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7章 一场游戏一场梦

十几枚携带着异形卵的鱼类,在加速之后突然转变了形态,像是宇宙中常见的陨石碎片,用不算太快的速度飘向了那艘卵形的银色飞船。

与此同时,那艘环形飞船在船长的指挥下,从一片行星的阴影中闪了出来,向那艘卵形的飞船打出了特定的信号。

看着卵形飞船毫无防备的靠近了那艘环形飞船,并且不停的向着那些陨石碎片一样的鱼类靠近……

塔罗斯抬起手腕,不停的利用自己手腕上的信号发射器发送信息……

眼看着那艘卵状飞船似乎毫无知觉的继续向前,塔罗斯崩溃的对着雷蒙德大叫道:“别这样,别这样,那里面还有很多孩子……”

雷蒙德恶毒的笑着说道:“我以为你会利用埋伏在海底的第三个铁血战士来让我后悔,可惜你表现的让我有些失望。”

说着雷蒙德转身看着墙上的投影,微笑着说道:“你们选择了错误的对手,同样选择了错误的行动。

具我统计,因为你们的行为死亡的人类数量超过了12000人,也许还要我不知道,不过我已经不怎么在乎了。

你们现在需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我知道战争不会因此而停止,因为你们还有几十个人潜伏在地球上,也许就在某个热闹的角落当中。

不过我不在乎,因为我会把你们加注于我们身上的痛苦,十倍偿还给你们……”

塔罗斯看着屏幕中的鱼类突然开始了加速,卵形的飞船同时发现了异常,但是已经减速开始靠近环形飞船的它,想要再次完成加速脱离鱼雷的攻击已经不可能了。

感受着自己跟埋伏在码头附近海底的铁血战士失去了联系,塔罗斯抱着脑袋痛苦的瞪着眼睛叫道:“我投降,我投降,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杀了我,杀了我……

放过我的族人,他们只是想要一个安宁自由的生存环境,他们对我所做的事情一无所知。

我投降,我把所有潜伏在地球的同伴都交给你,放过我的族人,放过我的族人……

他们都是无辜的,让我给那些死去的人偿命,一切都是我主导的,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说话的功夫,塔罗斯惊恐万状的看着一枚鱼类越过了飞船火力的封锁击中了它的侧面,并且在那里开出了一个洞……

“不……快阻止它,快阻止它……”

神志已经接近崩溃的塔罗斯愤怒的冲向了雷蒙德,结果被一柄凭空出现的黑丝长剑刺穿了膝盖倒在了地上。

看着近在咫尺的雷蒙德,塔罗斯绝望的哀求道:“阻止它们,求求你,阻止它们,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我们是整个宇宙最好的间谍,哪怕你让他们成为奴隶,也请你不要杀死他们……”

雷蒙德看着那些鱼雷接二连三的命中了卵形飞船,然后几艘喷涂着神枪会标记的飞船突然出现,联合环形飞船一起攻击了斯克鲁人飞船的引擎位置,彻底的瘫痪了卵形飞船的逃亡可能……

蹲在塔罗斯的面前,雷蒙德歪着脖子轻笑着说道:“异形的孵化时间你应该非常的清楚,你有大约8个小时的时间来说服我向这艘飞船排出救援。

我知道你们在地球有多少人,也有把握找到他们,但是我实在不想在你们身上浪费时间了。

那位卡罗尔·丹佛斯女士似乎对解放妇女的激情更高一点,她不想在浪费时间去配合我们寻找你的那些手下了,所以她给了我你们飞船的联系方式。

给我你的那些手下的联络方式,还有现在所处的位置……

如果少一个,我就让异形在你的飞船里面多肆虐10个小时。

其实我很想看看,那些异形从你们的绿孩子身体里钻出来的样子,可惜这里的政客们不怎么乐意在同行面前展示自己的残忍……

你最好给我一个效率最高的抓捕方案,用你那些该死的手下的命去换,嗯,也许10个,也许100个,也可能1000个族人的命!”

说着雷蒙德停顿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虽然我们已经把你的铁血战士手下给干掉了,不过我依然很好奇,你是怎么控制那些桀骜不驯的家伙的?

