实损帝德。”

“范祖禹说官家年才十四,非近女色之时,上疏劝进德爱身,还乞保护上躬,这是怨我看顾不周……”

却见向太后给她使脸色,不由得住了嘴:“怎么了?”

却听向太后轻咳一声:“端仪你先出去吧。”

帘后走出一个小女孩,耳朵上还夹着一支细管钢笔,手里抱着几本账册。

小女孩惊惶地将账册放到向太后的桌上,跟高滔滔和向太后福了一福,细声细气地道了声:“端仪请问太皇太后起居,端仪请先告退。”

说罢慌张张地去了。

高滔滔吐出口浊气:“这孩子怎么下直了还在?”

向太后笑道:“孩子能干,有时候下直了我留她在身边帮忙。不过今日倒不是为此。”

高滔滔问道:“却为何事?”

向太后说道:“是端仪发现了慈善基金赛马彩票赔率设置有几场有漏洞,说是那样会让基金在那几场上发生亏损。”

“是吗?”高滔滔都不信:“马赛还没开始,她就能推断结果?”

向太后说道:“端仪说不是推断结果,而是计算那什么……概率,还有各种押注人数比例、赌金比例什么的,买彩票的人多了,那个什么……样本就全了,结果出现意外的可能就小了。”

“彩票盈利的根本,其实就是输的人是多数,赢的人是少数,可如果赔率设计得不合理,导致某场比赛中赢的人变成了多数,那基金就得贴钱了。”

最后这句高滔滔倒是明白:“小姑娘还精通这些?”

“嗯,她说都能计算出来。”向太后说道:“不光如此,她还说从最近汴京城彩票站的兑换统计来看,已经有人发现了这个漏洞,并以之赢取了大量钱财。”

“我听闻后觉得大意不得,刚刚便是让她去取计档来与我讲解,恰好太皇太后就到了。”

高滔滔皱眉:“我会让皇城司去查查。”

向太后这才问道:“刚刚太皇太后言及乳媪之说……”

高滔滔说道:“此事未知真假,反正一会儿官家要来问起居,到时候再问问吧。”

“官家大了,苏油跟我上过密奏,说这年龄段的少年,多有好奇,多爱探究,多爱听同龄伙伴的话语而不爱听长辈言语,说是什么……逆反期,要多夸,多引导。”

说完高滔滔气性又上来了:“可要是官家胆敢行此事,由不得我不责罚!”

向太后赶紧劝慰道:“咱们哥儿当不至此,从小有司徒、苏山长带着了解市井,增进学问,可不是那种处于深宫,长于宫人内宦之手的后唐皇帝。”

“听闻前几日,石仙卿还带他去天师院观看了新款的男女铜人,说是……了解男女生理结构……因此臣妾觉得,官家不至于如外间虚传的那样。”

两人才聊到这里,殿外内官走了进来:“两位娘娘,官家来了。”

高滔滔轻咳一声,端起了脸。

赵煦进来,手里又拖着一个拖车,拖车上有个黄铜钢料制作的古怪家伙:“给太皇太后、皇太后请起居。”

高滔滔说道:“我等甚安,只要哥儿将心思多放在朝政,增进学问上,比天天请起居都要让我等欣喜。”

向太后也道:“哥儿可莫要辜负太皇太后对你的期许,这又是什么古怪?”

赵煦说道:“这个是京师大学堂最新型的柴油机模型,我取来给娘娘们展示一下。”

“司徒将之装到了船上,为船只提供动力,才完成了从大名到临漳的试航,说是比蒸汽机要灵便。”

高滔滔是去过京师大学堂的人,对物理学的功用也有深刻的了解,苏小妹也入宫给贵人们做过科普,知道动力源、传动系统、工作系统这些概念。

说白了,皇家宗室旗下那些机械设备,都是这三个部分构成的。

其中动力源从最早的人力、畜力、发展到后来的水力、风力、再发展到蒸汽动力,都是人类灵巧心思和不懈探索的证明。

所以如今高滔滔知道动力源这个“工业心脏”的重要性,一时连赵煦找乳娘的事情都暂时不管了:“相比蒸汽机,这东西倒见小巧。”

赵煦说道:“这是陈学士用在理工学院展示的模型,不过也能用。”

说完开始亲自操作,给机器灌上柴油,用曲柄安到柴油机发动轴上,摇动几下,柴油机就“突突突”的运转了起来。

“哎哟!”向太后一声惊呼,这家伙个头虽小声音老大,而且还在冒烟,一时间殿里充满了燃油的气息,还变得乌烟瘴气。“停了停了!”

待到赵煦关闭进油筏,柴油机停止运转,向太后赶紧命内官打开所有门窗换气:“这什么味道!还让人怎么待殿里?”

赵煦笑嘻嘻地搀扶起高滔滔的胳膊:“今日天气好,我想请太皇太后与太后去花园走走。”

向太后不禁好气:“哥儿倒使得巧法,这回不出去也得出去了。”

三人来到殿外,走向池沼边的草地,赵煦说道:“石仙卿说的,人要常保清健,就得适量运动,太后这半月盘账辛苦,听说都没出过钟萃宫,正好出来走走。”

高滔滔终于挂起一丝微笑:“哥儿也是一片孝心,太后就随了他吧。”

在草地上走了一段,高滔滔借口走不动了,在一座亭内坐下,将随从打发的远远的,四面无人,这才问道:“外间哄传官家在寻找乳母,哥儿啊,有这事儿吗?”

赵煦说道:“有。”

高滔滔眉毛挑了起来:“为何?”

赵煦叹了一口气:“是孙儿思虑不周,各宫室分开自主之后,宫中用度的确省下来不少,却忽略了几个年幼的妹妹。”

高滔滔长处深宫,一听就猜到大概:“是看顾的嬷嬷内侍怠慢了公主?”

赵煦低下头,眼中滴下泪来:“贤静,贤惠方才五六岁,嬷嬷内侍怠慢刻薄,我请石仙卿看了,说是营养欠缺,如今最好的调理办法,是用人乳。”

高滔滔心中火头腾地就起来了:“他们焉敢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