我很有兴趣给自己找一个这么厉害的保镖。”

神志已经接近崩溃的塔罗斯,用绝望的语气,说道:“我都告诉你,我都告诉你,把飞船里面的人接出来,求求你……”

…………

雷蒙德蹂躏塔罗斯的时候,海拉身后不远处的安全通道内响起了一声惨烈的嚎叫,然后“砰”的一声巨响,安全门像是被攻城锤击中一样飞舞着砸向了酒店大堂……

海拉看了一眼已经几乎没有悬念的会议室,她眯着眼睛转身走到安全通道门口。

看着阿尔文呈一个大字型趴在地上,身下垫着“暴虐”组成的气垫,海拉冷哼了一声,让胆小的“暴虐”迅速收缩起了身体,让阿尔文从一尺高的空中落在了地上……

已经被吓懵了的阿尔文下意识的惨叫了一声,在地上弹动了一下,翻转了身体看着冷着脸的海拉,惨兮兮的说道:“你能不能转过去?我想我得换一条新的裤子……”

海拉看着西装革履的阿尔文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走到阿尔文的脑袋旁边蹲下来,在他的脸上摸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他捂着裤裆的手,笑着说道:“你这个混蛋又想骗我……

19楼的高度,你几分钟之前就该落地了……”

说着海拉在阿尔文的胳膊上拍了一下,笑着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让‘暴虐’给自己弄了一个‘电梯’。

乘坐‘电梯’还要花这么久才落地,你的毛病确实治不好了吧?”

眼看着自己的小动作被揭穿了,阿尔文咧着嘴坐起来把脑袋架在海拉的膝盖上,用弱不禁风的语气说道:“我确实被吓坏了!

不过如果这样能让你稍微开心一点,一切都是值得的!”

说着阿尔文抬头看着眼睛翻的只剩下眼白的海拉,他笑着说道:“你应该把事实告诉我和福克斯,你为我们做了很多的事情,最后不应该把自己搞得像是吃醋的小妞……

虽然我觉得这样的你还挺可爱的,而且让我再次确认了自己的魅力。”

海拉双手抓着阿尔文脸皮,把它撕扯成了一个滑稽形状,恶声恶气的说道:“我才不在乎,能让你们在今天觉得不爽的事情,我都乐意干。”

阿尔文伸手拯救了自己的脸皮,然后顺势在海拉的手背上亲吻了一下,笑着说道:“OK,你是老大!

不过你摧毁不了我的好心情,因为我知道你有多在乎我。”

海拉冷笑的看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阿尔文,说道:“包括我把你偷看吉赛尔底裤的场面发给福克斯?”

说着海拉抿着嘴角耸了耸肩膀,笑着说道:“这是洛基的计划,他很擅长这种事情。

他说要让你有一场终身难忘的婚礼……”

阿尔文终于知道吉赛尔的出现是怎么回事了……

那甚至都可能不是吉赛尔,而是该死的洛基在梦境行者克洛伊的帮助下弄出来的替身……

性格强势的海拉,怎么可能在自己结婚这天拉上吉赛尔给自己添堵?

这就是她惩罚自己的一个玩笑……

搂着海拉的纤腰在她的耳朵上轻轻的吻了一下,阿尔文无奈的说道:“怪不得吉赛尔要把腿站的那么开,我现在去干掉洛基还来得及吗?

我发誓我就看了一眼,其实真的没啥可看的,HBO的电视剧都比那劲爆。”

海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看着一脸无辜的阿尔文说道:“很高兴你失去了今天走进新粮房间的资格,也许你明天再去跟福克斯解释一下。

我会从阿斯加德给她写封信替你解释一下……”

阿尔文能想象洛基那个不怕死的混蛋,正在如何的把自己的样子搞得无比猥琐,他无奈的揉了一把脸,说道:“好吧,这都是我自找的。”

说着阿尔文搂着海拉的纤腰走出了安全通道,然后看着那个感受的梦境行者克洛伊正在用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面对这个“帮凶”的古怪表情,阿尔文大度的笑了笑,说道:“我听说你跟哈维的老婆合作,在哈莱姆区弄了一个公益的心理辅导中心……

别害怕,我一般不杀人!

你有兴趣在学校开一门心理辅导课吗,就是给那些熊孩子一点心理安慰,以防他们在蹲禁闭之后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说着阿尔文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对着有点紧张的克洛伊,说道:“你放心,有薪水的,只要你跟学校签了合同,我还能给你买保险。”

克洛伊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面无表情的海拉,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被出卖了,具体是怎么一个卖法她还不确定……

还没等克洛伊做出决定,阿尔文就上前跟这个干瘦的小妞拥抱了一下,之前他确实没有意识到梦境行者居然这么厉害。

梦境行者是天生的心理医生,他们甚至能在梦境中左右人的潜意识……